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姜平、陈寅、610主任章华的恶行

更新: 2021年07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海外报道)从2021年7月14日起,三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将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陆续送交各自所在国家政府,要求对这些迫害人权者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上海市姜平、陈寅、章华三人也在此次被举报名单之列。

政法委、“610办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挥机构,作为上海市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姜平、陈寅、章华三人,需要对其任职期间,该职权所辖范围内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严重罪行负主要责任。


姜平,Ping Jiang,男,汉族,1956年12月生,浙江杭州人。2013年7月至2017年5月间,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2018年7月至今,任上海市市政府参事。


陈寅,Yin Chen,男,汉族,1962年9月生。2017年5月至2019年3月间,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现任上海市政府副市长,兼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主任。


章华,Hua Zhang,男,1965年2月出生,汉族,籍贯浙江。2014年3月至今,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2017年3月至2018年11月任上海市610办公室主任。

姜平、陈寅和章华在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副书记及“610办公室”主任期间,亲自操控对上海市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判刑、洗脑等系统性迫害,积极推行迫害政策。据不完全统计,在他们任职期间(2013年至今)至少有赵斌、马冬权、柏根娣、厉玉钦、翁萍、杨雪珍、陈博英、陆爱荣、江勇、奚蛟1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小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关押、非法判刑、送洗脑班迫害。

一、部份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迫害致死柏根娣

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曾6次被非法抓捕,遭监狱迫害累计近14年。2012年9月10日,柏根娣在大街上被警察绑架,2013年5月3日,被判刑6年半,被关到上海市女子监狱。柏根娣入狱后,一直被关在小号迫害。

2016年8月24日下午,柏根娣女士被上海女子监狱送至松江人民医院“抢救”。监狱长对家人说:下午3点多,柏根娣从椅上滑下,昏迷,送医。家属要求看录像,未得允许。柏根娣在2016年9月30日前意识清醒时,多次表示:此前大约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里,狱方在她食物中下毒,致她进食后呕吐。2016年9月30日下午,柏根娣再次头痛剧烈,送医。之后头痛时断时续。12月28日后,持续昏迷至2017年1月7日,后呈现出记忆力衰退和时而清醒时而封闭的状态,最终于2017年6月15日被迫害离世。

案例二、恐吓致老人晕倒,并断电阻碍急救

2016年1月19日早上10点多,国保警察到厉玉钦家,声称要传唤他的女儿、女婿,并要搜查。厉玉钦一家人没有配合他们的要求,拒绝开门。警察在撬门不行的情况下,又采取了断水断电的手段,迫使他们一家人屈服,并安排人一直在门外看守着。厉玉钦受到惊吓后,当天下午出现昏倒症状,家人几次告诉门外警察家人的身体情况,要求恢复供水供电,可却被拒绝。甚至当救护中心来抢救厉玉钦时,急需照明和急救设备的用电,要求立即恢复供电,都遭拒绝。次日凌晨3点,厉玉钦离世,终年68岁。门外警察直到1月20日上午才离开。

案例三、枉判、强送进敬老院 致使陆爱荣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陆爱荣,男,2013年下半年被绑架,2014年1月16日被判刑3年,因血压高监外执行。610人员在他脚上安装定位器,24小时监控他。之后在610的指使下,陆爱荣被强行送进了敬老院。半年后他被迫害致出现了脑血栓症状,半身瘫痪,敬老院人员还将他手脚绑在床栏杆两侧,完全是酷刑“死人床”的样子。但他从敬老院被背回家时,浑身恶臭,长满脓疱。回家第13天,即2017年12月25日,陆爱荣含冤离世。

案例四、破门绑架翁萍迫害致命危、回家7个月离世

法轮功学员翁萍,女,2015年6月2日下午,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到看守所。2016年9月18日,翁萍被非法判刑1年4个月。翁萍在看守所,身体被迫害致出现严重病症,血压高,胆囊肿大,随时有破裂的危险。翁萍吃不下、睡不着,体重从120多下降到80多,回家后,于2017年4月30日离世。

