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见证大法正人心

更新: 2021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家住在黑龙江省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那地方很穷。我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三个孩子都已成家。

大法宝书《转法轮》很神奇。我没念几年书,文化水平不高。我初期学法时,读《转法轮》,有看不懂的地方,多看几遍,就能明白了。

比如,一次我看到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一连念了十遍,这八个字变了,变成了红色的字,蹦蹦跳跳的,蹦到了我脑子里。我悟到了师父说的一层意思是:我自己在修炼,功是师父给我的。当然,再学,还会明白更多的意思。

我刚修炼时,遇到了什么难事,我就看书学法,书中的法理,就会让我知道怎么去做。

我家的白菜地被大法轮盖住了

有一年,雨水多,有些涝,谁家的白菜长的都不好。我家的菜地靠道边,就我家的大白菜长的绿油油的。

当时,我们村的风气不好,不但穷,偷盗也是常有的事。那年的白菜缺,价格好,我村的王四俩口子把他们自家的白菜都卖了,一棵也没留。

一次,我上白菜地,看见王四俩口子在我家白菜地转着圈看。我心想:“这两人把自己家的白菜都卖了,可能准备晚上偷菜。白天在看谁家的哪根垄的白菜好呢。”我晚上害怕,不敢去看白菜,叫丈夫,丈夫也不去。我很着急,自己去看白菜不敢,不去又怕丢。

没办法,我只好静下心来学法。我拿起一本大法经书,一打开,就看到了“是你的东西不丢”[1] 这句话,我一下明白了,是我的东西,不会丢,大法轮给我看着呢。我马上说:“谢谢师父!”我高兴地上炕睡觉了。

我做了一个真实的梦:梦见一个天蓝色的大法轮,把我家的白菜地全盖住了,小偷没找到我家的地。早晨起来后,我去白菜地看,果然一棵白菜也没丢。

我家的三个孩子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一身的病,地里的活儿干不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我丈夫一人身上。修炼大法后,我一身的病几天就全好了。我家的三个孩子,都跟我修大法。一家人自从修炼大法后,都没得过病,没吃过药,没打过针,省下了上万元的医药费。

三个孩子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人;看谁推车,就帮忙推;看谁拿东西拿不动,就帮人拿;见人就打招呼,谁给什么东西也不要;不打人,不骂人。我们村的会计说:“人家(指我家)的孩子不知道是怎么教育的,太让人喜欢了。”

特别是我儿子。爷爷奶奶重男轻女,我儿子去奶奶家,什么好吃的都给他,但是,我儿子就是不要,劝也不吃,说:“爷爷奶奶岁数大了,你们吃吧。等以后好东西多了,我再吃。”把爷爷奶奶喜欢的不得了。这三个孩子在村里,人人夸。

法轮大法遭到迫害后,我给我们村的书记、村长、会计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书记、村长高兴的退了,就会计不愿退。后来会计得了肠癌,我拿着真相小册子去了他家,给他讲真相。他明白了真相,并痛快的做了“三退”,后来肠癌也好了。十多年了,人家现在还是会计。

我村的二小得救了

二零零九年,我们村的二小得了脉管炎,先从脚趾头开始烂。

二小的父亲天天喝大酒,喝完就打媳妇;喝到睡着了,醒了还喝,整天就是喝。田里的地不铲,不打粮,他自己不干活,媳妇也被他打走了,他整天都是迷迷糊糊的。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看不惯他这样,就出去打工去了。最后,二小的爸爸被酒夺去了生命。二小的妈妈听说二小的爸爸死了,就回来看二小。二小的脚趾烂的更重了。

二小妈妈领二小到哈尔滨医院看病。大夫说必须截肢,不然命保不住了。截肢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啊!二小妈妈东拼西凑的,给儿子做了截肢手术,但只够截一条腿的钱。医院住不起,只能回家养。

用什么养啊?在家,没钱也不行啊!善良的妈妈为了儿子,只能出去打工,给无依无靠的二小买够了他吃的米、白面、电饭锅、电炒锅、电褥子、豆油、盐等生活用品。妈妈舍不得儿子,哭着走了,二小唯一的亲人走了。那年二小二十三岁。

二小拉屎、撒尿都在屋里,他住的屋里進不去人,味儿太大了。二小一口菜也没有,咸菜、酱啥的也没有。大冬天,一点儿火不烧,也不行。我听说后,就去给他烧炕,从新搭火墙、地炉子。我在老杜家买两袋子煤,在老朱家买了干苞米瓤子,把屋烧热。然后,把二小拉的屎尿都倒出去,把他屋子收拾干净。我在我家做好饭菜,给他送去。咸菜天天换样给他送,帮他熬过了寒冷的冬天。

我给二小讲了大法真相,又给他送去了宝书《转法轮》,他读了《转法轮》后,另一条腿保住了。

二小妈妈过年回来了,看到儿子有人照顾,一点没受什么苦,她买了很多礼物,来我家感谢我们。我想到一个女人挣点钱多不容易,娘俩的生活没钱不行。我怕把东西送回去,他们娘俩接受不了,我就给合成钱送去了。他娘俩无比的感激,再三的说:“谢谢!”

