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清零”迫害修心和讲真相经历

更新: 2021年06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一日】今年五月末周五下午,我接到户口所在地居委会的电话,叫我下周一上午到当地街道办事处司法所找某某签个解除法轮功监管关系的协议,我问具体是什么协议,居委会推脱说她们也不知道,反正是好事,签了以后就再也不监管我们了。我一想居委会的人都是女的,这个某某一听就不是个女的,我就问这个某某怎么称呼,对方说她们都叫某所,我又问是派出所所长吗?对方说是司法所所长,管她们那一片的。

尽管对方百般搪塞不明说,我也知道这是想叫我去签所谓的“三书”。我第一念就是要去给她们讲真相救人,平时还没有借口上门呢,这回借口送上门了当然得去。但放下电话后,我怕心就慢慢出来了:为什么本市别的同修都是叫去居委会,或者居委会的人上门找,单单叫我去司法所,而且我追问了好几次,都不告诉我具体去签什么,一直强调是好事。是不是看别的同修都没有签的,她们为了完成任务,把我诓骗到司法所,摆鸿门宴等着呢?

“三书”肯定是不可能签的,讲真相救人也一定是要去的,师父说了:“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1]也不能等着她们上门,所长不会上我家的,只会派手下来。所长亲自听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机会可能比手下人少,应当借着这个机会叫他明白真相。

我向内找:为什么我面对的压力要比别的同修大?就是因为我有一个关反反复复过不去,叫旧势力钻空子了。

我九九年被迫害后曾经放弃修炼,那段日子心灰意冷,就在常人的小说里寻找慰藉,看了大量的小说,形成了强大的思想业力。重新修炼以后,求安逸心加上这种思想业,干扰非常大,每次都主意识不强,让身体被思想业控制上网冲浪看小说,然后长时间不学法、不炼功、不发正念、不讲真相救人,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师父点化清醒后精進一段时间,思想业一出来干扰就又随着思想业去了。每次清醒后,我都跪在师父法像前嚎啕大哭,但直到最近还在犯错。以前发资料两次被绑架,都是因为犯这种错误被邪恶钻空子。

我周六去找同修交流,同修了解情况后说:“其实那些司法所的人都是派出所员警调任的。心里不稳就先不去吧。”我说:“但我又想去救他。”同修说:“那你就去,那些顾虑的念头都不正,不要老把自己摆在被迫害者的位置上。你周一几点去?我单位活比较轻松,一到点我在办公室给你发正念。”当时在同修家怕心少了点。回到家,司法所的人以前都是员警这个念头一直在我大脑中翻腾,怕心越来越重,想救人的正念被怕心盖住,最后想“我修的也不是很精進,一直有大漏。另外空间的邪恶可能会抓住这点迫害我。算了,回电话给居委会要那个所长的联系方式,给他在电话里讲吧!”

周日早上炼完功,我空间场中让我害怕的物质和因素突然间烟消云散,再想着去给那所长面对面讲真相,心里很平静,一点怕心都没有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帮我拿掉了,师父鼓励我去那里面对面讲真相。怕心上来就想绕着走,觉的打电话比去那面对面讲安全,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那是极端自私啊!打电话哪有面对面给他讲效果好?这个众生在等着听真相呢,我得去。

周一早上走前还有一念不正,我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换上休闲的衣服,穿上易穿脱的平跟鞋。还给丈夫发个资讯:“我还是决定去,十二点前给你打电话”。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还是看护弟子,让我内心始终保持平静,祥和。

开车的路上我一直在修自己,想着:除了我们学法小组,另外一个小组的同修也在帮我发正念,我悟到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巨大无比,因此也修出无条件配合整体的心性。今天同修在配合我,那么多大法弟子形成一个圆容的整体,力量多大呀。还想着:我有师父保护,“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不会有事的。这个念头一出来,我知道不对,这种念头在一定层次上是正念,以前也曾凭着这种正念闯过魔难。当我后来悟到师父讲的这段法理:“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3]我明白了有时所谓的正念中会夹杂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有恃无恐的心。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3],把一切交给师父安排,不要想“结果会怎么样”或者“不会怎么样”,不让为私的“我”安排做事的结果。我立刻归正,就按照法中要求的去做,不许动其他念头,随其自然。

