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被迫害离世想到的问题和教训

更新: 2021年06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最近明慧上报导同修甲在被当地警察围堵后,用床单结成绳子,欲从四楼顺着绳子走脱,不幸坠楼离世,我是跟她走的很近的同修,我想谈谈自己的体会。虽然说的是这位已故同修的问题和教训,但因为有普遍性,写出来,希望帮助至少一部份人重视这些问题,避免被旧势力扔進同样的圈套,遭受损失。“对事不对人”[1]。希望对我们其他同修有所提醒和借鉴。

甲同修很平和,也很精進,讲真相做的坦坦荡荡。她经常背着一包真相资料(神韵或《九评》、《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盘,《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在大街上送给人们,她连小巷都不串,就在大街上送。见面就送上一份。没有门卫拦的小工厂,她也会去,什么老板员工,她从来不区分,一人一本。而且,她今天派完资料,也没想过下次再去会不会有人举报,下回再去一次,看看有没有新面孔没发到的。她走遍市里,再回到镇上发送资料,也去附近的农村派发资料。那时,我经常跟她一起出去派发真相资料。说起来,有点象是在海外的感觉了。

七、八年来她都是这样坦荡的状态,基本天天去。那时资料点做的真相资料,她一个人基本要用掉三分之一到一半。资料点每天不停的加紧做,才能供应上。而我,其实只有跟着她,才敢这样发。她也喜欢跟我配合,但是她一个人也照样出去。

这七、八年,她被绑架的频率基本是每年一次。她第一次被绑架,我们很担心。没想到,她一下子就出来了,而且神情平静。她的正念表现为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身正气,非常平静,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而且她在黑窝里的时候,就象在家里一样,没有一丝慌乱。

有的时候,她跟其他同修一起被绑架了,结果她自己回来了,其他同修被非法关押了。这样的事情还不止一次。

她说:“每次進去,我都没怕呀,怕什么呀?师父就在我身边。”她就这么简单的一念。

有一次她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省洗脑班,在那里很难正念走过来,有的正念走过来的同修,身体受到了极度摧残。我也在那里抵挡不住邪恶的迫害,摔了跟头。她進去后,不仅没怕,还觉的挺好的,这么多人赶紧给他们讲讲真相。结果洗脑班说她高血压,不要她,当天就把她放了。

每次,她从黑窝回来的第二天,她又背着包出去讲真相了。她说:“我从来没觉的他们绑架我是为了迫害我,邪恶就是想阻挡我救人。”“六一零”每次气的要命,说:“你别觉的你弟弟在交警队,就能每次保着你!”她也不吭声,心想:“这跟我弟弟有什么关系呀?是师父保护我。”一次六一零威胁说:“把你的退休金扣掉。”她也没吱声,只是心想:“我的退休金又不是你给的,是师父给的,你说扣就扣呀?”她就这样出来進去,進去出来,还是背着一包包的真相资料出去发,六一零气的牙根痒,也拿她没办法。在当地,我们都觉的她很神奇。

我们很多人都被迫害的够呛,明慧网上天天报导同修被严重迫害,甚至离世,我就很想让她把正念闯关的经历写出来。她也想写,就是不怎么会写。我作为她身边的同修也没尽到责任,从来没想过要帮她代笔。

平时,处于病业中的同修,她照顾的挺多的。都不一一说了。可是就这样的一位同修,为什么会在被迫害中离世?床单断了是表面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她自己的修炼上出现了很大的漏洞,造成遗憾。在这里,我想试着写一下这里的教训。如果对同修们有所帮助或警醒,相信这也是同修甲的心愿。

一、不重视发正念

每次我跟她一起出去讲真相,她一出门就送真相资料,我就发正念,半个小时后,我感觉空间场干净了,自己正念起来了,才会跟她一起发真相。有几次,我们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突然感觉邪恶因素压过来了,我也不告诉她,就停止发资料,默默的连续发正念,一会儿就清理干净了。当然那种要被迫害的景象随后会出现,但是不起实质作用,因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所以,我跟她配合的几年,从来没被绑架过。她自己讲真相就经常被绑架。

