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路 谢师尊保护

——在制作大纪元旅游杂志中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是大纪元旅游杂志“环游安大略”发行的第十年。执笔之际,回顾这十年走过的路,有风雨中的坚持,心性的考验,更多的是体会师父的慈悲保护与修炼的提高升华。作为项目负责人,我想交流一下十年制作旅游杂志过程中的修炼过程。

一、放下自我,配合媒体发展

十几年前,刚進入大纪元的时候,报社处于進一步发展时期,采取更有效的经营策略,销售部开始对市场進行规划,对行业分类,要求每个销售主攻一、两个行业,深入行业,做深做广,成为行业专家。刚加入销售团队不久,社长向我提出专攻旅游行业的建议,当时我的第一念是,不觉的自己刚开始做销售,应该广泛接触市场,全面发展,不应该局限在某个行业里。我的固执观念让我对社长的提议本能的产生了抵触。

正如师父说的:“大家知道,有许多东西、许多的执著心为什么那么去去不掉?为什么那么难?我跟大家一直在讲,粒子是从微观上层层组合一直到表面物质。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1]

在师父的这次讲法之前,在一次发正念中,思想比较清静的状态下,师父给我展现了我在另外空间的物质场,我看到巨大的山,山上都是石头,石头上布满了铁钉,不知道存在多长时间,很多钉子都已经生锈了。出定后我跟室友同修讲看到的这个场景,她说师父给你展示了你的固执观念在另外空间对应的物质场。我当时很震惊。后来在芝加哥法会会场亲自聆听了师父这段讲法,内心无比震撼。

现在面对社长提议对我内心的冲击,师父的讲法又一次出现在我脑海里,我意识到那种本能的抵触是那些生生世世在人中形成的顽固的观念被撼动后妄图主宰我的思想,而我修好的一面知道应该去掉这些顽固的物质,让自己的真念做决定。

我想到,媒体需要進一步发展,更有力讲真相和救人,而固守过去的经营模式、让报社一直处于基本打平状态是不行的,报社发展就需要资金,就要打破传统经营模式,采取更主动和专业的营销模式,而我作为一名新销售和报社新员工应该配合媒体发展需求,以及上司对我的职业规划,而不是由自己的观念来决定自己应该怎样发展。这些念头迅速闪过后,我就答应了社长的提议。看似几秒钟的内心波动,我知道在另外空间场已经过去了千百年的时间,那些巨大的山和布满钉子的顽石开始松动、脱落、解体和风化。我的那些固执的观念开始被清理。

实践证明公司安排是正确的。头三年的摸索中,我与安省地区政府旅游局、民间景点及行业龙头公司洽谈业务和发展合作,从中发现无论商家还是读者,都期望能有一本专注于安省旅游的中文杂志。于是在管理层的支持下,在二零一一年,大纪元的第一本旅游杂志“环游安大略”发行了,成为当地第一本中文旅游特刊,受到广泛华人读者喜爱。同时也引起同行媒体的关注,他们也想尝试做一本类似的,但是发现我们已经抢占了旅游市场先机,他们做不出来也就放弃了。

二、与搭档合作业绩提升,过关中去掉党文化

旅游行业继续稳步拓展,继第一本夏季杂志后,第二年发行了第一本冬季杂志,第三年又加印了秋季版。业务的拓展需要增加新销售人员,公司安排了一位年轻的刚刚大学毕业就加入媒体的同修与我做搭档。

搭档年轻、聪明、能力强,有创意,了解主流社会,与客户洽谈业务及书写广告文案等方面表现出色。同时她也把公司的教育行业发展起来,我们的业绩在稳步上升,二零一三年我们联合制作的旅游杂志取得出色业绩,并获得加拿大少数族裔传媒协会颁奖。

就在我踌躇满志时,突然一天销售主管通知我说搭档不再做销售了,转为市场经理。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我有点措手不及:“公司把人调走不与我商量,搭档说走就走,连招呼都不打。”我觉的很委屈,甚至怨恨同修与公司管理层。我忍不住向先生哭诉,先生安慰我说不要紧,以后还会有新搭档,同时提醒我找自己,是不是自己没做好。

