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三女士遭非法庭审 自辩无罪

更新: 2021年06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下午两点半,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谢春媚(57岁)、梁美华(73岁)、熊泉妹(69岁)被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庭审,三名女士分别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此次庭审主审法官刘玉芳,检察官何紫英。庭审约下午四点半结束,当庭没有宣判。

谢春媚
谢春媚
梁美华
梁美华
熊泉妹
熊泉妹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傍晚五点左右,家住南昌市桃花福田小区的法轮功学员谢春媚预备下楼倒垃圾,刚一开门,就从门外冲进来近二十个身着便衣或特警制服的人员,其中领头的是南昌市西湖区国保大队的队长万俊(音)。

这伙人进门后,就象土匪般四处翻抄,当万俊(音)要求谢春媚打开一上锁的橱门时,遭到谢春媚的拒绝,万俊竟暴力将身材瘦弱的谢春媚双手反扭,并用力强按在地上,导致谢春媚剧痛呼叫。当时在谢春媚家的法轮功学员梁美华和熊泉妹俩人当即大声抗议、阻止暴力殴打,却同样被其他人员施暴强按在地上。

经过近两小时的查抄,谢春媚家一片狼藉,大量的私人物品被劫掠:法轮功师父的法像1张,法轮功书籍75本,刊物66份,人民币1万元,U盘、SD卡和移动硬盘26个,电脑一台,打印机5台,切书机1台,装订机3台和若干耗材。当场还搜查了梁美华的背包,搜去了法轮功护身符11张、传单1份;从熊泉妹的背包中还搜去了法轮功书籍及刊物24本,光盘3张,《明慧传真》50张。后来,这伙人还分别到梁美华和熊泉妹的家中进行搜查,又搜去一些私人物品。

谢春媚等三人在南昌市西湖区公安分局遭二十多个小时的讯问后,于第二天十九日晚被送入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三人遭非法逮捕。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二日,熊泉妹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上午,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预备对谢春媚三人非法庭审,因故被延至下午两点半。当时,法院外面大雨滂沱,梁美华和谢春媚因疫情未到庭,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通过视频远程开庭,只有熊泉妹一人到庭。庭审时,法院没有通知梁美华和谢春媚的家人,剥夺了俩人家属的合法旁听权;熊泉妹的家人也不被允许进入法庭,即使家人陈述担心熊泉妹的身体不支,申请能进入法庭旁听陪伴,也遭到法庭的拒绝。

庭审前,梁美华和谢春媚拒绝了法庭指定的援助律师,梁美华在视频中宣读了自己的无罪辩护书,从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信仰合法、迫害有罪等方面为自己作了全面的无罪辩护,过程中虽遭到法庭工作人员的多次打断,梁美华仍坚持宣读完了自辩词。

谢春媚和熊泉妹也分别为自己做了口头无罪辩护,谢春媚对所有针对自己的指控都作了全盘否定,陈述修炼和宣传法轮功都是合法无罪的。熊泉妹的援助律师在庭上辩护时,申请法庭应考虑熊泉妹的身体状况予以从轻量刑。

下午四点半左右,庭审结束,当庭没有宣判。

三位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都曾经多次遭受迫害,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种种酷刑与虐待。

