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同修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6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们是河北大法弟子,生活在河北省的一个县城,我们的学法小组年龄最大的七十三岁,最小的也四十八岁了,来自各行各业,大家有缘聚在一起。现把小组同修(文中均用化名)一年多来信师信法、救度世人、突破心性关等方面的修炼心得,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和各位同修交流。

一、同修明的修炼经历

明是邻近县城一个村庄的农民,家住临街, 开了一个小卖部。她没怎么上过学,幸得大法后能熟读《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及经文。有好多字不会写,每当看到她写的密密麻麻的退党名单时,就令人感动,她是用让自己知道的特殊的符号记下的三退人员的名字,然后再一个一个的告诉同修。

下面是同修明抓紧救人的几件事:

1、有缘相逢笑脸迎,助师正法日常中。

明的家人做其它生意,小卖部都是同修打点,同修把讲真相救人溶入了日常的生活。如每天進货、卖货都是用真相币;在提货的路上,或到了菜市场,看到能贴真相粘帖的地方就贴,遇到生人就主动笑着上前跟人打招呼,说几句眼前的话就直奔主题讲真相、劝三退。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些年我也不知道花出去多少真相币,整个菜市场做买卖的和经常到菜市场买菜的人几乎都讲了一遍了。

小卖部不像大超市顾客络绎不绝,小卖部平时没人的时候,同修不是守着柜台,而是走出柜台,站到门外,观察来来往往的行人,她住的村子很大又邻近县城,经常有外来打工的或来村里办事的在门前经过。只要她发现来人是不认识的或还没有“三退”的,无论那人是走着、还是骑着车子,她总是笑着迎上前热情的打招呼,对骑车子的人有意挡一下,这样来人大都停下来或下车回应,接着同修依然笑着热情的引导话题到大法真相和“三退”上。面对不听或犹豫的,她就微笑着背诵师父的歌词:“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 静下心来听真相 你为此言等千年 救难大法已在传 句句天机是真言”[1]。师父法的威力和同修的慈悲,来人大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同修在法中认识到:凡是让自己遇到的人,都是自己要救的众生,绝不能错过!

2、慈悲善念做铺垫,半夜敲门退党人。

一天晚上将近十一点了,明和家人已经休息了,突然传来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几天前来村干天然气工程的两个外地人。来人说:“我们今晚就开车走了,大姐你心好,免费给我们提供热水,得知我们睡凉水泥地给我们提供铺地的东西,这个梯子我们的车带不走,特意来送给你。”

明一听想给他们钱,他们说啥也不收。同修此时想到:这是有缘人在等待着自己救度呀,于是开门见山的跟来人讲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一问这两人都是中共党员,还没退,于是重点讲了为什么“三退”保平安,后来二人欣然声明三退。临走同修又送他们真相资料、《九评》、还有真相护身符,并再三叮嘱,回去一定要看呀,嘱托他们把法轮功真相告诉自己的亲人和工友,让他们也得平安。并告知他们这样做,就是在给自己积福德。这二人连连称谢并答应照办。

3、村里逢有红白事,张贴真相标语救众生。

村里有一千多口人,红白事一年中接连不断。每逢红白事,明就和同村的另一名同修配合,在村的各个路口、办事主家附近的电线杆、墙壁、胡同口等必经且显眼的地方,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三退保平安”、“全球公审江泽民”等标语,让来自四面八方的有缘人都能看到,起到很好的震慑邪恶、救度世人的效果。

4、疫情使得村封锁,一心救人步未停。

疫情严重泛滥时期,村被封锁,路口、村口都有专人把守,无特殊情况严禁進出,但超市、小卖铺除外。明在心中感谢师父给弟子救度众生开的方便之门,于是每天都去“進货”,随身带着“九字真言”是避除瘟疫的千金良方等真相,出了村一路就在显眼的地方、菜市场里必经且显眼的地方大量张贴。张贴时加了一念:一定要让经过的有缘人看到,一定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装進路过人的脑海。

