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麻烦中学会了修自己

更新: 2021年05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六日】二零零一年,我在手机市场内租了一个摊位卖手机。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的:一是,我在这里可以帮同修买讲真相用的手机卡;二是,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我是农村户口,没有养老金。

为了走正修炼的路,我给自己下了一个规定:凡是同修用或证实法上用,我绝不挣同修一分钱。如果是同修的家属或同修的亲朋好友,每部手机加二十元到五十元不等。我这样收费,是因为有一年的售后服务费(手机保修一年),还有我的租赁摊位的费用。

一、内疚

我自己租摊位干了一年后,我对面摊位的大姐主动要和我合租一个摊位,说我人很善良,咱俩合伙干吧。因为合租摊位省钱,我就同意了。

她的亲戚和朋友来买手机,她都加钱。同修来买,我不加钱,她就不高兴。所以后来同修再来买什么,我就从自己的手里拿钱给补上。如买卡,我就添五至十元、买手机,我就添二十至五十元不等。根据手机的价格,贵的,我就添五十或四十元,便宜的,我就添二十至三十元。

这件事我还不能让同修知道,怕同修以后不来找我。我就是想让同修省点钱,同时也怕同修上当。因为同修去常人的摊位买,都得花高价。同修都很善良,不会讲价。有的年轻业主加价更高,都加几百元,高档手机甚至加上千元的都有。有的还卖翻新货,等等。

有一天,一位同修的女儿来找我买手机,我知道该同修还在监狱里被迫害。我问她:“孩子,你想买什么样的?”她说:“想买功能多一点、价格低一点的,一千元左右的。”我说進口品牌的手机功能多,最低都得两千多元以上,但质量好一些;国产牌的手机价格低,但质量相对来说差一些。她说那就买国产的。我就拿了几部返修率低一些的国产手机,让她选。最后她选中了一部价格一千多元的,很满意的买走了。

大概过了两个多月,她来找我,说手机出毛病了。当时手机“三包”规定:国产的是十五天包退,三十天包换。手机若有质量问题,在没有人为损坏的情况下,一年保修。我把批发商促销员叫来了,促销员看看手机,又看看收据日期,说过保换期了,只能返厂保修。同修女儿没说什么就走了,促销员就把手机拿走返厂了。

返厂回来后,没用多长时间,手机又出毛病了。这次,是同修女儿和她老姨(同修)一起来的。一進店门,她老姨就说我骗孩子,卖她质量不好的破手机,必须退货,不要了。当时因为我孩子在医院做阑尾炎手术,我没在店里,是我外甥女接待她们的。我外甥女说:已过包退、包换期了,我们说了不算,只能和批发商沟通。我外甥女好说歹说,她们留下手机走了。

两天后,我来店里,我外甥女和我说了此事。当时,我很生气,心想:还是同修呢,怎么这么做事?手机也不是我制造的。手机有毛病是正常的,谁赶上,谁“点背”。转念又一想:这不对呀,师父教我们遇事为他人着想。我稳了稳心,对我外甥女说:“这女孩的妈妈还在监狱里被迫害,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买一部手机不容易。和批发商好好说一说,把手机退了吧。”我外甥女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经过市级到省级批发商。只有省级的才能和厂家沟通,都是按三包政策走的,很难。”

后来,外甥女费了很多周折,找人说情,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厂家才同意退货,但只能退四百元钱。当时我考虑同修还在被迫害,她家庭条件也不好,我就自己拿出三百元(那时我刚借钱买完房子),加上厂家退的四百元钱,共七百元钱。我跟孩子说:“这七百元钱能买一部诺基亚,虽然功能少,只能接打电话和发短信,但质量比较好,你自己去买吧。”

之后没多久,我看到几个同修来到手机店外边,不進来。我就主动出去问她们买什么,同修都不愿意理我,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后来一协调同修又来找我,给同修代买手机卡,我就和她说了此事。协调同修说,那孩子的老姨和她聊过此事。协调同修当时向孩子老姨解释:“不象你说的那样。我经常找她(指我)给同修代买手机卡、电池,她一分钱不挣,都是批发价。”后来我想,同修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师父知道我的心就行了。

现在想起这事,我心里很内疚:为什么当时不再拿出五百元给孩子退全款。我当时还觉的自己做的挺好的。现在我向内找:是利益心太重了,是为私为我的心。当时应该多替孩子想一想,几个月就损失几百元,母亲还在被迫害,孩子心里得多么不好受啊!真对不起同修和她的女儿,我自己觉的非常内疚和遗憾。

二、去为私的壳

二零一一年,我离开了手机市场。但有的同修还是来找我买手机或手机卡。我记得有一个和我很熟悉的同修让我给她买手机卡。因当时我没时间直接去,我给批发手机卡的人打了电话,说:“一会我妹妹去买卡,给个批发价,别加钱。”我让同修自己去买。结果,她上班没时间,就让她公爹去买。

第二天,同修打电话说:“卡买回来了,但不能用。”我给卖卡的人打电话,说得把卡拿去查一查。又给同修打电话,让她把卡送去查一查。她说她上班,公爹没在家,还是让我去。我就很不耐烦的说:“真是麻烦,卖卡还有售后?我没时间。”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过了一天,上午我在干活时,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我想:师父让我们遇事替别人着想,要无私无我。我太自私了,同修上班没时间,求我办这点事我都不去,太对不起同修了。悟到这里,我就想:等会干完活,我就去给同修打电话,问她卡带没带身上,我上她那儿去取,马上就给她去办。

我刚想完,就觉的从头顶上“唰”的扒下一层壳,当时我眼泪就下来了。我刚这样一想,师父就给我把这层为私为我、怕麻烦、怨恨心这层壳扒掉了,我身心立刻轻松了,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修的太差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

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以前卖手机时,有的同修很挑剔,这样的不行,那样的也不行;今天买完了,明天又换别样的。时间长了,我就起了怕麻烦的心,还很生同修的气,其实也是怨恨心。在这方面我一直没有向内找,没有修。时间一长,就形成了很厚的一层壳。师父今天给我破了这层壳,谢谢师父!今后在这方面我一定下决心修好自己。

这事刚过不久,就有一位同修来找我,说她儿子要买手机。我就带她娘俩直接到批发部去买,最后相中两款,选了其中一款,交了钱拿走了。第二天上午,同修跟我说:“我儿子想换昨天选中的另一款。”我听完,刚想埋怨,马上就意识到了,心里就说:不对、不对,不要这颗埋怨心。我和同修说:“行,换吧!”我就又带她娘俩把手机换了。回家后我很高兴,今天我会修自己了,谢谢师父!

我还有很多人心没有彻底修掉,在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刻,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多救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