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兰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21年06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刘春兰,身陷冤狱两年六个月,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出狱回家。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刘春兰遭受强制洗脑、体罚虐待等迫害

刘春兰原来患有严重的颈椎病,生完孩子后,坐月子时留下风湿等慢性病,还长了瘤子,病痛折磨得她苦不堪言,年迈的父母还得照顾她。自从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了,还能照顾父母了。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刘春兰在买菜时向人讲法轮功真相,被国保警察绑架到抚顺建设派出所,审讯、照相,半夜被非法送往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关押,遭受强行检查身体、抽血,强迫每天罚站班、劳动、谩骂、欺侮、限制上厕所,还有监视等迫害,身心受到极度伤害。当时刘春兰八十五、六岁的父母呼吁相关机构立即无罪释放女儿。

二零一九年一月,刘春兰被抚顺望花区法院冤判两年半,后上诉,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刘春兰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一小队。在队长曹拓的指使下,四月十七日,在生产组长靳百玲教唆下,两个包夹刘春兰的犯人(杀人犯)丛国影和梁淑清强迫转化刘春兰,白天强迫刘春兰干活,晚上回到监室吃完饭,让刘春兰在墙角蹲着,让大家看着刘春兰,刘春兰不配合她们,两个包夹拿小笤头打刘春兰胳膊,不转化就扬言叫她没好日子过。

包夹犯人不让刘春兰与任何人说话,监视刘春兰,限制她人身自由。刘春兰不配合她们,两个包夹就羞辱她、骂她,她们到队长曹拓那告刘春兰的状,曹告诉靳百玲星期天休息,却要强制刘春兰所谓“学习”洗脑。她们带刘春兰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黑屋里,两人一组包夹她,强行让她蹲着,先伪善地跟她唠家常,然后恐吓威胁她,她们拿起纸笔让刘春兰抄写她们要的,刘春兰不写,她们扯着刘春兰的手写,刘春兰把手扯出来,她们其中一人在写,另一个人在门前望风,还怕别人看见,急忙写完,然后就交给靳百玲手里,她们背后说了什么,她们把写完的东西收起来了。

过了几天,刘春兰在车间正干活呢,靳百玲叫刘春兰,告诉她曹队长说这写的不合格,字体写的不一样,让刘春兰重写一遍,刘春兰说自己是不会写的。靳百玲看了看刘春兰转身就走了。隔了几天,靳百玲又把刘春兰叫了过去,拽着刘春兰的手在纸上摁了几个手印。刘春兰说:你最好不这样干,迫害修炼人对你不好。靳百玲说:我没什么,我就是来干这个事的。你这就算通过了。刘春兰说:我不承认。

同年十一月份,辽宁女子监狱改编为辽宁女子一监狱,隔一个西墙又成立一个辽宁第二女子监狱,刘春兰所在的八监区整个搬移到辽宁女子二监狱一监区一小队。这个小队里还劫持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她比刘春兰早来一个多月。

转眼到二零二零年三月份疫情期间,刘春兰与一位同修不承认这场迫害,不承认转化,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借一个机会,交给董姓科长手。靳百玲知道后,气急败坏地把她们俩骂了一顿,让所有人整天监视她们,不允许她们说话,不允许跟任何人说话,包夹她们,限制她们的一切人身自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