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悲、喜剧 警醒世人心

更新: 2021年05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五月的江汉平原,铺金叠翠,鸟语花香。在一个古老的小镇,相继上演了一出人间喜剧和悲剧,诠释一个亘古不变的天理。

周家的喜剧

小镇往东出两里,便是周家。这天是周家大喜大庆的日子,为儿子小明操办婚事,迎娶新娘。不只周家人个个笑逐颜开,连善良的村里人都如春风拂面一脸的高兴。

是啊,凡见证周家苦难过去的人,谁能不由衷的高兴哩。那时,小明才几岁,跟爷爷奶奶在家生活,爸妈在外地打工谋生,倒也相安无事。就在小明上小学那年,祸从天降。修炼法轮功的爸爸因到北京上访,中途被绑架,在市里关了些日子,后又转到小镇派出所关押。当时正是夏季,白天让他在烈日下暴晒,一动不让动;夜晚扔在地牢的水泥地上任蚊虫叮咬。有些黑心的人一时兴起,搧他几个嘴巴,踢他几脚,消气、取乐,也是常事。折磨了四十多天,才放了他。

为了生计,小明的爸爸与妈妈在市里租了铺位卖小笼包子,来往的顾客很多,生意不错。可没几天中共警察又绑架了他,没有也不需要任何借口,只要被盯上就不会放过。这次被关在市看守所长达七个月,他无路可走,只有绝食,躺在水泥地上八天八夜滴水不进,一看不行了,才通知家人接回。只几天功夫,他又缓过来了,又可以卖他的包子了。想不到的是魔掌再次伸向了他,被非法劳教两年,由于遭受毒药毒针的摧残,两年后出来时神情呆痴,不言不语,几近废人。中共对一个善良农民何等的心狠手辣肆无忌惮。这期间,爷爷含恨离世,奶奶哭瞎双眼。

而小明像棵树苗,在风雨中成长,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一路顺风,如有神助。如今,小明在南国都市一家央企供职,年薪几十万;新娘则在同一城市的公司任白领,收入颇丰。天赐洪福,羡煞故乡多少人。

华灯初放,夜幕降临,五彩缤纷的烟花在周家上空绽放,把福报的喜悦与千家万户善良人分享。

姚家的悲剧

周家的喜剧才落幕几天,一出悲剧在姚家悄悄上演。姚家在小镇的西头,离派出所不足三百米。

市里新建了一个外企工厂,要从各乡镇选派一些人到浙江培训三个月后,回厂上班。外企工人,多少人羡慕。姚家的儿子海浪就是其中的一员,这本是幸事。

可是谁曾料想,才二十多天,海浪突患脑溢血,发现的晚了,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二十多天,一直昏迷不醒。医生无回天之力,下了病危通知,派车把人送回了家。

这噩耗搅的小镇人人心神不宁,怎么会这样呢?为别人惋惜,也为自己担心。六年前海浪的父亲走了,现在他又这样了,这二者是否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与他父亲还真有点关系。海浪的父亲在派出所干了一辈子“编外临时工”,后来改叫“协警”,都是一回事,说白了就是充当中共的打手。凡违法乱纪的事,坑人害人的事,伤天害理的事,都由他冲锋在前,大打出手。开始由于人性未泯,干起来免不了缩手缩脚,领导不满意:就这熊样,还想转正?于是他放开手脚的干,昧着良心的干,心狠手辣,一干就是几十年,这“协警”成了真正的“邪警”。

小镇人远远见了他就纷纷躲开,如同见了厉鬼,他还觉的挺威风,洋洋自得。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更是干了许多恶事(如对周家小明爸抽过嘴巴子,后又死扣着身份证不给等等),无明中造下了天大的罪业。

即便这样为共产党卖命,中共也没给他转正,到头来被一脚踢出了大门。不久便得了肝癌,走了。小镇人心里雪亮:“遭报应了。”

没过几天,如日中天的海浪也走了,只留下了妻子和一双年幼的儿女在人生旅途上孤苦跋涉。

“善恶有报”的古训,被几十年的谎言宣传和刻意欺骗,冲淡了人们的记忆。写出以上短文,旨在唤醒人们对这天理颠扑不破的明晰认知,从而守住自己的善良,远离邪恶,拥有光明美好的明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