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象你们这样,这个社会该多好!”

更新: 2021年08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这一段时间,因为镶牙,我多次去过镇里的一家牙科诊所。牙医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交谈中,牙医向我介绍说,我屯的谁谁谁是他的同学,邻村的一个人也是他的同学,这个同学是炼法轮功的。我马上意识到,应该借机给他讲真相了。

于是,我告诉他:“你这个炼法轮功的同学的老伴和我是朋友。我和他们夫妇俩认识二十多年了。过去我气管有病,很重,治疗无效,眼看就要死了。一九九七年,我的婶婆特意从外地赶来教我炼了法轮功,我才活了过来。你的同学他们夫妻俩也炼法轮功,我们是九八年认识的。”

我接着说,江××不顾老百姓的死活,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许炼。你的同学夫妇俩炼功后受益了,就去北京替法轮功说公道话。一个被判刑三年,一个被劳教三年,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孩子很可怜,圆圆的脸瘦成了长脸,我经常去看孩子。我每次看到孤苦伶仃的孩子,我的眼泪就会流出来。我怕孩子难过,就悄悄的擦去泪水。有时我给孩子送去一些吃的,如花生什么的,让孩子补养身体。

他们夫妇俩结束冤狱回家后,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一直坚持炼法轮功,而且炼的非常好。法轮功也给了他们一家人幸福快乐:他们种了几十亩田,还养了好几头牛。他们的儿子、儿媳曾经买了一辆大货车,东西南北方搞运输,挣了不少钱。几年前已在县城买了楼房。小夫妻抱了儿子后,还想抱闺女。果然心想事成,又有了一个闺女。现在他们家是人财两旺,日子过的非常好。”

牙医说:“法轮功是挺好的,要不这么打压谁还炼哪?”接着说:“如果谁炼就倒楣,就家破人亡,那让谁炼谁也不会炼了,还用得着谁去管吗?谁炼谁顺当,谁不图个顺当。不让炼就是不对!”我称赞他说:“你说的真对。你有正义感,你是个正义之士,是个有良知的好人。”

他问我:“法轮功是好功法,江泽民为啥要打压?是不是中央内部有高官炼,江泽民怕夺他的权?”我说:“是江泽民心胸狭窄。当年打压开始时,我曾经跟派出所警察探讨过这个问题。那个派出所的所长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有一亿人,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江泽民能不害怕吗?能不镇压吗?’”

牙医说:“原来是这样!江泽民心眼小。”我称赞他说:“你能明辨是非分清好坏。‘三尺头上有神灵’,你有善念,神佛会保佑你的。神佛就是来保护好人的。”他诚挚的说:“谢谢你的吉言。”

镶牙是个麻烦事。咬牙印、戴牙、修牙,总要去诊所。我去戴牙时,送给了牙医一个真相播放器。因为他认同法轮大法,我想让他更多的了解大法真相,真正得救。他看到播放器很高兴,说:“我得给钱,不能白要。”我告诉他是赠送的,不要钱。他有些过意不去,我劝他说:“你就听吧,你听明白了,对你有好处,你会受益的。”他留下了。

我去修牙时,结识了牙医的老伴。我送给他老伴一张大法真相护身符,同时劝她“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她告诉我,十年前他们全家人就都退了,是本镇的两个法轮功学员来镶牙时给他们退的,他们全家人都保平安了。

我又去修牙,顺便让牙医给我补一个牙窟窿。补完后,我给他医疗费,他不要。我知道他补一次牙一般是收五十或者一百元钱。我跟他说:“你不能拿那个小播放器顶医疗费,一码是一码。”他说:“我没那个意思。”我说:“那你该收多少钱就收多少钱。”他说:“你送给我这么好的东西,我得谢你。你这个人真好,我才不收你的钱。”我说:“不行,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占你的便宜,我得给你钱。”他说:“我说不要就不要。”

我没有再和他争辩,怕他理解不了。我走出诊所,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是修炼人,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于是我進了一家超市,花六十元买了一桶豆油,返回牙所送给牙医。他惊喜不安,马上说:“油你拿回家,我收你二十元补牙费,这多好,咱们就了账了。”

他收二十元那只是收了材料费,那他的人工费不还是没收吗?我不还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吗?我回答说:“你这么大年纪,为我治牙也很不容易。你忙了好大一阵子,我不能不谢你。你留下吧,这是我应该送的。”他还是不肯留,要给我油钱。在我的一再劝说下,他留下了那桶油。

我又去修牙,他热情接待,又提起那桶油,还要给我钱。我婉言谢绝。他说:“你这人真好,有修养,有素质。现在的人,都是为己为私的,象你们(指法轮功学员)这样好的人不多。你们都能为别人着想。都象你们这样,这个社会该多好!”

我再次去修牙,他还是热情接待。他对我说:“你的牙有什么毛病你尽管说,这一次我要给你彻底修好。”并重复的说:“你这人真好,都象你们这样,这个社会该多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