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者遭报 四川遂宁市三名派出所所长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四日】据四川省遂宁市官网报道,遂宁市原富源路派出所所长刘力克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遂宁市公安局双开,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被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十一月六日被取保候审,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被大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十日被大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三月二十四日被大英县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所列的犯罪事实不下三十条。刘力克现被羁押在大英县看守所。

同时遭报被监察调查的还有原富源路派出所所长陈贵春及凯旋路派出所所长梁高辉。

一、刘力克、陈贵春、梁高辉个人信息

刘力克,男,汉族,生于一九八五年八月,重庆潼南人,二零零八年一月参加工作,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加入中共。二零一二年五月至二零一四年六月任嘉禾派出所副所长;二零一六年二月至二零一八年三月任嘉禾派出所教导员,二零一八年三月至二零二零年四月任北固派出所所长;二零二零年四月至十月二十七日任富源路派出所所长。

陈贵春,男,汉族,生于一九七三年一月,船山区人,二零一八年三月至二零一九年六月任富源路派出所所长;二零一九年六月至今任遂宁市公安局经开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陈贵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被调查。

梁高辉,男,汉族,生于一九六八年二月,船山区人,一九九三年七月加入中共。二零一九年九月任旋路派出所所长、一级警长,二零二零年七月停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梁高辉已被调查。

刘力克在任职期间,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和关押。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善意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否则会招来报应的。可他却根本不当回事,而且还狂妄的说:“我不怕遭报应。”这不,现实报应很快就降临到头上了。古言曰:近报自身,远报子孙。

二、以下是三人在任职期间的部份犯罪事实

(一)嘉禾派出所(富源路派出所)所长刘力克的部份犯罪事实

1、骚扰法轮功学员杨兴洪夫妇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吉祥社区的一女工作人员领着嘉禾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早早的来到川中大市场杨兴洪家楼下的茶馆等候。十一点钟时,见杨兴洪夫妇回来了,他们坚持要到老人家里。进屋后两人四处查看。问家里有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儿女在哪里,是否有打字机,电脑是做啥的?

老人就智慧的给他们讲真相。老人还发现警察左胸带着一个闪光的仪器,那个女的在用手机拍照。老人义正词严的对那个女的说:“你这么做,是在侵犯人权!再照,我就把你的手机给砸烂!”那女的吓得直说:“是他(指警察)叫我照的。”老人接着说:“你照了我的像,我也要照你的。”那女的赶紧说:“别照,照了的都删了。”警察拿出印泥和本子叫老人签字按手印,遭到拒绝。

2、遂宁市龙坪乡法轮功学员郭秀英被富源路派出所绑架、拘留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上午,遂宁市龙坪乡清净寺村七社法轮功学员郭秀英在富源路讲真相,被富源路派出所绑架,被关押在永兴拘留所,迫害十五天。

3、法轮功学员廖邦贵被绑架、强制采血、铐楼梯、铐床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廖邦贵在十九路公交车上给一男青年讲真相,被绑架到北固乡派出所。警察把他弄到后面一个小屋里,强迫采血。廖邦贵拒绝不让采。上来四个警察,前面两个警察用力按住右手,后面两个警察将他左手反拉到后面的椅子背上,用一个小铁片刺左手掌上,强行采血。晚上十点多,廖邦贵被劫持到了永兴拘留所非法关押。七月十日,两个警察又把廖邦贵拖到对面的楼梯间,双手高高铐在楼梯的铁条上,铐了一个多小时。

4、遂宁市残疾妇女罗桂珍遭绑架、判刑

遂宁市法轮功学员罗桂珍,女,现年六十三岁。原白糖厂职工,八十年代初期因工伤造成左臂高位截肢。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张素珍、彭光华、李章碧三人在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跟踪举报,四人同被南门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张素珍、彭光华、李章碧三人当晚回家,罗桂珍被非法转押在蓬溪县看守所,后劫回遂宁市永兴看守所至今。期间家属曾到派出所要人,遭到派出所警察推诿,说材料已移交到船山区检察院了,不归他们管了。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遂宁市船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罗桂珍非法开庭,罗桂珍被非法判刑八个月。

5、遂宁安居区横山镇法轮功学员余秀花被绑架、非法拘留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余秀花在渠河边向一不明真相的男子发送资料,竟然被此人打电话诬告,被北门嘉禾派出所绑架。所里一个高个子胖所长(刘力克已降为教导员)走了进来,鼓着红红的眼睛,双手随时握成拳状,像随时都要出手打人似的,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小册子翻看,几个警察也一人拿一本在看。那个所长看了小册子后却一反常态,只见他一把抓住余秀花,将她推搡到墙边,叫她不准动、也不准说话。

