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法轮功学员秦尉举报前进监狱参与迫害人员》一文所想到的

更新: 2021年07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六月二十九日登载了《北京法轮功学员秦尉举报前进监狱参与迫害人员》这篇文章。文中讲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给秦尉及其家属邮寄了一封公开信,说是全国政法系统开展“开门整顿”活动,可向中共北京市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九指导组或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举报公检法司内部的执法犯法人员”。据此,秦尉于六月十五日寄出了举报信,举报北京前进监狱监狱长刘光辉、监区长三监区监区长柳钢、三监区中队长姚一平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犯罪事实。通过电话询问得知,有关部门已签收了他的举报信。

我们都知道,北京一直是邪恶比较集中的地方,对同修的迫害也是非常严重的。可就是在这样邪恶的地区,竟然出现邪党的监狱管理局主动给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寄信说可以“举报公检法司内部的执法犯法人员”。这真是一个很难得的奇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引起了我的深思。

这肯定不是邪恶变好了,毒药它就是毒药。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奇迹,首先是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下,邪恶已经力不从心。其次,同修有坚实的修炼基础,有强大的正念,没有被邪恶带动,没有上旧势力的当,大法就给他展现了这样的神奇。

这位同修在前進监狱受到了监狱各级警察明目张胆的残酷迫害。监狱长指着同修对监区长说:“我是监狱长,你们随时可以电他,我随时批准你们电他,这就叫依法迫害。”

监区长和中队长多次对同修说,公检法都是一伙的,告了也是白告。中队长说共产党挺强大的,不怕告。邪恶操控恶警这样说的目地就是灌输邪党的法律无用论、权大于法、官官相护论、无神论等邪恶观念,让同修觉的只要在邪党还在台上,法律是靠不住的,举报控告都是白费功夫。这位同修信师信法,不为所动。迫害这么多年来,很多同修还真是被邪恶蒙住了,认为邪党体制下,法律就是为邪党服务的,公检法都是邪党开的,邪党不会给我们讲法律,从而面对邪恶的骚扰和迫害陷入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想不起来用法律反迫害、讲真相,有的甚至认为请正义律师辩护都是在花冤枉钱。其实这正是邪恶想要达到的目地。

有的同修对运用法律反迫害没有信心,是因为没有看到实际效果,觉的做了也没有用。比如有的同修觉的举报控告了那么多参与迫害的行恶者,也没看见谁被查处了;花了不少钱请律师打官司,也没见几个同修被宣告无罪;那么多人诉江,江魔头还是没有被抓起来。

师父说:“看上去简简单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常人这边表现的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的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1]。同修在正法修炼当中的正念正行所产生的巨大作用,很多不表现在人这个表面空间。有的已经在我们这个空间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使那些邪恶之徒不得不有所收敛,有的还放弃了迫害,有的甚至还正面帮助同修,只是很多情况我们不知道而已。。

我们不要执著于结果和表面空间的所谓实际效果。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就是在震慑邪恶、清除邪恶,就是在救度世人、成就自己,也是在助师正法。有的事情我们做了,虽然没有在这个空间看到什么效果,但在另外空间却大量清除了邪恶,同时也震慑了恶人。

明慧网上登载的同修正念举报控告参与迫害人员从而制止其行恶并使其得救的实例不少。我们地区也有这方面的案例。几年前,我们当地一位同修在茶馆讲真相时被绑架到派出所。他出来后就向各部门举报控告参与迫害的国保队长和派出所长。国保队长在路上碰到同修时,求同修不要告了,还承诺归还抄走的《转法轮》。另一位同修被市国安人员在派出所警察的带路下抄了家,同修立即向市县纪检政法部门举报,所长亲自上门道歉,说不是他们干的。后来指挥抄家的市国安特务头子还找同修退党,主动提出帮助同修发资料。我们地区的环境也改善了许多,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生同修被骚扰绑架的事。

有的同修对运用法律反迫害不上心还有一个原因,即对其意义和重要性认识不够、法理不清,认为有那功夫还不如做三件事、发资料讲真相三退救人。其实利用法律反迫害,这也是三件事中的一部份,也是在讲真相的一种方式,也是在震慑邪恶、减轻对同修的迫害,救度公检法监狱等邪党机构中能够被救度的人,同时也在归正着法律在人间的惩恶扬善的作用,圆容法在人这一层的体现。

个人认为,之所以出现邪党迫害机构主动向同修寄信说可以举报政法人员违法违纪行为这样的奇迹,这是师父对我们的点悟。

这次邪党搞的政法队伍整顿工作,我们多少同修真正重视了?又有多少同修真正的利用了这次机会正念举报控告参与迫害的邪党政法人员?明慧网三月发表的《中共政法系统面临“倒查”违法罪行》这篇文章,很多同修没有予以重视。

师父说:“你们都看见形势的变化了。我一直在跟大家讲,天上的形势,宇宙正法的形势和地上的形势是对应的,从初期的时候我就在讲这些话。地上的任何事情都有神管、神在操纵,地上的变化和天上的变化完全是对应着,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在报应。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人没有修炼圆满,还有一部份人做的不好还在给机会,所以不能够以这件事情结束了来报应这些人。把他们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抓起来、绳之以法,这样这件事就结束了,没修炼的、没修炼好的也就没有机会了。是以政治、权力的斗争形式,是以整治腐败的形式,来处理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现在被处置的,一个都没有跑出去,都是这样的人。还在处理。我知道,一个都跑不掉,不管他大的、小的。常人说这是报应。”[2]

