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蒋春娅屡遭骚扰 四次被关洗脑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宁波市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蒋春娅,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被宁波海曙区高桥镇综合执法大队王学勇、顾国君(女)和物业赵姓经理一起到家中骚扰,王学勇还嬉笑着称不怕被曝光。

蒋春娅,二零零七年走入大法修炼。从二零一四年至今的七年,蒋春娅年年被当地警察骚扰、绑架,四次被绑架到雄风山庄洗脑班迫害

一、二零一四年:非法拘留、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蒋春娅一个人在宁波市鄞江区独居。当时,鄞江镇政府副书记王光阳负责张贴污蔑法轮功的非法宣传物。面对不实之词和恶意诬陷,蒋春娅带着勇气清理掉了毒害世人的宣传物。她还在鄞江镇张贴、发放真相资料,传递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午,蒋春娅被鄞江派出所警察叶翔等绑架,这是她第一次被绑架迫害。在鄞江派出所,蒋春娅遭鄞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许东风等公安人员非法审问、拘押近十个小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晚上九点多,蒋春娅被非法关押到鄞州区拘留所。

蒋春娅从拘留所出来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鄞江镇政府“综治办”主任、当地国保、鄞江派出所(其中有一个名字叫陈未的派出所人员)、居委会主任刘赛红等近十人,到蒋春娅家,把蒋春娅绑架到宁海县雄风山庄洗脑班,洗脑迫害近一个月。

宁波市“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骆仁坚、董奕玮、王绍武参与洗脑班迫害。鄞州区政法委委员、防范处理邪教办公室副主任张民、鄞州区国保大队长许东风、鄞江镇政府副书记王光阳到洗脑班找蒋春娅谈话。横街镇政府党群办主任周燕娜,鄞江镇居委会人员方丹霞、戴银凤、李泓被要求轮流和蒋春娅同住一房,监视蒋春娅的行为。

蒋春娅不“转化”,市“六一零”人员最后叫来一个老头,所谓的“转化专家”,此人金华人,姓戚(戚X荣),专门在浙江省内“转化”迫害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他对蒋春娅叫嚣:“你再这样,我就把你带走了……监狱里,关你个一年、二年、三年的,别以为我跟你开玩笑,我说的出,做的到。”

最后,省里的“六一零”人员在本市“六一零”人员陪同下,还到洗脑班调查“转化”情况,并找蒋春娅谈话。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鄞江居委会主任刘赛红、鄞江居委会人员方丹霞及鄞江镇国保把蒋春娅从洗脑班接送回家。到蒋春娅家后,他们几个人一起非法抄家,抄走了蒋春娅的整套大法书籍,拿走师父法像,拿掉镜框里的大法弟子创作的图片,撕掉贴在牆上的图片。他们的行为犹如“文革”再现。

二、二零一五年:非法抄家,拘留未遂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蒋春娅通过邮局向北京最高检寄出“诉江”控告书,六月十八日,她的手机收到妥投短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左右,鄞江镇居委会主任刘赛红,陪同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来蒋春娅家骚扰,蒋春娅请他们进家里坐。警察带了红印油,询问“诉江”之事。蒋春娅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要蒋春娅签字。控告本是公民正当权益,蒋春娅不配合他们签字,把询问纸轻轻撕成两半。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半左右,居委会主任刘赛红,陪同鄞江派出所警察叶翔和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女警,一起到蒋春娅家非法抄家(有抄家视频为证)。

蒋春娅要叶翔出示搜查证,他拿出一张纸在蒋春娅眼前晃了晃,强行抄走整套大法书,几个光碟,带走电脑主机和一个手提电脑,并把蒋春娅也带去派出所。

鄞州公安分局以蒋春娅“诉江”为由要再次非法拘留蒋春娅十五天。蒋春娅的血压高达二百,拘留所拒收。当晚八点,叶翔和另外两个警察开警车送蒋春娅回家。蒋春娅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早上,叶翔送还电脑。

三、二零一六年:非法关押、二遭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蒋春娅去法轮功学员应国芳家,公安人员对蒋春娅实施定位跟踪,并且知道蒋春娅会从哪个楼道上去,便衣公安人员在楼下的私家车里等候蒋春娅出现。

当蒋春娅上楼时,马上有一小伙子跟上来,走到一个公寓房间里,等候在房间里的便衣警察马上夺门而出,门发出很大的撞击声,再次把蒋春娅绑架到宁海县雄风山庄洗脑班。蒋春娅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十三天。

