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迫害干扰 慈悲救度众生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我有幸接触了大法,不久疯狂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但是没有阻挡我真正得法、成为让全宇宙所有生命羡慕的大法弟子。回顾这20年的修炼、证实法走过的路,感慨颇多。

当初,师父把我从一个带着满身执着心、业力、几乎毁掉的常人,于迷中捞起,将弟子身体层层净化,同时指导我正念正行,使我一步步升华为正法弟子,除了为弟子承受了太多太多,平衡着我历史上不同层次复杂的因缘关系与欠下的债,师父还一直为了我的修炼提高点悟着我,伴随我走过正法修炼的每一步,保护我闯过邪恶多次迫害(我曾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绑架、判刑),使我越来越成熟、理性,坚定走在助师正法,证实法,救度世人的路上。

在此与同修交流一下正念对待迫害干扰和在被迫害中破除旧势力的邪恶考验安排,慈悲救度世人(包括参与迫害者),将坏事变好事的体会。限于个人层次及修炼状态,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旧势力为了所谓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進行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全面的瓦解式的迫害,从经济上、家庭中、生活上迫害、通过病业迫害、通过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无所不用其极。在它们看来,这么大的法,关系到整个宇宙的未来,就要淘汰它们认为不合格的大法弟子。我也曾经多次遭到迫害,其实每次都是因为自己有漏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当认识到问题之后立即去掉此心,归正自己。

我切身体会到要想在魔难中不走偏,学法至关重要,尤其在六年的冤狱迫害中体会更深,邪恶用各种方法,通过肉体上、精神上、思想上、亲情上等等方面迫害我,想要摧毁我的意志,动摇我的正念。平时的学法背法在这时候起了关键作用,六年中只要有一点意识清醒就不停背法,《洪吟》、《精進要旨》、经文、各地讲法等等。《转法轮》不能一字不差背诵,就按照目录一节一节、一讲一讲的回忆,就像在脑中翻书一样,脑中每时每刻装满了法,正念越来越强,充满智慧与力量,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与神奇,虽历经魔难但堂堂正正闯了出来,也使很多监狱犯人、狱警明白了真相,帮助了其他蒙难同修学法提高。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证实了法,救了很多世人,也开创了一个局部相对宽松的环境。

师父一再告诫弟子要多学法,我深知离开法我根本走不出来。想到目前仍被绑架关押的同修,我想与他们一起回忆一下师父说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在一次次魔难中,我一直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向内找自己哪里有执着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提高上来,但是决不能承认这是旧势力在帮助我们提高,迫害一定不是师父安排的!没有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也会安排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提高上来的。

大法弟子现在的使命是在旧宇宙最后时期救人,而这些参与迫害的警察也是不明真相、被旧势力迫害的对像,是等着我们救度的生命,只是被邪恶控制迷在常人中不清醒的在干坏事,当把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清理掉之后,他们明白的一面就会清醒,变的理性,不愿干坏事了。在监狱、看守所、派出所等邪恶集中的地方一样可以证实法、讲真相救人。但是没有怕心,不是主动被邪恶抓走,那样走极端会造成无谓的损失。一定不能忽视安全,一定要理智。

前不久的“七一”期间,我从外地乘火车回家乡,刚下车就被一帮警察拦下。他们检查我的行李,发现了大法资料,将我劫持到派出所。打开行李时,我思想稍微波动了一下,随即平静下来,首先向内找,自己什么地方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出自己的许多问题:不注意安全、在车上没有加强发正念、担心家乡同修大法资料不够,有的老年同修不会上网、打印,带点资料给他们可以帮助他们。没有想到这样做也许会使他们产生依赖心,影响到师父给他们安排的自己证实法的路,这正好是旧势力经常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

认识到这些问题后立即想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天上的王、主,是随师正法,是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来的,既然来到这里,就坦然面对一切,清除这里的邪恶,讲真相救度这里的警察吧。他们把我带到一间接待室,来了不少警察,不一会儿一位领导与国保大队长進来了,开始他们态度不好,说了一些威胁的话,我没有一点怕心,也没有怨恨心、争斗心,平和的跟他们讲真相,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很快他们都平静下来,不再用敌视、审问的口气跟我说话了,问了许多关于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问题,我一一解答。

由于被党文化毒害太深,他们的思维方式都变异了,有些简单的道理都不能明白。我就用举例子、打比方等方式,顺着他们的执着,用他们能理解的话告诉他们大法的道理,解开他们的心结,唤醒他们明白的一面。有人举出被邪党灌输的负面的“事实”问:炼法轮功为什么会自杀、得精神病?我告诉他们,这些虽然是所谓事实,却不是法轮功的真相,是被别有用心的偷换概念,误导因果关系。我打了比方:比如我们家乡有极个别的精神病患者或杀人犯,能说我们家乡造成了他们杀人、得精神病吗?能因为出了几个神志不清的就说我们家乡是邪的吗?

