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平台打营救电话中修心

更新: 2021年06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我从大陆来美国两年了。一直在法拉盛景点讲真相。今年四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全球电话组讲真相平台。

向内找 提升自己

刚学着打电话讲真相,接通后,就遇到对方冲我叫:“你们不就是为了完成任务吗?我把电话搁这儿让你讲,我让你完成任务!”我当时听了非常吃惊。我刚入门,对怎样打电话讲真相还没学多少,怎么可能马上形成“任务”观念?当时觉的冤枉。心里想,这人说的不是我吧?因他称呼的是“你们”。当时压根没想到向内找,然后就把这事儿放脑后了。在当天的总结例会中,电话平台总协调人针对我说的情况,引用师父的法:“当出现任何矛盾,出现任何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除了俩个发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为什么叫你看到?更何况我们直接是矛盾者之一,为什么就不修自己呢?”[1]营救平台总协调同修还要求所有在场听到这话的人都要向内找。

总协调同修的话一下使我警醒。接听电话的人说这话是直接对着我的耳朵说的,我就是这个矛盾的一方啊,我不更得向内找吗?于是我就开始向内找。可是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出自己有什么“任务”的观念。但这事我一直在琢磨。又过了两天,我突然发现我的“任务”观念,是一种缺乏对众生的慈悲心。这表现在:因打电话接听率很低,所以我打我的,你爱接不接;讲真相时,我讲我的,你爱听不听。下地狱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反正我是把话撂给你了。我没有用心竭尽全力去做这件事,我只是做到了态度和蔼而已。这不就是一种“任务”观念吗?

表面上看,我态度和蔼,但那颗心没放在所要救度的众生身上。这不就是没用心做事,不就是一种任务观念吗?说实在话,我内心里还有另一种东西——怨气。心想:大法洪传,一亿人来学。别人能得,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得?别人“三退”,你们为什么就不“三退”?你们谁愿下地狱谁下,关我啥事儿!

我意识到我的问题在于没有修出慈悲心来,没有做到师尊要求的无私无我和为他。我讲真相没有用“心”去讲,这种走过场和混事,被接听电话的人一针见血的指出来,说我是为了完成任务,一点也没冤枉我啊。师父也是借这个人的嘴在点化我啊。我明白了修炼只有向内找才能发现问题,才能明确努力的方向。通过这件事使我对向内找有了更深的理解。

二、向内找 放下怕心

一次打电话中,我接到的案子全是网警支队和防恐大队的。当时看到案子迟疑了一下,觉的我这不是自投虎口吗?我要不要换个案子?这时我向内找,看到自己内心反映出的是怕心,而这个怕心是建立在为私为我基础上的。我想起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2]我意识到必须修去这颗自私的心,就不再犹豫的接下了这个案子。

我拨通一个网警支队成员电话时,我没有称呼他的身份。因为是否让对方知道我手中所掌握的材料,事前我都是有考虑的。这个人在听了两分多钟后,突然提出要我把刚才说的话重新讲一遍。我想他是不是要锁定我的位置?就想挂断电话。但转念一想,我不能知难而退,于是就点明他的身份,直呼其名说:“某某某,你是网警,负责监控法轮功,我希望你把手中的权力用来保护法轮功,而不是迫害法轮功。”当他一听到我这样说时,马上就说你打错电话了,接着就挂断了电话。在拨打这个案子中,我觉的我去掉了一层“私”和“我”。

还有某县检察院的一个检察长,电话接通后问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接着说:“你们都是名人啊,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在世界网站上公开挂名呢。当然你的工作性质是这样的,但你是个善良的人,你一定要把手里的权力用来保护好法轮功修炼者。”他听到这连说:“好!好!我马上要开会了。”然后用商量的口气连续问我好几句:“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我默许了。他挂断了电话。事后,我有些后悔,我是不是应该坚持继续讲下去?让他在工作中起正面作用。每次打完电话,常会留下一些遗憾。但我的怕心也在不断的被消磨去。

一次,在和某县派出所副所长四分多钟的交谈中,他用教训的口气要我回头是岸,并威胁说他听出我的声音来了,知道我是谁了,他要来找我。我不接茬,只是拼命抓紧给他讲真相。他见吓不着我,就说:“你知道你们有多么烦人吗?你知道老百姓有多么烦你们吗?”我立即回应说:“那是我们没做好,我们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尽管做的有差距,但我们一直在让自己做的更好。我们打电话是真心为你们好,不然我们赔上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做这事有什么意思?老百姓烦我们,也是因为受了共产党的欺骗……”这时他就挂了。我在交谈中,没有和他发生冲突。我也是为今后再给他讲真相打基础。正是我按师父说的向内找,使自己能够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在发生冲突时,有了缓冲余地,从而不激化矛盾,不把众生推向对立面。