我还没来得及静心找自己,就要匆匆忙忙的出去见客户,却发现没有了这位搭档,面对客户我连话都不会讲了,也不知如何介绍媒体与讲真相,我知道自己出问题了。回来后,我静心回顾与她的合作过程:自从有了这位搭档,自己就不思進取,觉的守住她业务就势如破竹,从而对她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心。同时自己有很强的党文化,如在工作中自己只是出一些点子,而实质的工作都指派她来做,自己甚至连一篇体面的电子邮件都写不出来。与她意见不符合时表现强势,把意见强加于人。与客户发生冲突时愤愤不平,采取偏激的手法与态度对待客户,让这位在西方长大的搭档难以与我相处。

师父开示:“你们的想法,那种党文化的极端做法、说谎、糊弄事的工作作风,真的使他们受不了。如果你们和美国人、世界各地自由国家这些人接触,他们会觉的你是怪怪的。这一点,师父是亲身经历过的。师父当年也是从大陆出来,但是我一下子就觉察到了这个东西,看到了这个差异。有的时候,国际社会的学员不敢接纳你们,项目中不敢接纳你们,不是说你们有什么问题,是真的没有办法和你们合作。”[2]

我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于是写了一封邮件给这位搭档,诚恳的向她道歉,感谢她过去的付出,以及合作中向她学到了很多,希望将来继续得到她的帮助和支持。很快她回复我,说与我的合作很愉快,也一定会继续支持我开发旅游行业。

同时在修去对同修和管理层的怨恨心的过程中我领悟到,做媒体销售是自己发的愿,开展业务也是自己要完成的使命,其他同修会予以帮助和配合,而做主导的是自己,吃苦付出是责无旁贷的。

另外这次的过关也使我也学会了珍惜团队的每一位成员和为项目付出的同修。团队中有两位同修虽然不做销售,她们对行业不离不弃,协助我开发了其它旅游产品平台,如举办旅游展、成立旅游俱乐部、举办读者活动、举办商家活动与建立旅游网,这些進一步完善了旅游产品,使行业走上更专业发展道路。

三、明悟法理 走出迷茫

二零一五年,又一位年轻同修的加入让旅游行业达到又一个业绩高峰,我们制作了旅游杂志五周年纪念版,获得包括联邦旅游部长在内的各级旅游局及行业龙头贺信,广告销售首次突破十万。

二零一六年,同修休产假,离开了团队,我又一次面临独自跑客户和开发业务的局面,另外,那一年我的家庭魔难比较大,牵扯了不少时间与精力,还是看不到解决的希望。一个人开车出去见客户时,走在偏远路上,感觉路漫长而渺茫,前途未卜,心思沉重,不知路在何方。

师尊讲:“看黑的地方,瞳孔要放大,照像机在黑的地方拍照,那个光圈也要放大,不然的话,曝光量不足,都是黑的;走到外面很亮的地方,瞳孔要急剧缩小,不然的话,晃眼,什么也看不清,照像机也是这个原理,光圈也要缩小。”[3]

我悟到作为销售或做哪个项目或在哪一个位置,要做好就要把目光放长远,遇到逆境或困难时,眼光放大,心胸放宽广,不让自己陷入困难和黑暗中,看不到希望。在形势大好的时候,心态要稳住、眼界往回收,不要冲昏头脑。那么,我应该怎样突破目前的困境呢?

一次我参加了当地举办的汽车之旅讲真相,在路上有机会与同修交流了家庭魔难与困惑,同修敞开心扉与我分享了他们经历过的魔难,让我悟到自己在困境中找不到方向是因为没有以苦为乐。

师尊在《洪吟》开篇第一首诗就是《苦其心志》:“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

原来师父早就明示:要修成圆满,就要做到“吃苦当成乐”[4]啊。我觉的自己吃了很多苦,修炼的苦、做销售的苦、去执著的苦、消病业的苦,过家庭关的苦,就觉的苦苦苦,脸上都是苦哈哈的,却越吃越苦,越苦越觉的委屈、不公与怨恨,就是没有做到“吃苦当成乐”,所以才迷在难中找不到方向。

