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 女儿选择了法轮大法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我只有一个女儿,可她自出生就患有先天性甚至危及生命的严重疾病,让我提心吊胆。直到她成年之后,依然不断遇到各种大的关难。幸运的是此时我修炼法轮大法了。

师父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

我知道,我只有真正放下这个心,才是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帮助她走出这些魔难。

二零一五年新年过后的一天早晨,我走進女儿房间时,她跟我说:“妈,我乳房里长了一个东西。”我一摸,是有一个象瘤子似的东西,还挺大。我问她:“什么时候发觉的?”她说年前就发现了,一直没跟您说。我以为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可现在看比以前更大了。我看她心情压抑就说:“没事的,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念就会好的。”

第二天早上,我带女儿到本市一家大医院做检查,医生看了后说:“初步诊断是纤维瘤,也叫脂肪瘤。但是没做彩超还不能确定。”我咨询医生:“这种情况需要做手术吗?”他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做手术。”我说:“往后推一推,暑期做行吗?”他说:“那不是越长越大吗?”

我想,女儿是大学老师,还有十天寒假就结束该开学了,临时找个代课老师也不好找。可是现在不做手术又不行,不知该怎么办。我就先让女儿去做了一个彩超。当天下午拿到彩超结果,医生一看,说:“不只是长了一个瘤子,两个乳房里都有,而且还很深。”

我问医生:“这是什么性质的呀?”他说:“这得术后做切片化验才能知道结果。这种病,手术后也说不好以后还长不长了,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说:“大夫啊,您看看这两个乳房同时做手术这孩子能承受得了吗?另外这术后也不好恢复呀。”

医生沉思了片刻说:“那就先做一侧,另一侧暑期再做吧!”我看一看女儿沉默不语难过的样子,也只好按医生所说的做了。

医生给女儿开了入院通知单,安排第二天首先给她做手术。等一切手续都办完后,一看,我和女儿已经在医院忙了整整一天了,医生也下班了,我们只能回家为第二天的手术做准备。

一到家,女儿就回到她的房间躺在床上,眼睛望着房间的棚顶,一言不发。当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就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里。往那一坐,心里想着这个打击也太突然太大了,女儿明天怎么面对啊?她怎么会遇到这种事,也太苦了……

这时,往事在我脑海里一幕一幕的出现:我怀女儿的前期,就采取各种方法保胎。整个妊娠期间,我就靠输高浓度葡萄糖、吃点面包、喝汽水维持着,直到预产期前二十多天,我住進了医院。医生检查是产前子痫,就是一种产前综合症,表现为血压高、眼睛失明。

胎儿是足位难产,所以必须得做剖腹产手术,否则大人孩子都难保。手术把孩子拿出来时,孩子没有呼吸。我就听大夫说:“快抢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把孩子抢救了过来。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我们回家了。给孩子量体重,不但没长,还往下降了。

女儿出生后体质就非常不好,总是离不开医院,除了经常吃药、打针外,各种营养品只要有对女儿健康有益的,我都去买。就连那些巫医小术的东西我都没少用。可是不管花多少钱,最终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当她长到三个月时,就开始断断续续的住院。

我一年一年的盼望着她快点长大能有点抵抗力,身体强壮起来就能好一些吧。可那只是我的美好期盼。女儿大概在八、九岁时,眼睛又出现了问题,看人都是双影。去医院确诊是散光;再继续往下查,说头里有什么造影;再继续查,说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就又开始用治疗眼睛的各种针剂、药剂、各种补品,好在情况有些好转。

十一岁那年的一天早上,她开门去上学,突然晕倒在门外。醒来后就吐了,呕吐物还带血。当时把她送到小区诊所,大夫说好象是胃出血,必须赶快送大医院。我们马上带着女儿赶往大医院。赶到医院时,女儿已经休克了,血压为零,脸色苍白。经过抢救,终于转危为安。医生的诊断结果是十二指肠溃疡、出血、缺铁性贫血。治疗一段时间后,女儿回家疗养。

女儿虽然身体不好,但是她挺好强。就这样的身体,不但文化课没落下,还非常刻苦的学习画画。因为女儿有美术特长,我给她找了专业美术老师办的画班学习画画。读初中二年级时,女儿说想提前一年报考全国重点美院附中,她想提前一年试一试,第二年再考就能有把握了。

第二年,女儿报了一个美院附中,被录取了。从此,女儿十五岁离开家,在外省读高中、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到该省市一所私立大学教平面设计。之后,女儿又考進一所公立大学工作。

我于二零零八年走回法轮大法修炼中。几年后,我办了内退,来到另一个省市,家就固定在这里了。我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后来经过老家同修的帮助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了。那时当地没有真相资料点。一年以后,通过同修的帮助,在我家建立了一个资料点。开始只能复印资料,后来才逐渐逐渐的运作起来,能制作各种资料了。