四个整点发正念,她觉的是明慧要求的,不能不发。为了让她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我找到师父关于怎么发正念的讲法,让她一遍遍学,她也没认真去学,所以始终不懂发正念的要领,也不觉的发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一直重视不起来。她二零一九年被绑架后,邪恶给她搞了个取保候审,这么严重的迫害,她都没有加强发正念。

在我们当地,只有个别同修重视发正念,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我们当地出现病业的同修很多,离世的也很多,还有很多人修炼状态也不好,都跟不重视发正念有关。

二、不能被说

她很会修,哪怕平时的一件小事,都能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和人心,学法字字句句都挺入心,有时师父的一句讲法,她就能悟到师父在告诉她什么。她很平和,跟我在一起时,就轻声细语的说,自己今天遇到什么事了,悟到啥了。我很喜欢听。经常感慨:“同修这么会修呀。”我俩交流时,多数都是她在说我,我在旁边听,然后琢磨自己,找自己。

有时候,我发现她的问题时,跟她交流,她却总能从我跟她交流的话中听到我的不足,结果最后变成了她帮助我提高,我又受益了。但是我说的关于她不足的那部份,她从来不注意听,也不去琢磨自己,找自己。她只愿意自己找自己,不喜欢听到别人帮她指出来的不足。

因为她经常帮我指出问题,我受益颇深,所以我经常感慨的说:“你帮助我很多。”这样,她在我面前渐渐的起心了,觉的她比我修的高。她没有了修炼人应有的谦卑,不自觉的生出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其实这就是一种轻微的自心生魔了,就开始往下掉了。我现在认识到这里也有我的不足导致的。时间长了,我帮她指出的问题,她就更听不進去了。

不能听别人说,这也是我们当地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有几位本来是当地精英的同修,也是听不得意见。别人一说,就往外推,有的时候还说别人给自己加不好的物质。这样的同修,有病业离世的,也有处于严重病业的。其实,修炼人应该是一直不断的谦虚的向内找的状态。自己没认识到,别人给自己指出来,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而且这些执著往往是自己在修炼中一直发现不了的,所以作为修炼人,能听别人的意见,能被别人说,很重要。

三、关注动态网新闻

我修掉网瘾费了很大一番功夫,为此,我很羡慕老年同修,能不被网络干扰。现在我发现,这些老年同修是没能力上网,真的能上网了,如果不把握自己,一样会陷入其中。

同修甲就是这样。疫情期间,她被封在小区里,什么也没做成。我因为能上明慧网,讲真相都没落下。解封后,她跟我诉说,我就给了她一个智能手机,教会她用手机上明慧网。过些日子,我去她家,她说自己没找到明慧网的入口,天天在看动态网新闻。我又教了她一次上明慧网的方法,下次去的时候,她说自己根本没上明慧,还是天天看新闻。我一看甲同修这样,就赶紧把手机收回来了。

后来,她给丈夫二维码翻墙卡片,就用她丈夫的手机一起看新闻,她丈夫因此明白真相了,她却深陷其中。她丈夫又“好心”给她买了一个很大屏幕的手机。这下,她就天天看新闻。那段时间正是美国大选的时候。我只看明慧,对于新闻,也是明慧上登了多少,我就了解多少,从来不看动态网那些新闻。而她只要一见到我就说时事新闻。

开始,我委婉的劝她不要看时事新闻。可是她还是天天跟我说这个,我急了,也没考虑她的接受能力,就冲了她一句:“你一个修炼人,天天关心川普的讲话干什么呀?你怎么不说师父说什么啦?”“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别再看了,太危险了。”我说重了,结果把她说生气了,与我渐行渐远。

她离世后,跟她一起工作的常人非常惋惜。这位常人同事回忆她时说,她平时不爱说话,就是干活;闲下来,她就拿着手机看看视频(海外同修的节目)。

其实,在我们当地,执著常人新闻的同修非常多。有的同修家装了锅,天天看新唐人。一家人都是修炼人,大家一起看,一起讨论,还带着整个学法点同修关注常人新闻,感觉不看都不行了。

