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过心性关

更新: 2021年07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六日】我想用我的真实经历和过病业关的同修说:我们在遇到关难的时候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行动去否定迫害。也希望世人通过我的亲身经历能了解到法轮大法展现出的神奇。

我把过病业关叫作过心性关,因为这件事着实对我信师信法的程度来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考验。

一天晚上五点多钟,我到婆婆家把东西放下后转身就下楼了,下楼时感觉右腿稍微有点不适、有点痛,我就一边发着正念否定它一边下楼了。

在骑车去同修家的路上腿还是痛,我也是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也没找到什么原因。再回到婆婆家上楼时右腿就不太敢使劲了,那时也没弄清到底是哪痛,也摸不着,站着也不疼走路也不疼。八点多我从婆婆家下楼回家时就难了,每迈一步都艰难。当时公公帮我往楼下送菜,我为了不让公公看出来只能硬挺着。

骑自行车到家十分钟的路我却用了二十多分钟,因为右腿不敢使劲,不敢打弯,从右腿膝盖部位向下一直痛到脚趾头,向上一直往大腿上面延伸。等到家上楼时更难了,右腿每迈一步都要摔倒。我为了防止自己摔倒,也为了防止自己站不稳撞到栏杆上弄出响声吓到邻居,只好一步一挪。我先把左腿迈上去,再把右腿艰难的挪上去,那时右腿每动一下都疼的揪心。可当时疼痛到那种程度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哪引起的。我進屋后赶紧把菜收拾好,这时走路腿也开始痛了,我坚持着洗漱完。

九点半左右我开始炼一个半小时的动功,之后发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正念。这时我找到了在右腿膝盖外侧有两个痛点,是它引起的右腿上下延伸着痛。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我问自己到底哪出问题了,招来这么严重的迫害。这时“显示心”几个字打过来,心里顿觉敞亮,但不是特别轻松。

我想可能还没找到根,还得继续找,但显示心肯定是这次迫害的一个祸根。可为什么是显示心,我不太明白。这两天自己也在琢磨这件事,突然明白那是一种不屑,是无意中在证实自己。

前几天想起同修的那句话时和自己对照了一下,觉的自己不能出现那种情况,自己能把握好。当时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也没留意,现在想来就是那种不屑,自以为是,显示自己,证实自我。师父见我有继续向内找的心就一步步开示给我:遇事证实自我,不是证实法、自以为是、不修口,和同修交流时拿自己和另一同修举例子。其实那位同修有很多优点,证实法的事情也做了很多。

那时本意是想让同修切实认识到修炼中遇到的任何事情、矛盾都得修自己,从自己这找原因。可是从昨天发生的事才使我醒悟,我做错了,那只是我的愿望,我的话没对同修起什么作用,现在意识到也可能是因为我那时说话的心态不纯,所以没什么效果。我对不起那位同修,我在这里向那位同修道歉。说白了还是显示自己,证实自己,无意中已在抬高自己,贬低别人。

豁然间,我明白了很多自己以前从没认识到的问题,心里很亮堂,感觉收获多多,很开心,真应了师父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现在我明白了自己以前有几次因一念之差给自己身体带来的不正确状态,比如,我的头发有一个地方一年多了就那么长,没再长过,等等一些事情。一直以来就以为是好奇心惹的祸,招来的麻烦,现在我才明白根本上还是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造成的。

早晨三点我醒来时,右腿一动也不敢动了,起也起不来了,一动就痛的撕心裂肺。心想这可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躺着啊(自从丈夫和母亲离世后,我一直独自生活)。我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动人的念,那我就听师父的,就用行动来否定这场迫害,我一定得起来。我把心一横,真起来了。可起来后更难了,这腿一动不能动,弯也疼伸也疼,怎么都疼,想用手帮帮忙,手也不能碰,整条腿都疼。坐那半天没动地方,感觉就象人瘫在那了一样。

我想:总这么坐着也不是办法,什么都干不了,连卫生间都去不了,更做不了饭了,时间长了动了人念更麻烦了,身边的姊妹(未修炼法轮功)知道了会害怕的,那时自己的麻烦就大了。我必须自己冲过去,真正用行动来否定迫害。师父说:“难行能行”[2]。我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弟子也不承认,我就走大法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其他的安排都不承认,都不要,我一定能行。我就这样不断的鼓励自己。

好不容易从床上挪到了床边,我忍着剧痛站了起来却又不敢挪步了。心里想着挪步,嘴里也说着挪步,可心里因为对那种痛的恐惧,腿一动也不敢动。那时每做一个动作对当时的我都是个考验,都是很难的。我试着扶着柜和墙往前挪。那时切实感受到残疾人的生活有多么不容易。过程中脑中闪过一念,已经向内找了,怎么更厉害了?我马上警觉了,这是怨。立刻提醒自己不能怨,千万不能怨,没有偶然的,师父给的都是最好的,肯定是有原因的。也可能是师父把造成身体痛苦的根本原因去掉了,但身体上还有自己需要承受的,自己一点不想承受也不行,那是怕吃苦,是安逸心,更是对自己信师信法的考验,不能动摇,就相信师父说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就用行动去否定这场迫害,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不行,就是行。

去过卫生间后,我炼了两个半小时的动功和静功,在炼第四套功法下蹲时腿痛的身体都跟着哆嗦,下蹲很费劲,那我也要求自己尽量做标准,接下来打坐时腿不疼,炼完静功后明显感觉右腿好些了。我赶紧给师父上香,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感谢师父的加持鼓励。然后我就坚持做饭,收拾屋子,不把自己当病人,该干啥干啥。

这一天我一共炼了三遍静功,每炼完一遍,腿就好很多。到下午的时候我觉的今天能出门了,赶紧把同修要的语音文件录好。四点多钟的时候感觉腿走路、骑车没啥大事,上下楼不知能啥样。于是我决定把东西给同修送去,不走近道,不过天桥,绕远走平道。我下楼的时候右腿还是不行,还是一步一挪,骑车时也还是疼,但能忍住,也能用上点劲了。到同修那上楼也不太痛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太感谢师父了,只一天时间就帮弟子闯过来了。

下午在我写稿两个多小时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腿完全好了,下地试试,活动活动,真的完全好了,腿很灵活轻松。兴奋的我赶紧上楼道试试看能不能正常下楼,结果我真能正常下楼了。我真是太快乐,太幸福了。从中也看到了自己悟性太差,竟不敢相信自己会好这么快。我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太神奇了。

我写出的真实经历,希望世人从我的亲身经历能了解到法轮大法展现出的神奇,我的这种情况即使上医院也不可能好这么快。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通过修炼很快就能解决,这就是大法的超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