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年湖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根据明慧网在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报道的信息统计,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9人被迫害离世;至少74人被非法判刑;至少449人次被绑架;至少453人次被骚扰。

目录:
一、迫害总体情况
二、被迫害致死
三、被非法判重刑
四、监狱中的残酷迫害
五、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
六、被不明药物、下毒迫害
七、使用精神病院迫害
八、使用洗脑班进行迫害
九、大面积绑架、骚扰
十、使用电子设备监控迫害
十一、非法停扣退休养老金
十二、非法限制出行
十三、非法阻挠律师
十四、株连迫害
附录

一、迫害总体情况

图: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被2018~2020年遭迫害人次统计
图: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被2018~2020年遭迫害人次统计

表1: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分布表
地区总计人次2018-2020离世2018判刑2019判刑2020判刑2018绑架2019绑架2020绑架2018骚扰2019骚扰2020骚扰
湖南省总计985944161413711719588128237
常德57271791615
郴州92321216115538
衡阳1741320232565442
怀化11323211015131138
娄底161213414
邵阳3031696113
湘潭5226214232921
湘西11101
益阳20115391
永州16114118
岳阳190277192027471546
张家界11
长沙1971433252572133120
株洲1662611

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岳来、李喜中、彭伯祥、罗丹、曹贡勋、范文秀、肖美君、张亚琴、谭恢栋。

至少7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长刑期达九年,刑期五年以上14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

常德:刘冬仙、方杏枝、刘丽辉、曾明清、刘峰高、张美英、刘朝阳、许莲

郴州:黄小芬、廖志军、廖松林、周金莲、李木朵、段向辉

衡阳:唐敏、柳春霞、彭颂伟

怀化:曾洪元、杨林英、李先花、黄远桥、刘周容

娄底:胡必佑、邓钧友

邵阳:曾冬英、刘爱华、颜淑洲、曾志远

湘潭:彭石清、曾固、索纪艳、刘曼炎、王庆生、林佳、张雅琴、郭明清、石巧云

湘西:梁凤、杨正莲、郭才松、宋禹刚、吴明莲、吴明香、丁琳、李顺珍、向家玉、肖永康

益阳:吴先文、张春秋

永州:欧桂平

岳阳:范文秀、王岳来、何根良、曾谷珍、陈全秀、陈淑君、代作兰、李扩源、邓多会、李争争、胡俊玉、卢永良、郭丹霞、黄菊秀

长沙:方守琼、涟钢邓学员、吴利如、蔡新欧、韩学志、朱普照、刘丽霞、杨雯、刘福纯、唐修文

下面选取部份迫害实例,描述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中共对湖南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概况。

二、被迫害致死的实例

(1)王岳来被湖南网岭监狱迫害致死

湖南省岳阳市王岳来,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因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半,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在株洲攸县网岭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六岁。

王岳来修炼法轮功以前,他受中共无神论、假、恶、斗洗脑,他在修炼法轮功之前的人生可以说是在浑浑噩噩中渡过的:打牌赌博、抽烟喝酒、好勇斗狠;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浑浑浊浊。由于纵欲使自己的身体出现胃癌等疾病,到处求医问药、痛苦不堪;脾气暴躁,矛盾不断。

他于二零零八年开始学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恢复健康,脾气改好了,家庭、邻里、各方面关系融洽了。王岳来感恩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迅速地把这种美好告诉被谎言毒害的世人。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阅读法轮功书籍时,被岳阳县公安局绑架。之后,王岳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

王岳来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被非法关入湖南省津市监狱迫害,一个月后,转到株洲攸县网岭监狱迫害。

在网岭监狱,仅三个多月的时间,王岳来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三次下了病危通知,头都耷拉下来了,不能说话了,生命危在旦夕。即使这样,他还被四个警察、两个犯人看守。

监狱第二次给王岳来下病危通知时,王岳来的家人要求将他接回家治疗,监狱还要求他在“三书”上签字。王岳来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他认为讲述法轮功事实的行为不是犯罪,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监狱人员无视王岳来的身体状况,仅仅因为他不放弃信仰,而拒绝了让他回家治疗的要求。

王岳来最终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一个活生生的好人就这样含冤离世了。

(2)肖美君被迫害致半身不遂、含冤离世

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肖美君,二零一五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当时她已经近七十岁高龄,在狱中被毒打、折磨,被迫害致残、半身不遂,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二岁。

肖美君,一九四八年出生,原衡阳市粮运队职工,丈夫王生良也是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至今,肖美君二十年间不断遭受冤狱迫害、酷刑折磨,长期流离失所。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湘潭县公安局恶警以王生良、肖美君夫妇曾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为借口,把他们绑架到湘潭看守所关押。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夫妻二人都被非法判刑三年。

肖美君被送到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迫害。在长沙女子监狱,肖美君和所有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被关在高度戒备监区。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押,并遭到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

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门窗都是全封闭式的,不见阳光,让外人不得而知这里的邪恶。警察唐影、李珺指使七个罪犯围攻一名法轮功学员,对其轮流推拉,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行动自由,不准说话,并要长期或坐或站的保持一个姿势,造成精神上高度紧张。还禁止学员大小便,实在憋不住,就只有拉在身上,然后将学员推到厕所冲刷,站在厕所里,不准到床边,不把其当人看。警察唐影、李珺指示这些罪犯夹控,嚣张地高叫:“共产党叫我们来迫害你们!打死你们又怎么样?我们有共产党撑腰!”

