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生死面前的选择

更新: 2021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父亲今年八十七岁,邪党迫害大法之前也看过大法的书,只因无神论的毒害,觉得书中师父讲得太玄,他不相信,也就不可能修炼大法。父亲十八岁入邪党,满脑子都是被灌输的那套所谓共产主义理论,且根深蒂固。为了救他,我和妈妈(同修)苦口婆心劝了他好几年,他才同意退出了邪党组织。

二零一五年,父亲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做检查,查出肺癌。医生说必须做手术切除肿瘤并做化疗。大夫说他年龄大,这么大的手术,有相当大的风险,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即使能下来,由于年龄大,麻药也有可能导致手术后人却醒不过来了。

手术前,我告诉父亲:只要清醒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认真的点着头说:“我一直在念。”手术前检查时,父亲全身上下都脱光了,而大法真相护身符却一直戴在脖子上。我知道父亲在面临生死时还是选择了相信大法。

手术时,我和哥哥、姐姐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着,因为是省级的大医院,几台手术同时進行,时不时传来有病人死在手术台上的信息,让在外等待的家属立即准备后事。那种紧张的气氛让人窒息。我跟紧紧盯着手术室大门的哥哥、姐姐说:“给咱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想到被无神论毒害的很深、根本不相信大法的姐姐此时却急促的说:“别说话,念着呢!”原来在生死面前,很多人还是会寄希望于神佛的。

手术异常成功,父亲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不但没有昏迷,还能回答主治大夫的问话,大夫都觉得不可思议。

术后,父亲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没多长时间就能吃饭了。这让主治大夫特别振奋,八十多岁的人,动这么大的手术,却恢复的如此之快,这在这个省级大医院都非常罕见。我们全家人都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的父亲。回家后,父亲没做任何化疗。大夫嘱咐父亲只在家附近走走就可以了。父亲却按捺不住,没过多长时间就和以前一样满城里跑了。

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的父亲一个健康的身体,父亲知道感恩:每次吃饭前,都要把饭端到师父法像前,敬完师父后自己再吃。

去年七月的一天晚上,父亲的胃和腹部疼痛难忍,我们连夜把他送到医院。诊断为胃肠穿孔,脓水已流到了腹腔。由于父亲已经八十六岁,而且因肺癌胸部动过大手术,而这次穿孔不止一处,医院说无法再做手术,只能依靠吃药、打针使穿孔自己愈合。可父亲年岁已高,又很难靠自己愈合,没办法,哥哥、姐姐只得拉父亲去省城医院,让我在家陪母亲。可省城医院和地方医院的治疗方案是一样的——不能做手术,只能靠药物让穿孔自己愈合。第三天,哥哥打来电话说现在要回家,父亲已经不行了,要拉回来。可就在当天下午,哥哥来电话时语气却变得异常兴奋,说:“父亲退烧了,情况大有好转,状态很好!”最后说了一句:“还是大法的缘故!”

第二天哥哥在电话上说,父亲大便了,大夫说能大便是胃肠愈合的表现。父亲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过两天就可以出院。

我们都为父亲又躲过了一次生死大劫而高兴。两天后父亲回家了。

哥哥说,开始在重症监护室,父亲疼得在床上又抓又挠,止疼针打到最大量,还是疼的又蹬又踢,痛苦不堪,大夫只得用绳子把他捆在床上。治疗几天后父亲始终高烧不退,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大夫都束手无策了,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父亲的情绪异常低落,有气无力。家人怕父亲临终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决定让父亲回家。临来时,哥哥找了一下曾经给父亲治过肺癌的主治医生,征求一下他的意见,那个主治医师说:“还是让老爷子留下再治治吧,他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可能挺不过来,我知道他,他可能行。”

哥哥把那个医生的话传给了父亲,父亲顿时来了精神,突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音响彻整个重症监护室。这可把哥哥吓坏了,赶紧对父亲说:“爸爸,你在心里说就行了,别这么喊。”可父亲仍然喊,哥哥只得说:“再喊大夫不给你治了,在心里念就行了。”父亲这才不喊了。

父亲这一喊真灵!就在当天下午,始终不退的高烧退了,第二天就解出大便来了。在生死面前,父亲又一次选择了大法,而慈悲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的父亲的命。

如今父亲身体健康,腰杆直挺,连感冒都没有得过,有时有点腿疼腰疼的,我提醒:“记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总是认真答应着,不几天就好了,现在每天吃完早饭就又满城到处跑着玩去了。

父亲在迫害初期曾因害怕烧过大法书(后来写了悔悟声明)。即使如此,慈悲的师父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为父亲化解了危难,救了父亲的命。感谢师父对我父亲的慈悲救度!

佛恩浩荡!念“法轮大法好”危重病人迅速康复的实例,仅从明慧网上看到的就多得数不胜数。真心希望世人听到和看到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真实故事,能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并做三退,像父亲一样得到大法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