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咸宁市政法委书记蒋星华罪恶簿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九年一月,蒋星华任咸宁市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过去专门指挥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归属政法委管辖,也就是说,从二零一九年开始至今,咸宁市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指挥者就是蒋星华。知情人士记录并举报湖北省咸宁市政法委书记蒋星华迫害法轮功的罪恶。

一、蒋星华个人信息

蒋星华(Xinghua Jiang),男,湖北公安人,一九六八年九月生。二零一九年一月任咸宁市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市法学会会长。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湖北省委省政府批准了《咸宁市机构改革方案》后实施,咸宁市不再设立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及其办公室、市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有关职责交由市委政法委员会承担;也不再设立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有关职责交由市委政法委员会、市公安局承担。也就是说,在蒋星华任政法委书记期间,他就是咸宁市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指挥者,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九年至今的所有被迫害,尽管有来自邪党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怂恿,蒋星华负有直接的主要责任。

二、蒋星华迫害的简述

(一)重用黑社会头子魏涛负责迫害法轮功

据官方网站报导,一份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撰写的《关于对崇阳县公检法因徇私枉法导致无辜者一家受迫害的控告状》在网络上热传,其中就有当时任崇阳县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的魏涛成为被控告人之一。该控告状说的是,因崇阳县执法机关徇私枉法,不以事实为依据,不以法律为准绳,私自消除案卷,没有真正追究违法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相反对受害人一家进行关押、罚款,助长犯罪分子继续违法犯罪,致使受害人造成重伤致残。当时的最高权力执法者就是崇阳县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魏涛。魏涛不仅没有受到法律制裁,相反,他还被调任通山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魏涛在通山县任职期间,全面支持通山县所谓的“反邪教协会”(中共是邪教)利用宗教诬蔑诽谤迫害法轮功,并建立一整套整人的手段。湖北省咸宁市通山县反邪教协会,是在基督教内组建的,其做法更为恶毒。它是以神职人员的身份出现,恶毒攻击法轮功,直接转化法轮功学员,毁掉法轮功修炼人,毒害世人,这种做法,更富有欺骗性,更为歹毒,罪恶滔天。

多年来,湖北省咸宁市通山县反邪教协会(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主动开展了很多活动,甚至波及全国。其影响面之广,其危害性之大,受蒙蔽的人数之多,是少见的。其中,魏涛起到很大的作用,是邪恶的重要推手。

二零一九年三月,咸宁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蒋星华一行来到通山县小区矫正中心调研。这是蒋星华书记调到咸宁工作后首次到通山县司法局调研。通山县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宋骄阳和县社矫中心负责人孟颖陪同。蒋星华得知在二零一五年通山县的做法被湖北省司法厅以现场会的形式在全省推广,国务院法制办、司法部立法调研组曾来调研时,蒋书记特别高兴,争取走向全国。蒋星华对魏涛的做法很是满意,就把他直接调往咸宁市公安局任副局长重用黑社会头子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

魏涛的做法是特别重用那些曾被判刑入狱过的社会人渣,吸收到司法所,作为政法委系统的最基层黑手,配备民用机动车,专门非法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及时给政法委提供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情报,政法委再根据情况决定下一步,实施绑架的是国保。魏涛干的就是共产党最拿手的特务勾当。

(二)在全市范围统一部署“清零行动”

早在二零一七年,咸宁市“六一零”和当时的政法委书记吴晖就着手暗中收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即所谓的“一标三实”秘密行动,秘密建立法轮功学员的数据库。这种秘密收集信息的特务活动,一直持续到二零二一年三月。

