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

更新: 2021年06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三日】前天,一位平时比较精進并且法理比较清楚的老年同修到我家来,说:“这次‘清零’,来找你了吗?”我着实的说:“谁配?”

她说,她去见了近期被“清零”骚扰的几位同修,他们的共同认识就是:不写“三书”就送洗脑班,到洗脑班不写就拘留,再坚持下去就要判刑,就是判刑入狱期满后,不转化也不叫回家,还要再進洗脑班,并且用株连的方式让家人逼你:“你们不是修善的吗?怎么这么自私,不能多为别人想想?”不让孩子参军、考学怎么办?停发工资怎么办?开除公职怎么办?等等。有的同修还说:前几年被判过刑一直很坚定的又“转化”了。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早写了(“三书”),再写个严正声明,还可以继续去做好三件事,我们也知道不好,反正都这样了,只要找到的,都在“三书”上签字了,你说,我们能怎么办?

老同修介绍了这个情况后,就问我,“同修谈到的问题,你怎么回答?”我说:出现这样情况的同修都是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没有摆正与他们骚扰人员的关系,没有正念,把邪恶看的太高了。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1];“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2]。我就给她交流了前几年警察来我家骚扰,面对警察我是怎么做的。

第一次是二零一七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我家二弟来了,没加思考,就把门打开了。抬头一看,是两个警察。我一愣,心中马上就想到是找上门听真相的来了,要在平时,自己还不一定有胆量去找他们讲呢,这次送上门来,可是个好机会。我热情的让他们進来,并且说:“难得你们能来,進门都是客,快坐下我们说说话。”

看见我这样热情可亲,他们反倒不好意思了。年岁大的忙说,我是这个辖区的片警,没什么意思,就是来看看你。身体还好吧?我挺直腰板,站在那说:“看看怎么样?七十五岁的人了,现在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原来一身的毛病,通过炼法轮功都好了,不花钱不受罪,谁不炼?你们今天来看看,明天来瞧瞧,抄家、绑架、拿东西,还强迫人家转化写三书。如果不在大法中受益,谁还敢炼呢?”

大法师父说了:“什么叫悔过?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转化到哪去?什么叫转化?真是邪恶丑态百出。我早就讲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3]

学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迫害好人是有罪的,你们可别干这事了。我又对着年岁大的片警关切的说:你的老母亲多大了?身体怎么样?要想让他身体好,让她跟我一样炼法轮功,我教她。他客气的说:“好,就在家里炼,别出去宣传发资料,别和其他法轮功人员接触。”

说着,他走在师父法像前,取下师父的法像,我正念看着他,坚定的说:“赶快放回去,你在家供的佛像,能随便取下来吗?”他听了我说这话,就把师父的法像放回了原处。

我只顾讲,没有看见在一边的小警察在那里写着什么,还以为是在记我讲的话呢。他问我:你有几个孩子?叫什么名?都在哪里上班?我说:这个我不能给你们讲,因为这不属于你们管。片警说:她不讲就算了。小警察就说:那你就签个字吧。我说:我不会签字的,你写的什么,念给我听听。

他开始念,什么姓名、住址,当念到原来炼,现在不炼了,我忙说:“谁说我不炼了?不能那样给我写。”他们说,那是为你好,把你的名字去掉后,就不再找你了。我说:“那不是为我好,那是把我往地狱里面拉,二十多年那不白炼了吗?法轮功里不能没有我。”片警说:你给她改改。小警察为难的说,怎么改呢?我说:“不用改了,撕毁吧。反正我也不会签字的。”

就看到他们这么比划,那么比划的,我也不理他。继续讲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得法受益,师父受到世界上褒奖三千多项,大法书籍被翻译四十多种文字出版发行,相信大法得福报的比比皆是,大法在真修者心里扎下根,谁想让真修者放弃根本不可能。师父说:“有很多人在困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来学这个法?可能今天在座的人你们都看见了。因为什么?因为这里边叫人走正路,而且是真正的好人。这里边没有社会上任何污七八糟的东西,要净化一切不正确的东西,做一个有益于别人、有益于社会的人,直至达到圆满那样标准的人。”[4]

这时,小警察说,我改好了,你看看。他把原来炼,改为现在在家炼,不和其他人接触。这时师父的教导在耳边响起:“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5]我郑重的对他说:我不能给你签字。我如果给你签字了,其一,我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就前功尽弃,其二,我不能让你对大法犯罪。师父说过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警察受害最深,更应该去救,犯了迫害大法的罪就很危险。

小警察哀求我说,你别顾我们以后怎么样了,眼前我得完成任务。我说:“是谁给你这个伤天害理的任务?”他说是上级。我说:“这个上级就是江泽民流氓集团,它让我们双方都犯罪,我们都是受害者,不能听它的。”

接着,我就给他讲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我说:“让你们来找大法弟子是你的任务,你不来是你的错。你找不到不是错吧。你听我的,就这样做。你能暗中保护大法弟子,你还积德得福报。”

这样僵持了二十多分钟,不签字,他们就不走。我说:“你们看这个邪党有多坏,逼着我们让我们做不愿做的事情。现在我真的很同情你们,你们真的不容易,两头为难。中共建党以来政治运动不断,害死无辜的中国人八千万,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现在又迫害一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轮功弟子。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老天能放过他吗?人不治天治。在今天这样一个多灾之年,一定要认清正邪好坏,不做中共的替罪羊,真心退出入过的党团队组织,才能保平安。今天我给你们讲了这么多,你们也该听明白了吧,把你们入过的党团队都退了吧。”

