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大法还是同化大法

更新: 2021年07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三日】昨天我到商城买了一双鞋,付完钱之后,就给卖鞋的老板讲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她说:“小时候入过少先队。”我给她起了一个“来财”的名字,加上她的姓,她很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我接着讲大法真相时,她的电话就响了,接完电话就在手机上打起麻将了。我只好告诉她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回了一句“记住了”。我就走了,可是心里感到很遗憾。

出了商城来到街上,看到一个发广告的女人,发了半天也没人接一张广告。我说“现在发广告也不容易,大太阳照着也没人接广告。”她说“是呀!”我帮她发了几张之后,就给她讲真相,她说现在疫情没结束,谁都希望自己平安。她说:“我戴过红领巾,不要了,能保平安就行。”我问她贵姓?她说姓闫。我就说:“就叫闫平安吧!”她高兴的说:“谢谢!”这时接广告的人多起来了,我还没有给她讲大法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呢!可是她忙起来顾不上听了,我等了一会,只好走了。

走到一个超市的门口,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坐在一辆三轮电动车上。她的胸前还站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娃,我觉的这老太太自己年龄这么大了,开着三轮车,还带着那么小的孩子,有点为她担心。赶忙走过去跟她打招呼,讲“三退”保平安。老太太挺爽快的说:“我七十岁了,加入过少先队。”我说大姐:“退出无神论的少先队能保平安。”她说:“行!”我又问她:“您贵姓?”她边说边在手上写“任”字,是任务的“任”。我正要给她讲大法真相,老太太就说:“谢谢!”脚一踩车闸,笑呵呵的说着:“保平安喽!”开车就走了。我心里这个惋惜呀!今天下午这三人只三退,却没一个能认真听大法真相的。我带着遗憾回家了。

晚上我坐在计算机前上传“三退”名单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三个人虽然都退了,可是没有一个听到大法真相的,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向内找自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回头查看自己近一个月的修炼状态:学法眼花、读法不入心、背法记不住、炼静功迷糊、发正念倒掌、讲真相讲不到位、甚至电话还被监控干扰。出现这么多不正确状态,我心里急呀!反复找自己,去人心,可是效果不大。

那还是没找对,今天下午又出现这样的现象,我越找人心越多,心里很烦躁。这时一阵困意袭来,感觉疲惫的不行。猛然想起师父说的一句话:“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放下一切!发完十二点正念,我就睡着了。三点十分的闹铃也没响。将近五点时我起来给师父敬上香后开始炼静功。六点三十分发完正念后炼一至四套功法。

就在头顶抱轮时的这段时间内,脑子里万马奔腾似的,压不住、排不掉。我心里想着:“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突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随之泪水也流了下来。那天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同修文中引用的师父的法“天地法成全”[3]打到我的脑子里,我立刻明白了,大法造就了天地万物,我是其中之一,师父时刻管着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心里一下踏实了,随着悠扬的炼功音乐静静的抱轮。一个月前的梦境从新在眼前浮现:那是一个火车站的大候车室,就像每年春运一样,候车的人多极了,人山人海,简直没有站脚的地方。大概还有十八分钟,我要乘坐的那趟火车就到站了,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怎么也挤不到检票口,我心里那个急呀!在这紧急关头猛然想起,我可以走职工通勤口進站(因我是铁路子弟,小时候上学就坐火车,工作后也经常跑通勤,所以走通勤口進站时候比较多)。我跑出候车室找通勤口,怎么也找不到,跑的气喘吁吁,看到运转室的门开着,我急切的跟值班站长(就是给火车发开车信号的人)说:我的车快开了,你能不能让我从值班室穿过去上二站台?值班站长对我笑了笑点点头,我连“谢谢”都没顾得上说,一下子跑出去,飞似的上了二站台。由于跑的太快,身上的包袱都跑丢了。这时火车已经徐徐开动了,我拼命爬上了车。上车后才发现,这是一节黑皮的大闷罐货车车厢,我这个懊丧啊!自己拼命的就赶上这样一节车厢,实在不甘心。明明看到是一列绿皮的旅客列车,中间只有一节是货车黑皮车厢,我怎么就上了这节货车车厢呢!这样不行,我必须到下一站下去,往前跑,非得坐上绿皮车厢不可!回头一看,这节车厢里还有许多同修躺在地上睡觉,其中有一块地方说是给我留的。

抱完轮了,我停下来想:再现梦境,师父让我悟什么呢?这个梦过去一个月了,至今让我耿耿于怀放不下,一列车只有一节是黑皮的,我为什么就上了这节车呢?反思自己这些年的修炼状况:每天学法、背法没间断,早晨炼五套功法,基本都是一步到位很少耽误,发正念按部就班的做,讲真相也尽心尽力。最近出现的状况不是偶然的,我究竟是哪出了问题?噢,可能对正法结束的时间在我的潜意识中隐藏的很深,不知不觉的出现了懈怠的情绪,放松了精進的意志,从而发展到目前这个状态。

我觉的,看似干扰修炼的表象,实际也是师父利用给每个大法弟子出的一张考卷,是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自己被其带动,这不是信师信法的根子上出了问题吗?所以上了黑皮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4] 师父说:“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4]

师父还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5]

那天一个同修问我:“你是要做一个符合大法的人?还是同化大法的人?”我马上想到《论语》最后一句:“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6]

同样坐一趟车,无条件同化大法去掉私,走出旧宇宙的理,坚定的信师信法,就达到24K金的标准,就稳稳的坐在前边的绿皮车上,否则,就像我一样,没有达到标准的18K金,只能躺在黑皮车上睡大觉。这真是梦中惊醒迷中人——人神一念啊!

这个梦反复出现,师父点化我写出来,叫醒和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也就是黑皮车厢里那些睡大觉的同修快醒醒,车快到下一站了,我们得放下人的观念,同化大法,达到新宇宙的标准。师父在等着我们呢!

个人现阶段修炼体会,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机缘一瞬间〉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