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家人见证大法创造的奇迹

更新: 2021年08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四岁,退休前是一名高级幼儿教师,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以前得法的老学员。我把这些年修炼中经历的一些事情写出来,见证师尊的慈悲伟大和法轮大法的超常。

年轻时因工作的繁重和家务劳累,造成我体弱多病,每年的流行性感冒从来没落下我,平时下班后都先要躺下休息一阵后才能做家务。当社会上出现气功热后,我们单位也有不少人学练各种气功。有的叫我去学这个功,有的叫我去学那个功,都说练了气功身体好,可是我对他们所练的气功都没兴趣。后来我的一位同行朋友叫我去她们那儿学法轮功,她说这个法轮功很好,她炼了以后身体比以前好多了。由于对法轮功不了解,我拒绝了。

再后来得知我们县城有很多人在学炼法轮功,我们单位也有不少人在炼,要好的朋友也劝我炼法轮功,此时我的那位同行朋友托人带给我一本《转法轮》叫我看。盛情难却,我利用工作之余连续读完了《转法轮》。这本书太好了,里面所讲的都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没看到过的,特别是为何要做个好人和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道理,让我耳目一新,非常有说服力。读完一遍《转法轮》后,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那是一九九七年五月。

学法炼功后不久,我出现了“重感冒”症状,发烧、流鼻涕、咳嗽等等。女儿见我病情严重,硬要叫我去医院输液。我告诉她因为我炼法轮功了,大法师父在给我消业,调整身体,不是病,不用去医院,三天后一定会好的。她不相信,她说那她就等三天,如果三天后症状没有减轻,就必须去医院。结果三天后,我的一切症状几乎全无。

女儿和家里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之后,女儿、儿子以及丈夫都相继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大法在小孙子身上显神迹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小孙子在幼儿园突然不停的流鼻血。老师叫家长送孩子去医院检查。验血化验,孙子的血小板低,只有40多,而正常值为100至300。医生叫赶快转到上级医院去治疗,于是连夜赶去了国内血液病方面最好的儿童医院血液科。一進医院,孙子就直接被医生送進了重症监护室,医生怀疑是白血病。于是又是输血、又是输血小板,还不准家长陪伴孩子,孙子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儿媳以泪洗面,坚持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不肯离开。在转医院的路上和到医院后,我们叮嘱孩子一定记住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大人也在心里默念。

第二天我回家后给师父敬香,请求师父救救这个孩子,我要带他好好学法修炼。第三天我去医院,听到医务人员说孩子的血小板基本稳定了,没有继续下降,后来每天都在往上升,七天后,孩子转入了普通病房。

可在重症监护室里跟他一样症状的小孩去世了。

汶川大地震 师父保护明真相的家人

二零零六年我和老伴回到千里之外的西南老家探亲。多年没有回去了,自然双方的亲戚都得去拜访。每到一家,我们都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高德佛家大法,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并送给亲属们每人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

我老家紧邻汶川。每年的五月正是农村收、种的大忙季节,但天气已经开始热了。为避热,一般午饭后人们都要在家休息一会。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那天,家人都在家呆不住,就想到田间地头去干活。当他们正在地里忙活时,大地震发生了!稻田里的水荡起了一米多高,人被震倒,只能坐在田里。

大地震过后回家一看,弟弟家房屋墙被震裂出一条大口子,成了危房;小妹家的房子塌了一半;七十多岁的大伯哥有午睡的习惯,可那天有人约他出去玩,他刚走出门,地震发生了,他家那一片街的房屋都被震垮了,可大伯哥家却完好。

我所有的亲人在这场大灾难中无一伤亡。因为他们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真诚的相信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小妹患直肠癌,要做切除手术。她每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手术很成功,术后的症状比同病房的病人都轻,并且很快康复,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身体一直很健康,什么农活都能干。

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

修炼大法前我体弱多病,抵抗力极差,患风湿、关节痛、肩周炎、美尼尔氏综合症、还经常头痛,每年春秋两季的流行感冒我都不会落下,我自然也是医院的常客。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以前常患的病痛全好了,身体健康,就象师父讲的:“感到一身轻”[1],“上楼上多高也不累”[1]。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江泽民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的诬陷和残酷迫害,虽然坚修大法的心没动,但我学法、炼功、修炼没有以前精進了。结果造成二零零四年美尼尔综合症复发。孩子们送我去医院,医生让我连续三天输液。第一天药输進身体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就象纯净的身体被脏东西侵蚀污染了似的。我对孩子说:我是炼功人,怎么能来医院治病打针呢?第一剂输完我就回家了。坚持学法炼功,美尼尔综合症再也没有复发。