二、同修雅的体会

同修雅退休后被单位返聘继续在门诊工作,近两年她先后自愿拿出三万元钱,送到资料点做资料。去年中共病毒疫情过后,她辞掉医院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人的三件事中。下面是同修雅讲述一年多来的修炼点滴及修炼心得。

我从参加了小组学法后,在整体带动下,从很少做真相资料到大面积居民楼发送资料。每次到居民楼传真相,如果是多层楼,基本带五十多份,保证做四、五个单元,如果是高层楼房区,就带一百多份,保证做两个单元。做之前,先发正念,到了单元门口发一念“请师父加持,不要楼里的人频繁出進,影响弟子发真相资料”,然后一层一层的把真相资料放到每户的门把手上。就这样从去年的九月份到现在,我和一名同修配合在十多个小区挨家挨户(楼宇门经常关着的除外)铺了两遍。

在大面积铺楼发送真相资料的时候,发生两次险情。一次是我利用晚上在一高层发真相资料,当做到十层,刚要把资料放到一住户门把手时,门突然开了,一个男子送两位女士出门,那男子见了我客气的问了一句:“你是干什么的呀?”,当时我没有怕,心里很坦然,我平静的跟他说:“我给你送来一本书,请你看一看”,那男子一听看了一眼资料怒声说道:“你是法轮功,物业上最烦你们发这个了!”我连忙平和的跟他说:“你先不要着急,我们这么做是为大家好。”这时,那被送的两个女士纷纷劝那男的“算了,算了”,我说了声“打扰了”,记下他的门牌号离开了。过后一想,那人可能是小区物业的,他因不了解真相才如此对我,那栋楼不能落下他一户呀,他和他的家人更需要了解真相。于是过了几天,我又特意爬到十楼给这户送去真相资料。

还有一次,也是做这个小区,我和一同修早晨五点三十分到了小区,看见有保洁人员打扫卫生,也没在意,我们分头進入单元门从二楼开始做起,做完六层下来的时候发现二楼、三楼的资料不见了,做完一楼出单元门,那位保洁人员手里拿着他收的真相资料,大声问我:“是你发的不?”我平和的对他说:“我们这么做是为大家伙好,是来给居民们送平安来了。”那保洁不容分说:“你嘛也别说了,走!跟我上物业!”我依然平和的对他说:“大爷,你别着急。看来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那人一愣,不再那么凶巴巴的了。我接着平和的跟他讲:“我知道你住哪,回头我去拜访你”。说完我就上了电动车,离开了小区。回来后小组集体学法切磋时,知道有个同修,当包里的资料被物业人员抢走时,她真诚的对那人说: “你不能拿我资料,这样对你不好,法轮功是佛法,你不能对佛法犯罪。拿了我的资料真的对你不好!”抢走资料的人听到同修善意的忠告后若有所思,同修顺手把资料从那人手里拿了回来放入挎包。是啊,同样遇到险情,我发现了自己的差距。

通过学法,越认识到救度世人的紧迫与责任的重大。自去年我就向单位提出辞掉返聘工作,由于冬天病号多,单位跟我商量过了年再说,过年期间赶上疫情,又投入繁重的抗疫工作。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全国防疫工作趋于缓和,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我终于辞掉返聘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中。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我久病多年的老父亲安详的走了。悲痛之余,我的心里一直在想一个关,我该如何过?按照当地的习俗,出殡那天我们这些子女,当着所有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的面,在父亲灵前行磕头礼。以前有亲友去世行礼,我虽然不磕头,但都是躲躲闪闪的,有时还把自己搞的很被动和难堪。这次是自己的父亲,灵前行礼是躲不过的。一边是师父的法中讲到大法弟子磕头对死者不好,一边是知识分子那种好面子心引起的顾虑,怕在众目睽睽下被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但一想到师父的讲法,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于是事先堂堂正正跟兄弟姊妹讲,我是修炼人,磕头对父亲不好,到时行礼就不磕头了,他们都表示理解。父亲出殡那天,当司仪叫到我的名字行礼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堂堂正正、庄重、恭敬的来到父亲灵前,深鞠躬然后双手和十。礼毕,其他人接着行礼,一切就这么平静自然的过去了。我在信师信法和加强正念下,在父亲的灵前我终于过了这一关。