七十岁高龄的肖美君被监狱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折磨,注射不明药物,精神和肉体饱受折磨。肖美君曾经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抬到医院抢救时,几小时之后才醒过来。

肖美君被迫害得半身不遂,手脚不自觉地抖动,牙齿在被灌食时脱落,无法独自站立,走路要人扶着。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出狱回家后,肖美君生活不能自理,在亲朋好友多方努力下未能好转,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

(3)参战老兵、银行科长彭伯祥被迫害致死

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法轮功学员彭伯祥,饱受中共邪党残酷迫害。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彭伯祥被绑架、非法判十三年,在湖南津市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保外就医不到一个月,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彭伯祥,桃源县农业银行信贷科长,年轻时参加过邪党中越战争,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义务教功,是桃源县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彭伯祥被绑架。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彭伯祥被非法判重刑十三年。

在湖南津市监狱被非法关押了十一年,彭伯祥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为推卸责任,办保外就医送回家,回家后,被封锁消息、严密看管,不准任何法轮功学员接触。二零一九年八月,出狱不到一个月,彭伯祥就含冤离世。

(4)七旬谭恢栋遭冤狱迫害离世

湖南常德市澧县梦溪镇法轮功学员谭恢栋,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六年被送到湖南网岭监狱,因拒绝所谓“转化”,长期遭辱骂、打耳光,被关过禁闭,被折磨的九死一生,二零一八年冤狱期满时已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不能站、不能坐,就剩一口气。

当时澧县政法委副书记熊文华说:没“转化”,我们就不接回澧县。非法超期关押半年后,网岭监狱警察怕谭恢栋死在监狱,多次催促下,澧县相关人员才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将谭恢栋接回本地。

谭恢栋回家时,就不会说话,家人发现其舌头在萎缩,头上后面有针孔。因谭恢栋不会说话,也就不知原因。谭恢栋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上旬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三、被非法判重刑的实例

(1)四位善良人被非法判重刑

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法轮功学员刘冬仙、方杏枝、刘丽辉、曾明清,因向百姓讲述真、善、忍,于二零一八年被劫持入桃源县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她们分别被非法判刑九年、九年、七年和五年。刘丽辉和曾明清同时被高额勒索“罚金”。

这四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十九年的迫害中,屡遭关押、冤狱酷刑,至今刘冬仙被冤判三次,合计十六年,方杏枝也被冤判三次,合计十九年。

刘冬仙,女,六十多岁,家住湖南省桃源县红十字会医院,是桃源县红十字会医院退休医生,是当地公认的好医生。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刘冬仙、方杏枝、刘丽辉、曾明清给被中共蒙骗的百姓讲清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先后被中共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他们被非法庭审,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桃源县法院对他们非法判刑,刘冬仙、方杏枝各冤判九年,二人不服,当即向法院提起上诉。刘丽辉冤判七年,并处三万元罚金,曾明清被冤判五年,并处二万五千元罚金。

刘冬仙、曾明清在“取保”期,遭到来自国保大队文承华、符正权、县法院熊军及社区负责人的恐吓,威逼,要求他们写所谓的放弃法轮功的“悔过”、“保证”,如果不从,就判刑、罚款。刘冬仙和曾明清坚决抵制,二零一八年七月初,市中院下通知维持原非法判刑。之后,她们被送往长沙女子监狱迫害。

刘丽辉上有九十多岁的老父亲,下有十四、五岁的女儿,急需她照顾。方杏枝家也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眼泪汪汪的盼她回家。

(2)教学能手朱普照被诬判八年

长沙市宁乡县法轮功学员朱普照,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被绑架,二零一九年获悉他被非法判刑八年。

朱普照,四十多岁,毕业于长沙大学,是宁乡县菁华铺乡桃林桥中学教师,善良朴实、勤奋踏实,不慕虚华,曾获得“优秀青年教师”、“教学能手”等多项荣誉称号,脸上总带着憨厚的笑容,朋友们都很信赖他、喜欢他。

然而,这样一位德才兼备、与世无争的好老师,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他多次遭到中共人员的迫害,因此失去了稳定的教师工作,被迫离开了心爱的讲台与孩子们。可贵的是,逆境中的朱普照仍然保持着一颗平和、宽厚的心,自己的生活很简单,但每当朋友需要帮助时,他总会尽己所能的热心相助。

二零零五年,朱普照仅因在宁乡县大成桥乡路边书写了“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二零零七年,警察欲再次绑架朱普照,朱普照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四年,朱普照因坚持信仰被非法辞退。朱普照只能以做家教为生,收入也不是很稳定。

