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也在等待被救度

更新: 2021年07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这些年来,我在讲真相救人时曾多次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绑架。我随时都能想到了师父的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1]“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2]。不管在任何场合,遇到任何情况,我都把救度世人放在首位。念正的缘故吧,绑架我的那些警察,不仅没有迫害我,相反,每次的结果都是令我自己意想不到的。

我讲几个给警察讲真相的故事,与同修交流。

警察说:“是师父在保护着你的新车呢!”

二零一二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发完正念后,就骑自行车到医院附近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不到两个小时,我成功劝退了二十多人。

接近十点时,突然从我身后驶来一辆警车,不由分说,几个警察下车就把我绑架到他们的车上,说要给我照像、作笔录。我对几个警察说:“到这时候了,你们怎么还在干这种事啊?”其中一个警察说:“你不要给我们洗脑!”

随后,他们把我拉到了派出所。他们夺走了我的包,把包里的钥匙、真相资料、真相光盘等倒在了桌子上,说要拍照存证。不一会儿,分别从国保、区公安局又各来二个警察,叫我跟他们去我家,就是要抄家了。我拒绝,说:“你们这是违法犯罪!我不去。”其中两个警察就拿了桌上的钥匙,开车走了。

那两个警察刚走,一国保警察便对我说:“你天天出去讲真相,你想没想过,你儿子还要入党呢。”我说:“现在大家都在退党,还入什么党?我早已告诉我儿子不要入党,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凭自己的本事吃饭。”

那个警察不作声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我:“你们师父说,正法十年,法正人间十年,到最后还要大审判?”我说:“是的。好的留下,不好的淘汰。”我说完这个警察无语。

有一个警察过来示意要单独给我录口供。我就趁那个国保警察离开时,给来的警察讲了大法真相。他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不一会儿,国保警察又進来了,问:“她讲了什么?”已“三退”的警察说:“她还不是老一套。”意思是指讲真相。

大概一个小时后,那两个去我家的警察回来了,却两手空空,并把钥匙放在桌子上,一句话没说,就和那个国保警察离开了。

晚上,国保警察给我戴上手铐,说是要送我到医院去做体检。

夏天,就医的人很多,我就把戴着手铐的两手举过头顶,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听到我的喊声,周围的人都用惊叹的目光注视着我。量血压时,我继续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我的血压高至200多毫米水银柱,换了一个血压器从新量,依然那么高。

我被送到看守所,被拒收,国保警察只好放我回家。已是夜里十二点了。警察开车把我送到上午讲真相的那个地方去取我的自行车。这时发现人行道一侧原先密密麻麻停放的车辆都已不见了踪影,唯有我的那辆崭新的“奇安特”在夜阑的灯火通明中耀眼的闪着光。这辆自行车刚买来,还未来得及办车执照呢!一个警察对我说:“是师父在保护着你的新车呢!”

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進门一看,家里的所有东西都纹丝未动,连有人進过门的痕迹都没有。到底发生过什么,我无从得知。

此刻我想起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只要我们时刻保持正念,师父就会保护弟子不受迫害。

“你听明白了,已经从中受益了”

我了解到每逢周末会有很多学生到新华书店买书,我就经常到那里去讲真相。有一次,我正在讲真相,被一个学生举报到派出所。

来了两个警察把我拉到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关照看守我的辅警:不要把我关進铁笼子里,而让我坐在一个宽大的椅子上,还吩咐那人拿个毯子给我,让我盖身上,说过几个小时再提审我。

过了约两个多小时,派出所的教导员和两个绑架我的警察叫我進了他们的提审室,还给我倒了一杯茶。我镇定自若。教导员开始向我问话:“你包里的资料是哪来的?”我避而不答,说:“大法师父叫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就是讲慈悲,处处为别人着想,善待他人;忍就是要有大忍之心,有大海一样的胸怀。”我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胸坦然的做了回答。警察们哈哈大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变的活跃了。

还没等他们开口,我就问:“你们看过《2012》那部电影没有?”他们齐声回答:“看过!”我说:“灾难来时,要想活命,就要上指定的三艘方舟。但方舟的船票要一亿美元一张。”国保警察插话说:“是两亿美元。”我说:“这么贵,有几人能买得起呢?那个拳王很有钱,买了四张票,带着两个儿子和情妇逃命。可他的情妇在攀爬开往方舟的远洋渡船时,费尽力气也没攀爬上去,而掉進了海里。这说明光有钱还不行,想得救,还必须要做个心灵纯洁的人。”

一个国保警察问我:“你们师父带着你们修炼,是要修掉这个‘私’字吧?”我高兴的回答:“你听明白了,已经从中受益了!”

此次的所谓“提审”就这样结束了。

“这石头上的字什么时候兑现啊?”

二零一八年初冬的一天,我正在家做饭。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我开了门,随即冲進来二男一女三个警察。我问:“你们是哪的?”他们说:“是某某派出所的。”我说:“你们又不是我们地段的,我不认识你们。发生什么事了?”一个高个子警察回答说:“是法轮功的事,谁都可以管。”同时拿出一张纸,在我面前晃了晃。接着三个人就把我家的橱柜乱翻了一通,找到了几本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拍了照。

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進铁笼子里。我定下心后,开始炼功。辅警马上给他的领导打电话说:“炼上了。”一个所领导过来看看我,没说话,走了。炼了一会儿功, 我叫看守我的警察到饭店给我买一份菜粥。那小警察对我说:“到这里还要求这么高,我们这里有面包、饼干。”我说:“我不吃你们的东西,又不是我要来这里的,我没有犯什么法。”

后来一个看守我的警察吃饭去了。我就借机给留下看我的那个警察讲了真相,他听明白了,并同意“三退”,我就给他起了一个化名,让他记住。

他们吃完饭后,来了三个警察,其中有一个警长,三人一字排开,对我進行非法审问。其中一个问我:“你们师父教你们什么了?”我说:“师父教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如果大家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道德高尚的人,杜绝黄、赌、毒、贪,你们警察也不会那么辛苦了。”警长说:“那倒也是,那叫自律是吧?”

一个警察问;“还给你们讲什么了?”我说:“还给我们讲了宇宙的结构。任何物体都是由分子、原子、质子构成的。”警长说:“我外婆也学过法轮功。”我感到现场气氛缓和了,就又问他们:“你们都带手机了没有?”警察们齐声回答:“带了!”我说:“你们现在都上百度上搜索一个关键词,叫‘藏字石’。”他们马上都行动起来。

不一会儿,个个都露出了惊奇的神色,警长不由自主的读到:“中国共产党亡”。我说:“这是上天在警示人!历史上没有哪个朝代可以延续执政千年、万年。现在是你们选择自己未来的时候了。共产党执政以来,干的坏事太多了,你们不能再跟着它了,否则到它亡时,只能为它作陪葬。所以我们大法弟子要给大家讲真相,劝大家‘三退’保平安。”警长问:“怎么退?”我说:“在心里退。”

这时,那个做笔录的警察也不做什么笔录了。一个小警察就从电脑里调了一个什么人的笔录,换上了我的名字,叫我签名。我说:“这与我毫无关系,我不签!”警察们也只好作罢。警长对我说:“你可以回家了。”

我刚出门,一个警察问我:“阿姨!这石头上的字什么时候兑现啊?”我说:“快了,反正你已经‘三退’了,跟你没关系了。”

我从容的出了门,平平安安回到家。

师父说:“众生都是被救度的对像”[4]。是,警察也在等待大法弟子去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