二零二一年三月份,咸宁市法轮功学员信息数据库基本建成,法轮功学员的数据信息直接纳入当地警务信息系统,随时随地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也就是说,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在蒋星华的授意授权下,在魏涛的手里建立起来了。经过三年多的精心准备,在蒋星华的统一部署安排下,嘉鱼县政法委书记李德柄、崇阳县政法委书记郭正华、通城县政法委书记田红强、通山县政法委书记胡江玲、咸安区政法委书记程朝阳、赤壁市政法委书记刘子恒这六个书记都受蒋星华指挥,要挟公安局派出所、国保、国安、小区,甚至特警,在全市范围的所谓“清零行动”从三月开始登场了。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已经有七人被绑架,二十四人被骚扰,一人被逼坠楼离世。其中赤壁市二人,嘉鱼县五人,通城县二人,温泉十五人,咸安区八人。

赤壁市陈望秋:三月二十九日,赤壁市派出所警察到郡都小区企图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望秋(女,五十多岁)。陈望秋因多次被赤壁市警察迫害,看到警察,就不开门,警察就一直堵在她家门口,晚上也在楼下蹲点,企图绑架陈望秋。据知情人说:三月三十日凌晨,陈望秋为躲避警察绑架迫害,用床单当绳子,欲从四楼的家中逃出,但因床单断裂,陈望秋坠楼离世。

赤壁市来永财:四月十二日上午,赤壁市车埠镇法轮功学员来永财(男,五十多岁)被赤壁警察从家中绑架,下落不明。

通城县何国熬:四月六日,通城县法轮功学员何国熬(男,八十多岁)被通城县国保大队及小区等十多人开车强行绑架。

通城县胡关霞:四月十三日上午,通城县沙堆镇法轮功学员胡关霞(女,四十多岁)被通城县国保大队和沙堆镇派出所等人绑架至国保大队非法关押。

咸安区法轮功学员丁晓兰:四月十日上午,咸宁市咸安区法轮功学员丁晓兰(女,六十多岁)带着孙子外出讲真相时,遇到一个老太太也带着一个孙子,丁晓兰就给她讲真相。老太太的孙子十一岁,一个人跑了,有人就去追,但没追上,只是看见孩子跑到一个小区里去了。老太太就怀疑丁晓兰是人贩子,打电话报警,同时紧紧抓住丁晓兰不放。特警很快来了,绑架了丁晓兰和孙子,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不收。警察就威胁恐吓孩子,逼问丁晓兰的名字,只有六岁的孙子如实相告。警察一查,就证实了丁晓兰是法轮功学员,警察更不放过。丁晓兰在永安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夜。十一日早晨,被劫持到咸安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

咸安区罗桃英、罗瑛、刘桂英:四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多,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殷俊带着十几人,其中还有几个持真枪的特警,非法闯入罗桃英(女,七十七岁)家,当时罗桃英、罗瑛(女,六十九岁)和刘桂英(女,六十多岁)正在学法。不法人员抢走了几本大法书、周刊、数据和炼功用的播放器及TF卡。还将她们拍照。

国保大队长殷俊问罗瑛:“你是谁?”罗瑛说:“我是她的妹妹。”罗英指着罗桃英回答道。“叫什么名字?”“叫罗瑛。”“那你把我们带到你家去。”接着罗瑛就坐上特警的车将殷俊带到家中,一群不法人员正准备非法抄家,被刚赶回来的罗瑛的儿子呵斥道:“这大法书是我妈的命,你们不能拿走。”被一特警低声说道:“我们是持真枪的真特警,不是往日的假特警。”所幸的事,在罗英的儿子的正义呵斥下,那些不法人员没有动大法师父的法像,但还是抄走了周刊、数据和炼功用的播放器及TF卡。

咸安区王能英:四月十日下午,咸安区王能英(女,六十四岁)的家也被国保队长殷俊带的警察非法闯入,并将王能英绑架到永安派出所非法关押、审问。晚上他的儿子将王能英接回,警察闵剑让王能英的儿子第二天送母亲到咸安区公安局做笔录。第二天,王能英准备到公安局去讲真相,结果一到咸安区公安局,就被非法关在黑屋子里几个小时,然后,被劫持到咸安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