我又進一步引导说:我们应该自己去了解一下情况,再判断是非善恶,在说法轮功之前最好自己去看一下法轮功的书,看看是不是像政府说的那样;有的问:既然共产党不允许,你们就别炼了,为什么要跟政府对着干呢?我就问他:共产党做的事都是对的吗?我举了许多邪党干的伤天害理的事,破坏传统文化、打击迫害宗教信仰、挖祖坟、毁庙宇、残害学者、惨无人道对待自己国家的主席、中央领导、元帅等等。现在我们都知道这是罪恶,可是如果在当时,你会这样认为吗?我们不是与共产党争斗,只是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我问他:迫害21年了,而且迫害死了那么多大法弟子,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搞报复、行凶、伤害警察的事?我们根本不会这么做,不是我们胆小怕事,而是我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还有的警察用变异了的观念不理解:你们怎么不“聪明”一点,不要吃眼前亏,“变通”一下,认个错,写个保证,回家继续练,不是能保全自己吗?对于这个问题,我严肃的告诉他:做人一定要有原则和底线,这样才配做一个人!我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如果有人让你去当众侮辱父母,可以得到奖赏,而不干就有杀身之祸(事实上文革中这样的事太多了),你会怎么做?我告诉他有的事可以灵活变通,而有些事决不能见利忘义,趋利避害,这样做只怕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

有人问我,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失去那么多,图什么呀?我说我们不图什么,只是修炼真善忍,是无辜的,是共产党造谣迫害我们,但是我不会害怕,即使坐牢也不会昧着良心说法轮功不好,放弃修炼……大家问了很多问题,我也说了很多,他们都在认真思考我的话,这时那位国保大队长情不自禁的跟其他警察赞叹:“看,人家这才叫真正的信仰!”

一个警察告诉我,他早就应该下班了,很想多了解一下法轮功,在这里听我跟他们说话一直没走,我想是他明白的一面想听真相被救度。不过很遗憾,讲了真相没能帮他三退。后来,国保大队长把其他警察全部支走,又诚恳的问了一些有关大法的问题,因他做这个工作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知道的多一些,我就针对他的情况告诉他大法真相,给他很大触动,清醒的说:他之前了解的法轮功的信息来源是单一的、片面的,在我身上看到法轮功非常好,完全不像政府宣传的那样。

我看到时机成熟,就跟他说了邪党历史上犯下的种种罪恶,一定会遭报应,而你入党、团、队时曾举拳头对它发誓永远跟它走,生命就跟它连带上了,它将来遭报应会连累你的,这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人应该自己主宰自己。为了自己和家人平安,一定要解除这个誓约,声明退出党、团、队,切断与它的连带,今天我为你做个见证,代你发个声明,从现在起你就可以自己主宰自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认真的答应了。我庆幸,又一个了不起的生命得救了。

然后他告诉我这次劫持我的原因,是邪党周年,也属“敏感日”,我曾被非法判刑,在公安有“案底”,是“重点人员”,现在中国大陆乘火车都要实名制,他们有大数据采集跟踪,知道我要乘这趟车回家乡,所以提前就蹲守。在此,我顺便提醒国内各位曾被非法判刑过的同修,在邪党“两会”、建党日等所谓“敏感日”乘火车、飞机、住宿等实名制的场景注意安全,随身行李可能会被非法搜查。不是承认它怕它,而是加强自我保护,避免损失,也避免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造业。这位国保大队长单独跟我聊了很久,最后对我说:“我帮你跟上面说好话,把今天的事压下来,你走吧,我送你出去。你人很好,我们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就这样,我又一次堂堂正正的闯过了邪恶的所谓“考验”。

通过我的这些经历,我的体会是:如果遇到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干扰,包括类似的劫持绑架、威胁恐吓,非法关押等,不能有怕心,怨恨心,首先要向内找,自己哪里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操控警察行恶。发正念彻底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操控这些邪恶的黑手、乱神,及安排这一切的它们上面那些败坏的生命。我们是大法弟子,即使有暂时没修好的地方,我们只要师父的安排,不允许以此为借口迫害。而对于表面的人还是应该善的,清除了背后的邪恶因素,人会清醒理智,相对更容易接受真相,对于一时不能接受真相的常人也不能有争斗心,非得辩出个是非对错,那样反而适得其反,而应把大法纯正慈悲、善的一面留给他们,为他们下一次接受真相做个铺垫。

这些警察也许一时糊涂做过错事,也不是简单的生命,也是应该被救度的对像,回想当初师父没有因为我们那么差劲而放弃我们,为了我们提高付出那么多,遭了那么多罪,甚至有些学员走向反面还是一次次给他机会走回来,我们有什么理由因为常人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放弃救度他们呢?

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珍惜每一个生命,不管是高层生命、还是大法弟子、还是世人,或者起负面作用的生命,都不忍他们错过这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转瞬即逝的历史机缘,希望他们都能留下進入无比美好的全新纪元。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给所有生命开了最大的门,给了所有众生最大的机遇:“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也就是说,不管什么生命,在历史上有多大的错与罪,只要不对正法起负面作用,我都可以善解他(它)们,同时消去他(它)们的罪业。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2]

但是不管过去还是将来,宇宙是有法则的,谁都不允许破坏的,对世人而言,且不说更新自我,同化大法,就连创世的大法都排斥、脑中对大法有恶念、或与邪灵有过誓约,是没有未来的,都将随旧势力的一切解体淘汰。而认同大法,解除与邪灵誓约抹去邪灵印记的世人,就有机会進入全新的纪元,将来可以進一步同化大法,达到不同的标准,成为新宇宙的不同境界的生命,这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美好与荣耀(当然还有更好的,师父现在还不能开示)。这是生命的生死抉择,必须每个生命自己选择。

人在世上不管什么来头都在迷中,但是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路及要什么、不要什么。“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3]“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3]。选择生还是毁灭,一念之差就定下了未来。

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意义如此之大,我们一定要让世人彻底明白,真正的把人救度,所有大法弟子都要认真对待讲真相,不能流于形式,不能糊弄!“相由心生”[4],大法弟子的状态会直接影响救人的效果,我在当地听说有的学员就对着常人说:给你起个名字啊,三退保平安啊。其他的不说,就算救人了。这是对众生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5]

为了兑现史前与师父的誓约,为了无愧正法弟子的荣耀,为了无量众生的未来,让我们放下自我,抓紧最后的瞬间,真正的用慈悲救度更多生命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