二女儿的婆婆后悔了

我二女儿修炼法轮大法。她的公公、婆婆、丈夫、小姑子都是党员。婆婆和小姑子强迫我二女儿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丈夫上班了,婆婆、小姑子打骂她,逼她放弃修炼。

小姑子打了110,警察来了,问:“什么事?”小姑子说:“她炼法轮功。”110警察说:“这不归我们管。”就走了。后来,他们家人又告到了法院,法院强迫二女儿离了婚,孩子判给了男方。我女儿想孩子,她公公婆婆把孩子抱到辽宁去了。

二女儿的公婆和婆婆的大哥合伙开公司,投资了七十万。她婆婆把这七十万给了她大哥,没打凭证办手续。他大哥把这钱拿跑了,钱和人都不见了。她公婆急坏了,孩子又得了病,真是火上浇油。医院的大夫说:“孩子的病不好治。”

老俩口把孩子送还给了我二女儿。孩子来我家住了几天,病就好了。孩子好了,奶奶就把孩子要回去了。二女儿想孩子,我劝二女儿:“你着什么急呀?过几天又会送回来的。她尝到了甜头,她就还得往这送,这得给她省多少钱啊。”

几天后,孩子拉不出屎,吃泄药也不管用,打开塞露也不管用,憋的孩子什么也不吃,不能坐着。没办法,叫我二女儿去把孩子接了回来。孩子来到我家,我叫孩子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我邻居同修把孩子抱起来,托住两条腿,说:“拉吧!”孩子拉出来了,硬硬的屎,扎都扎不动。

二零一一年,我二女儿因发放神韵光盘,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半。她婆婆给我打电话说:“我和孩子都有病了,住院了。现在没钱了,医院不让住了。”我说:“你需要多少钱啊?”她说:“一千元就够了。”我说:“明天我坐早车去,你在哪个医院?”她说:“你送我家就行。”

第二天,我坐六点钟的早车,七点就到了她家。我拿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钱币,带着真相台历、真相小册子,都给了她,又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她跟我讲了她大哥把他们骗了,气的她直骂,把他大哥家的玻璃都砸了。又说,又花了五万元告他,也白花了。因没有任何手续,到哪都打不赢。这回,她倾家荡产了。

一个月后,她婆婆又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得去哈尔滨医院,还需要一千元。我又答应第二天坐早车给她送到家里。第二天去了,一進门,她婆婆笑呵呵的和她旁边站着的一个小媳妇(她家的邻居)说:“你看,这就是我孙女的姥姥。人家的身体可硬实了,一点病也没有,她就是学法轮功的。”

正说到这儿,孩子的爷爷从里屋走出来,举着右手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家都是党员,今天都退。我姑娘、儿子,我说了就算。”她婆婆说:“你给我的带字的钱(真相币),我去买东西花这钱时,人家都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我孙女的姥姥给我的。’我告诉他们花这钱好,有福份。我把你给我的光盘、小册子、台历都发给我家亲戚了。你说,就这样,我的病好了,太神了!”

这回我拿了一千元带字的钱(真相币),一千元不带字的钱,叫她选。她选了带字的钱。一家人得救了。

是她把自己儿子原来幸福的家给拆散了。她儿子又娶了个媳妇,现在正在闹矛盾。前后两个儿媳一对比,她说还想要我二女儿。

她的话一出口,我严肃的说:“我女儿好,当初你怎么要他们离婚?你想离就离,想要就要,我姑娘是你说了算的吗?你把我姑娘告到法院,你也是女人,母子分离是什么滋味?你新娶的这个儿媳也是个大姑娘,又有了孩子,孩子怎么办?你不是也让这个孩子没妈吗?你对得起孩子吗?对得起你这个儿媳妇吗?她再不好,都是孩子,当老人的得包容。”她哑口无言。老俩口开始做饭,说是给孙女过生日,叫我吃完饭再走。

十点多钟,她现在的儿媳来了,手里拿着一只烧鸡、一个猪肘子,站在门口说:“妈,你给我接过去,我就不進去了。”她婆婆没吱声。媳妇又说了第二遍,婆婆还是没答应。儿媳又说了第三遍。我急了,上前一步说:“我给你接过来行吗?”她说:“行,谢谢阿姨。”我接了过来,她抬腿要走。

我说:“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她停下脚步,说:“阿姨,你说吧。”我说:“我女儿是不会回来的,你放心吧。”这个儿媳听后,急忙说:“谢谢!谢谢!”我是给她交个实底。同时,也是让她公婆听到,不要再想着我女儿了,做人不能这样,死心塌地的就要这个儿媳妇吧。我的目地是叫他们两头的老人和孩子都有个幸福温暖的家。

大女儿的公公竖起大拇指,喊“法轮大法好!”

