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环境 修去执着心

更新: 2021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一转眼,我来到法兰克福学法小组及在大纪元工作快四年了。在这个全新的修炼和工作环境中,我有了更多的机会认识自己的执着心,并在实践中努力地一点点去掉它们,在此汇报一下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

一、放下人心 柳暗花明又一村

二零一七年九月,刚来法兰克福时,因接手的事太多,加上刚到大纪元工作,面临很多挑战,我就把给当地政要讲真相的事排在最后。我也被告知这个项目一直是法兰克福同修们修炼中的薄弱项目。我当时就想:这也不是一下能突破的。

那时,正好还有一个月就是黑森州选举州议会议员的时候。我知道这是联系议员的好机会,但我找各种理由给自己开脱,这次就算了吧,就这样一晃三周过去了。

剩下最后的一周了,一天晚上,我心里感到很不安,不能只考虑自己的计划而错失良机啊。我在师父的法像前问:“师父啊,我怎么办啊?我还是要做吧?”马上从脑中闪出一个答案:当然要做啊!

那一刻,我内心变得平静了、轻松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清理了负面的思想,拿掉了阻碍我去做的因素。

我开始在网上查找各个党派在市内举办竞选活动的时间表,很快就找出了一些有价值可行的信息,前后不到半个小时。

然后我把一些信息分给其他同修,谁有时间就去参加政要举办的活动。我在最后一周里,见了几位议员,其中有一位议员至今年年给我们写贺信。

通过这件事,我体悟道:抓紧救人,不能以自己的想法为主,放下人心,师父就会帮我们。

从那时起,我们成立了一个给政要讲真相的小组。通过我们共同的不断努力,取得了一点突破:近两年来我们获得了来自四个级别的多个党派政要的支持,有两次政要亲临我们的活动现场发言,在“5·13”和“7·20”的活动中都有政要给我们发来贺词或支持信。

在给政要讲真相当中,我还有一个很大的感受就是:正念救人。

有一次,我接到一位州议员的邮件,他的语气很不客气,让我今后不要再给他寄法轮功的信息了。我的第一念是感到自己有点受伤害,对这位议员也产生了负面想法。心想:那我以后就不给你寄了。

过了一天,我在给他回信时,意识到自己有一颗私心,只去感受自己的心情,没去考虑他的未来,我问自己为什么不再给他一次机会呢?我就很平和的给他回了信,解释我为什么要给他寄资料的原因,希望和他面谈一次。很快,我接到了他面谈的邀请。

见面后,他说他在网上看到法轮功被指控造成1400死亡案例,而且还被称为某教。我说那都是中共的谎言欺骗,并一一告诉他真相。他的态度马上转变过来了,说希望今后继续收到我的信息。后来这位议员多次给我们寄来贺词,还帮助我们联系他的一位任市长的朋友,在市政厅为我们举办了“真善忍美展”。

随着形势的发展,我感到我们要加大力度救更多的政要,当我读到加拿大150多位议员以及瑞士多位议员祝贺二零二一年世界法轮大法日的信息时,我看到了我们和同修之间的差距,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二、在媒体中魔炼心性

我刚到大纪元工作时,度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我认识到,是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个新的修炼环境,让我认识自己的很多执着心并修掉它们。

首先认识到了我有自以为是的心。之前我一直协调一些大大小小的项目,习惯于计划、安排、布置等等,不自觉地养成了自以为是、固执己见的习惯。

一到媒体后,整个环境变了,我每天要接受别人给我分配的任务,还要被检查、常常被指出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这使我那颗自以为是的心时常受到撞击,我下意识的这么解释那么解释,为自己开脱、圆场。同修说我“不向内找”。

不仅如此,自以为是的心还表现在我学的专业上。我是学中文的,但我从事过的创作如诗歌、评论、赏析等都不属于新闻报导。新闻系的写作课程对我来说还是陌生的。主管给我推荐几本书,有的是好几百页的厚书,我当时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看,也看不进去。

而且还自以为是的认为,不用看,在实践中我就会学会的。但事实证明,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同修说我写的东西不像新闻。

走过一段波折的路后,我才开始静下心来去看新闻写作教材,才开始入门,也渐渐放淡了那颗自以为是的心,也看到这颗心曾是多么的强烈和愚蠢。

我认识到自己有不愿被人说的心。因自己在写新闻上是个新手,会时不时被媒体的同修指出写作上的问题,那颗不愿被人说的心总是被触碰,有时让我非常难看,有些很小的问题,但我屡教不改。后来渐渐发现,我那颗不愿被人说的心在起坏作用,让自己不愿看到自己的问题。

磨过去一段时间后,我的心态渐渐平静了,遇到什么事也不那么闹心了,媒体同修指出我的问题时,我也能正面看待。

但是考验总会有,有时是突如其来的,甚至让我措手不及。有一次媒体的一位同修写帖子给我,指出我写作上的问题和提出一些建议。我一一接受,并表示感谢。

过一会儿我发现了一个新帖子,一看,那位同修直率的写道,大意是:她没想到我还是学中文的,水平会这么差,和其他那些学中文的做媒体的同修比差远去了。

我感到自己被当头一棒,毫无防备,内心觉到很不是滋味。不过过一会儿,我心情又趋于平静了,我意识到这是冲着我那颗不愿被人说的心来的。细想,同修也没说错,很多问题都给我指出很多次了,我都没改好,那让别人怎么看我呢?

经过这一次后,我发现我的心不那么容易波动了,也就是说,我在一点点提升自己。师父说:“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1]

我自己在媒体的这些经历也帮助我在法兰克福组做协调工作,我感到自己比以前心胸要宽广了。比如我能听取不同的意见,即使听到一些不中听的、刺激的话我也比较平静,比较能理解那些遇到问题的同修,尽量鼓励他们,不给其压力;对在难中的同修,我抽时间和他们一起学法、发正念、交谈。

我珍惜媒体的修炼环境,也珍惜法兰克福小组的修炼环境,它们相得益彰,给我提供了很好的修炼机会。

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感谢同修们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