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修去怕心

更新: 2021年07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这天,我和妹妹同修象往常一样,大一包、小一包的,带上大法真相资料,骑上电动车,去农村发真相小册子、光碟等,面对面讲真相。我俩一路上不停的发着正念,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

这天下午两点左右,我和妹妹同修把带的真相资料全部发完。在往回走的半路上,身后面开来一辆黑色轿车,车窗的玻璃是开着的,我就听到车里的司机手拿电话说:“有两个女的,骑电动车的。”

妹妹同修当时在我的后面,大概能有五百米左右,我听到司机的说话声,顿觉生起怕心。瞬间,那辆车就把妹妹同修挡住了。我刚好走在下坡的马路上,来不及刹车,就一个劲的往前骑,一刻也不敢停下来,一直跑到家。

当天下午,那个乡镇派出所警察就绑架了我妹妹,同时非法抄家,当场抢走大法书三十多本,然后把妹妹绑架到拘留所。

第二天,市国保大队再次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各种大法真相资料装满两个编织袋,全部抢走。

三个月后,妹妹同修被非法开庭,被判三缓四,并勒索罚款一万元钱。从此,我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不敢回家。

在流离失所的日日夜夜,“怕”简直充满我整个空间场:吃饭害怕,睡觉害怕,走路害怕,即使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都感觉害怕。出门时,口罩、帽子都戴的严严实实的,不敢露面。买东西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去小超市、小商场,买完后,赶紧往家走。就感觉随时随地能有人认识我,甚至都害怕见到认识的同修。

独自住在外地同修帮助租住的房子里,每天都是心慌不安,精神状态迷迷糊糊的,学法走神,炼功不静,发正念胡思乱想,这种状态持续很长时间,都没有调整过来。但是心中一直求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

这时,慈悲的师父安排了一位同修来帮助我。我们俩每天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多学法,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用宇宙大法的法理排除一切干扰与迫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俩反复背诵师父的讲法:“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2]

天天背师父这段法,归正自己,清除怕心。学法时,先把师父的一段法打在脑子里:“我讲法的时候,我是带着很强的能量在往你脑子里打。”[3]看书时眼睛出现模糊,就想到师父讲到五通:“肉眼通、天眼通、慧眼通、法眼通、佛眼通”[4],眼睛马上就能看清楚。

作为师父的弟子,当我们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时,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当我们把自己的一切都敢交给师父来安排时,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另外,我也找到了自己当时发资料时,表面上看做的很好,但却在不知不觉中生起做事心、欢喜心、显示心等。

就这样,我在吃饭、睡觉、干活时,都在背师父的讲法,听同修交流文章,增强自己的信心和意志力,去掉人的执着。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正念,心性在法中不断提高、升华,怕的物质在消失,怕心在不断的修去。

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半年后,我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家里,又溶入了与同修们的配合中,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层次有限,有不足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