大女儿的公公婆婆在北京打工回来了,打电话,请我们吃饭。在饭桌上,大女儿的公公说:“眼看过年了,我却得被人家拽着打嘴巴子啊!”我很惊讶,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管了闲事,给外甥抬钱。外甥生意赔了,还不上。这钱利滚利滚到七万了,抬的都是亲戚的钱。我去北京打工,两年挣回七千元,够干啥呀?”

我说:“大哥,别着急。”我问他的三儿子(我的大女婿),有多少钱,能不能帮帮你爸。大女婿说:“我们哥仨,还有大哥、二哥呢。”我说:“你就当你爸生你自己,替你爸还上吧。”大女婿说:“我还没有房子呢。”我说:“给你爸还上债,你住狗窝,也不砢碜。别人打你爸嘴巴子,大过年的,你也不光彩。”大女婿又说:“我还没小四轮呢。没钱了,过完年,种地怎么办?”我说:“就用我家四轮给你种,没钱,我家有。到时候用,打个电话,你小弟(我儿子)、你爸(我丈夫)都过来帮你。”

我回头劝大女儿。大女儿从小就跟我学大法,真、善、忍在她的心中早就扎下了根。大女儿一个“不”字都没说,拿出了三万两千元卖亚麻的钱。她公公又借了一千元,加上打工挣的七千元,凑了四万元。尽管还不够还全部的钱,但总能每家还上一部份,亲家大哥也可以松口气了。

当时,亲家大哥高兴的说:“弟妹呀,谢谢你呀!”又说他媳妇:“你是信主的,你能做到?”他媳妇说:“做不到。”亲家大哥又说:“咱们还是学法轮功吧。”他伸出大拇指,喊:“法轮大法好!”

他又拿起电话,分别给他大儿子、二儿子打电话,跟他们说:“我还上四万了。”他俩儿子问:“在哪里整的四万?”亲家高兴的说:“三儿媳妇拿出了三万二,我又借了一千元。”哥俩放下电话,给亲家大哥共打过来三万元。

七万元凑齐了,欠债可以还清了,再也不用利滚利了。亲家大哥更高兴了:“看看我这儿子。”又说:“弟妹啊,多谢你了!”我说:“别谢我,谢谢大法师父吧!我要不学大法,我也做不到。”他连说:“那是,那是。”

大法可正人心

下次,我又去他家时,亲家大哥领来了一个人,和我同岁,来了解法轮功。他问了很多问题,我们聊了四个小时,我把我从大法中悟到的,怎么做到的,及出现的神奇事,都讲给了他。他听完后,当时决定想学法炼功。回家后,他媳妇不让他学法、炼功,更不让给师父上香,因为她媳妇信主。

我告诉他突破家庭关的最好办法。我问他:“你做过饭吗?”他说:“没有。”“你抱过柴吗?”他说:“没有。”我又问他:“你叠过被吗?”他说:“没有。”“你喂过鸡鸭鹅吗?”他说:“没喂过。”我说:“这回反过来,活儿你全包。你说法轮大法好不行,得做到,才是修。”这人真的就去做,抱柴、做饭、叠被、喂鸡、鸭、鹅,喂完圈上。

两天过去,他媳妇就说话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了?”他说:“我学大法了,师父叫我做好人。在家,也得给你当个好丈夫,给孩子当个好爸爸。今后,我烟也不抽,酒也不喝了,钱也不耍了(不赌博了)。”媳妇说:“是真的?”他说:“当然是真的。不但在家这样,以后时时刻刻都得做到真、善、忍。”他媳妇乐的不得了,见人就讲大法好,并说:“我丈夫,就大法能管他。”

几天后,一个老头看到他的变化太大了,也想学大法,还和我大女儿、大女婿他们一起成立了学法小组,真是勇猛精進。他们自己买不干胶,自己写的“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粉红色的、绿色的,字很大,贴到很多电线杆上了,老远就看到了。他们村子在高速公路边上,他们在电线上挂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条幅。

一夜之间,挂了这么多真相条幅,把村书记吓坏了,在广播里骂,震动了全村男女老少。大女婿来我家说起此事。我说:“没事儿,走,我跟你找你们村书记去。”我背着师父的法:“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2]。

到了他们村后,我和大女儿一起去书记家。剛一开门,村书记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我女儿说:“大哥,这是我妈。”他说:“婶儿,快坐。”我说:“我为电线杆上贴的‘法轮大法好’来的。你别害怕,那是保护你全村父老乡亲幸福平安的,狐黄鬼蛇都不敢上你们村来,又能震慑另外空间不好的东西。”书记说:“怕上级不让。”大女儿说:“上级不管,你就当没看着。上级要是找你,你就说:‘我们揭掉,他们还会再贴上,我们也没有办法’。”书记笑了,从此再也不骂了。

他们全村多数人都做了“三退”,大多数人都认同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如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