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学习礼(3)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接前文

夫义 仲连志节高尚

周朝末年,齐国的高士鲁仲连,有卓绝的谋略,志节不凡,他为人排除战乱,分文不取。

赵孝成王六年(前260年),秦王的军队围困了邯郸,魏国救赵兵马驻扎在汤阴不敢进兵,于是派新垣衍通过平原君说服赵王归顺秦王,平原君拿不定主意。

这时,鲁仲连正好在赵国游历,听说此事,他就去见平原君,请求代替平原君见魏国的将军新垣衍。鲁仲连对新垣衍说:秦王抛弃礼义,用武力使他国称臣,用权力诱惑士人,奴驭百姓,如果秦王称帝掌管天下……魏国将成为秦国的仆人奴婢,秦王将撤换诸侯大臣,换上他喜欢的臣子,再派他的女子作诸侯的嫔妃,住在魏国宫殿里,魏王怎能够安稳呢?将军还能得到以前的宠信?

于是,新垣衍向鲁仲连拜谢后,请求离开。秦国的耋厘将军也撤军五十里。

平原君非常感谢鲁仲连,要加封鲁仲连,鲁仲连辞让不受。平原君又摆下酒宴,用千金为鲁仲连祝寿。鲁仲连笑道:“对天下的士人来说最可贵的是,替人排忧解难、解决纷争不取分毫。假如收取酬劳,那是买卖商人的行为。”说完辞别平原君离开了,终身不再相见。

长惠(长者惠下)郑濂碎梨

明史记载郑家为天下第一家,被封为义门,其家累世同居,历经三百年,在
《宋史·孝义传》、《元史·孝友传》,都有记载。郑氏全家一千多人,一人主事,七世同居,父慈子孝,兄弟相让。

有一次,明太祖问郑濂治家长久之道。郑濂说:“谨守祖训,不听妇言。” 是指有悖圣贤的肤浅言语。明太祖皇帝感叹到:一千多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真是世间罕见,果真是天下第一家。”太祖皇帝赐给郑濂两个香梨。郑濂拜谢后返回家中。太祖暗中命一名校尉跟随郑濂,看他如何处理这两个香梨。郑濂回到家中,将一千多族人召集至庭院,分立两旁,然后率众人拜谢皇恩。之后,郑濂命人搬出两个大水缸,缸里放满水,再把两个香梨弄碎后,放入水缸中,每人都分了一碗梨水喝。

太祖皇帝知晓后,既高兴又感叹,欲封郑濂为官,郑濂以年事已高为由,辞谢了太祖的美意。

幼顺(幼者顺上)吉翂替父受刑

《孝经》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古代孝子爱惜自己的身体,不敢有丝毫的毁伤,可是救父母于危难时,却在所不辞。

梁代的湘州主簿吉翂,吉翂的父亲被人诬陷受到审讯,因耻于被狱吏审讯,故意承认有罪,且罪当斩首。吉翂就独自去衙门击鼓,请求替父定罪。梁武帝颇为这少年称奇,又怀疑有人教他。于是,命令廷尉蔡法度严加审问。蔡法度问吉翂说:“你请求代替父去死,皇上已经同意了,你这就受刑伏法吧!但是刀斧无情,你这个孩子还是慎重考虑,如果有人教你,可以说出来我们重新考虑。”

吉翂回答说:“只因家里几个弟弟幼小,我最大,不忍视父亲受极刑,自己独自活在世上。所以我自己做主,代父去死。”

蔡法度很怜悯他,命人给他上较轻的刑具,吉翂要求狱吏上死囚刑具。吉翂的孝心感动了皇帝,于是赦免了他们父子。

丹阳尹王志知道了吉翂的善举,预推举他为孝顺父母的典范。吉翂说:父亲有难,儿子以死相救乃人之常情,替父顶罪求取名声非孝子所为。

君仁 轮台诏令

汉武帝是一位仁君,武帝上与秦始皇并称“秦皇汉武”,是与唐太宗共创“汉唐盛世”的千古一帝。

汉武帝在位五十四年,文治武功都创下前所未有的功业。汉武帝兵征匈奴已经持续四十多年。这时候,财政大臣桑弘羊等人提出,在轮台(今新疆轮台县)实行屯田,即招募百姓到那里种田生产,保障汉军在西域的实力。汉武帝认为屯田轮台会加重百姓的负担,连年征战已经让财政和民力枯竭,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与民休息,恢复养马免除徭役。

于是,汉武帝予以否决,并且颁布一道诏书表明心志,也就是著名的《轮台罪己诏》。

这是中国历史上皇帝颁布的第一封罪己诏。之后汉武帝不再用兵,调整国策,凡是伤害百姓利益,耗费天下资源的事务一律停止。

班固称赞汉武帝:“是以末年遂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岂非仁圣之所悔哉!” 班固认为汉武帝恤民罪己,德教加于百姓,为仁圣之明君。

臣忠 比干死谏

比干是商纣王的叔叔,商纣王的父亲帝乙在位时,他担任副丞相少师。帝乙托孤,比干辅佐帝辛——商纣王。

商纣王荒淫无道,沉湎于酒色物质享受,设置了“炮烙”酷刑。大臣纷纷远离纣王, 微子逃跑,箕子装疯,比干说:“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 “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

大意是:君主有了过失,为臣不劝谏,是不忠;怕死不说话,是不勇。君主有了过失,为臣就应劝谏;他不采纳,为臣就以死明志,这才是忠的极致表现。
比干去劝谏纣王,纣王大怒,把比干杀了,把他的心挖了出来。

周武王灭商后,命令大臣闳夭筑坟培土,厚葬了比干。

唐朝名臣李翰《商少师碑》说:比干位高不忘其祖,为挽救商汤的事业,救国于败亡,强谏身亡,国亡胜过剖心的痛苦,这就是比干公忠烈的体现。

参考文献:

《说苑》
《家范》
《列女传》
《礼记》
《史记卷三十一·吴太伯世家第一》
《晋书·王祥(王览)列传》记载,
《史记·列传·卷八十》《鲁仲连邹阳传》
《明史·卷二百九十六·列传·郑濂传》
《【中国历史正述】商之三十六:比干谏而死比干笃忠贞》
《父亲节话严父 历代严父以家训教子重德修身》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