那时候,我每天工作都很忙,除了上班就是学法、忙着做真相资料,每天都忙到半夜。女儿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是她不反对我修大法,并且每次放假回家,她就帮我做真相资料。后来真相资料种类越来越多,用量也大。

因为女儿身体不好,我每天下班回家,都看到她精疲力竭的样子。但是,女儿从来没有怨言,女儿做的真相资料质量比我做的都好。她还经常给我提建议,哪做的不好应该怎样改進,因为大法真相资料是救人的,方方面面要求都非常严格。就这样,有师父的加持,再加上女儿的协助,资料点基本上平稳的走过了这么多年……

往事一幕又一幕,我不能再这样想下去了,越想,对女儿的情越重,越想,越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手术后的一切,女儿还没有成家呢……

我是大法弟子啊!我得放下这个情!

此时,我想到女儿明天手术这件事就开始求师父。我一边心里继续请师父加持弟子,一边起身去跟女儿谈明天手术的事情。我开始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和女儿的空间场,请师父加持我。

我跟女儿说:“妈妈想和你谈谈明天做手术的事情。刚才我也请师父加持了,因为弟子走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虽然你还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但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你会跟着受益的。是否做手术这件事情还得你自己做出决定。现在只有两条路:一个是走常人的路,做手术,手术后果大夫也跟你讲了;还有一条路,就是走上一条大法修炼的路。这条路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如果你能修炼大法,那真是大福份。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还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看妈妈修炼这么多年没吃过一片药,以前我身体怎样你是知道的。你看看相比之下选择哪条路?现在还有机会。”

女儿沉思了片刻,说:“选择修炼这条路。”

我说:“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坚定的修下去。师父会给安排好的。我们俩共同谢谢师父!我也为你高兴,我们不仅仅是母女,而是更可贵的同修了,都是师父的弟子了啊!”

第二天早上,我和女儿去医院跟医生说不做手术了,结果办理手续时,押金不给退。女儿和我都说不要了,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到家后,我把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请出来和女儿一起看。师父讲法有九讲,女儿开学还有九天,正好能看完。我俩每天看一讲师父的讲法录像,同时跟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女儿学会了五套功法。到女儿开学走的那天,炼功动作她基本都掌握了。她把《转法轮》宝书、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都带学校去了。

修炼后,女儿以前得过的病都好了。她明白了修炼人没有病的法理,也经历了几次病业关。有一次她过病业关,整个腹腔一会这儿痛,一会那儿痛,痛的从床上爬到地上,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我一看过了好多天了不见好转,而她还是个新学员,信师信法能达到什么成度不好说,我就问女儿是否去医院看看?她回了我几个字:“不去,别问我!”

这样,我就找同修来我家帮助她发正念。同修来了,我们就开始发正念。刚发了一会儿,女儿说:“你们越发我这痛的越厉害,还是读法吧!”我说:“这不就说明邪恶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吗?在另外空间看那就是正邪大战啊!”

看着女儿似乎承受到了极点,我就和同修开始读法。女儿在床上躺着,安静了下来。学完法,同修走了。到中午十二点该发正念了,女儿就起来跟我一起发正念。这次我俩发正念发了两个多小时。我让她去睡一会儿。女儿就上床睡着了。

我坐在那看着她,想起来帮女儿发正念的那个同修说的话:“这孩子真有正念,意志力很强。”是啊!到今天,女儿已是八天没吃没喝了。有的时候过了半夜,女儿看我熬不住就让我休息一会。

那天醒来后,她有点精神了,就跟我讲:“我做了个梦,梦中我梦到了从我嘴里掉出来很多死虫子,长的有点象七星瓢虫。最后一只还是活着的,是被一只手拽出来的。拽出来的时候,它还挣扎着抓我的嘴角,我的嘴角都被扯歪了。一定是师父看我太累了,帮我把最后一只虫子灭掉了,师父太慈悲了。”

这一大关,女儿总算是走过来了。

前几年刚得法的时候,女儿说过这样的话:“小时候我身体不好,总有病去医院我都不害怕,我总感觉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人能救我的。”是啊!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女儿。

女儿在修炼前检查身体时查出有两颗结石。去年十月份,师父给她净化身体,先后两颗都自动排出去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只要弟子坚定的在法上修,一切都有师父在管,师父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回家的路师父都给铺垫好了。

女儿一个人在外地,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能合理的安排。特别是今年,她的变化很大,在法中更加勇猛精進了。有时她悟到了法理,就会给我发过来,对我也是一个很大的触动。我对女儿说:“看来妈妈得跑步了,要不就追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了。让我俩形成一个向内找、在法理上切磋的修炼环境。”

女儿说:“我就是为法而来的,既然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现在我和大法缘已结了,法已得了。”

我想:“女儿啊,你太幸运了!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使你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所有的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们的。我们只有修好自己,共同精進,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