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出山之对话篇(三)

更新: 2021年09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接上文)在和神仙的对话中,我觉的这些神仙们真的关注了许多大法的事情,比如亚特兰大事件、特务的问题、北卡的暴风雪、白日飞升等等。下面我说一下这些事情。

一、亚特兰大事件中的特务问题

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中午,在美国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李渊博士遭中共流氓特务闯门与暴打,特务又把他全身绑起来,用胶带粘住他的嘴和眼睛,抢劫了他的电脑和其它物品。邻居报警后,李渊被救护车送到医院,脸上缝了15针。

这次事件后,大法师尊发出经文《除恶》:“从现在起,我与众神完全撤掉人类这种职业的前程,撤掉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所有中共恶党制造出的流氓特务的人生福份,叫他们在自己造下的罪恶偿还中走完极短的人生。”[1]“如不悔改,所有海内外的中共特务都将面临同样下场。我是在救度一切众生,不想有未来的也不能叫其毁掉众生得度的机会。”[1]

当年,师尊的这篇经文,给各界带来的震动很大,那些修道人有的使用功能来查看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关注了特务的走向,发现特务的福份被撤掉了、遭报了。

不只是特务,还有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他们遭到了报应,修道人也是知道的。比如近期有个黑龙江公安厅的副厅长溺水身亡,就是另外空间有水鬼把他按住了,溺死他了。人表面看不到神灵、异怪,但是他们是存在的,在你肉眼看不到的空间存在。我看动态网上关于郑州水灾的报导画面时,看着表面的画面,意外的看到倒在街道湍急的水流中的人是被水中的恶灵(水鬼)给按倒了,有的水鬼还拿着长钩子在钩人。

修炼人的确是可以看到表面空间之外的空间的景象的。我在得法初期,有一次在大学宿舍楼下的食杂店买东西,电视上正在放映香港电影,我无意中一看,一个知名演员的脑后,出现了一个恶鬼的形象。当时我吓了一跳,周围的人还在乐呵呵的看电视,我知道了,我看到的是另外空间的表现。

其实有些普通人也是可以看见表面空间之外的不同维度空间的。前几年,大陆一个艺人自杀。一个同修的女儿在那名艺人自杀前两天,在手机上看见艺人的图像,看见艺人的脸有血迹,象鬼一样的感觉。那名艺人死后,同修的女儿恍然大悟:自己是看到了这个艺人已经带有死象了。这位同修的女儿还看见眼前出现了圣母玛利亚的影像,脸上有一道血色的泪痕。

我还听闻了一件事情。一家男主人得了抑郁症,老是想自杀,弄的家人心力交瘁。家人去算卦,算卦的人说:男主人在年轻时相亲,一个女人对他一见钟情,男人却没有相中她;女人就得了相思病,后来抑郁而死。二十年后,死去的女人魂灵找上门来了。算卦的说:那个女人要走了,男主人没有生命危险了。结果是一天晚上,这家的小狗突然汪汪的抬头叫起来,从屋里跑到客厅,又追到门口。这家的女儿追着小狗,意外的看见客厅的空间中飘过一个女人的身影,飘向门口,有些幽怨、有些不情愿的飘过了防盗门。小狗就在门口汪汪的叫,女儿一回头,看见了父亲,发现父亲的眼神和表情都变的正常了。

所以说,神灵和鬼怪的事情是存在的,“福祸无门,唯人自招”。要从这个角度看,无神论和進化论的宣传是害人的,不承认神灵,把自己等同于野兽,放纵欲望,无法无天,不修道德、人伦,生命的标准在降低。宇宙对人是有衡量标准的,低到了地狱的标准,就是要去地狱了。

二、北卡的暴风雪

作为修炼人,都知道神韵演出是在救人。

师尊说:“我一直在讲,神韵哪,来的观众不简单,不是随随便便進来的;他已经有了那个基础了,在社会上他已经被选定了,他能够得到这个机缘,才能走進那个剧场的。”[2]“我记的好象是在北卡的一个城市演出。我去了。票都被抢光了,可是演出的那天暴风雪。雪大到没法开车,很厚。结果呢,進场的人只有百分之三十。来看秀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可是这些人谈出的体会很生动。”[2]“那么也就是说,别小看今天的人类社会,不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人也都在其中。”[2]

其实北卡的暴风雪,我理解是阻碍众生得救的,师尊去了,背后要发生的这个事不是小事。修道人是立体的看这个世界。我问修道人:你们在其中看到了什么?