还有能上网的同修,很少交流明慧上关于修心和救人的部份,天天看动态网的时事新闻。见了同修就互相交流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还说的挺激动。心一动,就掉下来了。这样的同修都很危险。其实,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切都是围着我们转的,这些都没必要去关注,我们就是修自己,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心思要用在这里。

四、学人不学法

其实这位同修平时并没有学人不学法的情况。她平时都是自己学法,在法上悟。但是在自己受到“取保候审”迫害的时候,在这件事情上,她出现了学人不学法状态。她在被取保候审期间,当地有位男同修乙,在省城被绑架了。关押在省城某看守所,在那里,乙同修受过酷刑,还被编了号,身体的每个器官都被检查过。邪恶的意思很明显,预谋活摘同修乙的器官。

当甲同修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看到她整个人有点发抖,我知道甲把自己的取保候审与乙联系起来了。同修乙修的很扎实,平和、慈悲、宽容,一路都是正念走过来的。我们都觉的跟同修乙之间有差距,但是修的这么好的同修,却被非法判刑七年,我们当地很多同修心理上都受到了冲击。对甲同修的冲击也很大,她以往的正念不见了,心中充满了怕。

师父讲:“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的就有人这样想了:他都不行了我还能行吗?动摇了。”[2]同修甲当时也是这样的心态。可见学人不学法可以让一个修炼人走入重大误区,甚至毁了自己的意志。

当地还有一位女同修丙也被所谓的取保候审过,她就问了丙之前的情况。丙说,当时取保候审把她从看守所放回家后,她以为没事了。后来还是将她冤判了一年,只是因为她当时正好怀孕,所以搞了个监外执行。她听了后,觉的自己也早晚会被判的,在这一点上,她又学人不学法了。其实每个人的状态和业力因缘不同,对邪恶的安排,我们坚定的用正念否定,师父就有的是办法。

同修丙虽然所谓的被判,其实监外执行也就是师父对丙的保护了。丙婚后一直不生育,恰恰在此时怀孕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她没从丙的事情上生出正念来,反倒生出了怕心。

五、讲真相不考虑自己的修炼状态

以前我跟她一起讲真相,有段时间自己状态非常不好,还不理智的天天出去,结果出现严重干扰,修炼一落千丈,旧势力抓住机会,一环套一环的魔难,差点把我毁掉。我吸取教训,从那以后,我就没再执著天天出去了。我悟到,救人要靠正念,所以,当我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学法发正念,然后再跟她出去。为此,她说了我好几次:“你应该天天出去。什么状态好不好,一出去就好了。”但是,我没听她的,按着自己的修炼状态安排。其实就是隔天出去,我发真相资料的数量也不比她少,因为我发的特别顺利,发完自己的再帮她发。总是我发的多,这是重视发正念、邪恶被清除后体现出的状态。

她被取保候审后,在自己状态严重下滑,不断被警察上门骚扰的情况下,不好好学法,发正念,清理邪恶,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还天天出门讲真相,已经很不理智了。再后来她讲真相的目地已经不纯了,不是为了救人,而是怕自己讲真相跟不上,修炼也会跟不上。讲真相的目地是为私的,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她被警察跟踪,直到被堵在女儿家中。

六、不符合常人状态生活修炼

她不在常人环境中正常的生活修炼,不愿意跟人过多的接触,所以她很多心都没认识到,这也是她一个比较严重的局限。

她家本来有一套小房子,后来她自己买了一套房子,搬出来住,不跟丈夫和女儿住一起,一个人住着清静,所以之前她丈夫和女儿都不理解她,一直不明白真相。后来她丈夫自己跑到她新房子这里住了。

她丈夫退休后,又把婆婆接过来,一起住在她新买的房子。她没想到丈夫和婆婆来,就是让她符合常人状态生活修炼的,也让她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修自己。她反而觉的闹,就一直想出去。

她跟周围人都不打交道,平时在家里学法炼功,出门就背包出去发资料。发完又回家学法了。表现上挺精進的,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三件事中。其实已经走极端了,没有符合常人状态。她刚开始搬过来的时候,邻居还主动跟她打招呼,她回应一下就回家了。久了,邻居们也不跟她打招呼了,她跟周围人越来越生疏。当她被多次抄家迫害时,周围人更加没办法理解她了。她也越来越难跟周围人沟通。

