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丕启生前被迫害的一些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日】“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我看到这个消息,隔窗仰望着朦朦沉沉的夜空,悲从中来,涌上心头,化成无数的泪水洒落衣襟。

上校军官公丕启
上校军官公丕启

网上公丕启的那张英武的军人照片,以前没见过,在他入狱后见到他的,那时他已是满头的银发(不是白发,银发的概念和白发是不同的感观),连眉毛都是银白色的,他的皮肤白皙细嫩,红润没有皱纹,满脸的慈善祥和。他在那极其恶劣的“人间地狱”环境中,经过了三年的残酷迫害,还能有如此的心态和鹤发童颜的体貌,真是极其难得的。

公丕启入狱后遭受了很多罪犯包夹的迫害,其中之一的是贪腐犯,从早到晚熬他,让他放弃信仰、写“五书”,甚至不择手段的用伪善的谎言骗他:“为了法轮功兄弟们的安全,你们得学会保护自己,写个假保证都行!”等等,都被公丕启识破而义正词严的拒绝,作为在大法中修炼觉悟了的生命,在被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中没有污点,一直都是堂堂正正。

公丕启在二零一八年递交了“申诉状”,其中详细的讲述了青岛市公安、国保大队及610人员为了所谓的政绩,勾结检察院、法院栽赃陷害,诬陷他的整个过程,连开庭都是在看守所偷偷摸摸的进行,陷害过程中的一切违反宪法,违反现行法律程序的一切所作所为。在他的正念正行中,在确凿有力的事实面前,监狱在扣押一年后,才不得不将其“申诉状”上交山东省法院,并暂时停止了对他的转化迫害。

因为长期被迫害,公丕启出现高血压的症状,低压110,高压220(230)以上。他的听力很差,因为耳背,听不清同监室罪犯包夹的话,受尽了罪犯李峰指使罪犯葛宝强对他进行的各种人格侮辱,和诋毁、谩骂以及各种刁难、惩罚他打扫厕所等。面对这些毫无人性的迫害,公丕启坦然的说:“正好用来修心性,我一直在机关坐办公室,都是管别人的,很少有人给我制造麻烦,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正好修自己。”

闻听此言,心中感慨万千,是啊!真诚、善良、宽容是立人之本,处世之道。真、善、忍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在任何不公正的对待下,甚至是在中共邪恶残酷的迫害中,都还能向内找自己,找自己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哪方面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用善心去对待那些被中共欺骗,不明真相的包夹,同时正念对待迫害背后的邪恶因素。

公丕启自述,从小就喜欢《三国》,很喜欢这段历史、人物、和里面的军事故事,11岁时就能背诵名著《三国演义》,对传统文化和军事的热爱,自己走上投军报国的路,军事上的天赋使他升迁很快,一直升到团级参谋长的位置,一直坐镇机关办公室。自一九九五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进入正法修炼。

监狱对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在生活上也是极尽迫害,济南监狱伙食很差,基本上就是清水煮青菜,几乎没有油水,在营养方面是谈不上什么营养的,根本不能满足身体需要,长期这样下去会营养不良,监狱允许其他罪犯包夹每个月可在超市购买300元物品,但不写“五书”的大法弟子每月只允许购买五元钱的生活用品,窗户是固定的“百叶窗”,这样一年365天几乎连太阳都看不见,只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进来的亮光。

臭名昭著的“小白楼”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济南监狱第11监区,白色的五层楼房,白色的百叶窗下笼罩着红色邪恶的高压恐怖,同时封闭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在黄历新年之前公丕启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因为年前迫害主要是从早到晚强迫观看邪恶录像的洗脑为主。黄历新年后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公丕启就被迫害致死,他遭到了怎样的残酷迫害,在此呼吁知情的大法弟子和社会正义人士披露出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邪恶的做恶者无处躲藏。

以上所记述的只是邪恶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作为公丕启的同修,看到明慧网上关于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中不胜感慨,想尽己所能完善一下他被迫害的真实经历,以便他的家人及善良的人们了解。

参与迫害的罪犯:
罪犯时光兴,原山东省东营市某学校校长,因贪腐被判十几年,也是监狱五楼的罪犯楼长。
罪犯李峰,监狱五楼的罪犯楼长,所谓的纪律组长,因盗窃国家石油被判无期,德州市临邑县临安镇钟楼村人,1978年生人。
罪犯葛宝强,因贩卖毒品被判12年,山东临沂市区人,1989年生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