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永川区许克勤、代先明夫妇多年来被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许克勤、代先明夫妇修炼法轮大法后,二人不仅身体健康了,他们的家庭也变得非常和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夫妇二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二十年多来遭受中共的迫害。

一、修大法 夫妻双双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妻子许克勤,一九五二年七月生。修炼前,她患有多种疾病,子宫肌瘤、疝气,动过手术,花了不少钱,却常发病,不能参加劳动,是远近闻名的老病号。她心里非常明白:钱再多也带不走,官再大也就几十年,身体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于是,想尽办法,八方告急,没有效果,无奈之余。

一天路过体育馆,许克勤看见好多人在那炼功,就靠近咨询,也跟着学炼,不久,她的病痛全消失了,全家以及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为她高兴,赞叹:“法轮功,好功法 ……”

丈夫代先明,生于一九五二年三月七日。修炼大法前,也是疾病缠身,气管炎、风湿痛、痛得抽筋,一个月发几次,生不如死。修炼后不到一个月,感觉全身轻松,抽筋一次都没发过,风湿不痛了,气管炎没了,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样更增加了修炼的信心,言谈举止,对人做事都按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而且,以前的代先明,烂烟、烂酒,长期赌博,脾气古怪,长期打闹,搞得家庭即将破裂。修大法后,他变了,变成了一个温馨和善、厚道,遇事能理解人。家庭和睦了,亲友、邻居、朋友街坊都赞誉: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好!

二、许克勤遭迫害、毒打,亲人受牵连

二零零零年,王泽志(大队书记兼本生产队长)带办事处董庆连、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邓光其、西大街派出所刘胜均、江登府、唐光荣到许克勤家,叫她不要到处跑。长期监视,隔三差五抄她的家,连90多岁老人卧室也不放过。

二零零一年,许克勤被抓进西大街派出所两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晚上8点多钟,许克勤正在洗衣服,西大街派出所张翼骗她去问点事,说所长要见她,十分钟送回来。哪知去就叫签字盖手印,许克勤拒绝了。就被送去戒毒所关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上午10点半左右,许克勤买菜回家正在煮饭,就有人敲门说是物管看下水道管子,门一开扑进来几个西大街派出所的人,其中一个是刘胜均(西大街派出所指导员)强行把她抓走,锅里蒸的肉刚上气,许克勤忙去关天然气,他们都不准,不由分说把人拖下楼,拉到派出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下午,许克勤从地里劳动回来,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邓光其、刘胜均带着几个西大街派出所的人闯进她家,叫她去公安局。许克勤说:凭什么去?其中一人喊了一声:动手!四个人就向她扑来,把她按倒在地,抓手、拎脚,鞋子弄丢了,光着脚把她人连拉带拽抬下楼,塞进车内,拉到公安局。罗竟就对许克勤施暴,打的她遍体鳞伤满身是血(有血衣为证),许克勤昏倒在地。罗竟就用穿的皮鞋脚尖踩着她的脚趾,另一只脚提起转圈,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转,许克勤就又醒了过来。罗竟就拉着她的脚从二楼倒拖到底楼,她的头、背就在梯子上一梯一梯的到底层,人就又不知事向了。醒来后,被铐上手铐在车里说是去戒毒所,把她关在铁笼子里。然后,抱着材料叫许克勤签字,被拒绝。他们就拿一把钳子威胁说:“不签字就拿刑来给你受,看你能过多少关”。不多一会,又把许克勤送去看守所。在看守所同监的问:你是杀鸭子吗?满身是血。有的说:看样子是被警察打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晚12点左右,又拉许克勤回公安局受刑,将她双手铐在铁椅子上,坐在很潮湿的水泥地上一整夜,第二天又将许克勤单手铐在铁窗子上,吊起来仅脚尖可沾地。第三天,刘胜均、罗竟对她又是拳打脚踢,许克勤大声喊:打好人啦!他们就用垃圾袋塞住她的嘴,一看还不行,打起也有响声,就把她弄到六楼吊起来再施暴,罗竟说:这今天打你,就没人听的到了。六一零头目邓光其站在一旁指使说:法轮功打死白打死!歹徒罗竟就更疯狂的使劲打,马上许克勤的牙齿就掉落5颗,他还边打边威胁说:要你全家过不清净、要你儿子过不清净、要你牢底坐穿、我们想抓就抓,想打你就打你……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他们4个警察每天24小时整天轮番看守迫害许克勤,不给饭吃,要她签字,要她说出资料来源,要她承认复印了100多份资料。许克勤说:这是诬陷。他们就说少点,接近100份。许克勤拒绝承认,他们就轮番的反复迫害,吊铐了她八天八夜,打的她遍体鳞伤,昏死几次。全身变形,手脚肿的像象腿大,不能行走。

七月十四日,许克勤被送回看守所。八月十日被放回家,但人行走还不便,家人就给许克勤身体的全身变形青一块、紫一块、死血胞等拍了照作证,打掉的5颗牙齿作证,还有血衣等。那35天是要命的35天。许克勤被迫害详细内容,请见明慧网《重庆许克勤女士遭“六一零”歹徒罗竞毒打》一文。