当时,所谓的理由是:杭州G20峰会即将到来,而蒋春娅正好在七月份卖掉了自己的房子,这竟然让中共的警察深感不安,鄞州区公安人员如此说:你房子卖的不是时候,你把房子卖了,我们领导整夜都睡不着觉。

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市“六一零”人员王绍武。

四、二零一七年:非法限止出境、敲门骚扰、三度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七年四月,蒋春娅去海曙分局申请出入境,才知道自己已被鄞州区国保非法限止出境。

为营救法轮功学员卢金花,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上午十点,蒋春娅陪家属到鄞州区公安分局找国保大队长许东风。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鄞江派出所警察叶翔来到蒋春娅位于海曙区高桥镇的新家敲门骚扰。蒋春娅未开门,他很快走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邪党“十九大”即将召开。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早上,海曙区高桥派出所警察拉掉蒋春娅家里的水电。在蒋春娅出门查看时,躲在门外的高桥派出所的两个便衣警察一左一右抓住蒋春娅的手臂,和其他两个便衣一起,把蒋春娅抓到楼下的警车里,送雄风山庄洗脑班。

这是蒋春娅第三次被绑架到宁海县雄风山庄洗脑班,蒋春娅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回家。

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市“六一零”人员王绍武。参与迫害者还有高桥镇综治办主任王学勇(男)、顾国君(女)。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星期二)下午五点,海曙区高桥派出所一个男警察(姓陈,一九七六年出生,穿警服,警号121168)来蒋春娅家敲门骚扰。警察左肩上有摄像仪,偷偷摸摸在摄像。蒋春娅指出他,他有点不好意思,蒋春娅给他讲真相,他听完回去了。

五、二零一八年:再遭骚扰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六七点钟,有三个穿警服的男警察在门外敲了几下门后,就走了。

第二天晚上六七点钟,又有一个男协警来敲门骚扰,此人态度和气地说,要到家里看一下,蒋春娅就让他进来,站在客厅,给他讲一些真相,他听完回去了。

六、二零一九年:绑架、拘留、四度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蒋春娅和法轮功学员鲍素英走了两家律师事务所,给律师讲真相。后来,在樱花公园,给一个不明真相的小伙子讲真相,遭恶意举报。在路上,蒋春娅和鲍素英被警察绑架到鄞州区百丈派出所。

蒋春娅和鲍素英不配合他们的迫害。鄞州区国保大队长许东风到百丈派出所,来见蒋春娅。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个小时后,蒋春娅和鲍素英堂堂正正地回家。

二零一九年,宁波地区公安在“四·二五”到来之前的四月十八日当天,集体出警,对宁波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关押,二十多位宁波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形式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下午,蒋春娅到家后不久,有人敲门,谎称物业,然后暴力敲门,并扬言要破门而入。海曙区公安分局国保朱苑村和高桥派出所警察彭伟平,在未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进家非法搜查,抄走一个镜框、一张真相图片、一个记忆体卡、一沓资料,把蒋春娅绑架到高桥派出所审问。

在派出所二十四小时里,国保朱苑村忙着寻找罪证,把前一年曾给别人讲真相被举报为罪证,最后非法拘留蒋春娅十天。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一大早,有人敲蒋春娅家门,说是楼下漏水,门外一个女警走到厨房,查看水管,蒋春娅告诉她,这事找物业解决。

这时,门外又站了三个男警察,带头的是警察彭伟平,这次他表示这是上面的命令,他也不想这么做,没办法。

蒋春娅第四次被绑架到宁海县雄风山庄洗脑班,直到邪党“十月一日阅兵”结束,于十月三日傍晚六点多,蒋春娅回到家。在洗脑班,蒋春娅受精神折磨十八天。

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宁波市“六一零”主任童伟昌。鄞江镇政府综治办主任邬洁琼一起参与了迫害。(详见《曝光浙江宁海县雄风山庄洗脑班》

七、二零二零年:骚扰、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法轮功学员应国芳被非法开庭。下午两点左右,高桥综治办主任王学勇、顾国君、毕某和社区物业赵经理,一起来蒋春娅家,上门骚扰,说是来看看蒋春娅,让她不要去发资料,说他们也不想蒋春娅被抓,不想看蒋春娅受欺负(被共产党欺负);说他们也因为蒋春娅搞得很烦。

