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动与主动

——读《对“同修不给我们做资料了”的反思》一文有感

更新: 2021年09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对“同修不给我们做资料了”的反思》一文说,由于资料需求量加大,B同修接过这个项目,但是后来,没有说明原因的情况下,又不给提供资料了。文中写道:“有的同修家非常适合做资料,却以种种理由说不行。我理解B同修的做法,也许是不想再大包大揽、阻挡同修走自己的路吧。毕竟修炼应该是主动的,而等、靠、要是被动的。”

看到这里,一方面感动于写此文同修的善,他没有给文中的B同修加不好的意念,而是选择善意理解B同修;另一方面,文中说的“非常适合做资料,却以种种理由说不行”的同修在我身边也不少见,下面谈谈我所知道的几件事和对此的浅显认识,写下来和同修交流。

事例一

几年前,有个大资料点的同修A身体不适,C同修和其交流时说,我们给你钱了,你做了资料,却先给了其他同修,你想想是不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你身体不适)?

A同修一个人维持着一个大资料点,所做的资料种类全,数量又大,据说,他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和很少的时间学法,其它时间几乎都是在做各种各样的资料。A同修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山区同修多是年龄大的,做出来,就先给他们吧。但是C同修的这番话,A同修听進去了,就又加紧赶资料。

其实,A同修周围的很多同修,从客观角度讲,都具备做资料的条件,但还是常年都从A同修这里拿。而且A同修那时也是不敢、不放心其他同修去做资料,同时也非常乐意给同修们提供各种资料,所以对其他同修从来是有求必应,这一做就是十几年。

恰恰因为这样,周围同修的依赖心和怕心被A同修的包揽式大资料点长期掩盖了。后来A同修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大包大揽,做事心大于修心。他本来准备来年放手让同修遍地开花,各自走出自己的路,可是很遗憾,没等到这一天,A同修就被绑架抄家,大量机器和资料被恶警抄走。后来,A同修被非法劳教,一个维持了十几年的大资料点就这样没有了。

到现在,不知道C同修是否意识到,自己当时那番不在法上所谓帮助同修的话,实则是在催着A同修闷头往做事这条路上赶?常年依赖A同修的那些同修,可曾想怎样才是真正的为他人着想?怎样才是从本质上真正帮助同修?是突破自己的怕心、力所能及自己主动去干,而不是被动的依赖同修。而A同修经历这一劫,是否也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问题,除了被做多做大的做事心长期掩盖的其它心性问题外,大包大揽时间久了,到底给自己和别人带来了什么呢?

事例二

已离世的“技术”同修D,曾在同修中口碑很好,热情主动,对同修的事尽心尽力,因此同修很喜欢找他帮忙。有时同修主动开车,拉着同修D到处走,去帮其他同修;哪怕到了吃饭点,只要同修有事,说走就走;在同修家干完,即使被再三挽留,也不留在同修家吃饭。当地机器修理很是依赖D同修,即使在D同修病业严重时期,也是如此。

现在看来,如果当时其他同修从一开始就想到各人主动想办法解决机器修理问题,以减轻D同修压力,给其充分学法时间,可能不至于使D同修忙于做事,错把做事当成修炼,从而疏于学法修心,遗憾离世。

事例三

一地区F资料点同修,常年从G资料点同修那里拿耗材。据了解,一开始是G资料点同修主动提出帮助购买耗材,而且常年自行垫付不收取费用。其实F资料点所在地区的同修不少,甚至有相当年轻的,但是早年长期的习惯形成了现在的依赖,导致现在没有同修主动走出去购买打印耗材,理由也看似很合理:G资料点同修有车,反正他也得买。

但这些理由不都是客观外在理由吗?修炼不是要主动向内找吗?而主观原因不就是不想主动修去内心的怕吗?而G资料点同修在当初看来那么好的一颗心,随着修炼时间的推進和不同层次对我们不同的心性要求,在这件事情中,是不是要另有所悟呢?

