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陈亚洲将结束冤狱

更新: 2021年05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陈亚洲,女,47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拥政街道青山村八里庄人。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被大连市金州区拥政街道派出所警察围堵在家,非法抄家、抓捕,被大连市金州区法院非法冤判七年。今年七月二十二日是她走出冤狱的日子。

陈亚洲
陈亚洲

二零零四年陈亚洲做生意出现了困境,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她的两个客户——法轮功学员向她伸出了援手,最终使得事情得到圆满解决,由此她也因此与法轮大法结缘得法修炼。

一、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家庭变化

认识陈亚洲的人都知道,只要她的婆婆一谈起陈亚洲就说:“我们家陈亚洲学大法后变好了。”修大法前的陈亚洲在婆婆家从来不收拾家务,不洗碗筷、不吃剩饭、都是老婆婆收拾,婆媳关系非常紧张。

修炼大法后,陈亚洲变得开朗乐观,主动收拾家务,也不挑食了。由处处为私逐渐转变为他人着想的诚实、善良、宽容、忍让的好儿媳、好妻子、好母亲,改变了周围亲人、家庭、邻里、同事间的关系;也改变了小姑子对她的偏见;对公婆的孝顺,改变了以往紧张的家庭关系。

陈亚洲的丈夫看到妻子的变化,发自内心的高兴,原本因为性格不合,夫妻俩经常闹别扭,现在因妻子的修炼,使得家庭和睦,祥和美满;亲朋好友、周围邻居看在眼里,无不赞叹,因为修炼前后的巨大反差,使身边的同事、朋友也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从而走入了修炼。

曾经做过幼师的陈亚洲,在离职后校长仍念念不忘:“还是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干的好!”无论是给别人打工,还是自己干个体,了解她的人都知道陈亚洲是个法轮功学员,是个好人!以致后来听到她被迫害的事情都为她伤心、难过……

事情追溯到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早晨,陈亚洲被大连市金州区拥政街道派出所警察围堵在家,房前屋后围满警察,一直到派出所警察抄家完毕,才允许陈亚洲的家人进屋,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电脑、手机、大法书籍等被抄走(其它不详),正要上学的孩子也一同被抓到派出所,后来陈亚洲的公公婆婆去派出所将孩子领回家中,陈亚洲则被关进大连看守所,在后来的高中考大学期间,陈亚洲的孩子被限制不让考大学而没能参加。

陈亚洲居住的金州区拥政街道青山村的一个村书记,问陈亚洲的老婆婆:“咱们村你们家怎么出这么个事”,她老婆婆说:“怎么了,我们又没做什么丢脸的事,信仰自由。我媳妇就是好。”

二、辽宁女子监狱的身心折磨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大连市金州区法院下达违法判决,非法判决七年,陈亚洲不服上诉到大连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助纣为虐,仍维持原判。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入监队,因坚持炼功被送到小号折磨,号内空无一物,手戴着背铐,一夜身上被蚊子叮了二十多个大包。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第二天,陈亚洲被送到所谓“集训矫治”监区,因不写放弃信仰的所谓“四书一批”,被罚站,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点。陈亚洲不听她们的,有时坐在地上,坐下就再也起不来了,还被辱骂。陈亚洲在小号被关了二十多天。

三伏天不让陈亚洲洗漱,不给日用品,自己带的也不让用,五天没让她洗漱、吃饭,到第五天晚洗漱,因为不让换内衣,陈亚洲只能把洗过的湿内裤又穿在身上。外衣也不让换,只能穿一套监狱的衣服,白天穿晚上穿。

冬天不给被褥,晚上把窗户打开,冻得身上冰凉发抖,腿抽筋。来月经只给一点纸,不够用,要也不给,只好将用过的纸没有经血的地方撕下来接着用。

陈亚洲坚持不写所谓“五书”,被铐在床上,窗户门都用布遮挡上,有人监控,有人辱骂,还有一个犯人掐她。手铐铐得很紧一动也不能动,都勒到肉里了,折磨陈亚洲近二十个小时,有个狱警说:我们这里就是强制机构。

刚送到沈阳女子监狱的第一个月,监狱不让会见,以后能会见上,是陈亚洲的丈夫的争取以及每个月的去看望。从被迫害之日起,家中亲人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生病的老母亲直到去世也没能看到女儿一眼。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是陈亚洲的亲人掐指盼望的日子,盼望着她早日回家与亲人团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