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国保警察齐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更新: 2021年08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二一年七月份,时值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二十二年之际,37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五眼联盟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和欧盟的23个国家等,递交了又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其中,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齐力在此次递交的名单中。

一、其人信息:

齐力(Qi,Li),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3年6月21日
身份证号:(明慧网存)
工作单位: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职务:警察
家庭住址:吉林省榆树市御景豪庭小区5栋2单元8层东门

二、犯罪事实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齐力,多年来一直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采用骚扰、绑架、非法抄家、劳教、拘留、送洗脑班、酷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齐力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但在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任职时间比几任队长都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齐力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凤芹、崔占云、马长青致死的直接责任人之一,齐力对陈淑杰、张国芹、杨占久等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甚至将他们迫害致残,手段凶狠。

以下是齐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仅为冰山一角:

案例一: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了包括李凤芹在内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齐力狠狠踹了李凤芹一脚,正踹在大腿根上,李凤芹当时就瘫在地上不能动,腿被踹得骨头和肉都脱开了,皮肤青紫,不能走路。当天下午,国保警察将已不能动的李凤芹送进看守所。李凤芹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日离世。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案例二: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下午,齐力等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三天后,齐力、范洪凯撒谎说送她回家。上车后,齐力和范洪凯在崔占云的两边,一边一个,把崔占云送进榆树市洗脑班。在洗脑班,崔占云被灌不明药物,被四个人带抻带拽。九月十六日,崔占云身体出现不适,被送医检查。洗脑班怕担责任,把崔占云放回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崔占云离世。

案例三: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齐力等闯入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家非法抄家,抄走现金三万三千五百五十多元钱和几本法轮功书籍,马长青被绑架到拘留所。后齐力把马长青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企图非法劳教,因马长青身体的原因,被劳教所拒收。

在马长青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第二天警察又去马长青家,叫他的妻子穆春波在一份文件上签字,穆春波被吓得浑身发抖,稀里糊涂就签了字。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穆春波脑溢血,昏迷不醒四个多月,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案例四:法轮功学员陈淑杰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被绑架,遭到齐力等人的酷刑逼供,以下是她的自述:

他们将我两手用手铐从后面铐上,向上、向前压两臂,使两臂旋转到极限,使我疼痛至尿失禁三次,裤子尿湿了,就那么穿着。

警察打我耳光、嘴巴,用手打疼了,就用拖鞋抽打我的脸、打头,穿着皮鞋的脚狠踹我前胸、脸。再用两层加厚塑料袋套在我的头上闷,憋的喘不过气来。我昏过去,再用凉水浇,然后再用塑料袋蒙上闷。我昏过去,再用凉水浇,反复多次……

国保大队齐力亲自买的塑料袋,第一次买回来嫌薄,又去重新买加厚的……

将我铐在铁椅子上连续二十五个小时,不让睡觉,未给吃任何东西。期间连续用刑十五小时(在这之前我已绝食四天了)。参与施酷刑的有四个人,齐力是其中一个。两人一班,轮流换着休息……在我精神恍惚时,齐立拽我的手,按了许多手印……

案例五: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张国芹被绑架到国保大队,警察齐力等一拥而上,打张国芹的脸、头、背、踢张国芹小腿。警察柴文革拿出警棍,用警棍猛劲触击张国芹左侧乳房,齐力接过警棍,猛力抽打张国芹两条大腿上面部位。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齐力等人将张国芹拉到劳教所,因张国芹行走困难,两条大腿成黑紫色,被劳教所拒收。五天后,齐力等人用车拉张国芹到医院,授意院长和医生,开了一张假诊断书。九月三十日早张国芹被强行送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

案例六:二零零二年八月,法轮功学员杨占久被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晚上十点多,齐力等人把杨占久手背铐着“上大挂”。他们还用脚踢杨占久的腿,让他悠荡着,手铐就往肉里勒。不一会儿,杨占久就要昏过去了。后杨占久被冤判七年,在监狱被迫害致残。

'齐力'
齐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