二零一七年,朱普照在长沙市雨花区某小区租了一间单间小房,准备在长沙找份更适合自己的工作。然而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朱普照再次被绑架。据悉,这次绑架是由娄底市公安局钢城分局实施的,是由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操纵的。朱普照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判刑,再度失去了人身自由。据悉朱普照的父亲在他被非法抓捕以后离世。朱普照的女儿还在读初中,妻子独自承担养家的重担,十分不易。

(3)燃气站长韩学志被冤判七年,律师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韩学志,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被秘密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初,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冤判七年,罚金一万元。韩学志上诉后,仍被非法维持原判。

韩学志,一九八一年出生,今年四十岁,河北籍人,被绑架时担任湘投燃气(长沙)有限公司上海大众调压计量站站长。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韩学志在公司上班时,被长沙铁路公安秘密绑架。当时公司领导不知其去向,四处打听联系家人。

韩学志被绑架至看守所期间,铁路公安利用其对刚动完脑部手术母亲的担忧和对家人孩子的挂念,进行各种威胁,韩学志一直拒不认罪,不写“放弃法轮功的决裂书”。家人为其请了长沙知名刑辩律师,他们不许律师会见,恐吓约谈律师,律师退出后,得知又请了北京律师,他们一再向其家人逼问律师情况。

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多次打电话要求家属到法院配合调查,去劝法轮功学员韩学志认罪并写决裂书,家属拒绝,他们便威胁其家属,会让当地公安上家属公司找人,别因此失掉工作。家属回答所有电话都有录音,有什么事他们会被先曝光的。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一审开庭,韩学志、彭颂伟作为并案共同被告出庭。彭颂伟坐轮椅由家人推进入庭,韩学志的妻子拿出身份证后被告知不准旁听,只能在外等候。当天下午,北京律师张传利在法庭上为韩学志作无罪辩护,据理力争,驳的法官哑口无言,出席旁听的韩学志的多名同事及好友,都说法庭辩论非常激烈,律师的辩护十分精彩。

整个过程中,韩学志都很坦然,不配合邪恶,并当庭指出公安在构陷绑架审问期间,不停给其施压,恐吓让其妻离子散,孩子流落街头。他说自己无罪,会继续上诉。

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长沙铁路运输法院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韩学志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一万元;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彭颂伟有其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四、监狱中的残酷迫害的实例

(1)湖南网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南省株洲攸县网岭监狱是非法关押湖南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直以来都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监狱轻则不让家人接见,恐吓、辱骂、打耳光、体罚、长期饿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重则送禁闭,上刑折磨:喷辣椒水(对眼睛),电棍电,绑在老虎凳上,长时间吊铐,只脚尖点地,关铁笼子, “撕胯”等。

狱方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体罚及酷刑:长时间罚站;绑老虎凳;电棍电;辣椒水喷眼睛;长时间吊铐在窗户上,只脚尖点地;长期饿法轮功学员;有一种酷刑他们称“撕胯”,狱警叫五个犯人把法轮功学员按住,往两边撕扯四肢,可以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狱警还会以各种借口把法轮功学员弄到禁闭室里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甚至放到铁笼子里迫害。

法轮功学员胡文奎在这里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恶徒们多次把胡文奎关到禁闭室里进行“撕胯”。

法轮功学员魏桂梅,六、七十岁,也遭关禁闭、“撕胯”迫害,被折磨得突发脑溢血,最后完全失去记忆,生活不能自理,这样还被继续关押。

法轮功学员吕松明,在这里被迫害出严重的心脏病,多次被抢救,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仍被继续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春泉,六十多岁,经常被殴打,被长期罚站,从晚上十点站到凌晨三、四点,站得晕倒,仍被继续迫害。

法轮功学员曹贡勋,约六十岁,入狱前行走自如,后被迫害的中风要拄拐棍。

法轮功学员傅建平,遭长期罚站、电棍电,“撕胯”,不让家人接见等迫害,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巨大伤害。

法轮功学员谭恢栋,约七十岁,遭长期辱骂、打耳光,入狱前行走自如,后被迫害的瘫痪在床,吃饭、大小便都无法自理。

(2)长沙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教转中队”,后称“高度戒备监区”,用各种残酷、暴力手段企图逼迫她们放弃信仰真善忍。

湖南女监对法轮功学员最典型、最直接的酷刑就是穿上“缩身衣”,然后吊起来。“缩身衣”是一种没有袖口和脚口、十分牢实、弹性强硬的刑具。被穿者越挣扎,它会缩得越紧。戴上这种刑具,首先是呼吸困难,浑身被箍得疼痛难忍,苦不堪言。时间稍长,受害者就会大小便失禁,昏厥。

七十多岁的祁东县城连圩乡法轮功学员曹翠云,因不配合体检,被穿上“缩身衣”吊起来,没一会儿就小便失禁,昏厥过去了。

怀化辰溪县法轮功学员邓月娥,被穿上这种“缩身衣”,吊了一夜,又被罚蹲十多个小时。内裤都与腿上的肉粘在一块儿了,换裤时,双腿被揭下来大块大块的肉皮,鲜血直流。当时已经入冬,邓月娥在身穿冬装的情况下,都被摧残成这样,可见这种“缩身衣”对人体伤害的有多深!这样的酷刑,邓月娥在一个星期之内遭遇了三次。除此之外,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暴打,拳打脚踢那是司空见惯的。罚站、不许睡觉、不准上厕所等恶毒手段,种类很多。这些表面上看不见暴力的暴力,其残忍程度,也是令人发指的。