三、同修净的修炼体会

同修净家里开了一个私营企业,常人都习惯叫她老板娘。人们常看到她的车出出進進,都知道她很忙。但不知,她每次借出去办事的机会,都会跟有缘人讲真相。

下面是同修净抓紧救度有缘人的修炼心得:

我家开了个卖钢材的厂子,我在厂子里可谓身兼数职,提货、卖货、结账、跑银行等差事我都干,天天在厂子里也抽不出空闲时间去配合同修入户或赶集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于是我就求师父,让有缘人来到我身边。所以只要是来我厂子办事的人,等他们办完事后,如屋里没外人,我就真诚的对来人说:“哥(姐),我耽误你一分钟,跟你说个事”,然后笑着问:“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或“你知道法轮功吗?”或“你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吗?”然后听对方的回应,根据回应再進一步讲相关真相内容。

在我诚恳的讲述或劝说下,对方大都知道了大法好,并做三退。然后我就告诉他回家一定要告诉家人,让全家老小都保平安,他们连连称谢时,我告诉他不要谢我,要谢你就谢我师父吧。最后叮嘱:脑里认为大法不好的,将来是被淘汰的,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他如果有缘人再给你讲“三退”你就告诉他你已经退过了。对方大都答应。最后送他真相资料。

如果屋里有其他人,等有缘人走出屋门后,我拿上在一边放着的真相资料,急忙追出来,喊一声:“哥(姐),请等一下,我耽误你一分钟,跟你说个事”。接着讲上述内容。如果我出去办事也是如此,不错过自己的有缘人。

疫情严重时期,我们的村都封了,不让随便進出。我长时间的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几天后,全封的村口开了一个口,除车辆外,本村里人可進出了,我就每天骑上自行车到村口执勤点,给执勤的送真相资料,劝三退,然后再骑车出村,在道上转,遇到有缘人好讲真相,再有就是在显眼的地方贴真相。

疫情解封后,我也参与了给楼房住户送真相资料,每当把真相资料字朝上很工整的放到住户门把手上的时候,我就加一念:世人啊,你们可别错过呀,大法师父安排我来救你,你快拿屋里看看呀。

四、同修缘:修心是关键

同修缘作为协调人,在本小组大法弟子整体修炼、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方面起到很好的带动作用。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她出去给世人讲真相,被绑架六次,被非法关押十八天。尽管如此,同修没有怕,也没有恨,在她的眼里,这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是最需要了解真相的人,是这次迫害真正的受害者。于是每年新年之前,她协调并参与给国保大队、各个派出所送真相“大礼包”。如果有同修被骚扰或绑架,她带头和其他同修去要人、讲真相,她和一同修配合多次主动找县国保大队长讲真相,并给当时的国保大队长退了党。二零一九年她外出讲真相被二次绑架,她把真相讲到派出所,并给绑架她的派出所所长都退了党。

同修缘做好三件事,在救人方面,无论下乡入户传真相,还是在县城集中铺楼房,她都是一路走在前面,本学法小组二位一直不能出来做真相的同修,在她的带动下,都突破怕心加入到做真相的行列并成为小组的骨干力量。

下面是同修缘近一年多来的修炼体会。

1、修心是关键

一次与同修配合到家属楼发真相册子,对同修的某个做法看不惯,并指出她的不足,没想到同修不接受,扬长而去,还找别的同修诉说对我的不满。我想起师父讲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存在着爱说人的心、证实自我的心、妒嫉心,还有同修情。找到这些人心后,下定决心去掉它们,第二天打坐时,闭着眼睛,无名的泪珠从眼里扑簌流下。我悟到,师父看到我想要提高的心,把我这不好的人心物质拿掉了。

我今年六十九岁,一直把自己当作年轻人,从没认为自己是老人,无论去几十里外的农村讲真相救人,还是在城里爬二十几层的楼房(挨户送真相),我从没考虑过我能行吗?我每天信心十足,我有师父,大法师父无所不能!举例说,一天晚上与五名女同修,去十几里外的家属楼送真相,共七栋楼房,基本做到了普发一遍。

