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正气回应 “清零”不了了之

更新: 2021年08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四日】二零二一年六月十日前后,孙姓片警给我的小儿子打电话说有事要跟儿子谈。于是小儿子就按照他约定的时间、地点去了。

孙片警对儿子说:“社区刘主任想见你,是关于你母亲炼法轮功的事。有三张表格想请你帮个忙签字就可以了。你去找一下刘主任和网格员就能拿到表格。”片警并叮嘱说:“这事和我没关系,这是他们居委会搞的,我只是通知你一下而已。”儿子没理会他,就回家了。

又隔了一天,该片警又给小儿子打电话,催他去居委会领表格签字,并再次叮嘱说这事和他没关系,这是综治办和居委会的事,他只是管通知的,你去一下吧。小儿子就去了居委会领了三张表格。居委会的人马上让小儿子填表。小儿子看了一下表格,看到上面有什么“决裂”、“悔过”、“揭批”等,马上撂下脸说:“你们让我签这个字啊!这个我可做不了主,我要把表格带回家去给我妈看看再说。”他接着对办公室的人说:我妈炼功前一身是病,那可是真的。炼功后一身无病也是真的。我还真没看到她炼功后有不好的表现,反而给我们家节省了时间和钱,快80岁了没让我们操过心。我妈工作40多年,从不搞政治的。法轮功使她身体好了,要知恩图报才对,你们反而要她反对法轮功!这连做人的基本道德都没有了。现在还弄虚作假,让我替她签字。不但她肯定不同意,这在我们家,在还有道德底线的人那里都不会同意的。这个字我是坚决不能签。但我把表格带回家给我妈看看。

小儿子从居委会回来就找到我,很认真、很严肃的跟我说有事要和我谈谈。当时我就猜到和我修炼法轮功有关。他就把这几天片警和居委会老是打电话骚扰他并诱导他上当签字的事给我描述了一番。

我对小儿子说:“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所有参与迫害打压的人都是违法者。我修炼谁也代替不了,把表格退还给他们,有事让他们来找我。”小儿子听我这么一说,转身就把表格退还给居委会,并找到居委会主任和网格员说:“这事和我无关,今后不许再因为这个事打扰我。你们在这弄虚作假以后要倒楣的。你们是一级组织,那边是我的母亲,你们是要把我推到叛逆母亲的对立面吧?!我不想背‘不孝之子’的骂名。所以我在这儿跟你们讲清楚,以后不许再干扰我!”

过了两、三天,居委会的几个人又去了小儿子家敲门,其中有一个男青年。小儿子开门后,男青年手把住门框说,我们想進你家和你谈谈,小儿子说:“我有事,这就出门,没时间和你们谈,请你把手拿开,我要关门出去办事了。”那男青年还是不放手,小儿子说:“那我就报警了,私闯民宅!”

那人坚持了一会只好放手。小儿子把门一关走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给住在另一个城市的大儿子打电话,说:“刚才找你弟弟配合我们,关于你妈妈炼功签个字的事,他不配合,你能不能配合下……”没等打电话的人说完,大儿子就说:“为什么要配合你们?不配合你们是因为你们水平太低,境界太低,为人民办事方法太低!你们这些人做这事本身就是错的,叫人家怎么配合你!?你们完全是错的还要别人配合?人家坚持正确的不配合你们那是对的。在我这看来,谁配合你那谁就是错的……”儿子还没说完,居委会的人就把电话挂了。

之后再也不找我的两个儿子了。

在要我签“三书”的那些日子里,我想,如果他们来我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迫害大法会遭恶报的原因,叫他们别犯关系到他们的命运的大错。我也不再气恨这些人了。

由于我的心态变好了,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过了几天的一个下午四点左右,突然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居委会那几个人。我就让他们進屋坐在客厅里。此时的他们只是面带微笑,都不说话。停了一会一个人讲话了,以从来没见过我为借口说只是来我家看看。我问她姓什么、干什么的?片警赶快介绍说她姓刘,是社区书记。然后我们就聊天,他们自始至终没提“法轮功”三个字,更没提我修炼法轮功的事,自然也不会谈签三书的事。他们心虚,没达到目地,大约坐了一个小时就走了。

出门后他们当中一人就给我小儿媳妇打电话。小儿媳妇说:“婆婆的事你找我婆婆才对,即使不找我婆婆,要找就该找她的儿子,也轮不上找我呀!再说,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你们善待老人也是善待你自己!”小儿媳一句话就把对方顶得无话可说,找个借口就把电话挂了。

通过这件事,看到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事已经没路可走、穷途末路了。由于大法弟子平时大力的讲真相,参与迫害的人员也知道直接迫害大法弟子会有恶报,为了完成任务,就找家属参与迫害。家属是大法直接受益者,也不会做邪党的帮凶。最后这个“清零”就不了了之。

师父正法到这一步了,众生的善也在复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