当我转变心态后,很快,公司组织了销售团队去纽约三天取经。在总部办公室,我们听取了总裁对媒体的宏伟规划,与销售主管们交流行业策略与方向,发现多伦多的旅游策略与纽约总部的旅游业务主管制定的策略非常相似,方向也大致相同,我知道一路走来的路是走对的,方向也没有问题,顿时信心倍增,那三天都是一路欢声笑语的,连同去的同修都觉的我怎么整天都在笑。

那年冬天,在团队的配合下,我们举办了首届冬季旅游展,成功邀请到安省五大滑雪场及冬季旅游小镇前来参展,与华人读者互动,推广安省冬季旅游。参展商对效果非常满意,其中安省最大滑雪场负责人对我说:“这一天从头到尾,我的展位围满读者,我都几乎照应不过来。”他并立刻预定了第二年的冬季与夏季展会。

四、旅途感受师尊的慈悲保护

大纪元的广告商都是有缘人,他们下世前都是许了愿要在正法时期与媒体结缘,用广告形式资助媒体救度更多众生的,而我的使命就是要找到他们,让他们接上这个圣缘。为了找到这些旅游商家,我开车走遍了安省的每一个角落,寒来暑往,不敢稍有停歇。有时甚至一天跑四个城市见五个客户,晚上赶回多伦多,第二天又继续上路。山林湖泊,城乡小镇,偏远郊区,都留下我的足迹,过程中倍感师父的慈悲看护。

做旅游的这十年,大部份时间在路上开车,每年的里程数算下来,真是像师尊在《洪吟二》的《除恶》诗词中讲的:“车行十万里”[5]那样。然而无论是山雨倾盆还是狂风暴雪,小车都是在师尊保护下有惊无险。

有一次冬天,赶路去小镇见一个客户,在一段很长的乡村公路上,天下着雪,前面只有一辆车,但是开的慢,又是单车道,眼看要迟到了,我只好逆向超车。下雪路看的不清,当我加速超过前面车辆進入到逆向车道时,才发现不远处一辆车快速向我开过来,如果不加速越过旁边车道并回原道,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是路面有一层积雪,下面可能有黑冰,一旦加速过快,就会打滑,同样是后果不堪设想。我于是一手握紧方向盘,另一手立掌冲口而出发正念口诀,并“求师父帮助弟子!”脚踩油门加速,小车一下子贴着旁边的车超到前面又并回原道,安安稳稳,有惊无险。我立刻说:“谢谢师父!”

有一次,去东边小镇,见完客户,已经很晚,第二天一大早要去大瀑布见客户,需要连夜赶回多伦多。歇一晚上,第二天往西南出发。当时天黑的早,高速车辆很多,我保持在中线开,开到晚上十一点多时,感到疲惫,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开车。突然自己感觉恍惚了一下,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清醒过来时,发现不知怎么的车已经滑到了右线上开了,前后都是车,却没有蹭到他们,我知道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去三、四个小时车程以外的小镇见客户,导航仪在偏远地方不工作,把我们导入一个荒废的小路上了,進入了不知名的野树林。大雨倾盆,小车在树林里忽高忽低的开。不知道开了多久,终于开出来了。导航失去信号,导入下一个地址时,显示还要开三个小时,我们一下就懵了,这时手机也失去信号。荒郊野岭的,天快黑了,不知如何是好。我心里求师父帮我们,这时同事发现手机来了两格信号,凭着微弱的信号,我们重新下载了谷歌地图导航。半小时,走出了这片荒野,抵达了下一个目地地。

在做销售的过程中,我感到师父不仅仅保护着弟子安全,还有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护佑弟子。做销售拿佣金,收入不高,我的先生也在媒体项目工作,拿着基本工资,我们都早出晚归,还要供房供车,经济不宽裕。有一次,出差经过一个湖边小镇,小镇正对着漂亮的港湾,风景优美,就想要是这里有个房子多好啊,以后见客户有个中途落脚之地,不用每次都要连夜赶路回多伦多。很快我就看到一个水边房子出售,价格合理,我们就买了下来。第二年,该物业增值百分之四十,我们顺利出售,得到较好的投资回报。我知道这是师尊给予的福份,弟子唯有精進救人,报谢师恩!

以上是我过去十年在媒体的点滴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除恶〉

(202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