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魔难 再去怨恨心

更新: 2021年05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六日】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和同修一起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下午回家骑自行车摔倒了,我当时只想着有人过来扶我一把,我就站起来走了,过来两个小伙子扶我,我腿一点力气也没有,站不起来。

后来,丈夫和弟弟(都是同修)赶到扶我时,我的腿就疼的受不了,围观的人说赶紧送医院拍个片子看一看伤到哪儿了。丈夫送我去了医院,在医院推轮椅,轮椅推不动,不往前走,丈夫悟到:师父点化,我们的路走的不对。但当时还是没有全盘否定,医院拍片子显示大胯骨骨折、骨裂,还要再拍心、肝、胆、肺,还要马上住院做手术。这时我头脑清醒了,正念也有了,我说:我们回家吧!我心里全盘否定。医院根本看不好,我有师父,我是大法弟子。

丈夫还是放心不下,坚持要住院,我坚决不住。他问我有多大把握?我连说两遍百分之百。然后把我送回家,我躺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一动就剜心透骨的疼,我流着眼泪心想哪里有漏了,被旧势力抓到把柄了,我就背师父的诗词:“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背着背着疼痛减轻了。

第二天亲戚们来看我,说不住医院那就把医院拍的片子拿去找当地一个世代接骨的医生看看,结果那医生说这情况必须上夹板固定,当时我也没有正念,没有否定就给我上了夹板,结果上了夹板后剧痛,躺下不能翻身也起不来了,那天晚上整整疼哭了一个晚上。

第三天早上九点多,女儿(同修)来了,看我这情况,直接问我:“妈,你有师父吗?你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你当时为了给师父、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敢放下家里一切,放下生死上北京,那时候正念多强!二零零八年你狠狠的把头摔在钢铁沿上,那取命的灾难师父都给你化解了,那你现在还执着怕你这条腿好不了吗?你信师信法吗?”女儿的几句话如晴天霹雳,彻底点醒了我。使我有了信师信法的正念,敲醒了我的主元神。我当时信念十足,拿来剪刀全部卸掉了固定在腿上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夹板和绷带。我心一横:全部交给师父,一切由师父做主。

师父讲:“有的神吃了整个他那一层宇宙从始到终的苦,从而想具备这么大的威德,完成得救之事。”[2]我理解吃苦能建立威德,而具备大的威德是我们能够多救人的保证,从表面上看,吃苦能消业、还掉业债。再進一层,在苦中、魔难中,触及人心中向内找,容易看清楚自己的人心和执着,从而提高心性。

我在这次魔难中,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根本的执着和长期隐蔽的人心。

向内找,看到自己没有慈悲心

师父明示:“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3]而我修炼二十多年面对面讲真相,总体现不出来大法弟子面带笑容、祥和、慈悲的心态,说话生硬,表情严肃。虽然修炼这么多年,在家里经常板着脸,对丈夫,对儿女,说话刻薄,爱发脾气,强势,有理不饶人,无理争三分。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父亲隔三差五被批斗,我被人瞧不起,小小年纪,满脑子装的都是争斗、仇恨、愤怒等邪灵因素,害怕邪党整人的手段。而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就自认为上了保险了,这完全是旧宇宙为私自保的心,看到这些可怕肮脏的心,感到无地自容,愧对师父的苦心救度。

现在意识到,要多听《九评》、《解体党文化》,分清什么是党文化,什么是神传正统文化,多发正念彻底解体、并全部清理自身空间场中,思想业中的邪灵因素和恶党文化,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归正自己。只有从根本上清除党文化毒素,跳出旧宇宙为私的理,才能同化新的宇宙真、善、忍特性,修成新宇宙中,为他、宽容、慈悲、包容一切、纯正祥和的大觉者的状态。

向内找,发现自己很深的怨恨心

二零二零年五月一位同修的儿子结婚,参加宴席后,同修们坐在一起交流谈体会,一位同修说现在疫情严重,我们应该抓紧时间面对面救人,还有就是多买点面粉存起来,大意是假如灾难来了,我们也可以送人,也能起到救人的作用。我听到他说这话,顿时像踩上地雷一样,怨恨心就上来了,怨恨他怎么说这种话,气冲冲站起身就出门了。

当时出门没注意一脚踩空摔下三层楼梯倒在地上。当时头脑清醒,在心里求师父救我,意识到自己错了,怨恨心被旧势力抓着把柄了。起身后,身体哪儿也不疼,只有左手肿起来了,我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回家给师父上香,向师父认错,身体一切恢复正常。我悟到是弟子念正了,向内找,师父为弟子化解了一场大灾难,灾难化解了,可弟子不争气,没有从根本上认清怨恨心,没有彻底修去。

二零二一年一月,就在摔腿的前几天我和同修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回来有点晚,刚進家门,丈夫(同修)就劈头盖脸数落我,我就又像踩上地雷一样,怨恨心、气恨心、委屈心、不被理解的心全上来了,立刻就和丈夫吵了起来。丈夫说这日子没法过了,然后他就上班走了。他走后我越想越气,平时在家里我说一不二的,什么事都得顺着我,就像平时他中午做好饭菜,我嫌他炒的菜不合我胃口了,饭做的这不行,那不行,挑三拣四,总是埋怨。丈夫说你这脾气啥时候改改啊?什么时候才容人啊?

这次把胯骨摔断走不了了,我如梦惊醒,回想自己半年来摔了两次,两次都是怨恨心,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我产生这么大的怨恨心呢?

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4]“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着,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那么就是你无条件投降了,生命被这些东西左右了。”[4]

明白这些法理后,原来这些怨恨心是在后天形成的观念,自私,假我,而非真我。认清后,我现在再遇到大小事时,能抑制它、排斥它、否定它、消灭它。

一天早上,我饿了,就对丈夫说:你去做早饭吧!丈夫说:等一等。我一听怨恨心又上来了,我立刻想到:要分清它,是假我,否定它,守住心性。在心里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仿佛心里有个什么东西化掉了,心里变的敞亮了,身体感觉很轻松。

通过这次的沉痛教训,使我真正认识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才能闯过魔难。只有静心学法,悟明法理,才能指导修炼。只有牢记向内找这个法宝,才能形成遇事先看自己,修自己的机制。只有修去人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嗜好、欲望、执着、自我、为私、跳出旧宇宙的束缚,才能修出慈悲、宽容、大度、包容一切。还得把妒嫉心、指责心、爱听好话的心、安逸心、显示心、欢喜心,一个一个踏踏实实修去,归正自己,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只有多救人,精進再精進,来回报师尊的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卷二)》〈佛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