我跟她交流过,我说如果你在上班,你不跟周围人有过多交往,这很正常,别人知道你工作辛苦。但是你不上班,就要正常的与人打交道。在与世人交往的过程中,他们才能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大法的美好。救人靠的是大法弟子,不仅仅是靠真相资料。她也知道我说的对,就是很难改变。我觉的她可能也没当回事,觉的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其实不是,也许久远以前,旧势力就给她安排了这个东西,因为她从小如此,所以很难意识到,也就当成自然了,就根本没想到去改。

我想如果她能正常的生活,先跟周围人讲清楚真相,大家都觉的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法轮大法太美好了,他们也会主动的跟自己亲戚朋友说,这样的人传人心传心的效果是最好的。师父在传法的时候,就是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的方法,而不是在电视和报纸上打广告。那么我们现在讲真相的主要途径也应该是这样的。打个比方,也不知道是否恰当。我们跟周围人正常交往,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他们,就是人传人、心传心,而天天指望通过发资料就能把人救了,这发资料就有点象打广告,搞宣传了。

我并不是否定发资料。而是不要本末倒置,只靠发资料。在日常生活中证实法也很重要。

有的人工作也不做了,家也不呆了,找个清静的地方学法,发资料,结果反而对周围的影响很不好。不是发资料不好,而是自己那颗心是找清净,自己安排自己的修炼,这个基点错了。

有的还说,不能跟常人多接触了,因为我修的不好,给大法抹黑,所以就发资料吧。可是常人的环境不就是我们修炼的环境吗?修的不好,就正要在常人中修自己呀。都脱离人群了,还怎么修自己?就靠在家学法吗?

我就听过周围常人说我们“神经病”,她们背后还议论的热火朝天,说:“炼法轮功的什么都不干了,家也不管了,工作也不做了,天天让我们三退……”并因此对三退很抵触。后来她们遇到一位认真上班的大法弟子,反而觉的很吃惊:怎么法轮功(学员)也正常上班呀?后来这位同修就给她们做了三退。

其实我们是救人,不是为了派发资料的,发的多有成就感。把资料都铺遍了,不代表把人都救了。现在很多人很难救,要看他的症结和接受能力,一点点的讲,看起来好象很没效率,但是世人在一点点的了解真相,接受真相,在改变呀。要用心救人。把人救下来,才是我们要的,而不仅仅是把真相资料发个遍。

七、根本执著没去

同修甲七二零以前得法,从迫害发生至二零一二年都处于独修状态,也没出来讲过真相。师父在七二零之后的讲法,她也一直不知道。刚走出来讲真相,正念比较强,也会对照法一思一念的修自己,但是由于在修炼过程中没有触动本质,所以在修心上一直浮于表面。

开始的几次绑架,她的不怕,其实是没触碰到她那个隐藏很深的根本的东西。在取保候审迫害之前,她出现过一次严重的病业假相。病业中,她说过:“我发现自己修的离你们差的很远。”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她是认识到一些的。我们都走出来讲真相二十年了,也由开始时的什么都怕,到现在的沉稳理智,实际上是经过了一个魔炼的过程,认识到从前的不怕只是出于一种对师父和大法的信,而不是生命本质提升到那种脱离人的神的那种金刚不动的状态。过程中越来越成熟。也能在魔难中,在摔摔打打中,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

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多人心观念和根本执著,不在平时的扎实修炼中,不在跌跌打打中,是很难认识到的。那种凭着表面的信和热诚是很难走好修炼的路。

记得我刚认识到根本执著的时候,大约是二零零七年。那时的我跟甲同修的状态很类似。同修说我根本执著没去。我感觉生命很微观的东西被触动了。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它很顽固,而且一下子使我变的艰难起来,无法精進。感觉要翻越悬崖峭壁,对生命而言,要想提升就必须翻过去,但是又感觉到翻越过去,时时面临着生命的威胁。那一刻,一种对法的信和对救度宇宙众生的使命感,使自己本性真我的一面决然面对这根本执著。