很多同修认为邪党搞的整顿这是邪党的事,与我们没有关系。常人社会所出现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天象变化的带动下出现的。邪党搞的政法队伍整顿也不是偶然的,尤其是被查办的一些以前担任过“六一零”职务的官员在通报中也被提及在“六一零”任职过的简历。这是神在惩治那些行恶者,也是天象变化带动下出现的。我们如果利用能堂堂正正的对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公检法司国安监狱等政法系统的人员,進行举报控告,会起到震慑恶人、清理邪恶,同时也能使那些良知尚存的政法人员放弃行恶迷途知返。

我们举报控告行恶者,不是出于清算报复,也不是对邪党抱有幻想,更不是期望邪党能给我们一个公道。我们是在配合正法形势,清理邪恶,救度世人。二零一五年邪党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二十多万大法弟子站出来举报江魔头,虽然江魔头没有被法办,但在邪党内部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解体了大量邪恶,在国际也起到了很好的正面作用。

这次政法队伍整顿也是我们解体邪恶、震慑恶人、救度世人的一个机会。那些曾经被严重迫害过的同修都应该站出来对迫害者举报控告,尤其是那些还在继续迫害同修的监狱警察、洗脑班工作人员等人,我们更应该告他们,抑制邪恶,减轻对同修的迫害,同时开创一个较为宽松的讲真相环境。目前有些地区的迫害仍很严重,我们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对他们的恶行進行举报控告呢?

我想,可能是师父看到我们实在是不悟,走出来举报控告的同修太少了,才又安排了北京同修遇到这样的事,同时《明慧周刊》又摘录了这篇文章。这是不是在点悟我们应该积极参与举报控告呢?邪党对大法二十多年的迫害中,那么多大法弟子被打死、打伤、致残、逼疯,我们不应该控告他们吗?其实他们也是很害怕被控告的。

在今年六月底,县里和镇上的七、八个“六一零 ”、国保人员闯進本地一个同修的家里,对同修進行威胁恐吓,有的说如果同修不妥协,子女的升学、参军、升职、提干都要受影响,有的甚至说逮住同修要判他死缓等等。同修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说:“我已经放下生死了,别说死缓,死刑我也不怕。倒是你们得考虑一下你们自己。为什么你们这次来的都是生面孔,以前来找过我的那几个都没有来,是不是被抓起来了?听说这次政法队伍整顿,我们县抓了二十几个,大部份都是迫害过法轮功的?这是不是报应?你们为什么还不醒悟?”他们都很吃惊,面面相觑,问同修怎么知道的。同修说:“我知道的多着呢。包括你们干的那些贪赃枉法、违法乱纪的事,别以为没人知道,我都清楚。只要你们敢迫害大法,我就要举报你们,不信就试试。到那时,不知道你们又要進去多少。至于我告不告,什么时候告,取决于你们,取决于你们怎样对待法轮功。如果你们進去了,你们子女的升学、入职受影响才大。你们在场的有哪个官职比薄熙来大?你们现在搞的什么清零行动有薄熙来当初搞的唱红打黑阵仗大吗?最后怎么样?薄熙来不还是遭报应進去了吗?”

头头听了,赶忙打圆场说:“他们政策水平不高,说话没有分寸,您别生气。”

同修说:“以前你们给我们办洗脑班,美其名曰学习班。现在运动来了,你们也被办洗脑班了。以前你们要我们写什么这书那书的,现在你们也被要求写什么学习心得,还要求你们主动交代问题。这不是报应吗?而且这还不是最终的报应。说不定以后还会搞什么运动。而且现在的新冠疫情又起来了,这个瘟疫就是淘汰给中共站队的。你们哪些是党员,哪些是团员,说出来,我都给你们退了。”

最后,这几个人都客客气气的对同修说好话,有个头头出门前还对同修的妻子说好话。同修告诫他们说:“你们可不要现在说的好好的,回去又生什么坏心眼。”

师父明示:“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3]。真的是这样。

其实,举报控告并不难,明慧网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很多,明慧网也有现成的模板,公义论坛也有懂法律的同修可以咨询。举报控告的渠道也很多,可以通过12337智能举报平台举报,非常便捷方便,可实名也可匿名。也可向公安机关内设的纪检监察部门举报、向检察院、纪检监察委、各级人大、信访等部门举报,涉及到女同修还可以将控告或者举报信递交到妇联等部门。抄送的部门尽量广泛些,可以不局限在当地,从最高法、最高检、监察委、司法部、公安部、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全国人大、政协、妇联,然后到省级、市级等相关部门。总之,形成内外、上下整体配合的趋势,力量更大,同时揭露邪恶的同时,讲清真相、广救众生。

如果有更多的同修能堂堂正正的站出来举报控告,跟上正法進程,那会开创一个更好的环境,救度更多的世人与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