余秀花要上厕所,两个女警察不让上。然后,警察又把她拖去,拉住她的手强行签字、按手印,她奋力挣扎坚决不从,他们无奈只好在笔录上自己签字。晚上,刘力克不知从哪里查到了余秀花的姓名,到了夜里约十点钟左右,一个年轻警察给余秀花戴上手铐,把余秀花弄到车上送往拘留所,余秀花就一路给警察们不厌其烦的讲真相,在拘留所办入所手续时,狱卒叫余秀花过去签字,她不签。只听送余秀花的警察对拘留所的警察说:她不会签字,她今天给我们派出所的所有人上课洗脑。此时,余秀花才知道自己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富源路派出所所长陈贵春的部份犯罪事实

1、法轮功学员李世贤遭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等人骚扰、偷拍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富源路派出所的副所长杨林带着一个警察与龙坪街道办涪江社区的网格员张佳到李世贤家骚扰,在李世贤与杨所长谈话时,李世贤夫妇遭到张佳的偷拍,警察在面对百姓被侵犯人权的事实面前,竟然视若无睹。

2、遂宁法轮功学员廖晓全遭绑架、拘留、强制抽血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上午,遂宁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廖晓全外出买菜,刚走到天宫路口,就被富源路派出所五、六个警察绑架。警察抢去她包和钥匙,直接开门抄家,抢劫了四十几本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物品。警察又把她拉到富源路派出非法审问。下午,廖晓全被警察王世平劫持到遂宁市永兴看守所,遭体检、抽血,被非法关押至五月十日才由家人接回家。

3、法轮功学员廖邦贵被骚扰、绑架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下午2点多钟,开善寺东路中段社区工作人员陈红兵(女)以“来看看”为由,闯到廖邦贵(男、70岁)家门口。廖开门后,没让其进门。陈红兵站在门口对他说:“别出去,别在公交车上去讲(真相)。”说了几句,就离开了。3点多钟,富源路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着便装),进门坐定后,随即拿出一张表,念给廖邦贵听(公安部规定的14种邪教)。又说:“你监视居住的期限快到了,我们来看看。你就在上面签个字。”廖邦贵说:“你念了这么多,里面没有提到法轮功,这与我们有何关系?”他抬头看见李洪志师父法像,伸手去取。廖邦贵立即上前制止,并伸手接了过来。那个着便装的警察撕去了两张贴在廖邦贵家饭厅墙壁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粘贴,并对廖进行偷拍。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廖邦贵在十六路公交车上向世人讲真相,下车时被不明真相的便衣警察(二十多岁)扭住不放,并叫特警合伙将廖邦贵绑架到富源路派出所,进去后遭到搜身。便衣警察还对他拍照,下午两点多钟回到家里。

4、遂宁市奉丙章夫妇被富源路派出所警察及居委会人员骚扰

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上11点30分,遂宁市富源路派出所五个警察及两名开善寺社区工作人员以“查常住人口”为由,闯到奉丙章(男,八十多岁,西眉镇人)女儿家。进屋后,到处看,见房里放有一台电脑,就叫其打开。奉丙章老人说:“这是我孙儿的电脑,打不开。”又问他孙儿到哪里去了?奉答出去了。这伙人才离开了。

奉丙章老人的妻子徐崇洁(八十多岁),曾经多次被西眉派出所警察骚扰,人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她女儿只好将老俩口接到自己家,便于照顾双亲。

(三)、凯旋路派出所所长梁高辉的部份犯罪事实

1、凯旋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八名法轮功学员 张文碧被抄家拘留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有八名法轮功学员杨中碧、谢明玉、严昌素、刘洪英、漆秀兰、李玉英、张文碧等八人被凯旋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中张文碧非法被抄家、拘留二十多天。

2、法轮功学员谢明玉等三人遭凯旋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谢明玉(女、七十岁)、杨中碧(女、六十九岁)与郑树德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三人被城南凯旋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警察强行搜去谢明玉包里的六十元真相币和U盘,谢、杨当天下午一点回家;郑树德却被警察带到人民医院去查血。随后警察又到郑树德家里去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播放器、DVD影碟机、一部老年手机、一个MP3及两本真相台历。晚上十二点被凯旋路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永兴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五月三日回家。

中共作恶多端、黑道乱政, 天理不容,由此引发的天灾人祸不断。《周易》曰:“天垂象,见吉凶。”象上述的刘力克之流,就是利欲熏心、迫害无辜,导致自己锒铛入狱遭报的结果。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即悬崖勒马,引以为戒,不要再重蹈覆辙,清清醒醒、明明白白做一个无愧于天地良知的中国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