咸安区魏玉仙:四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多,小区主任带着网格员、政府人员等几个人,叩着法轮功学员魏玉仙(女,七十八岁)家的门,魏玉仙一看是小区主任等,就打开门,说:“欢迎你们来我家听真相,来喝点水。”可几个人根本就不听魏老人讲真相,进门就开始翻东西,接着抢魏玉仙老人平时出门的包,将里面的资料和播放器等物品抢走了。当有人打电话说:“还有一些像片,怎么办?”魏老人拦着大声说:“你们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如同抢走我的命,师父的法像如果没有了,我出了什么事,你们要承担责任的。”魏老人的一声正气,真的把他们吓住了。走时,他们中还有人说:“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咸安区倪丽华:四月十九日,村干部带着一群人到倪丽华(女,八十多岁)的家,恐吓倪老人说:“‘清零’不签字,对儿子媳妇工作不利,对孙子的前途有影响。”并强迫拍照,倪老人不配合,没有签字,也没照像。

咸安区程卫平:四月十九日上午和下午,小区两次非法敲法轮功学员程卫平(女,六十多岁)家的门,程卫平两次都没有开门。

温泉区余劲光陈芳夫妇:三月上旬,温泉白茶村法轮功学员余劲光和陈芳夫妇被白茶村委会男性两次打电话骚扰。三月二十九日下午,白茶村委会与三号桥派出所一行九人又到余劲光家中骚扰。当时余劲光和陈芳都不在家,到外面干活去了。

温泉区谢林:四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温泉区法轮功学员谢林(女,八十多岁)不在家,她儿子在家听到敲门声,就打开了门,七、八个人象土匪一样闯了进来,到处乱翻,抢走了全部大法书。

温泉区龚禄福:四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多,家住大商城附近的龚禄福(男,八十多岁)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非法闯入家中,到处翻看,抢走大法书,还被逼迫按手印。龚禄福就慈悲对这伙人讲真相,拒绝配合,双方僵持两个多小时。

温泉区曹素娥:四月一日,温泉区法轮功学员曹素娥(七十多岁)被一群警察非法闯入家中,抢走了大法书籍,把她的家翻的乱七八糟。负责人是咸宁市国保支队长刘宁,说是摄像头录到了曹婆婆发真相资料,追问数据源,曹素娥拒绝配合,只是慈悲讲真相。

温泉区杨小华:四月十三日中午,温泉区法轮功学员杨小华(女,六十多岁)接到陌生人的电话,问她:“是不是杨小华?在不在家?”杨小华帮助儿子儿媳经营副食店。这一骚扰,弄得杨小华的儿子儿媳都不能安心,严重干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

温泉区张奇英:四月十五日,温泉区张奇英(女,六十多岁)被骚扰。

温泉区刘海泉:四月十三日,岔路口刘海泉(男,四十多岁)被一伙不知身份的人绑架后,下落不明。原因是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存有小刘的电话,电话本被警察非法抄走。后来多方打听,才知道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

还有温泉开私人诊所的袁志勇也被骚扰;原烟厂职工陈腊容被强行签字;原烟厂职工任慧芳被骚扰;家住三号桥的章红萍被警察绑架一天,也被非法审问了一天,后被放回。李云也被骚扰。胡伟余娜夫妇的家被一伙人强行破门而入,乱翻一通。

嘉鱼县王婆婆:四月十六日,牌洲湾派出所的人到王婆婆(女,八十多岁)家骚扰,要王婆婆签字清零,王婆婆不肯签,派出所的人说,不签字就把低保取消,王婆婆八十多岁了,独自一个人生活,没有退休工资,靠低保生活,后来王婆婆的女儿来了,据理力争说不能取消低保,不然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怎么生活呢,派出所的人说那就考虑一下,还说现在这个事搞得严得很,还说了一些威胁恐吓的话,就走了。

