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 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

更新: 2021年07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得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可以说我真是脱胎换骨。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救度之恩!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难以治愈的重病:肝炎、严重的风湿病、腰椎间盘突出、气管炎、胃疼、偏头疼等等,最使我难以忍受的就是头疼连带的眼睛也疼,疼得厉害时我缩着脖子,头使劲顶着炕上的墙角一动不敢动,就觉的自己快要死了,心里非常害怕。整天这么熬着,说是“生不如死”一点不过份。

那时我还有严重的气管炎,夏天还好说点,一到冬天犯病后呼吸都困难,一咳嗽就尿裤子,夜里咳的睡不了觉。

一天我去亲戚家。亲戚说她修炼法轮功了。这个功祛病健身特别有效,同时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行,做好人。听她这么一说,我就也想炼法轮功。亲戚给我请来了大法经书《转法轮》,我每天都跟着她去炼功点学炼功。我学会了五套功法,每天坚持炼功。

接着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昏睡了两天一宿,把家人都吓坏了,我醒来后,身上出了很多冷汗,咳嗽吐出的就像黄脓一样的坏东西。从那以后,我全身轻松,脑袋再也不疼了。正像师父讲的:“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师父让我在昏睡中给我祛病。

我不仅头疼病好了,身上所有的病全好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就下决心要珍惜大法,好好修炼,返本归真,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進京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公开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制造谎言,诬陷师父,栽赃陷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迷惑和毒害众生。我想我在大法中亲身受益了,我是大法的弟子,我要站出来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和另两位同修约好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坐火车去北京证实法。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我走的那天,正好是我儿子相亲的日子,为了赶火车,我连饭都没吃就和同修走了。过后,我女儿告诉我,当时女方见我没去相亲,还说:“不同意就算了,跑啥?!”

我们三人没直接去北京,先到了外地一个地方下车,由那里的甲同修把我们领到她的亲属家住了一宿。第二天,甲带我们一起坐上火车去了廊坊她妹妹家住了一宿,二十一日吃完早饭,四人坐公交车顺利到达北京。这公交车终点正好就在天安门广场附近。下了公交车,我们往天安门广场那边走去。走近一看,广场周围全是人,而天安门广场上只有一些便衣警察走来走去。周围的人中也没有同修举横幅。此时甲同修就从怀里拽出了一个横幅,举过头顶,我和乙同修也把自己带的横幅掏出来举过头顶,一边走一边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

我们一喊,警察都像发疯似的往我们这边跑,这时看到广场周围的大法弟子都齐刷刷的把横幅举过头顶。横幅大小和形状不同,有长条大横幅,还有方的,整个天安门广场被数不清的横幅照耀,同修们也都在喊:“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喊声惊天动地……

警察有的挥着电棍猛打大法弟子,有的往地上拖大法弟子,同修不住的喊:“还师父清白!”警察将大法弟子全部绑架到附近的一个看守所。我们四个同修被关在外面的小院子里,地下室里也关满了大法弟子。这时不论是关在院子里还是地下室里,所有的同修大家一起不停的在喊:“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喊声震撼整个宇宙!后来大家又一起背《论语》、《洪吟》和新经文《心自明》,每个大法弟子眼里都流着泪水,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揭穿所谓“天安门自焚”造假谎言

我们四位同修被警察从北京绑架回到当地,关進看守所。狱警让我照像,我们不照,让我们签字,我们不签,就在签名的纸上写上:“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狱警说:“你们签了吧,签了就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一起过年。”我们不配合。看守所里还关了其他几位同修,白天我们大家一起背《论语》、《洪吟》和《心自明》,给警察讲法轮功真相,给同监室的犯罪嫌疑人讲真相,教犯人炼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晚上,我们正在睡觉,一帮警察闯進监室大喊大叫地让我们法轮功学员马上起来跟他们走。同修问警察去哪里?警察说到那儿就知道了。

大冬天外面下着小雪,非常冷,有的同修棉衣还没来得及穿,穿着拖鞋被赶進一个房间。我一看,屋里屋外十多个警察。接着,看守所的所长就把电视机打开,电视里放映的是什么“天安门自焚”。所长指着我们说:好好看看吧,这都是你们法轮功的人干的事,还上天安门自焚去了!