到那儿一看,这也不是街道办事处,和街道办事处隔了几栋常人的公司。是新盖的一栋小楼,门牌上写着“某某党群服务中心”,進去一看,左边依次是反×教办公室(注:中共是邪教)、司法所、综治办,右边不知是什么部门,進出一些身材又高又壮的人,没穿制服,但统一穿着以前看到的好像是刑警穿的黑衣黑裤的便服,我去敲司法所门,没人回应,我就去问门卫,门卫说刚才站在大楼外边的就是这里头的某所长,刚刚还在,现在不知道去哪了。我想起我刚進大楼,门外确实站着一个一米八以上,很壮实还看起来一脸凶相的人(师父说“相由心生”[4]其实是我自己有怕心,才看到别人一脸凶相),我一下怕心上来了,想既然他不在,是不是其实不该来,师父让我回去啊。这个念头一出我立刻排斥:“这不是正念,不是师父要的,我不能对众生不负责任”。我坐在大厅接待的沙发上发正念,大约发了十分钟,某所长回来了,我跟着他進了办公室,先问他一些问题,然后开始给他讲真相。讲真相的内容我昨晚简单做了个提纲,整个过程保持礼貌和对他的尊重,保持着为他着想的正念,同时注意他的回馈,不用“邪党”、“毛魔头”、“江魔头”等他不能理解的字眼来激起他负面的东西,语气缓慢,平和。

讲真相过程中干扰挺厉害,他的办公电话和手机来电很多次,还有一个高大的下属進来两次不知道要干什么,都被他赶走了。办公电话他三言两语就打发了,他的手机来电他都挂断不接,那架势就是等着听真相的。讲了大约一个小时,这位所长明白了,也同意三退了。

走出小楼,我感慨万千,谢谢师父慈悲,谢谢同修。师父把路铺好了,就等着弟子生出正念去救人呢!

以上交流是个人所在层次所悟,如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 * *

我和这位所长讲真相的对话整理如下,与同修交流:

我:所长您好,某居委会的某某叫我来您这办解除法轮功监管关系,我打听了一下,其实就是签三书的。

所长:你是某某是吧,您以前不是炼过法轮功吗,把这个签了吧。

我:解除监管关系为什么就得签三书?

所长:我们这里也是要手续的,不签怎么给您解除?

我:所长,向您咨询一下,这个是哪个部门下的命令?

所长:就我们区里上级的公检法部门。

我:有档或文字通知吗?

所长:没有什么通知,就是去开会传达的。

我:以前我确实放弃过很长时间,但后来我又重新修炼了。所长您以前和我们大法弟子打交道多吗?法轮功说白了就是修佛修道的,我们是一群修心向善的修炼者,连杀生都不允许更不可能自杀和杀人,要不然不用你们转化,我们自己就没了。那个“天安门自焚”是造假,不是我们干的,您肯定很清楚。我为什么又回来修炼您知道吗?

所长:说说看。

我:我放弃修炼很多年,后来生了孩子,年纪也慢慢大了,得了妇科病,吃药吃得内分泌紊乱都没治好,我还有家族遗传的严重过敏体质,呼吸道对冷空气都过敏。年轻时候比较轻,当年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就好了,当然当年我也不是为了这个修炼法轮功的。现在这个社会食品不安全,空气污染也严重,人很容易得病,不修炼年纪大了过敏体质越来越严重,我没去治吗?去了,本地最好的三甲医院的医生说:哎呀,过了这个季节就好了。给我开减轻症状的药,也不好使,整个冬天经常晚上都喘不上气来,很痛苦。就这样我重新修炼了。你们总说炼法轮功不吃药,我们修炼人特别是那些七十多、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二十多年了没吃一粒药,谁家的老人敢这样?我婆婆和我妈,别说二十多年不吃药,您就是叫她一个月不吃她也扛不了。九九年以前乔石这些高层退休老干部就组织人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做过调查,北京、武汉、大连、广东省医学界也组织专家对法轮功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证实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98%,对医学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的痊愈率70%以上,而且还是严格要求心性和道德品质提高的修炼方法,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对这个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以前是个很自私的人,争斗心,妒嫉心都很强,读书时自己的东西从来不舍得借给别人用,同个宿舍的好朋友都说我不如她。修炼后,单位里同事谁都说“某姐,您是个大好人,全公司就您最善良”,我刚重新回来修炼,我婆婆不理解,我说我有个同修修炼后很孝顺,她婆婆为了个小事气急败坏的拧她耳朵,她还是笑呵呵的,我现在虽然做不到,可是我越修炼,会越来越孝顺,越来越宽容的。我婆婆听了再也不阻止我修炼。也许您要说书上也叫人做好人,学雷锋什么的。现在这个社会人都很自私,什么好处也没有谁会去心甘情愿做好人?正因为法轮功能给人身体健康,能让人提高修炼的层次,我们才会心甘情愿做好人。一个人即使自己不愿做好人,他也希望自己身边好人多,对吧?这样他和他家人才安全。