嘉鱼县孙茴香:四月十二日,新街镇沙湖岭村孙回香的家被嘉鱼县政法委任正龙和新街镇政法委彭枫一行六人非法闯入,说所谓的走访一下,就走了。

嘉鱼县周新娇:四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嘉鱼县鱼岳镇派出所警察陈必想和南门村居委会姓蔡主任和黄书记已办低保的名义来到余码头村周新姣的家,说给她办低保,照顾她的生活(此人无儿女),很是关心的,说材料都准备好了,只要她在上面签个字和按个手印就可以了,周新姣接过材料一看,后面都是污蔑大法的内容,当场给撕了,她就给他们讲真相,不听,对她又是拍照,又是威胁的,搞了一通,气冲冲的走了

嘉鱼县陈凤玉、陈金秀:四月十七日下午,新街镇政法委彭枫和县司法局两个女人到陈风玉、陈金秀家,叫她两个人到县城去一趟,她俩不配合,没去。

三、封锁网络,大搞监控

政法委捆绑派出所、小区基层人员骚扰很多法轮功学员,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照像、录像、录音、电话监听、网络封锁、按手印、签字等,非法收集信息,非法建立法轮功学员数据库,对大法犯罪。

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二零年,在全市部署耗费二亿资金安装七百个高清摄像头和人脸识别仪,大搞网络警察支队,封锁网络,监控百姓,侵犯人权。例如: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温泉区法轮功学员曹素娥(七十多岁)被一群警察非法闯入家中,抢走了大法书籍,把她的家翻的乱七八糟。负责人是咸宁市国保支队长刘宁,说是摄像头录到了曹婆婆发真相资料,追问数据源。

四、假借法律,诬判法轮功学员

1、温泉区黄秋珍被诬判四年

黄秋珍,女,六十一岁,原咸宁市卷烟厂退休职工,居住在温泉建材大院内。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岔路口派出所原指导员陈迪坚指使一伙人强行撬门,黄秋珍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非法批捕、非法起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咸安区法院以《刑法》第三百条非法秘密庭审判四年,没通知家属。黄秋珍不服,立即依法上诉。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咸宁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原判,把裁决书送到看守所,黄秋珍拒绝签收。当天下午,狱警就把黄秋珍秘密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家人也不知道。

2、通城县汪信清被诬判三年

汪信清,男,六十多岁,通城县计生委妇产科退休医师。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通城县汪信清在自己家中被通城县国保警察张定二、杨伟明、张四平等人绑架、抄家,说是十多年前取保候审现在要结案。九月十二日,被通城县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诬判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

3、赤壁市祝雪英被秘密开庭

祝雪英,女,六十多岁,赤壁市人。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祝雪英与法轮功学员李四保结伴外出讲法轮功真相救人时,被赤壁市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拘留所。七月十日被转至赤壁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十月十八日上午,赤壁市法院非法对祝雪英秘密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当祝雪英的丈夫打听到消息赶到法庭,看见妻子时就喊了一声“老祝”,法庭说是扰乱秩序,将她丈夫赶出门外。

五、践踏法律,超期羁押向德斌

向德斌:男,五十岁,咸安区方向机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咸安区大法弟子向德斌在去上班的路上,被绑架后直接劫持到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汉板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向德斌在洗脑班拒绝“转化”,坚持法轮功信仰不动摇,六一零已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直接把向德斌转入咸宁市咸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曾被非法庭审过。迄今为止,向德斌已经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六个多月,属于超期羁押。

六、与广电局互相勾结,封锁新唐人电视台信号

新唐人电视台是对全世界传播真相的媒体,敢于讲真相,不收费,是揭露中共谎言、欺骗世人尤其是中国人的最有力的媒体之一。

中共非常害怕这个媒体。蒋星华也是这样,他利用手中的权力,要挟、勾结咸宁市广电局对新唐人电视台封锁信号,干扰世人收看这个媒体信息。这是阻碍真相传播,阻碍世人得救的邪恶做法。蒋星华对此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