案例五、绑架、监控、骚扰江勇致脑出血离世

江勇,男,2019年4月24日被绑架、非法抄家。江勇当天就出现脑溢血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因此看守所拒收,被“取保候审”回家。回家后,江勇仍不断遭到610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威胁。2019年10月1日至7日,有多人24小时轮流值班日夜看守,贴身跟踪,江勇精神和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2019年11月19日,江勇突然出现脑干出血症状,昏迷不醒,于2019年11月26日含冤离世,年仅51岁。

二、关精神病院迫害案例

汤为民,女,50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送洗脑班、看守所迫害。在劳教所,汤为民曾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16年5月14日,汤为民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拘留结束后,警察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将她送至精神病院。期间,汤为民每天被3次强行灌药,持续1周,导致牙齿松动,出现幻听现象,头发几乎全变白了。就这样,汤为民被非法关在精神病院药物迫害长达1年8个月。2018年8月7日,汤为民再次被绑架,被关押到洗脑班迫害。

三、迫害致残案例

法轮功学员董玉英,女,65岁,2014年3月6日,被非法关到上海市女子监狱。董玉英一直被严管、关禁闭迫害,董玉英被迫害血压高到210/140,遭受到上“约束带”(约束带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两手反绑在后面,受刑者一动它会自动勒紧,越动越紧。极致时会使人大小便失禁,呼吸困难,活活的被憋死,但不会留下任何外伤)多日等等迫害。

2015年6月初,监狱为了达到100%的“转化率”(即强迫放弃信仰法轮大法),狱警宣布监狱决定:“监狱决定用挤压的方式转化你(董玉英),叫你生不如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要你继续坚持你的东西,就人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你!”

从2015年6月开始到2016年2月底,董玉英被狱警指使的包夹犯灭绝人性的折磨,遍体鳞伤,内衣血渍斑斑,每天的旧伤上都会增添新伤,满头、后颈、两腋下、双乳房、双膝、双脚、双手的乌青红肿从未消失过。至今,董玉英的双腿双臂伤残未愈,韧带严重受伤,行走困难,上下楼梯疼痛难忍,左手不能弯到后背。

四、骚扰、绑架、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2018年,上海市有数十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至少70人遭绑架,多人已被非法批捕或非法庭审、诬判;13人遭批捕,17人遭非法庭审,20人遭枉法诬判。

法轮功学员邓成联于2018年3月被警察入室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狱警给他戴手铐、脚镣长达15天,还把他绑在床上不能动弹近一个月。2019年4月16日,邓成联被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家人到监狱探望,却没有见到邓成联,被告知邓成联被送到医院了。原本身强力壮的邓成联在非法关押不到2年的时间,已经数次被送到医院。

2019年,上海市至少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以及勒索罚款;16人遭非法庭审;56人被非法关押;105人遭绑架、非法抄家。例如,张勤于2019年4月24日在地铁站被绑架,2020年7月6日被判刑5年,借口是“累犯重判”。

2020年,上海市至少8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少71人被骚扰;至少24人被非法判刑;至少10人被非法构陷至检察院、法院;至少1人遭迫害含冤离世。

此外,自2020年7月以来,几十名上海法轮功学员遭警察强制采血,说要建立全国法轮功学员活体DNA数据库。被非法搜集的信息还包括:相片、笔迹、电话号码、指纹、身高等。其中2020年至少30名,2021年,至少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采血,连卧床不起、9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五、污蔑诽谤法轮功、煽动仇恨

上海市政法委、610办公室长期制造、散布谎言,继续利用宣传、文化、教育机构抹黑法轮功,以各种方式欺骗、愚弄广大民众。

如2018年7月10日,在黄浦区举办的 “2018上海文化反邪展演活动”,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委610办主任章华亲自等到场打气。

2019年,崇明区“反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宣传教育活动暨“远离邪教·科学生活”宣讲活动,所谓的“培训”了200多人。

上海市政法委把2020年6月定为所谓的本市“反邪教宣传月”,在全市散布谎言,开展一系列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活动。

2020年6月10日下午,上海市市委政法委、奉贤区委政法委在奉贤区少年军校联合举办“上海市青少年反邪教警示教育(洗脑)基地暨奉贤区反邪教警示教育(洗脑)基地”启动仪式,欺骗毒害民众,煽动民众仇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