所长,这个字我不能签,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更是为了您考虑。其实中央高层对法轮功很了解,都知道迫害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是错的,天理难容。大法师父说了,除了几个迫害法轮大法的元凶,其他都是可以救度的人。公安部公通字(2000)39号文件提到的14种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中国从宪法到刑法到所有基本法,都没有敢白纸黑字写上法轮功是×教,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命令都不公开发档和书面文字,为什么?上面是为了给自己留退路,一旦法轮功平反了,他说:我没有定法轮功是×教啊,你们下边人用惩罚邪教的刑法300条来整法轮功,那是错误解读,制造冤假错案,谁执行谁承担责任。二零一九年新修订的公务员法规定执行明显错误的命令是要公务员自己承担责任的,种种事情不都是为了让下边人背锅做准备吗?别说照现在这种形式法轮功不可能平反,你们当官的都清楚你们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强迫我们签三书就是迫害信仰自由,是违法的,将来要平反的时候上级总不会跳出来说:是我下的命令,我来承担责任,对吧!

第二个我不能签字的原因对您也很重要。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自然有神奇的因素在里边,如果我们一点也感受不到他的神奇,二十多年的高压迫害,我们能坚持到现在吗?我爸大约十年前酒驾出车祸,我连夜坐飞机回去的时候主治大夫拿出我爸的脑部CT给我看,我一看大脑撞得就像搅碎的豆腐脑一样,医生说“我们只能动手术把他脑壳取下来,其它没办法,我们给您用最好的進口药营养神经,报销比例能少,但即使这样,您爸最好的情况能救回命,但是从此就是植物人。”没法了,我只能用我们法轮大法的方法救他了,我们救人的方法就是三退并且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亲戚找的人住的某某市最好的三级甲等医院的脑外科,因为判定是植物人了,亲戚认为住重症监护室又贵又没必要,就给了我们一个单间,我跪在我爸病床前在他耳边念了一晚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爸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就苏醒了,医生都觉的是奇迹,我爸因为大脑没恢复,不能下地,不会说话,也不认识人,但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郑重的写在报纸空白地方并撕下来给他的时候,他居然会笑呵呵的接过来放入他的病服口袋里,我在那伺候我爸的十几天里,我爸已经能让人扶着上厕所了,现在他大脑的所有功能都没有失去,只不过脑壳是人造的,能看出头皮贴在上边有网状的纹路。

我婆婆膀胱癌晚期,膀胱癌早期中期好治啊,微创就可以,什么癌症晚期都很难治。经常听家里老人和周围同事说谁谁谁晚期去世了,基本上都没有撑过半年的。老人对花钱比较抠门,我婆婆尿血一年,觉的不痛不痒,不舍得上医院,也不告诉我们小辈,就这样生生拖成晚期。我丈夫和公公都绝望了,为了方便照顾,想让她最后的日子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所以只在家附近的二甲医院治疗,这个医院都没有医生能动摘除肿瘤的手术,还得请别的三甲医院的专家来。我就给婆婆讲三退的必要性,并且诚信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救她,進手术室前我拉着她的手吩咐,一定不要忘了念九字真言,她点头答应我。后来化疗的日子我也经常提醒她念,现在四年过去了,人还好好的。