我们善意的和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说:这不是法轮功学员干的,学法轮功的人不会去自焚的。因为法轮功师父讲法时告诉我们修炼人不能自杀,学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真正的好人,怎么可能去自焚呢!这都是骗局,都是谎言。

所长急了,说什么你们都痴迷了。放完这个伪案后,让我们回到监室。监室的人正在为我们大法弟子担心呢,都没有入睡。同修就给这些犯人讲让我们去看什么“天安门自焚”那是假的,让你们看时你们可不要上当、受骗。

对中共的这个阴谋诡计大法弟子一下能看穿,可在老百姓不一定都能看穿中共的阴谋。同修们一个个心情沉重,都没有入睡。

贴“法轮大法好”过大年

快到大年了,同修商量在看守所怎么样过大年呢?咱们搞个什么活动呢?过了两天,有个同修说:“咱们在玻璃上贴上‘法轮大法好!’行不行?”同修们异口同声的说:“好!”用什么贴呢?同修说,咱们家人看咱们时拿的桔子不都是用一个个小红塑料袋装的吗?咱们就用它贴。大家一起动手,把好的小红塑料袋拿出来,叠好放起来,就等大年三十晚上动手。

大年三十吃完晚饭,大概七、八点钟左右,我们一起动手,有的把塑料袋撕成小条,有的往上递,有的往玻璃上贴,大家忙成一团,不一会我们就把“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字在玻璃窗上贴好了。大家看着这五个字心里非常开心和激动,都笑着说:“这五个大字金光闪闪,相信整个看守所都被笼罩着!”

那些犯人也跟着笑了!

这时来了一帮警察开门,我们七、八个同修一起把门顶住,不让他们進来,最后警察还是把门踹开了,進来就打,有个警察就过去要把玻璃上的五个字撕了下来,我们站在窗前保护着不让他撕,有的警察把我们按在地上,有的警察拽着同修的头发,有的抬脚就踹同修……

我被拽出来摔到东屋的门上,我就喊:“窒息邪恶!”就这样,在狱警暴力殴打下,把我们关進东屋没人住的冷山屋冻我们。狱警说:“冻你们,看你们还能怎么样!”

狱警的野蛮暴力行为把犯人都吓住了。关我们的冷山屋在二楼,墙上都是白霜,人多了,喘气多了,墙上的白霜都化成水往下流,我们俩人盖一条肮脏的薄被,冷得根本睡不着。白天我们一起背法,大家在屋里走圈圈。为了反迫害,我们集体绝食。

后来我们四个同修一起被送往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被非法关在九台劳教所期间,我丈夫去世了。

心在法上 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解教回家。孩子们对我不理解,不许我出家门。整天憋在家里,法学不上,功炼不了,吃不下,睡不着,等于与世隔绝,外面的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根本无法联系同修。我心里非常着急。过了些日子,等到儿子、儿媳都去上班了,我就赶快出去找同修给我请来一本《转法轮》。

我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冤枉的。当时没有任何真相资料,我就用手写小单张,晚上偷偷从家里出去往住平房的挨家挨户贴。因为我得看孙子,儿子对我管的也就不那么紧了。后来同修给我拿来真相小册子和真相资料,我就抱着我的小孙子晚上到农村附近挨家挨户送。我每次和小孙子出去送真相资料时就求师父保护我平平安安回家。

再后来《九评共产党》问世,我就和两个同修出去打真相语音电话讲真相救人。我负责发正念,起“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名字。我们到芦苇里,树林里,苞米地里打电话救人。过了些日子我也能自己打电话救人了。慢慢的学会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送世人大法真相护身符保平安。

我也经常花真相币救人。

中共病毒在全国爆发后,我每天照样出去送真相资料和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粘贴,并告诉世人瘟疫来了不要害怕,退出党团队,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神佛保护。

在修炼的路上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都在内心真诚的向师父承认错误。在最后的修炼路上,我一定要走好每一步,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个人的修炼经历,所作所说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