事例四

同修E常年走在讲真相第一线,劝退人数相当可观,为人热情开朗,做事麻利迅速。后来,E接手资料打印项目,但是机器坏的很频繁,修理机器多次,还是没彻底解决问题。即使E被告知机器有它的属性,要每打印一段时间,给它充分休整时间,然后再打,新机器也这样使用为好的情况下,E同修还是坚持问,到底能不能给修好,如果这样,表示就不能干了。

因为同修E做事求快的性格使他喜欢集中时间干,并且说没有时间按照机器特性分段安排时间打印。而同修E身边的其他同修,因怕心,即使有时间打印资料的也不敢接手资料点,只是想从同修E手中等、靠、要资料,没有一个肯站出来从根本上解决办法的。

这样机器时常坏,一方面资料时常供应不上;另一方面,“技术”同修随叫随到,被动耽误时间精力,又沟通不了,真是毫无办法。后来听说因为同修E的这种急于求成的性格,人为给自己在经济方面造成很大魔难。同修依赖资料点同修,资料点同修依赖“技术”同修,这样依次依赖而不主动修自己的心,不主动走出实际的那一步,最终可能只会使自己和“技术”同修变的很被动啊。

走出自己的修炼路 共同助师正法

我们从法中知道,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修炼人出问题都有各自不同的原因。上面举的例子中同修出现的各种被迫害,不能说是其他同修造成的。但是如果在该同修被做事心掩盖而不自知的情况下,没有站在法上帮他,却催着他在做事的路上一往直前,那么这时我们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是不是往魔难的路上,推了同修一下?同修们,再静下心来,找找自己,我们真的是在法上为其他同修着想了吗?自己何尝不是在做事心的掩盖下有怕心,才如此催促同修做事,才如此依赖同修的呢?

这里,我没有否定同修主动为大法做的事。比如文中说到的A同修、D同修、G资料点同修。他们因为法理的伟大、美好,主动担当做了一些好事,其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和赞美的。但是法有无限的智慧和内涵,师父讲“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1]。所以对待一个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

我目前对真、善、忍在做事层面的理解是:顺其自然的智慧的选择,是合适、适度的拿起和放手,而非常人层面的简单的包揽;相反,人为的包揽可能就违反了顺其自然,打乱了更好的安排,从而会阻挡别人的路。真正为同修好,是为同修的最终圆满负责,不是着眼于眼前的具体事情包揽式的帮同修去具体做什么,是在法理上帮同修走出自己的路来,开出属于他们自己的美丽神圣的花朵。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认可的。真正的资料点遍地开花,不单是指提供资料的机器多了,同修可以分散提供和拿取资料,还包括耗材的购买和机器的维修,否则指望依赖哪一个同修,都不算真正的遍地开花。对资料的提供、耗材的购买,机器的维修这些具体事情的大包大揽可以是暂时的,包揽时间久了,很多的人心执着被做事心掩盖和滋养而难以发现。遍地开花的优势很显而易见,对自己:各自放下心中的执着、顾虑,各自走出自己的路;对别人:不依靠哪一个具体同修,不给同修增加修炼的难度;对整体:灵活、便捷、安全。

“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1]修炼是每个人自己的事,做大法的事是修炼的一部份,修炼又能指望依赖除自己之外的哪一个同修呢?何况每个人修炼都不易,别的同修有别的同修的难处。自己能做什么、做多少,自己决定,却不可以给别人安排;可以在法上交流协调,不能催同修去干;只有主动去修自己,却不能无形中施压,让别的同修被动承受。

回到《对“同修不给我们做资料了”的反思》一文,文章很短,但是同修字里行间平实的语言打动了我,同修对不给提供资料的B同修给予了善意的理解,这何尝不是一种良好的修为?近几年,自己也多次和身边的同修提出遍地开花,但是遇到的多是同修的不理解和被说有“怕”心。

我也向内找自己,要说内心完全百分之百的“不怕”,恐怕没有做到,因为我没有体会到完全没有“怕”的境界是什么样的,但是我想“怕”和“不怕”与遍地开花完全不冲突,因为“怕”是自己要修的问题,而选择大包大揽,还是遍地开花,是事关整体未来的大方向,是统筹大局的考量,是一个心怀他人的修炼人心性的真实体现,是为另一个即将成神的生命真正负责。

都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如果我们同修都能善意理解和包容其他同修,并且主动担当各自的一部份,不依赖任何同修,不就不会造成其他同修的被动承受,那不就向真正的整体配合、助师正法走進一大步吗?

仅自己目前所认识的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