蒋春娅告诉他们:是共产党在“烦”你们,然后你们又来烦我。你们每参与一次迫害,都是在减损你们的福禄寿,共产党只能给你们钱,共产党给不了你们福禄寿,那是天定的。

蒋春娅告诉他们,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这么多年的迫害,心里没有怨恨过一个人。二十年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一起报复事件。我一个人独居十年,洁身自好,那是因为自己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难道你们不希望我们的社会这样的人多一点吗?难道你们不希望我们的社会说真话的人多一点,反而喜欢骗子多一点吗?聊了半个小时,他们回去了。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蒋春娅发现家里被停水、停电、断网。下午两点左右,海曙国保让开锁匠直接开门。闯入蒋春娅家,门里门外乌压压一群人。带头的海曙区公安分局国保朱苑村、高桥派出所警察彭伟平,拿出没有盖章的抄家证和传唤证,就开始非法抄家。他们指控蒋春娅去邮局给政府人员寄真相信,以监控视频照片和真相信为证据,绑架审问蒋春娅,并问蒋春娅是否有跟海外联系。

蒋春娅彻底否定非法证据,善意地给他们讲真相。蒋春娅被扣押在派出所一夜。第二天早上,以证据不足,蒋春娅平安回家。

蒋春娅的老年手机、电脑主机、无线数据终端器、大量信封、公交卡等,被他们抄走,拿到海曙公安分局非法检查去了。

后来,蒋春娅打电话给派出所警察彭伟平,要求拿回自己的东西,又打电话给海曙区国保朱苑村,要求拿回自己的东西。两天后,派出所给蒋春娅打电话,让蒋春娅去派出所拿东西。蒋春娅拿回了老年手机、电脑主机和无线数据终端器,但东西不全。

蒋春娅又去海曙区公安分局,请门卫打电话给海曙区国保副大队长尹海生。在电话中,蒋春娅要求他归还信封、U盘、记忆体卡、公交卡、一本小本《转法轮》,并提醒他参与迫害的事实不会被抹去,希望他能平安。

第二天,派出所让蒋春娅去拿东西,但他们没有还给蒋春娅小本《转法轮》。

八、二零二一年:再屡遭骚扰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宁波海曙区高桥镇综合执法大队王学勇、顾国君(女)和物业赵姓经理一起到蒋春娅家中骚扰,把门敲的砰砰响,肆无忌惮。虽然他们嘴上也都说蒋春娅人好,但他们害怕共产党,还是要表现给共产党看。三人以前就多次到蒋春娅家中骚扰,说是上面要求他们每月都要过来看一下。

这些人只想达到上面要求达到的目的,根本不理会会对别人的生活带来干扰与伤害。这次蒋春娅没让他们进来,站在门外聊了聊。

第二天,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三人又和派出所警察章海浩及一名辅警来到蒋春娅家中,章姓警察还要求到楼上的房间看了看。不知他们在怕什么,要如此担心,随意骚扰公民的住宅及人权。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宁波海曙区高桥镇综合执法大队王学勇、顾国君(女)又叫上物业赵姓经理一起,到蒋春娅家中骚扰。蒋春娅把准备送执法大队的真相信让他们转交给派他们来的领导。王学勇和顾国君两人被中共毒害颇深,讲出的话都是重复中共灌输的歪理邪说。

参与迫害相关人员如下

宁波市防范处理邪教办公室 位址:宁波市宁穿路2001号(市政府) 邮递区号:315066
“610”前主任:毛亚伦13805889373
“610”现主任:童伟昌15706875339
“610”副主任:骆仁坚13805873456
“610”原综合协调处处长:董奕玮13967836095(现为宁波市民宗局副局长)
“610”宣传教育处处长:王绍武13957878160
鄞州区政法委委员、防范处理邪教办公室副主任:张民057489188749 、13805849869
原鄞州区鄞江镇政府副书记:王光阳 13705742459
海曙区鄞江镇派出所户籍办理人员:陈未 15990523021
(注:2016年9月开始鄞江镇、高桥镇、横街镇等不再归鄞州区管辖,改为海曙区管辖)
海曙区横街镇政府党群办主任:周燕娜13003719933
海曙区鄞江镇居委会主任:刘赛红13056934921
居委会人员:戴银凤13738826856
方丹霞13757418636
李 泓 15824296308
海曙区公安分局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尚书街84号 邮编:315099
海曙区国保副大队长:尹海生 单位电话:057481987162
海曙区国保人员:朱苑村 13429389029
海曙区高桥派出所 地址:宁波市海曙区高桥镇杨家漕路178号 邮编:315174
电话:0574-88154000 057488015110
高桥派出所所长:胡意伟 (原鄞江派出所所长)
高桥派出所副所长:纪晓华 18069059919
高桥派出所警察彭伟平18352990214
章海浩13884443000
贺宝军 13355975315
宁波海曙区高桥镇综合执法大队王学勇,其父亲王文定原是海曙区高桥镇岐山村村委秘书,他母亲陈芝囡是教师。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