法轮功学员秦小兰(常德人)、杨天柳(长沙人)都是在夏天三十八、九度酷热的高温下,被罚站到晕倒昏迷,送去医院抢救,缓口气回来继续罚站。张新琪(宁乡人)被连续十七天每天十二个小时的罚站,不许上厕所,被迫害的屎尿缠身。

湖南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个手段是让法轮功学员整天处于精神的恐怖中。狱警利用人格扭曲、品行低劣的重刑犯人,随时可以肆无忌惮地刁难、辱骂、殴打法轮功学员。例如,一个法轮功学员早上在刷牙时,莫名其妙就被扇耳光。当问及原因时,行凶者说这位法轮功学员刷牙的声音太响了。这位学员表示自己很无辜,就立即遭到同监室的其她犯人群起而暴打。

常德法轮功学员尹红,一次自言自语了一句话,声音并不响,突然就被犯人推倒在地上,用脚踩她的嘴,使她的嘴肿得很高。

法轮功学员邓月娥因对自己穿“缩身衣”感到冤枉时,被罚抄“两高解释”二十多天,每天要抄十三、四个小时。隆冬时节,长沙的天气异常寒冷。邓月娥被抄得乏力、恶心,身子寒冷,极度虚弱,几欲昏厥。

有时那些重刑犯人心情不好,可以任意找法轮功学员发泄,一天到晚,监狱里时时充满狱警和坏人的吼叫声,与法轮功学员遭暴打的惨叫声、呻吟声、喘气声……整个监狱犹如地狱。

被非法关押在湖南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五、六十岁甚至七、八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中,有的被吓得血压升高,有的吓得整天身子发抖。狱方就是要营造一种高度压抑、高度恐怖的气氛,让法轮功学员度日如年,精神崩溃。

湖南女子监狱一方面用暴力,另一方面营造恐怖气氛,令法轮功学员分分秒秒处于高度的精神紧张状态中,这种手段卑鄙低劣、毫无人性,同时,打着法律的幌子知法犯法、执法犯法。

五、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的实例

(1)长沙律师孟凯被枉判入狱 办案单位违反法律程序

孟凯,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律师。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孟凯在出门打官司的途中被绑架,之后在未经开庭、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秘密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五点,孟凯出门前往外地帮公司打官司,在途中被浏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戴上手铐,下午四点被十多个警察挟持到家中,非法抄家并录像拍照。

孟凯家人得知情况后,赶往雨花区公安分区咨询,其中一名刑警支队长说:“问他认不认罪,他都不认,他这个态度那要判他十年。”之后孟凯被挟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近五个月的非法关押中,孟凯家人前后在外地请了两位律师前往长沙第一看守所探视,都被公安剥夺合法权利。二零二一年三月,孟凯家人到看守所给他送钱时,显示“查无此人”。孟凯本人已不在看守所,第二天,家人前往办案单位雨花区公安分局咨询,都以“不知道”为由搪塞家属。

三月底,家人获悉孟凯已被秘密送往长沙监狱,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监狱了解情况,而监狱方面直言:“没得到领导的通知我们不能告知”。当问到送钱送衣时,说:“什么都不用送,都有,在这学习一个半月,就会告知人分往哪个监狱。回家等着就行了。”

未经开庭,就秘密判刑,没有通知家人,没有律师在场和确认签字,完全违反法律程序,孟凯就被秘密地送往了长沙监狱。

孟凯曾就读于武汉华中农业大学的法律系经济学,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那年,他正在当律师并参加考研究生。二零一九年,孟凯在一家公司做法务,帮公司解决了很多搁置已久没有解决的问题。法务部总管说他是没受污染的好人,同事们都夸他正直善良。

(2)一级警督徐丽华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徐丽华,六十多岁,一级警督,家住位于浏阳市的湖南警察学院内。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六点左右,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西湖派出所等一伙人,撬坏徐丽华家的门锁,冲进家中,非法抄家,并将徐丽华挟持走。徐丽华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四看守所(女子看守所)。家属为其聘请了律师,看守所却不允许律师会见当事人。

徐丽华的女儿出于孝顺,走访相关部门咨询,并给办案人员送了一封劝善信,就被非法抄家。执法部门四个人从六楼把她强行抬下来,并被无故抽血,非法拘留七天。

(3)建筑公司老总刘峰高被诬判七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常德市鼎城区法院诬判刘峰高七年刑期。刘峰高先后历经三次非法庭审。每一次非法庭审,法院相关人员都有违法的行为。例如:阻止律师合法的辩护权等。