对话的神仙中,有一位修炼了六千七百多年的神仙,说话间,我看见那个紫色的道袍发出光芒。他说:美国的许多修道人去了,东土的一些修道人也去了,我也去了。那次阻碍真的很大,大法了不起啊,压过来的灭顶之灾被你们师尊解决了,天上有些神被打下来了。

我说:其实你们去的本意,也不是去看演出,是知道有大阻力,想看看大法如何面对这些阻力,结果是事情解决了,暴风雪是表象,背后的因素是不小的,毕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看秀,你们也看了那场神仙级的演出,世界第一秀。

神仙说:的确如此,神韵在修道人的眼里看,是最圣洁的演出。舞台上除了演员,还有许多的神在参与,是一场很震撼的演出,我们有种被洗涤的感觉。

我说:东土的神仙漂洋过海去看演出。我看到了,有的神仙比较从容,隐身在海轮上,然后飞越于美国的原野,观察了一下美国的修道人。有的修道人使用神通迅速的去了美国。你们也看到了,那些观看神韵演出的人发生的变化了。

神仙说:一场演出,观看者的身体能从污秽变得光亮,身心康健,神仙都眼气(羡慕),这也是阻碍出现的原因。北卡那个城市演出的风浪也是不小的。

我说:我直率的说,其实你们是去看一场正邪大战,想看这个事情的结局,结果是你们看到了我们的师尊。不同层次的神仙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同的,你们看到了我们的师尊解决了问题。我想问,你们当中有些神仙,是否有出手相助的想法?

神仙无奈的一笑,说:那些东西我们谁也惹不起,敢惹的话,自身恐怕会化为齑粉,怎么敢动。

我说:我知道了,我也明白了。我们师尊说过:“最幸运的就是些在正法期间没有动的生命,他们就静静的在看,因为我要救度他们所有,我要使这些众生都能同化到新的宇宙中去。而旧势力看到在历史上有很多生命犯过很多罪,它们认为不能救度这些生命、不能要这些生命,它们也认定了它们在掌握我的正法,从而在我正法中安排它们要淘汰这些生命。”[3]

可是,有这样的问题存在,我们师尊讲过:“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4]

我们师尊保护有正念的人。如果你们真能帮助大法弟子,或者在北卡的事件中冲上去,为正法出力,你们永恒的未来在宇宙中就奠定了。或者在这次事件中,因为冲上去,遭遇了不测,不论是被踏为齑粉还是化为泡沫,那也会有永恒的、幸福的将来。一瞬间决定永远,值了。

神仙说:话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看到了许多阻碍的因素,我们是不敢动的,也不会动的。你做事时,使劲往前冲,义无反顾,如果你看到那么多的阻力,我想,你也会不敢为的。

我说:我说话跳跃性大,思维出来的快,想的事情对你们来说,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

我知道,北卡事件后,有的修道人受到震动,其实我理解,师尊的讲法一直在震动他们,在震动他们的体系。不妨这样想:当年师尊讲“谁炼功谁得功”[5]时,是不是一次大震动?以后的历次讲法,有没有产生震动?肯定有啊,至于如何选择,就得是自己拿主意了。其实现在有许多修道人有一种感觉:这路走的怎么没感觉了呢?到头了的感觉。我理解这种现象是为再次选择让路。

三、关于白日飞升的问题

师尊讲过“白日飞升”[5]的法。

师尊说:“你们知道什么是白日飞升吗?天乐响起,宇宙中大放光明,神用神车、天上的仪仗队下来把人接走。”[6]

我的个人感觉,有的修道人已经圆满了,可是没有出现接送的,他们就在等待。等待的时间也是有些长了。我理解,宇宙中一切事情是围绕着正法在运行的,为什么到近代,不出现历史上记载的那些轰轰烈烈的神迹了?宇宙中那些“灭”时期的神仙,他们在更改一些事情,他们使人迷在尘世中。尤其大法开传之后,他们更是在极端的限制、抑制着神迹。

我理解就是旧势力死死的挡着这些事情。他不让大法弟子出现“白日飞升”的事情,那么其他的修道人就更不要想了。

现在宇宙天体的局部的毁灭在高层的神来看,也是司空见惯的。而旧势力所做的一切我们师尊是不承认的,师尊对正法有着统筹安排。在正法的同时,也在给众生选择的机会,众生在师尊的选择上是要表态的。

我理解,我们师尊的法,是讲给宇宙众生的,是要救度众生的,是给宇宙众生选择的机会的。可是,这样的机缘也是有时间段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除恶〉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