过程中,越无法学進法的时候,越逼着自己学法,背法,背法昏睡就给自己脸上泼凉水。发正念的时候经常胡思乱想,觉的一点作用也没有。但是就是坐在那里一个小时一动不动,每天发三个小时,直到坚持连续一两个月之后,才感受到自己发正念不再受邪恶强烈的左右,能够象山一样定在那里。

十几年来,我经常处于绝望的状态,觉的没有希望,但就是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倒下。我是众生的期盼。当自己丧失信心的时候,也会一遍遍的跟自己说,我不需要相信自己,只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够了。经常想起师父的话:“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3]偶一放松时,就会无法把持的被自己的根本执著挡着,被旧势力围困,无法挣脱,摔过很多跟头,清醒过来,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万幸,有伟大的师父一路看护,那摔跟头的过程,也变成了成就自己的过程,一点点认识到那些生生世世人的观念,和让生命无法解脱的根本执著。现在回过头来看,发现那些曾经的绝境,那些旧势力的疯狂,其实都是熔炼。旧势力只是修炼路上成就大法弟子的魔,什么也不是。但是过程中,确实时时都有危险。多少次都是在喊着“师父,救命”中走过来的。认识根本执著,去掉根本执著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

我看到甲同修的根本执著,跟她交流的时候,说轻了,她听不進去,说重了,她接受不了。其实,在她要处于危险的时候,师父让我告诉她背法,长时间发正念。结果她被根本执著阻挡,背法也背不下去,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来。脑子不清静,也没法向内找修自己了。在没认清自己根本执著的状态下,浑浑噩噩的出去大量发资料,造成旧势力钻空子迫害。

八、用人的办法解决修炼中的问题

之前跟她交流时,她多次告诉我,如果被警察堵在家里,可以通过床单编根绳子,从窗户翻出去。那意思是让我在紧急关头用这个办法。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只附和了一句:“我知道啊!”当她坠楼的事情发生后,我才惊醒。她这是用人的办法解决旧势力的迫害。而且这个念头说不定就是旧势力打给她的。现在的房子多数都装了防盗网,而邪恶却正好把她堵在没装防盗网的女儿家里,再利用她的这个念头将她迫害致死。她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而我真是后悔,她几次对我提起,可能就是师父让她说出来,让我能够站在法的基点上提醒她、帮她否定这种用人的方法反迫害的做法,可是我也被干扰了,没有及时悟到。

九、总结

在她修炼状态完全不对的时候,她没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并下力去学法,而是抵挡不住随着往下滑了。滑到一定成度,正好出现美国大选,旧势力又用大选一下子把她卷了進去,她法就学的更少了。说话也越来越都是人中的东西,不在法上了。

由于她不能被说的心,同修提醒她不要看这些新闻的时候,她已经听不進去了,还避开同修了。

其实这之前,师父慈悲给她安排了个工作,虽然工资很低,但是中间多数时间是自由支配,让她多学法,在现实生活中魔炼自己那颗心,扎实的修自己,跟周围人讲真相。但是由于她长期不愿意跟人打交道,使她不愿意面对复杂的环境。她那颗心踏实不下来,觉的工作是耽误时间,又辞职了。

辞职后,她没从根本上审视自己,改变自己,没找到根本执著,又想通过拼命的发资料,找回原来的精進状态。

这样在一连串的旧势力安排中,使自己处于极其危险之中,被邪恶钻空子,利用她不在法上的人的念头,用个床单爬出去。结果,被旧势力匆匆拖走。

由于她的事例很典型,很多状态具有普遍性。所以想把她的情况仔细的写出来,希望同修们,包括我自己,能够时时警醒自己,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没有小事,发现哪里不对,马上就要归正。当别人给自己指出问题时,一定要认真听,并不断的找自己,找到问题所在,还要重视发正念,不能看常人新闻,多学法,时时刻刻向内修自己,只有不断的严格要求自己,真正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才能走好以后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的一点认识,由于层次非常有限,只能看到自己目前状态下所看到的。善意的说出来,谨供同修参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