他们说,回去考虑考虑吧,要下班了,你给签个字吧。我看真相也听好多了,就拿笔签上真善忍三字。他们看看说:你怎么签这个?我说:“我学的就是这个。”他们说,这样不行,又没给你写什么,你不签字,我们回去也没法交差呀。

看到他们苦巴巴的样子,确实感到他们的不容易,我心一软,就签了名字。他们站起身说:谢谢你,给我们讲了这么多平时听不到的东西,也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配合。

送走了他们,我心中乐滋滋的,感觉自己做的还不错,给他们讲了这么多的真相。突然想起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谢谢你的配合。”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签字就是配合了。这个邪恶真毒,钻了我心一软的空子。心一软是情,而不是慈悲,是人的东西,救不了人。我那个后悔呀,别提心里有多难受了。不行,明天我得去找他们,一是要回我签字的表,二是找他们做三退。

悟到做到。第二天,我踏着小雪早早就去派出所,当走到派出所警卫室附近时,就停住了,心想要是能在这里碰到他们就好了。等一会,没有见人,看来必须得進去了。这时心中有些不稳了,动了人心,我進去干什么呀?他们要问我,我怎么回答。感觉腿也沉了,有点不想去了。

忽然想起师父讲的法,“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6]“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7]对呀,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我是来救他们的,不是来求他们的,我有天龙八部、护法神护法,有师父法身保护,师父就在我头上。我面对着天空大声喊,师父弟子来了,请师尊加持弟子。

正念一出,几步走到警卫室门口,心想先進去再说,用力一推,门开了。進门我就先笑,他们一看是我,惊讶的说,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我说:“有来无往非礼也,你能到我家看我,我今天也来看看你们。”他们指着椅子说,你坐在那里歇歇吧。

我定神一看,昨天去我家的那两个人都在。还有一位年轻的调解员(桌上有牌子)。我说今天来是想要回我签字的那张表,我怕我的签字今后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依据,对你们不利。让你们在无知中犯罪,迫害佛法可是要命的事。

小警察说,我们不会乱来的,已经原封不动的交上去了。说到这儿,那个片警起身给人家办户口去了,只剩下两个小伙子。

我对着没有听真相的小伙子说,你还没有听过真正的法轮功吧?小伙子笑笑说,他是调节居民纠纷的。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小伙。我对他说:要想把工作做得更出色,就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去感化人,启迪人的良知,善念,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去做,哪里做的不好找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互相包容忍让,说不定你这个协调人就用不上了。

我讲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叫人以真善忍为准则要求自己,不仅使身心受益无穷,出现许多道德回升之事……他不断的点头认可,我又给他讲了为什么要三退。讲到这里,小警察忙说,快别说了,这屋子里面有摄像镜头,和外边都是连在一起的,要是让他们听见了,把你抓走。人家躲还来不及,你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赶快走吧。

我说,说的不怕听的怕,我说的都是大实话,谁听了信了,就有福了。小警察真有点害怕了,几次催促我走,我说见到了都是缘份,听明白了,就把你俩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退了吧,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他俩个报了自己的姓,用化名退出了加入的邪党及附属组织,我说祝你们工作顺利,就回来了。

第二次是二零一九年夏天的一天。我正在三儿子家里看孙子,他们找到我正在上班的三儿子说要见见我。三儿子打来电话告诉我,他们一会就到。我一边在心中埋怨儿子不该告诉他地址,一边想这么远,不一定来吧。这一次一定要把上次没有讲到的真相好好给他们讲一讲,劝其三退。

一个小时后,听到有人敲门,儿媳妇说,可能是他们来了。儿媳妇开门,我一看,还是去年来找我签字的片警,但是这次他带来两个年轻的警察。我笑着说,这么远,又是高层楼,也没听你们按门铃,怎么上来的?快到客厅坐下,咱们好好聊一聊,这时,一个年轻的警察拿出照相机要给我拍个照,我立即反对,不能让他们犯罪,来了只有听真相的份。

我严肃的对小警察说:“不准照相!宪法规定我有肖像权,到了我家就得守我家的规矩,我说不能照就是不能照。”片警立即说,那就别照了,那个小警察就放下了照相机。另一个年轻警察说:还有表呢?片警说,表也不填了。接着寒暄几句,连坐都没有坐下,就要走。我说,既然这么老远的来了,也不要那么急,咱们还没有好好说说话呢。我越是真心挽留,他们走的越快,好像要不快走,就走不掉的那种样子。

关上门,儿媳妇说,你的胆子真大,警察都得听你的,我还害怕他们发起火来,把你抓走呢!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8]。

在这几次面对面的交锋中,我深刻体会到师父说的:“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9]

在迫害面前你只要真正的能信师信法,就能想起师父,想起大法,你就能使这些年参与迫害者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就能制止住这些众生继续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再通过讲真相清除中共的谎言,启迪他们的善念良知,善待大法弟子共同抵制迫害,给他们制造赎罪的机会,在大劫难中才能够救下更多的众生。

当“清零”找到自己的时候,把自己的得失摆在了前面,把师父和大法摆在后面,认识不到修炼的严肃性,什么样的人心都出来了,做了作为大法弟子最不应该做的事,不但不知痛心后悔,还为自己开脱找理由,今后怎么修呢?漫天的神佛怎么看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