刘峰高,六十多岁,在某建筑公司任老总,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好人。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刘峰高被绑架投入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刘峰高被劫持至鼎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被强制戴手铐、脚镣,受到了酷刑折磨,连亲人送衣物和生活用品的权利都被非法剥夺。刘峰高被鼎城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后,转移至常德市白鹤山看守所迫害。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刘峰高的身体遭受极大的摧残,高血压达两百以上,脸部浮肿。

(4)特级教师彭俊南被绑架、虐待

法轮功学员彭俊南,家住衡阳市衡阳县,七十九岁,退休前是中学特级教师。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彭俊南在本县界牌镇赶集,并且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界牌派出所绑架。

所长气势汹汹的逼迫老人讲出姓名时,彭俊南没配合。所长扬言要打人,把他正在喝水的杯子夺走不许他喝水,还指挥值班辅警动用了手铐,把彭俊南一只手用铐子用力锁住,卡到骨头里去了,痛得老人直冒汗,疼痛得受不了,将另一只铐挂在铁窗上。老人不断的与他们讲真相也不愿听,中午十二时才让他回家。具体动手迫害的是值班辅警。

六、被不明药物、下毒迫害的实例

(1)谭美英遭戒毒所医院关押 被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九年,明慧网报道了法轮功学员谭美英于二零一七年遭受的注射不明药物的迫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湖南祁东县法轮功学员谭美英被绑架,被秘密关押到祁东县戒毒所康复医院后,该院强制她服用和注射不明药物,谭美英出现胸口痛、头痛、流鼻涕、流眼泪、四肢无力,并长时间尿血的症状。回家半年后,仍然头昏头痛、尿血。

谭美英自述说:我被镇干部李波等强行送到祁东县戒毒所康复医院,叫一个姓罗的女医生专管迫害我。在戒毒所康复医院,姓罗的女医生强迫我服用不明药物,我拒不服药,她叫人抓住我,给我打针,打针输的液也是不明药物。我在这里被强迫服用了很长时间的不明有害药物。服药后,心中难受得很,胸口痛、头痛、流鼻涕、流眼泪、头昏脑胀,四肢无力,并长期尿血。

(2)康瑞其被打毒针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九年,明慧网报道了法轮功学员康瑞其于二零零八年左右被打毒针迫害致疯的事实。法轮功学员康瑞其,退休前担任长沙市日杂公司部门经理,多次遭残忍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半夜,她被六一零以“开奥运”为名再次绑架、非法劳教,她在白马垅劳教所被打毒针迫害致疯。

二零一零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一名家住张家界的吸毒犯人给当时被非法判刑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讲述了康瑞其被白马垅劳教所打毒针迫害致疯的事实。她当时是主管夹控法轮功学员康瑞其的。

该吸毒人员说,康瑞其只因写信给胡××(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她去问劳教所警察:“你们把我写给胡××的信给寄出去没有?”恶警抓住康瑞其的头就往墙上碰撞,后来就给她打毒针。第一次打毒针后,没什么反应,接着又打了第二次毒针,注射了很多药物,打完之后,康瑞其就变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头脑不清醒,看见人就打,最后连警察她也打。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狱警才打电话通知当地派出所去接康瑞其回去了。

康瑞其在白马垅劳教所被打毒针,从此完全失去了正常思维和记忆,发呆,胡言乱语。

(3)湖南白马垅劳教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致疯、瘫

二零一九年,明慧网根据法轮功学员吴金平的回忆,报道了湖南白马垅劳教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吴金平回忆,二零零八年,她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期间,被强迫吃不明药物,三个月后完全精神失常。经过修炼法轮功后,吴金平恢复记忆。同时被药物迫害的还有舒碧兰,现已成植物人。

吴金平,女,现年六十二岁,家住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雷锋镇,二零零八年被关入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劳教所的魏姓警察、陈姓警察、彭姓警察三人,借口吴金平有点咳嗽,指使劳教人员强迫吴金平吃药。一边逼迫她,一边欺骗她说,是治咳嗽的药。吴金平被迫吃下了一颗白色的和一颗黄色的药丸。第二天,吴金平就神智不清了,疯疯癫癫的了。

到了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吴金平已经完全精神失常了。吴金平的弟弟用了三千元钱,和吴金平的儿子一起,把她从劳教所接回。接她时,她谁都不认识了。

回家后,吴金平的家人送她到医院,多家医院医治无效。后来,在多位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吴金平渐渐开始看法轮功书籍,慢慢恢复学法炼功,才终于清醒了。

据吴金平回忆,当时在劳教所被强迫吃药的,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舒碧兰,被迫吃了四颗药丸,她的情况比吴金平更严重,回家以后,也没有能再修炼法轮功了,现在已经成了植物人。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当时被强迫吃了六颗药丸,因为吴金平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后续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七、使用精神病院迫害的实例

(1)没有精神病,却被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

湖南岳阳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郭丹霞,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被入室绑架,六月底被劫持到岳阳市康复医院(精神病医院)迫害。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岳阳市石油公司退休会计、法轮功学员郭丹霞,女,七十五岁,被岳阳市楼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多个警察入室绑架、非法抄家、审讯,推搡中她当时就出现呕吐症状,警察仍然把她带走,三月十九日非法关押在岳阳市第二看守所(云溪看守所)。