二零一九年夏的一天中午,我吃了一小块孩子烤的肥羊肉,下午感觉胃里很不舒服,晚饭时吃了一些炒南瓜,到晚上八点左右,胃部开始隐隐作痛,当时在处理一些家务琐事,丈夫说我不抓紧时间学法,我却反驳他:“你们不做的事情我来做,你反倒说我不对?”心里很不服气。话刚说完,就感觉胃里好象有东西翻搅一样痛得厉害,痛一阵好一点,过一会儿又翻搅着痛。整个晚上疼痛难忍,躺在床上象烙饼一样,前后左右不停的翻身折腾,疼痛一点也没减轻,后来还全身发烧,没法睡就起来坐下的,在地上走。到后半夜,感觉胃部都快穿孔似的,感觉真是来取我命来了。

女儿看我折腾一夜,到天亮体温也没退,人瘦了一大圈,全身无力,她心里不稳就说:要不就去医院吧?我说:“我是修炼人,大法弟子没有病。”外孙女也叫我去医院看看,这时有个念头在我脑子里:修炼的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天上的神没有去找地上的人去解决问题的。我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不是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的法的大概意思吗?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就看我自己怎么悟了,人神一念啊!你是常人你就去医院,你是神、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就坚定的信师信法,再苦再难的关你就都能闯过去。我坚定了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自己听师父讲法,家人同修帮我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身体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就这样我的体温慢慢降下来了,胃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到下午基本不痛了,也能進食了,第三天完全恢复。

在这过程中,我自己也在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病业现象呢?原因有二:一是常人的情太重,因孙子要来吃饭,就当个大事去忙活,整天忙于常人的家务事,没有摆放好修炼人与常人事务的关系,二是丈夫提醒我,我不但不悟反而与他争,争斗心太强,怨恨心也太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承受了,再次救了我,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

丈夫沐浴在洪恩中

在我得法修炼后,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炼。过去他是个胃痛老病号,中西医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治不好。修大法以后,不知不觉好了。前几年被邪恶绑架迫害后,在看守所里因严重的疝气病症,医生检查后说有生命危险,被保释出来去医院做了手术,这是他修炼大法后第一次去了医院。可两个月后又出现脑血栓再一次去了医院。出院后回家继续学法炼功,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后来有一次他不小心摔倒,右边身体僵硬不听使唤,被儿子们送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脑部有几十个出血点。医生说:“这人以后可能麻烦了。”从医院回来后他右边的上、下肢都没感觉,不能正常活动,走路要人扶,吃饭只能用左手。他自己心里很明白,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们和他一起学法、发正念,他自己正念也强起来,下定决心一定要站起来自己走。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他由拄着双拐到单拐,再到丢掉拐杖扶着桌椅走,到最后自己独立自如的走。现在生活能完全自理,并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他的身体能恢复的这么好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护佑和大法的洪恩。

现在他仍然坚定的走在法轮大法的修炼路上,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我家的房子是两层的复式结构,楼上楼下加起来差不多两百平米,因此孩子们刚结婚时都没有搬出去,全家十几口人一起生活。俗话说:“舌头和牙齿还要打架呢”,我们这个大家庭却其乐融融、没有矛盾。知道我家情况的人都啧啧称奇,连迫害我们时来抄家的警察都赞叹:“这家人,十几口住在一起,没有矛盾、和睦相处,罕见!” 这可都是因我们修大法得来的福份啊!

我和老伴因修大法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能帮孩子们去掉很多后顾之忧。白天孩子们去上班,孙子孙女去上学,我和老伴在家里一个买菜做饭、一个接送孩子。平时我们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遇到问题向内找修自己,把儿媳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儿媳也很孝顺,每到年节,都会早早的给我们老俩口要么买衣服,要么买点别的。

儿媳和年轻人在一起总喜欢议论自家婆婆如何如何,每到这时,我家儿媳总是自豪的说:“我婆婆人可好了,精力旺盛,思维敏捷不输年轻人。我有心事总喜欢跟婆婆去说,找她拿主意。”她的那些小姐妹都很羡慕她,说:“你婆婆可真好啊!”

听到儿媳跟我说这些事的时候,我心里也很有感触,其实我以前的脾气不是很好,因为身体不好,经常会心烦意乱爱发火,是法轮大法让我变成了被儿媳称赞、炫耀的好婆婆。

结语

大法赐予我家人的美好还有很多很多,无法一一描述。修炼大法的美好是每一个真修弟子都能感同身受的。我们走过了“七·二零”,走过了遭洗脑、失去公职的迫害,走过了数次被抄家和邪恶的司法迫害,走到今天,依然坚定的走在修炼大法、证实大法的路上。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用法轮大法荡涤了尘垢中的我们,使我们一步一步走在同化真、善、忍的路上,走向新生。弟子们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浩荡洪恩!

叩拜师尊!感谢师尊对我们这个大家庭的慈悲护佑和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