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 一代人

更新: 2021年07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刘洋综合报道)“当得知父母被绑架的消息后,我感到浑身发麻、震惊不已,然后眼泪夺眶而出,我的心也在流泪。害怕,愤怒,悲伤,孤独,失落,我已经感受到所有这一切,乃至更多。我经常茫然无语。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我肯定会恨那些警察和暴徒。我怎么可能忘记他们对我的父母和我所做的事情?”

2021年7月16日,16岁的纽约女高中生陈法缘勇敢地站在华盛顿DC7·20反迫害的演讲台上,讲述着她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以及迫害给她带来的伤痛。

'陈法缘在华盛顿DC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上发言'
陈法缘在华盛顿DC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上发言

当晚,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举办烛光悼念。夜幕降临,学员们在华盛顿纪念碑下举起盏盏烛光,悼念在中国大陆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19岁女孩徐鑫洋独自在外州学习,她开车两个多小时专程赶到华盛顿和妈妈汇合,一起参加烛光守夜。她说:“我的爸爸就是因为坚持信仰而被迫害死了,我今天专程来纪念爸爸。”

'徐鑫洋(左)与母亲迟丽华(右)手捧父亲徐大为的遗像'
徐鑫洋(左)与母亲迟丽华(右)手捧父亲徐大为的遗像

徐鑫洋的父亲徐大为因为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出狱时已经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不到两周便含冤离世,年仅34岁。

“‘父亲’这个词对我来说挺陌生的,别人都有呀,但是我没有。”徐鑫洋说,“可是回过头来看,我父亲在监狱里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向邪恶妥协,真的是很值得我骄傲的。”

看着身边一张张被迫害致死的同修遗像,徐鑫洋说:“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自己是被迫害最严重的人,今天我看到这么多同修举着这些照片,每个人背后都有这样一段故事,都被迫害得很严重,可能比我更惨,只不过今天我有机会发声,来到这里尽一份力。”

22年来,467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徐鑫洋,陈法缘,以及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子女在中共长达22年的迫害中承受着家庭破碎、失去亲人的痛苦。但同时,他们以非凡的勇气与坚韧面对邪恶,坚守着对“真、善、忍”的信仰,成长为如今的青年大法弟子。

22年画不圆的家

7月18日星期日,英国法轮功学员在首都伦敦议会大厦对面的议会广场举行反迫害集会。今年34岁的于铭慧从12岁起就与父母分开了。她的父母因不放弃信仰,分别曾被冤判15年和11年,受尽酷刑和折磨,从炼狱出来不久,她的母亲竟然又被抓走判刑。

'于铭慧发言,揭露中共对自己父母的残酷迫害'
于铭慧发言,揭露中共对自己父母的残酷迫害

于铭慧说:“2016年,爸爸被释放了,父母在阔别17年后,终于团聚了。爸爸出狱那天,我高兴极了,能和父母通电话,我觉得他们又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我又有了一个家。好日子没能持续多久,我们就发现电话遭人窃听了。电话中有回音,有时还能听到说话声,有时是我听到,有时是父母听到,甚至电话那头的人能与我对话。这好像一个刺耳的警笛,提醒着我们,我的父母还生活在迫害系统之中,迫害一天没结束,我们眼前所拥有的自由和珍贵的通话机会,都是没有任何保障的。有一次,在我和父母通话一个小时后,他们失联了。”

“去年圣诞节前夕,我们的生活又一次被卷入迫害的风暴中,我的母亲王楣红再次遭到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后,她被判刑四年。妈妈的人身安全、基本尊严能否得到保障的问题,再次揪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一场长达22年的噩梦,我依然不清楚,何时我们一家人能摆脱迫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我心中又感到幸福和安慰,因为在这场迫害中,我看到我的家人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心中怀着对道德和信仰坚定的信心,支撑他们在平凡的人生中坚持一些不平凡的价值。”

这场迫害就不应该发生

法轮功学员黄国华,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从事玻璃深加工的行业,前程似锦,家庭幸福。他的妻子罗织湘是广东省农垦建设总公司的一名建筑设计师。黄国华在2004年逃离中国之前,经受了长达近三年的多次非法抓捕和囚禁,受尽了精神上的摧残和肉体上的酷刑折磨。而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被中共残忍地杀害。

现居新西兰的卢娜是黄国华和罗织湘的女儿,当她的妈妈和未出世的弟弟或妹妹被迫害致死时,她才两岁。她在反迫害集会上发言中说道:“我从未真正理解为什么我没有妈妈,而其他孩子却有。这一直是我很小时候就要接受的现实,但我从未真正理解其意义。我从照片上知道,我在蹒跚学步时参加了我妈妈的葬礼。直到我长大了,我才明白,我的一半家人已经不在人世了,我的母亲,还有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弟弟或妹妹。我爸爸告诉我,在我三岁时,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位母亲抱着她的孩子,我突然开始大哭起来,问为什么其他孩子有妈妈,而我没有?”

从小缺失母爱,是卢娜心中永远的痛,她说:“就象其它许多受迫害影响的家庭一样,我不是唯一失去亲人的人。在这场迫害中,很多法轮功学员失去了他们的孩子、配偶、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这种创伤将一直伴随着他们,就象(伴随着)我一样。虽然我妈妈不能起死回生,但我可以大声说出来,告诉大家我的亲身经历。这样人们才会意识到、才会有办法解决中国的人权问题。这场迫害不应该发生,没有人应该为自己的信仰被迫害以至失去生命。”

'卢娜控诉中共迫害死她的母亲'
卢娜控诉中共迫害死她的母亲

面对邪恶不能袖手旁观

现居旧金山的张真妮从1994年就跟着家人修炼法轮功,她说:“我的姐姐和父母修炼几个月后慢性病就好了。我从小就在真、善、忍的熏陶下成长,这让我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中不迷失方向。”

张真妮的母亲是一位大学教授,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了三次,受到折磨,然后被迫退休,退休金也不给她。她父亲在一个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也被绑架,银行账户被冻结。她的姐姐也被公司解雇了。

看到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和媒体的造谣宣传,张真妮决定去北京上访,并向政府递交了一封真相信,让他们知道我们如何从法轮功修炼中受益。“结果我被铐上了手铐,关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了六天,被释放后,我被学校开除了,失去了完成大学学业的机会。”

她说:“几乎我认识的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骚扰、被绑架、被关押。一天,我们获悉我们认识的两名大学教授被折磨致死,其中一位是数学教授,她的丈夫也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12年,他们四岁的女儿成了孤儿。”

“那绝对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张真妮说,中共警察继续骚扰他们,并威胁要把他们绑架到洗脑班。“我们被逼的流离失所。在11年的流离失所期间,每一刻都是在巨大的压力和恐惧中度过,我们不知道如果警察找到我们的行踪,他们会对我们做什么,我们担心有一天会再次被绑架并被失踪。”

'旧金山法轮功学员张真妮用亲身经历讲述中共的迫害'
旧金山法轮功学员张真妮用亲身经历讲述中共的迫害

张真妮说,她所亲身经历的,绝非个案。今天在这里的学员,他们有的亲人在中国被迫害致死,有的受到酷刑,有的几乎被活摘器官。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22年了,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对无辜善良人的虐杀仍在继续。她表示,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面对邪恶袖手旁观,不伸张正义,会使每个人都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发出正义的声音。很多人在要求解体中共的请愿信上签字,有三亿八千万中国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她呼吁,大家都参与进来,一起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