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整体去执着 广传真相法中修

更新: 2021年07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几年前,我来到新的修炼环境,换了环境后,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有起有落,跌跌撞撞的,心里装着信师信法的坚定的信念,走到了今天。

一、拨打真相语音电话

在师父的保护下,那时刚到异地就找到了同修,参加了学法小组,当时听说有语音电话这个项目可以救人,我就想做。我动了这一念,师父就帮我,没有过几天,就有同修教我做这个项目,同修不厌其烦的教,我认真的学,学会后,同修送了我几个手机,三个手机轮流自动拨打,另两个手机是回拨电话、直接劝世人三退保平安的。为了减少手机卡被封号导致浪费余额,经常连续把一张卡上的话费打完才回家,若当天没打完,第二天尽快打完。

在这期间,经济条件好的同修援助买卡,在此,向无私的同修们道谢!当时和我搭档的是一位阿姨同修,阿姨做事很认真、细心,她每次都是听我讲的差不多了就提前把写好的化名递给我看,我告诉对方化名后,阿姨就把同意三退的化名记下来。我还要抽空查看日志,并且把听真相内容长一点的还没有按键三退的号码抄下来,再逐一回拨,劝他们三退保平安。白天我和阿姨一起出去打,有时晚上我一个人出去打,身上被蚊子咬了许多包。在打电话的过程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骂人的,有说谢谢的,有的还提醒我注意安全,有一句话都不说的,有的要和我交朋友,还有个大姐要认我做妹妹。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就是抱着慈悲心给对方讲真相,接电话的人都和我素不相识,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救人,我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我们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二、师父在梦中点悟我

师父曾经几次在梦中点悟弟子精進,因篇幅有限,就说其中的一个,希望能给大家一个促進,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我有一天梦见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很高很高,好像是在云端上面,四周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就我一个人坐在那里,两侧的下方快接近地面的地方有台阶,但是台阶离我很远很远,我坐在那里走也走不了,想动也不敢动,怕掉下去,心想:这该怎么办呢?四周无路可走,要坐到什么时候呀,心里有点急,左顾右盼的,希望有人能帮我一下。忽然在我的前下方很遥远的地方有七、八个同修好像在切磋什么事情,虽然很遥远,但是看的很清楚,都是我身边熟悉的同修,我想喊她们帮帮我,觉的她们根本就听不到,感觉好像就是两个世界,她们也都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我心里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不知什么时候师父悄然出现在我的左前方,我看见师父,心里很高兴又很着急,想拜见师父又不敢动,我跟师父说:“师父,我下不去,一动就要掉下去。”我又赶紧喊下面的同修,我说:“你们快看,师父来了,师父来了。”想让她们来见师父,可是,无论我怎么喊,她们都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在那里切磋她们的事情,我觉的奇怪,愣愣的看着师父,这时,师父平摊着双手,手心朝上,从我的面前往前方指引,一遍一遍的指,师父一边指引一边说:“往前走,往前走,快走!快走!”越说越紧,越说越急,好像刻不容缓,我心里着急要下去,可是,我环顾四周,空荡荡的,没有落脚的地方,急得我在椅子上挪来挪去,还是没敢下来,情急之下就醒了。醒来后,后悔自己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后来仔细想想,师父是不是在点悟我什么呢?弟子的修炼状态师父都知道,是不是在告诉我:正法中有时看似无路可走,其实是有路可行,就看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如何,就看我们能不能突破自己的人心和各种人的观念,不能被它们束缚。

修炼中都能走出自己的路,不要等、不要靠,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师父看护,有宇宙大法相伴,而且,我们的修炼中有师父同行和保护,我们是多么幸运,多么荣耀。同修们,我们一定要珍惜这段所剩不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来时的誓约!

三、传真相,救世人

前年年底临近过年时,那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世人都回家过年,我想多发些真相资料,让他们了解真相,从而被大法救度。我和同修准备了很多真相资料,正月初刚发完,疫情就爆发了,小区都封了,我们的学法小组也被迫停了十多天,后来在同修正念的带动下,我们又恢复了小组学法。

当时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后悔自己还没有修好,平时没有抓紧时间救人,身边还有许多世人没有明白真相,没有三退保平安。心里很着急,决定要多发关于疫情的真相资料,想把我地区所有的住宅楼挨家挨户送一遍。

开始是我一个人单独发,后来A同修主动和我一起配合,为了安全,我们不乘电梯,一层一层登楼梯发,每次都要爬几十层楼,累的走路一拐一拐的,热的衣服都湿透了,虽然累点,但很开心,因为我们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事,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经常是有惊无险,疫情初期的时候,我去了一个小区,刚送到八楼的时候,正在往这家门上放,门突然开了,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她上下打量我,问我是干嘛的,我笑笑说:“没事,我不是坏人。你是上班吧。”她没有说话,把门关上去等电梯,我也继续往上发。过一会儿,我往下看,那个中年妇女走到小区大门口跟小区保安人员在说话,可能是说法轮功学员在发传单,因为是疫情期间,保安人员比平时多。只见大门口留了三个保安把门,一个保安拿着对讲机和电棍走过来,在我所在的单元门门口来回找,他没有上楼。