2、派出所里忙救人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上午,我与同修一行五人去农村入户讲真相,我与同修大姐一直做的很顺利,在接近十点时,觉的有点累,但还有两条胡同没做,我俩又从新振作,一直把这个村全部讲完,正准备出村往回走,迎面来了警车,想躲也来不及了,三个警察强行把同修拖入警车,把我也推搡到警车里,拉到派出所,把我俩分开,一人一间屋,同修坚决不配合,席地而坐,在大院里讲起真相。我在屋里发完正念,并大声的告诉监视我的两个警察说,我们师父说了:“善恶有报天理明 满天神佛观人行 迫害法徒罪滔天 现世就报灵不灵”[3]。“身在红尘中 良知不可松 善恶定未来 别把邪党烘”[4]。

约十一点多钟,所长开会回来了,见面所长管我叫大姨,我一眼认出他是二十多年前老邻居家的儿子,很久没有见面了(过后才知道,所长刚调过来任职十七天)。监视我的警察见我与所长认识,都笑着离开了,房间里只剩我们两个人了,我抓住机遇,叫着他的乳名给他讲起了真相,见他听明白了真相,紧跟着帮他做了三退,他诚恳的对我说,因为他刚调过来,还没遇到过这种事,他咨询一下,马上给我办出去的手续。

这时有人送饭来了,我也顾不上吃,见户籍大厅有很多人来办事,还有几个小警察在看手机,我想救人的机会不能错过,我告诉他们派出所做了一件知法犯法的事情,我们信仰真、善、忍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讲真相无罪,信仰合法,法轮功是佛法。到什么时候都是邪不压正,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就没有成功过。我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受益良多。这时管户籍的女副所长开口说,法轮功可能真不错,据我观察大姨的相貌与七八年前没什么变化,不见老相。实际其他人也都听明白了,但不敢说实话。屋里只有副所长是女的,我说要去厕所,就派她跟我去了,借机也帮她退出了党、团、队组织,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下午安全回家。改日又去拜访了所长母亲,巧遇所长上高中的儿子也在,听完真相并一同退出了团、队组织。坏事变好事,通过这种形式救了所长一家子。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我与同修串村讲真相,来到第二个村时,看见有一片小树林,大约有二十来人在那乘凉,我在西边发了四、五份的时候,听到东边同修那边大声嚷嚷,这时我看见同修的挎包被一个人从身上掠去,遮阳帽被掀翻在地,我马上把资料放好,边跑发了一念绝不能让同修受到伤害,那人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手机拨打110报警,我俩与他抢包的同时,给他讲真相,他完全失去理智根本就不听,他报警时手机没信号,我先后两次把他的手机打掉到地。但另外一个瘦高个已经报了警,期间我把同修的挎包打落在地,同修背好捡起的挎包,碰我一下,小声说我们走。以当时的气氛,我觉的若我也走,怕两人都走不了。看见同修走了,我放心了,我再找机会走。警车很快来了,把我推上车带到派出所,我心里坦然,边发正念边讲真相,一切都不配合。下午三点左右把我拉到公安局,采集信息,我坚决不配合,又把我拉到医院做体检,血压高到191,警察不死心,又把我送入看守所,再次量血压是189,这时他们无计可施了,所有跟去的人就象泄气的皮球,没话了,没精神了。儿子把我接回了家。

过了几天我约了一位同修又去了派出所,以答谢为名,给正所长讲了真相,讲到本县恶报实例时,见到他的眼神一闪。我讲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一言没发,最后他同意三退,他还告诉我他妻子不是党员,只入过团员和队员,因为没见到他妻子本人,暂时没给她办理三退。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我被绑架六次,在迫害面前我没有怕,也没有恨,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回想自己的修炼历程很是惭愧,由于修炼不得要领,错过了大量师父给安排修心、断欲、提高心性的机会,至今有许多人心还在牵绊着我,利益心、维护自我的心、争斗心、贪图安逸心、享受的心、各种情等等,还有急待突破的困魔等,在这助师正法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奋起直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整个小组几位同修的修炼点滴及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话有缘〉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灵不灵〉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锁紧良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