◆谢春媚:多次遭绑架 三次被非法劳教

谢春媚,出生于一九六四年三月,现年57岁,原南昌市第二十中学高级教师。谢春媚从小体弱多病,患有贫血症、眩晕症、胃病等。结婚生小孩后,又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失眠症等。儿子先天性身体素质很差,经常感冒发烧、咳嗽。母子俩为了治病,几乎跑遍了南昌市的大小医院,还满怀希望上庙里去求神拜佛。但几年的四处奔跑下来,糟糕的身体却依然如故。日长天久,谢春媚感到又苦又累、身心疲惫,感觉这样的日子真是痛苦难熬。一九九七年暑期,谢春媚开始修炼法轮功。不长的时间,她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年的头痛、失眠症、腰痛病等症状完全消失,整个人一身轻,精力充沛,脸上的皱纹也没有了,红光满面,人也显得年轻了许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谢春媚的生活就一直处于风雨飘摇和迫害之中。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北京市怀化县看守所遭到逼供,并被非法关押数天;二零零五年十月,被绑架并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十月,被绑架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九年四月底,谢春媚刚从劳教所释放回家的第八天,又被绑架并劳教两年;二零一二年十月,为躲避洗脑班的迫害,流离失所在外;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被诓骗到洗脑班迫害十多天;二零一五年九月,被非法抄家、剥夺上班权利并停发工资,后被开除公职;二零二零年七月,再次被非法抄家、绑架,至今遭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在经历的多次迫害中,谢春媚遭受过酷刑逼供、锁铐、殴打、关小号、罚站、寒冬冻刑、强制洗脑、奴工劳动等严重摧残。迫害导致夫妻离异,家庭破碎;被开除公职,丧失一切经济来源;人格遭受侮辱,身心饱受摧残。

◆梁美华:近十三年的冤狱迫害 遭受种种酷刑摧残

梁美华,出生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现年73岁,原为南昌市华侨友谊公司经理办公室主任。年轻时,是单位的老病号,患有胃病、气管炎、头晕症、心脏病及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全身关节肿痛,十指关节肿大、弯曲。发病时,生活不能自理。住院时,中西医结合治疗皆无效。家人四处求医并自费在私人医院扎针灸,按摩服草药。一九九六年六月,梁美华有幸修炼法轮功,仅一个星期的时间,疼痛消失,一个月后,身体康复,停止了所有的药物与治疗。自那以后,她就再没到医院看过病,也没到单位报销过一分钱药费。而且身心健康,道德升华,家庭美好,邻里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梁美华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中共多次冤狱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左右,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七月,被绑架并被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六月,被非法枉判三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梁美华再次被绑架,因身体状况被“保外”释放回家;二零一六年四月,再次遭绑架,被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一九年十月,梁美华出狱后,被非法停发了养老金;二零二零年七月至今,已是古稀老人的梁美华又再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在近十三年的冤狱迫害中,梁美华经历了野蛮灌食、奴工劳动、长时间罚站、剥夺睡眠、关小号、强制暴力洗脑及辱骂殴打等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双目充血、视力模糊,双腿严重肿胀,血压偏高、晕倒,连续大口吐血……种种酷刑折磨,使梁美华经济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身心上受到了极度的摧残,家人也经受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熊泉妹:遭五次绑架 三年劳教 三年判刑 被停发养老金

熊泉妹,出生于一九五二年,现年69岁,曾供职于江西新建县老同兴酿造厂。年轻时,患有一种怪异的胃病,不能吃香菇,一吃就胃疼的要命。还患有风湿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症。由于从小父母离异,缺失父爱、母爱,婚后对丈夫又求全责备,感觉人生不近完美,身体心境都不顺畅。她常想,如人生是这样活法,那为什么还要来人间走这一趟。一九九八年十月,熊泉妹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并且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来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她不仅拥有了健康的身体,开朗的心态,更提高了自己的思想境界,家庭生活也变的其乐融融。从此,法轮大法深深扎根于她的心灵深处。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迫害后,熊泉妹就走上了维护法轮功声誉,告诉民众法轮功真相的艰难之路。一九九九年四月,被南昌市公安警察强行没收拍摄上访场景的相机;一九九九年九月底,去北京上访,被关押于北京固安看守所迫害半个月;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关押于南昌市二七北路拘留所;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关押于南昌市桃花洲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被关押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遭上饶市广丰县国保大队暴力绑架,被关押在广丰县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二月,遭樟树市公安警察暴力绑架,后被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二月回家后,被停发养老金,失去一切生活经济来源;二零二零年七月,再次被绑架,如今被“取保候审”在家。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在多次被迫害中,熊泉妹遭受了谩骂殴打、人格侮辱、挨饿、上“大挂”、戴脚镣、铐“飞机铐”、不准洗漱、走队列、奴工劳动、强制洗脑及剥夺探视权等非人的折磨。在邪恶的恐怖中,她的家人也遭受了身心巨创,大女儿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接连流产两次。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