我想,既然来了就要送完,不能白来一趟,在疫情严重期间,能進到这个小区不容易,我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好,我就不想那么多了,救人要紧。我往上发,并不时的往下看看,保安人员守在单元楼口。当我送完资料提着空袋子心想:是下去还是不下?我突然悟到,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正念马上就出来了,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往下走,刚走到单元楼口,一个保安员就过来抢我的手提袋,我往后一甩,他没有抢到,我说:“你干嘛呢?吓了我一跳,为什么抢我的包?”他凶巴巴的说:“炼法轮功的在发传单,我们在抓发传单的,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把你的袋子给我看看。”我说:“不让你看,刚才你没说清楚,吓了我一跳,还要查我的包,你有点不讲道理。”他不容我说,上来就抢,我用手一挡说:“好,好,你非要看我给你看。”我打开包,他看到里面是空的。就说:“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怎么没登记就進来了。”我说:“过来给朋友送点东西,刚下楼就被你吓一跳。”他说:“我是保安,这是我的工作,我不应该这么做吗?”我笑笑说:“是呀,这段时间你们也很辛苦。”我不紧不慢的边说边走,然后推着车子向大门口骑去,听到后面的保安对大门口的保安说:“还没有查到法轮功的人,可能还在楼上。”快到大门口时,看到三个保安拦在路中间,我就把口罩摘下来,微笑着朝他们骑去,到大门口时,我笑笑,冲他们点点头说:“你们的同事刚才吓了我一跳,上来就要抢我的包,我都不知是怎么回事。”他们都笑了,中间那人说:“你也应该理解他。”我说:“没事。”说完就骑车回家了,真是有惊无险。

自从和A同修配合后,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她的真诚、慈悲,一颗完全为了别人好的心,打动了我。我和她配合这么长时间里,还没看见谁骂过她。

有一次我和A同修从上往下发的时候,听到好几个男士在说话,因为我走在前面,听到有人讲话,我就往前看看,门是开着的,我转身就离开,也没有放资料。同修在后面看到了,她说:“也许这是有缘人以这种形式在等真相呢。”说完,她拿出一本《天赐洪福》真相册子要去送,我心里有些不稳,想拦住她,转念一想,我不能拦她,更不能让有缘人失去得救的机会。我连忙说:“去吧,我发正念。”同修微笑着轻轻的走進屋里,双手把《天赐洪福》真相册子递给他们,同修说了几句祝福的话(我没有听清楚),他们接过册子,同修微笑着出来了,我当时看到同修的样子,衣背湿透,满脸的汗水,仍然笑容满面,依然踏着稳健的脚步,我心头一热,心想:这就是我和她的差距,她心里装的是众生,而我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全。后来,我克服了自己的怕心,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碰到门是开着的就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放上资料,碰到有人看见我时就主动和他们搭话并当面赠送。那天A同修还感慨的说:“我都不知道自己能爬这么多的楼。”是呀,要不是师父加持我们爬个六层楼都很累,哪能爬八九十层楼呢。不管有多累,只要炼功、发正念,很快就恢复到最佳状态,不影响下一次救人。

四、面对矛盾修自己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一起吃饭,我说:“你怎么不吃皮蛋呢?”她说:“我不吃,因为它长得很丑,我不喜欢它。”我当时脑子嗡的一下,觉的她好像是在说我,心想:修炼人怎么这样说话呢?离开她、不理她。转念又一想,我为什么心里不舒服?即使是说我又怎么啦,说我丑就丑了吗?她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其实,我长得也不是那么难看。想到这,我微微一笑说:“吃个皮蛋跟丑有什么关系?”我见她捂着脸偷偷的笑,然后假装一本正经的说:“我就是不喜欢它,不想看它。”说完,还偷偷的看我一眼,看我生气不生气。当时心里真是不舒服,就没再理她,就这样过去了。

回来后越想越不对劲,是不是我哪里没修好,同修才在我面前说这番话?过了几天,又遇到那位同修,我主动与她交流,我乐呵呵的说:“你那天说皮蛋长得丑,不喜欢它,我心里不高兴,皮蛋长得丑跟我有什么关系,当时感觉就像说我一样,我这个人喜欢生气,还把自己当成那个皮蛋了。”说完,我冲她一笑。她也很开心,笑着说:“我那天是妒嫉你,其实你挺好的,是我不对,不该挖苦你。”我说:“没事,这是在去我爱听好话的心。”我们同时都会心一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