那些高官他们就不信神吗?北京郊区最大寺庙每年的第一炷香都是留给中央高官去烧的。迫害开始几年后,江泽民花了上亿元人民币让西藏布达拉宫的喇嘛给他做法事,就希望能消减他迫害法轮大法犯下的滔天罪业,我们去海南旅游的时候看到的几十米高的观音大法像,那导游说是江泽民重金打造的。为什么?还不都是为了消减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业。先不说有没有用,那肯定是没用的。就说我们底下司法人员,谁有这样的权力和财力去干这种事?

从古到今一直有句话“宁搅千江水,莫扰道人心”,就是说假如一个人很有权力,能祸害一千条江范围内的老百姓,当然是有罪的,但都赶不上迫害一个修炼人,毁坏她修炼的机缘这个罪那么大。我老家在南方某农场,方圆百里就一个大姨是大法弟子,迫害一开始农场的党委书记很积极,逼迫她签了三书,还把大法书搜走,隔三差五去威胁她“只要让我发现你再炼法轮功,我就把你的地收走,让你讨饭去”,还找了一个家族遗传精神病的人,叫他污蔑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炼的。干这事没两年,这个书记脑溢血死了,还不到55岁。我在某某市某厂上班,某厂也逼我签了三书,签了后我那时也真的就放弃修炼很长时间,即使这样也没放过我,每月得写思想汇报,把我调去和那些临时工一起干最脏最累的活,我来本市结婚也派人跟着我,我生孩子还在月子里,就逼着我千里迢迢坐火车回去,没办法我辞职了,我走后四年,该厂倒闭了,那可是某某市唯一一家某厂,规模和市场占有率和本市某厂差不多。

明慧网上还登了上万条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的例子,有名有姓有工作单位。告诉您这些并不是幸灾乐祸,就是不希望您什么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犯了天理呀。你们能当官都是有福的。有的人福份大,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干一次两次,消减福份,暂时觉不出来后果,可能就事不顺,倒点楣,你们不放心上,可是这样的事干多了,福份消减完了,就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的。是,上级有命令你们不能不执行,但执行命令时为什么不能对修炼人枪口抬高一厘米呢?上级叫您去抓人您不能不去,但为什么不让他们跑了或没找到人呢?这就是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的。没完成任务被上级责骂这个后果,和替他们背黑锅,同时造业消减福份从而发生很不好的事这个后果相比,哪个对您更不好呢?

我当初刚开始跟我婆婆讲三退保平安的时候,我婆婆说就这个三退她不能理解,这不是反对共产党吗?您肯定也对这个事有心结吧!毛泽东自己说枪杆子里出政权,我们又不要您拿枪拿炮,又不要您经济支持,甚至真名也不要您的,就个小名化名三退,怎么反它?其实作为修炼人谁上台我们也不关心,但是它迫害我们,我们就要讲清真相,否则,人都听电视上的造假宣传,不知道我们是不杀生不自杀,修心向善的佛法修炼,谁还会心甘情愿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年江泽民代表共产党喊出“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共产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无神论一定要战胜有神论”那一刻,满天神佛就定下了共产党这个无神论组织不能得到神佛的救度。我们叫人三退是退给老天看的,就是为了在人性命攸关的时候能救人。就要您个小名化名,写在钱上花出去或写在纸上贴出去都可以,又不影响您工作也没危险。修炼这么多年了,慈悲心也出来了,我们对你们没有区别对待,我承诺(后来悟到这话说得不对,有证实自我的心。向师父认错!)如果您和您的家人将来碰到人世间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要您三退并且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都救你们。修炼人的承诺可不是开玩笑,不管您入过什么,我都帮您退了,好不好!

所长:好,好。

我:您的家人也是,您就告诉他们起化名写在钱上花出去,老天就认可。一定要记住我今天告诉您的这些话。告辞了。

我:所长,我忘记告诉您给您起的化名了,给您起个化名叫“某某”,代表着向往美好的未来,用这个化名帮您退了,好不好?

所长:好好好,您走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