三十天后,楼区检察院一男一女两名检察官对她进行非法提审,三十七天时给她非法下了逮捕。一个星期前看守所通知她家属:说她的案子已送平江检察院。其实二十多天前她已被送到岳阳康复精神病医院,强行做“精神病治疗”。

郭丹霞本没有精神病,何来“治疗”一说呢?把没有精神病的好人整成真正的精神病人,这就是中共的“治疗”吗?郭丹霞家族中没有精神病史,她被抓前也好好的,怎么被关押四个月就得了“精神病”?那么为什么不通知亲属呢?为什么不放人呢?中共邪恶的迫害就是让好人生不如死,放弃信仰,任其摆布。

据明慧网报道,岳阳市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卢永良、黄菊秀。

八、使用洗脑班进行迫害的实例

(1)长沙市捞刀河洗脑班劫持多位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长沙市“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在捞刀河黑监狱(对外谎称“长沙法制教育中心”)再次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至少有邓庆辉、严海英等五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此地。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下午,长沙市各区至少有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当地社区、派出所人员用车挟持到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的捞刀河洗脑班分别非法讯问。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此地后,即被关入三楼朝北的一间十来平方米大的带卫生间的房间里,由两名“夹控”人员每日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不准出房门,一日三餐也只能由夹控打到房间里吃,没有半点人身自由,与犯人无异。亲人无法探视,也不能与家人电话联系。完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狭小逼仄的空间,几近令人窒息的氛围,给人造成的精神痛苦与极度压抑,非亲历者很难想象。

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除公安机关、检察院与法院之外,禁止任何组织及个人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在没有任何司法手续的情况下,将一个守法公民从家中或工作场所绑架,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再施以种种精神迫害,这是对民众的严重身心残害,是犯罪。

九、大面积绑架、骚扰的实例

(1)长沙公安绑架二十余位法轮功学员

长沙市法轮功学员李志刚、徐丽华、孟凯等二十几人,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遭长沙市国安、公安、各派出所警察假借浏阳公安局的名义绑架,其中十五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开庭。据悉,法轮功学员孟凯律师已被秘密判刑,劫入长沙监狱。这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关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男)和第四看守所(女)。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长沙市铁路职工住宅院内的法轮功学员李志刚家有九名法轮功学员在学法,十点半学完法后一开门,在外面等候的二十多个警察蜂拥入室,除一人着警服外其余的都着便衣。法轮功学员曹志敏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称你们这是非法的,这些人只说是浏阳公安的。曹志敏、陈阳夫妇喊“法轮大法好”,立即被恶警打倒在地,双手反铐套上黑罩。

紧接着法轮功学员曹志方、杨芳夫妇、喻珲、龙琅琼、文静等七人被劫持走。李志刚被铐在了客厅木沙发上,李志刚的母亲被铐在房内。警察地毯式的抄家抢劫,非法抄走了人民币及大量私人物品,电脑、优盘、大法书等,并要带走李志刚和他的母亲。这时李志刚不修炼的妹妹、妹夫从外面进来,问要将人带到哪里去?回答说暂时送芙蓉区公安分局,下一步就不知道了。本来李志刚的母亲也要带走,最少去呆一天。因其年事已高,本人坚决不去,才没被带走。

李志刚的外甥卢俊光也被绑架关押。当晚警察乘其父母不在来到了他家。只因卢俊光讲用电脑翻了一下墙,他们就将卢俊光铐起带走。第二天通知卢俊光的父母,说是监视居住,要求来签字。卢俊光的父亲签完字后,并没有放人而是将卢俊光送往浏阳看守所关押。

二零二零年二十七日晚十点多钟,法轮功学员龚祥辉、陆丛英夫妇从婆婆家回来刚进家门,就被十几个警察闯进门非法抄家。随后将龚祥辉关押到长沙第四看守所。陆丛英被非法关押到了长沙第一看守所。

十月二十七日晚,法轮功学员章芙蓉、粟东辉被非法抄家后关押到长沙第四看守所。张灵革被关押到浏阳看守所。

十月二十七日晚,还有法轮功学员袁静被非法抄家绑架,具体情况不详。法轮功学员刘艳平系电视厂退休职工,被非法抄走了三车东西,随即被绑架关押到长沙第四看守所。八十六岁的李中华老人一人在家,当晚也被抄家,人没被带走。

十月二十八日,长沙市法轮功学员朱翠华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四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六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徐丽华被绑架。徐丽华的女儿出于孝顺,走访相关部门咨询,并给办案人员送了一封劝善信,就被非法抄家,并被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被绑架、抄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夏敬泽、黎大妈、莫芨、莫芳。

这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博士生、高干、教师等,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修炼者。他们家里有八十多岁的父母,有小孩,看守所却不准家人接见,连过年时,家人都不能看上一眼。

