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在那里“工作”

——一个青年弟子回忆的迫害经历

更新: 2021年07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二日】(明慧记者章韵报道)意大利经典电影《美丽人生》,描述了男主人公圭多和妻子、儿子乔舒亚二战时期被关進纳粹集中营,为了不让幼小儿子的心灵蒙上阴影,圭多想方设法地骗儿子这只是一场游戏,圭多以伟大的父爱让儿子虽身在集中营,内心却一直是快乐的,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直到这位父亲被枪毙前的最后一刻,他还机智地把儿子藏在一个大木箱中,善意的谎言让儿子最终活了下来。这部让人笑中带泪的电影获得过70项大奖。

谁又能想到的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当时年仅四岁的高雨佳也曾经历过象乔舒亚那样的遭遇。

图1:《美丽人生》剧照
图1:《美丽人生》剧照

今年21岁在多伦多读大学的高雨佳回想起四岁在中国时,她的遭遇就象乔舒亚:姥姥说带她去妈妈工作的地方探望妈妈,她发现大门是嵌在靠近马路牙子边的一堵高墙之中,進去之后和妈妈的谈话都是通过一面玻璃,她就问姥姥:“妈妈工作的地方怎么象在电视剧里的监狱?”出于对外孙女的爱护,姥姥说:“你妈妈在那里工作。”

原来小雨佳的妈妈崔玲因做法轮功真相资料,于二零零四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长达22年之际,雨佳回顾了当年的痛苦经历。

“你妈妈在那里‘工作’”

小雨佳的遭遇跟当年乔舒亚的经历相似,姥姥为了她免受心灵创伤,能充满希望的生活,就告诉她妈妈是在“工作”。

雨佳回忆说:“我当时只有四岁,不知道妈妈被迫害,爸爸在外地工作,我和姥姥相依为命。姥姥说妈妈在外地工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带我去看妈妈。我还记得我们每次都很早就起床,然后要坐很长时间的长途汽车。”

“妈妈‘工作’地方的大门是嵌在靠近马路牙子边的一堵高墙之中,進去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和妈妈的谈话都是隔着一面玻璃,用电话沟通。有一次印象很深的是我看到妈妈的嘴角泛着白沫,我疑惑为什么会有白沫呢,但当时还小,不知道原因。”

之后雨佳问姥姥:“姥姥,这个地方怎么有点象电视剧里的监狱哩?”姥姥说:“不是,妈妈是在那里工作。”雨佳相信的点点头:“哦哦。”

雨佳说:“后来才知道当时妈妈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身体状况非常糟糕,生死仿佛就在一线之间。原来我眼前平静和谐的社会背后竟然藏着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中共竟然如此邪恶,令人愤慨。”

妈妈的坚强让我敬佩

二零零四年秋天,崔玲因做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青岛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青岛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监狱。

雨佳八岁时妈妈出狱了,她慢慢知道了妈妈的被迫害经历。她说:“妈妈的坚强让我敬佩,她敢面对比纳粹还邪恶的中共。”

那么,雨佳的妈妈到底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呢?

图2:中共酷刑模拟演示:野蛮灌食
图2:中共酷刑模拟演示:野蛮灌食

明慧网报道的《山东女子监狱的罪恶》中写到崔玲被迫害的情景:青岛法轮功学员崔玲,四年来一直没向邪恶妥协,还有一个月就要出魔窟了,恶警不放过她,企图在最后转化她,她一天挨了三次殴打。为了抵制邪恶对她的迫害,崔玲绝食。薛言勤恶毒到了极点,逼着转化了的人轮换拖着崔玲一天两次到狱内医院强制灌食,由董传梅主管、朱惠芬监视,用贴着胶带的毛巾捂住崔玲的嘴,不让她喊出声来,把她绑在椅子上,然后往她鼻子里插管子。所谓的“医生”也都是犯人,根本没经过专业培训,不懂医学常识,都是通过关系或送礼進监狱医院的,被狱警唆使找崔玲的茬,故意将管子拔出来插進去的反复折腾,疼的崔玲眼泪不停的流,鼻血也往外流,折腾完了,血、食物淌了一地。

发生在妈妈身上的神奇事

雨佳说了一些发生在妈妈身上的神奇事,“有几次恶警想把妈妈拖出去,但是妈妈只要一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会把妈妈送回来,怎么也不出屋了,拖了三次都没有成功。”雨佳听了非常震撼,“如果没有大法的超常和师尊的保护,妈妈可能就出不来了。”

她还回忆:在妈妈被释放时,我给她吃饼干,她摇了摇头说你吃吧,我心想妈妈为什么不吃呢?回到家里后,妈妈才敢吃东西,可是她却失去了味觉,吃西瓜的时候明明是甜的,她却说是苦的,我后来知道妈妈因为长时间绝食抗议,她的胃功能失灵了。出狱后她学法炼功,很快就恢复了味觉,又能正常進食了。

我有幸得法修炼

妈妈出狱,雨佳跟妈妈一起生活后,也渐渐知道了大法。“二零一六年我十六岁那年,第一次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着听着就热泪盈眶。觉得这法太好了,当时就决定要修炼。”

“随着学法炼功,我好象变了一个人,之前我有遗传性鼻炎,后引发了中耳炎,晚上睡觉时常被憋醒,很多时候只能用嘴呼吸。年纪轻轻就得了严重关节炎,每次下雨或阴天的时候,膝盖都非常的难受。”她说,“修炼两个月后,鼻炎不翼而飞,关节炎也好了。”

她还说:“修炼前我的脾气非常不好,常和家人吵架,有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学校有时同学惹到我,我可能马上和他们打架,尽管被打的很疼,可是我心里想着一定要维护自己的尊严,绝不能认输。修炼后,我意识到这不是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是善良平和的,我开始学会向内找,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在遇到矛盾时越来越冷静平和,不象之前那样情绪化了;心胸也变得开阔,心情舒畅了,不象以前那样活的那么累了。”

图3:2018年,雨佳在多伦多和妈妈一起观看神韵。
图3:二零一八年,雨佳在多伦多和妈妈一起观看神韵。

图4:2019年8月28日,雨佳参加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真善忍美展。
图4: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雨佳参加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真善忍美展。

姥姥明白真相支持我修炼

“姥姥一开始不支持我修炼,这么多年中共对妈妈的迫害让姥姥心里产生了恐惧感,她害怕我会有危险。”雨佳说,“但是当我和姥姥说自己的鼻炎和关节炎都好了时,她非常惊讶,从小是姥姥抚养我,她亲眼见证了我每天都要受鼻炎的折磨,卫生纸堆积如山,于是她又惊又喜的让我多炼功,但是不要去讲真相。”

“一直到我来到加拿大之后,有次姥姥来看望我时,不象以前那样反对了,她说她尊重我的信仰。其实姥姥的心里明白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只有共产党在非法迫害一群最善良的人,做好人没有错。”雨佳说。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