许克勤的亲戚未修炼法轮功也被警察抓捕。她的姨侄女婿雷跃刚被抓到中山路派出所非法关押。姨侄女姚容被抓进看守所关押20多天,六一零头目邓光其对她严刑拷打,铐她“苏琴背剑”(一种酷刑),不许她和许克勤家来往,威胁说:要定她窝藏罪(没抓到许克勤丈夫),判她几年。家里人被吓倒了(那时姚容女儿才两岁),就花了一万多元的小费,结果还是被栽赃判了一年的监外执行。邓光其还经常威胁她:不准乱说,不准和许克勤家来往(怕把钱的事说出来),否则收监。

侄儿媳妇张国容也被六一零头目邓光其一伙抓到西大街派出所关押。侄女代龙会,在商场上班也被抓到公安局关押审讯到晚上凌晨3点多钟。

警察穿着便衣偷偷到许克勤姐姐家,说是安天然气的,到屋就东张西望,哪个角落都看遍。又一天装着是医院的医生到乡下许克勤的妹妹家,说是扯草药,把她妹妹从劳动的地里喊回来,进屋就到处看了个遍,然后,就问这问那的,还问跟哪个姐姐好点。她妹这才知道是便衣找人(因许克勤的丈夫代先明流离失所几年)。

六一零头目邓光其伙同西大街派出所长期每逢节假日抄许克勤的家,二零零六年在家抄到了法轮功资料,就判许克勤一年劳教。

劳教所那黑窝,每天4个包夹整天整夜看守、不准睡觉、上厕所,否则毒打,白天还要每天劳动17、8个小时,如没完成任务,责骂或者毒打,再加时直至完成。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六日,许克勤又被强行绑架到永川桃花源洗脑班,两包夹每时每刻看守,强制管她的每一个行为动作,以邓光奇(洗脑班校长)为首的警察教唆指使下,连个本队的包夹李文英都对许克勤大打出手,不许睡觉、走动、强制固定姿势,还破口大骂,满口脏话不堪入耳,更为恶劣的是还骂大法师父。

二零一一年四月份,许克勤又被无理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这么多年来,每逢节假日他们都要上门绑架或者骚扰,干扰许克勤家的正常生活,搞得四邻都不安。

三、丈夫代先明屡屡被抓、非法劳教、判刑

迫害之初,是村干部找代先明谈话,要他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代先明不写。村支书和西大街派出所就用欺骗的手段把他弄进戒毒所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并勒索300多元现金放人。

第二次说派出所问点事,把代先明弄进永红厂关押,迫害一个月,说要600元生活费另加300元保证金,才放人。

第三次,西大街派出所黄远邦,由村支书王泽志带路到亲戚家找到代先明说有点事,把他又弄永红厂关押,迫害10天,交200元放人。

就这样屡屡抓捕,抄家无数次,无法正常生活,家庭经济也承受不起,世人邻居都不得安宁的情况下,六一零还发出通缉令到处捉代先明。在邻居的帮助劝说下,代先明不得不离家出走,过着3年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在荣昌租房住处,代先明被荣昌“六一零”警察绑架到荣昌看守所,遭各种名目的酷刑迫害,被诬判四年半,在永川监狱继续遭受非法的折磨。

在监狱里,代先明几次被迫害得入医院,好不容易熬到刑满回家看90多岁病重的老父,可就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代先明给老父送葬的那一刻,六一零头目邓光其一伙又在殡仪馆将他抓捕,判一年劳教,送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那真是人间地狱,几天就把代先明打得面目皆非,成了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长期病号,还不给医治,折磨得你生不如死,对外说你很好,百般封锁消息,他们(西山坪的警察)根本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

一次,代先明在动物园送了张光盘给世人,就被双竹派出所抓捕,迫害了15天。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胜利路办事处、村委会书记薛强一同四人到家把代先明弄到桃花源洗脑班迫害。代先明被迫害的内容,请见明慧网《浪子回头 却遭中共十年迫害》一文。

四、许克勤、代先明夫妇再遭迫害、屡次骚扰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中午1点30分左右,代先明在永川区兴隆湖十字路口贴“法轮大法好”、“公审江泽民”,被兴隆湖巡逻的保安跟踪,又到荷塘月色,被保安构陷后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月十一日下午,代先明被非法开庭,被冤判1年2个月。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9时,重庆永川村社胜利路办事处中治办的罗民全、永川政法委张姓书记(自称办案的)等3男3女,打着看望的幌子到许克勤家骚扰、照像。许克勤告诉他们自己修炼后带来的身体健康与家庭和睦。

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永川宣花派出所副所长宋世斌、姓陈警察到代先明家骚扰,宋世斌说代先明是重点人物,三个月来一次。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永川区胜利路司法所肖必春等两人,骚扰徐克勤、代先明,他们说来看看。不一会儿就走了,手上拿了录音器,录了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