十、使用电子设备监控迫害的实例

(1)七旬唐修文被手表式监控器监视

长沙法轮功学员唐修文,于二零一九年遭到青园街道矫正办用手表式监控器进行监视迫害。

唐修文,女, 现年七十八岁,湖南省电视机厂退休职工,家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二零一八年六月,唐修文老人因在赶集时赠送人真相资料,被岳麓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派出所、青园街道矫正办、社区共六人到唐修文家,强行给她戴上无法自行取下的手表式监控器。二零一九年从四月份开始,街道矫正办的人每隔一两个星期就登门对唐修文老人进行骚扰,给她做笔录,要求唐修文老人签字、按指纹,并拍照。

在这种高压迫害和不断骚扰下,唐修文身体急剧消瘦、头晕、咳嗽、还出现了高血压的症状,有时整晚无法入睡。

(2)八旬老人石巧云被手表式监控器监控

湖南湘潭县近八十岁的大法弟子石巧云老人,女,于二零二零年被雨湖法院非法判决限制行动自由,期间被强制戴上电子手表监控。石巧云老人日渐消瘦,心脏受不了,一个月后,要求湘潭县花石派出所人员取下电子手表。而后,花石派出所人员又强制硬性要其交一百元,用旧手机安装卡片,限制她外出至今。

十一、非法停扣退休养老金的实例

(1)冷雪飞起诉人社局非法停发养老金

湖南岳阳市法轮功学员冷雪飞,女,五十八岁,原湖南岳阳市城陵矶粮食仓库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二十年来,遭受了共产邪党非人的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两次,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从二零一八年六月开始,岳阳市社保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养老金,她多次找岳阳市社保局协商无果。

二零零六年五月,冷雪飞被岳阳钱粮湖警察绑架,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岳阳君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冷雪飞再次被绑架。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被非法秘密开庭后,中共法院非法判冷雪飞三年半。

二零一八年六月冷雪飞被岳阳市社保局停发了退休养老金。她询问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是上面的通知:服刑期间不能享受养老金待遇,已经领取了的要返还,没能力返还的,就停发养老金,直到还清为止。冷雪飞要求看文件,工作人员拿出一张《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有关养老保险待遇问题的复函》(劳社厅函[2001]44号)和一份湖南省的相关文件。这是“经济上搞垮”的暴政对公民生存权的迫害。

冷雪飞起诉岳阳市人社局非法停发养老金行政诉讼案,于二零一九年九月在岳阳市君山区法院开庭,律师依法指出,养老金本质上是原告的合法财产,被告无权停发及要求原告返还服刑期间养老金。

(2)交通局职工被剥夺退休金三十余万元

今年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肖敏华,是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交通运输局退休职工,她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患疾病不药而愈。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实施“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肖敏华被剥夺退休金九年余,金额累计达三十余万元。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零年十月,肖敏华被非法劳教,被扣发一年一个月薪金。二零零一年九月肖敏华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被停发两年二个月退休养老金;连生活费也不曾给过一分钱。

二零零六年九月,肖敏华被迫流离失所。从二零零六年九月开始,肖敏华的退休基本养老金及退休人员应享有的待遇全部被剥夺;二零零八年六月肖敏华被诬判五年(开庭只是个形式),至二零一三年一月五年冤狱期满,才给她办发退休养老金。

二零一七年,肖敏华因向群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诬判一年。二零一八年九月肖敏华去银行刷钱,发现没有钱。肖敏华当时找了相关部门及610负责人,他们说坐牢就要停工资,你先领了的就要扣回来。肖敏华去社保部门去问,他们说肖敏华的退休养老金全部停发了。

上述的六年冤狱、三年非法劳教,肖敏华总计被非法剥夺退休养老金和工资三十余万元。

十二、非法限制出行的实例

(1)坐火车出差被无理绑架

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法轮功学员廖灿,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在岳阳火车站候车时,被警察无理搜查、扣押、限制出行。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晚上八点四十分,廖灿和她工作单位六十多位同事,一起去外地参加单位组织的工作会议。在岳阳火车站候车时,她被三、四个乘警要求查看车票与身份证。尔后要求查看随身携带的行李,见行李中只有换洗衣服及日常用品,就说:“没事,你继续等车。”

车已经进站,廖灿随同事一起在站台上即将上车时,过来了六、七个乘警对她说:“你们湘阴县当地政府领导要求将你拦下,不准你走出岳阳地区”。并以此理由将她拦截至岳阳火车站派出所。

在车站派出所有十几人围着廖灿。其中有车站乘警、岳阳楼区维稳办人员、车站派出所警察等,如临大敌;而且又把她的行李仔仔细细的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此时,廖灿说:“我去外地是去公司参加工作会议,你们可以去问与我同去的六十多位同事;也可以同我去我工作的公司看看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可否知道:你们这样无故拦截是没事找事、执法犯法、侵犯人权;严重的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与工作”他们却以“奉命行事,也没办法”为由强行将她扣押在岳阳火车站。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廖灿的丈夫从湘阴赶到岳阳,想接她回家。但是湘阴县“610”办公室主任蒋志伟,及湘宾镇殷红强、黄建等人,将她强制带回湘阴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警察将她非法铐在铁椅子里问话:“你到外地去干什么?是不是去上访?”廖灿无奈,告诉他们:是去公司开会。并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与工作,是侵权行为。”国保大队警察威胁她说:“你再这样说,就把你铐上脚镣手铐,铐起来”。非法审讯她到凌晨三、四点,将她非法铐在铁椅子里直至三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多钟,并扣留了她的身份证及户口簿才让她回家。

十三、非法阻挠律师的实例

(1)长沙公安百般阻挠律师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长沙市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绑架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家属及他们的律师欲探视却被长沙公安百般阻挠。律师感叹道:十二月十日是世界人权日,可是我们连探视的权利都没有!