三、向内找抓紧救度快讲

一次接通了某地国保大队洗脑班的头子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她火急火燎的说:“有什么事?快讲!快讲!我有急事!”搞的我一愣。我赶紧说:“我从国外给你打电话,想请您把手中的权力用来善待法轮功。”对方一点没打折扣,连说“好的,好的!”接着又急急的问:“你还有别的事吗?”我又一愣,因为我们打电话根本遇不到催促你讲真相的。我马上说:“您三退了吗?您一定要退出加入过的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这次对方没回我,就挂断了电话。我想她这么忙,我再打过去恐不妥,就没再打。但是她催促我的“快讲!快讲!”却感觉怎么那么熟悉?!我突然想起,师父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3]。师父是借她的嘴点化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啊。第二天我去银行办事,在业务室面对接待我的银行职员,脑中突然冒出“快讲”这两个字。于是我就立刻对这个银行职员讲真相,把他给劝退了。

一次给辽宁的一个法院的法庭人员打电话,对方问我几句话,我响应了,她惊讶的直叫:“哇!你居然是个大活人,我还以为是录音呢!”她说若是录音的话她直接就挂断了。我说:录音有录音的好处啊,录音可以提供更准确、更翔实的资料。我告诉她,你们正在开展的“刀刃向内”的整顿活动,是共产党已感到末日近了,而采取的推卸责任的手段。对方惊讶的说:你们居然对“刀刃向内、剥皮剔骨”这么熟悉啊!说实话,她说到“剥皮剔骨”时,还吓了我一跳。我还真不知道“剥皮剔骨”这个词。在共产邪党文化的熏陶下,人们竟从“刀刃向内”发展到“剥皮剔骨”了。她说:“看来你们像是专对着我们来的。”我说:“是的,因为你们这儿的公检法正在对法轮功進行新一轮的迫害,我们是要制止你们,不要再犯下新的罪行。”

她说习大大很好啊,习抓贪官、整治腐败……我说:你又被骗了。共产邪党就善于欺骗。他们哪个不贪?你以为习近平不贪啊?那些高官把子女和贪污来的钱财都转移到国外去了,给自己留下后路,拿你们这些在一线冲锋的当替罪羊。你知道共产邪党为什么要搞“刀刃向内”?他们是在推卸责任啊!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再上当了。

我告诉她:四人帮倒台后,为了平息被整的老干部的心头之恨,光北京一地就有数十名公安警察和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枪毙,家属得到的只是一张因公殉职的死亡通知书,所以你一定保护好自己。她听了后,说会保护好自己的。她说:“你们应该对着我们的头儿去讲,对着我们这些当小兵的讲没用。”我说:“这个与官大官小无关。只要你参与了,就脱不了关系。但是对当官的我们也在讲,我们是全方位的在救度。”

我告诉她,还有个更重要的事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告诉她“天灭中共的时辰到了,神要出手了,神不能看着共产邪党再祸害下去了。共产邪党是反神的,共产邪党实质就是魔鬼。你们当初发誓把一生献给党,为这个党奋斗一生的时候,就等于把自己交给了魔鬼,神看着着急没用啊,想救你们救不了。因为你发誓给魔鬼了!”

她反驳说:“共产党是无神论,不是反神的。”我说:这正是它们的骗术啊,你又被骗了。中国传统文化就是神传文化,共产邪党若不反神,文革时它把庙都砸了干什么?共产邪党不是把神列为“牛鬼蛇神”吗?!它所说的无神论,是反神的第一步。当人们相信了没有神时,就什么坏事都敢干了。老话说“头上三尺有神灵”,人们一想到有神在头顶上看着,就不敢做坏事。而共产邪党告诉你没有神,唆使人无法无天。这就是导致人的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啊。现在神要出手淘汰坏人了,淘汰的标准就是以真、善、忍划线。站到真、善、忍一边就可得到神佛的保护。

对方说:“我早退团了,我已经超龄了。”我说:“你那个退不算,你得从内心把你当年发的誓解除了才行啊!我帮你退掉你当年参加的共青团和少先队。”她笑了,说“好啊,好啊。听你的。”

她说她非常忙,案子非常多。她要忙她的事了。我问她是法轮功的案子吗?她说不是。我俩就互说再见了。

在电话讲真相这个营救平台,对我促進很大,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对向内修有了更深的体悟,受益匪浅。以前我也想精進,但就是精進不起来。来到这里看到同修集体学法、炼功、打真相电话,救度众生一环扣一环,紧张有序,争分夺秒,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对我触动最大的是,这里同修修炼状态都非常好,处处在法上认识问题。过去我很难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在这里我能看到自己的差距,这也促使我努力精進起来。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