绑架事件发生后,有家属为被绑架亲人聘请了律师,律师从外地赶到长沙,于第二天去会见当事人时,看守所告诉律师,当事人已于当天被办案单位接出,“监视居住”。依照法律,因当事人在当地有住所,监外居住也应该送回家进行,或者通知家属才行,可家属未接到任何通知,也不知究竟关在什么地方。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日,又聘请了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与律师一起前往长沙市公安局、检察院了解到: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已于当天从长沙市检察院移交到了浏阳市检察院办理。律师与家属又紧急驱车至浏阳市公安局和检察院,反映修炼法轮功不违法和看守所不许律师接见的违法问题。但是浏阳市、长沙市公安互相推脱。浏阳市公安局说只是公章被借用,其它不知情。长沙公安局说这个是浏阳市公安局承办的。

律师随即陆续通过网上投诉,向国务院、高院、公安部等部门网上投诉长沙市公安局、看守所的违法行为。十二月八日,有律师接到长沙市看守所的电话,要他们接见再等等。

由于害怕被人知道事件真相,面对家属聘请律师,当地人员避而不见,不肯开门,把律师全拒绝了。律师找到办案单位浏阳公安局时,每个办公室灯都亮的,都有人,见律师来了,都不肯开门,等律师转身走出公安局大门,里面人员纷纷开门出来,看律师是否走了。

(2)法院“做工作”胁迫辞退律师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尹兰英在怀化市鹤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审理,但其妹妹为她请的维权律师未能到庭辩护,被其妹妹因迫于法院压力而中途辞退。

开庭前夕,鹤城区法院对尹兰英妹妹“做工作”,要求其答应三个条件:开庭时,不要法轮功人员在场,不要维权律师在场,不要亲属在场。答应这三点,开庭后马上放人,关多久,判多久,如果不辞退维权律师就判三年。威胁与压力,使其妹妹终究妥协答应。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尹兰英被非法庭审,除了尹兰英的妹妹一人外,其他亲友(包括尹兰英的其他亲人)和法轮功学员都不能进入法庭旁听,全都被拦截在法院大门外。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尹兰英没有因为辞退维权律师而马上被释放,仍被劫回到怀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善良无辜被迫害,身陷囹圄,请律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天经地义,为什么非要威逼亲属或本人辞退维权律师?显而易见,就是心中有鬼,不想在法庭上出现与他们这些所谓的执法者不一样的声音,走走法律程序,摆摆样子,为所欲为地游戏法律,制造依法办案的假相,达到陷害善良无辜罪恶目的。

十四、株连迫害的实例

(1)遭警察骚扰恫吓,长沙市刘红伟被迫离婚

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报道,湖南省长沙市高桥大市场经营业主刘红伟女士,遭当地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和恐吓,为了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610非法组织、市场管理办、派出所、社区等人员屡次对她和她的家人非法询问和监控,连她的孩子也不放过。在压力之下,刘红伟的丈夫提出离婚。

刘红伟女士原籍河北保定,她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为人处世,邻里和睦,生意也不错,一家人生活和美。

但是,610、警察、社区、市场管理办等人员不断非法上门骚扰、恐吓,并且威胁刘红伟的丈夫,威胁说要强行没收店铺,恶意询问刘红伟的孩子在哪里上学、就业等信息,威胁不签字放弃法轮功就抓走刘红伟。

由于不断的非法上门骚扰、恐吓,刘红伟的店铺无法正常经营,家里人精神压力都很大,不仅担心刘红伟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受到威胁,更忧心孩子受到不法之徒的伤害。最终刘红伟的丈夫不堪承受,被迫提出离婚。一个小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2)警察使用绑匪手段,绑架儿子逼迫母亲

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长沙法轮功学员陈灿向世人免费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警察紧接着就到她家抄家,将家中所有书籍资料抄走。同时,警察还把她在家的儿子绑架至派出所,后一直铐在椅子上,铐得很紧,手腕鲜血直流,额头上也有伤,并特意让陈灿看他儿子受苦的过程,以此威逼陈灿说出资料来源。陈灿儿子大概十八岁,警察知道多年来一直是母子俩相依为命。据警察说是所谓的上头一定要把她作为重点案件搞。

用绑架、暴力虐待儿子来逼迫母亲,这不是绑匪的手段吗?中共警察的这种行为将中共的流氓土匪的本质暴露无遗。

附录:2018-2020年湖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表(70.9KB)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