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8月2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更新: 2021年1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继续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一至八月份,中共警察绑架骚扰12401名法轮功学员,834人被非法判刑,89人被迫害离世。仅七至八月份,又有2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下排从左至右:初立文、马英、郭琪
2021年7~8月被迫害离世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上排从左至右:周贤文、付贵华、孙秀军;下排从左至右:初立文、马英、郭琪

2021年1~8月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各种迫害人次统计
2021年1~8月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各种迫害人次统计

山东省潍坊市政法委副县级清官、法轮功学员姜国波,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被绑架13次,劳教两次、判刑五年;曾遭到警棍电击、坐老虎凳、灌剧毒物、灌辣椒水等77种刑罚摧残;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达39次,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遭绑架次日,被迫害致死。家人看到孙丕进一个眼球没了,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中共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却不让家属验尸。恐吓家属,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不许上访,不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许说出真相,连赔偿费都不许说。一周后,蒙阴当局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

上海市73岁法轮功学员周贤文被吊针注射不明药物后,双脚浮肿、溃烂、发黑,全身浮肿,在痛苦的煎熬中含冤离世。

中共还在作恶,迫害一群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下面是部份迫害案例。

一、因四张五元真相币 上海市73岁法轮功学员周贤文被迫害离世

两年前的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时年71岁的周贤文在世纪联华超市买粽子时,用四张写有法轮大法真相的五元币,被浦东新区国保警察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张江看守所。她原本非常健康,两个月后出现心脏不适,一动就气喘无法入睡,直至二十几天后昏厥。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周贤文被警察带着做各项体检和注射不明药物吊针后,“取保候审”回家。

周贤文
周贤文

不知道被打的什么药物吊针,周贤文回家后,感到人很难受,一睡到床上,就喘不上气,不能躺下,分分秒秒不能睡,走几步就喘,接个电话、开个门,都喘得不行。而且,她全身浮肿,走路像个木偶似的,整个人恍恍惚惚,迷迷糊糊的,整天傻呆呆地坐着,不想动。这是被绑架前从来没有的现象。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就这样,公安警察派了四个人在周贤文的住处门外看守,不准她离开住处。如果哪天没见周贤文有动静,第二天,就会有警察或居委会的人上门查看,好像担心她死在家里似的。

此后,周贤文老人的健康进一步恶化,有一天,她脚上突然长出了大大小小的水泡,水泡破裂,水流了出来。白天、晚上,她把脚搁在盆里滴水,几个小时,就有半盆水。渐渐地脚上流出的不再是水,而是白色的、黄色的浓稠的液体。

这时,周贤文的小腿开始疼痛,像刀割一样疼。小腿上发出密密麻麻的大、小水泡,水泡破裂、滴水、然后结痂了,不小心一碰,又破了,又是剧痛;站着、坐着、躺着都是痛,剜心透骨的痛。

这情况一直延续,最后,她双脚浮肿、溃烂、发黑。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周贤文含冤离世,享年73岁。

二、甘肃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袁江母亲任灿如老人含冤离世

甘肃兰州市西北师范大学附小退休高级教师、法轮功学员任灿如女士,在中共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下,身心承受巨大的折磨,于二零二一年八月三日含着悲痛与冤屈离开人世,享年85岁。

任灿如的儿子袁江,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在兰州电信局工作,是甘肃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因为坚定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生前遭到极其残酷的酷刑折磨。

任灿如和老伴袁助国(西北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曾任系主任)修炼法轮功前都患有多种严重的慢性炎,多次手术和住院医治无效,修炼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判若两人。

中共邪恶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疯狂迫害开始后,任灿如和老伴两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兰州安宁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一百多天。

在持续的高压迫害和骚扰中,袁助国因儿子袁江的惨死终日封闭在家、抑郁寡欢,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含冤去世。自此任灿如老人常年孤身一人在家,以泪洗面,度日如年,在所谓“敏感日”还要受到公安的各种骚扰和恐吓。

二零一九年六月老人突然出现偏瘫症状,一侧手脚不能自理,之后起居只能由保姆长期照料。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兰州市和会宁县几十个警察以抓捕法轮功学员为由,用电锯锯开了三楼老人家的防盗门,绑架了照顾老人的保姆。警察野蛮破门抄家,抢劫了所有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产,声势动静非常大,引来周边楼内楼外大量围观的人,瘫痪在床的老人被吓得连哭带喊,当时的状况极其悲惨。

这次非法抓捕给任灿如老人及其家人的精神和身体造成巨大的不可逆转的伤害,从此以后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老人再次昏倒、不省人事,送陆军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无效,一星期后离世。

三、葫芦岛市魏明霞遭警绑架两周死在葫芦岛看守所

辽宁葫芦岛市钢屯镇法轮功学员魏明霞,七月十九日遭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仅两周(八月二日)就被迫害致死。

遭绑架之前,魏明霞身体健康,在家干活。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上午,葫芦岛市公安局及国保大队、钢屯镇派出所开了三辆车到钢屯镇赵屯村,绑架了朱军、解琨、魏明霞三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书、资料、法轮功师父法像与一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八月二日,魏明霞冤死在葫芦岛看守所,年约七十岁。

当地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程卫星,去年五月十二日遭警绑架,也是在葫芦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年约五十四岁。

四、中共“政审”酿家庭悲剧

孙子考上了军校,却因奶奶修炼法轮功,“政审” 没通过,一家人情绪跌入低谷。这时警察又来非法抄家,导致老人突然出现心衰死亡。

七十岁的李君芝独居在湖南省岳阳市洛王街道花园坡社区。二零二一年三、四月份,李君芝摔了一跤,胯骨摔折,在医院做了手术后,在女儿家养伤。

二零二一年七月,李君芝的孙子考上了军校,儿子,媳妇、孙子都满怀憧憬,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中。

可是在中共“政审”时,发现李君芝是法轮功学员,因此孙子受牵连,导致“政审”不合格,不予录取。

更不可理喻的是几个武警等人,到李君芝的儿子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李君芝以前放在儿子家的两本法轮大法著作。儿子、媳妇和孙子精神上受到了很大刺激,情绪一下子从高峰掉入了低谷,不知所措,痛不欲生。

中共制造的“政审”迫害,关乎孙子的前途命运,加上警察非法抄家,直接导致李君芝突然出现心脏衰竭,送医院抢救无效,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离世。

李君芝的家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三家人)陷在深深的悲痛之中。

五、长春付贵华入狱两个月 冤死吉林女子监狱

付贵华,55岁,长春法轮功学员,入狱不到两个月,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冤死吉林省女子监狱。

付贵华
付贵华

付贵华和女儿于健莉、两个女婿王东吉、孟祥岐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一年二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七至九年。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付贵华、于健莉母女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七月二十五日, 五十五岁的付贵华猝死狱中。

家属七月二十五日晚间接到监狱电话,说付贵华病危,被送到吉大一院二部抢救。等家人赶到医院时,狱警高阳以正在“抢救”为借口,不准家人见付贵华。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从医院打出电话说,付贵华已经走了,称是晚上九点四十八分去世的。付贵华的家人当时看到手机上的时间为九点十八分。家人质问,现在时间还没到九点四十八分。打电话的人马上改口说,是八点十八分死的。家人被告知“是肝硬化”。

家属要求马上见遗体,医生当时说:等我擦擦血,收拾收拾,再给你看。但狱警以各种借口、谎言阻止家属见遗体,家属感到其中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僵持数天后(期间可能对遗体做处理),监狱才同意家属见遗体,但不允许带手机,不允许拍遗照。

五、大连法轮功学员孙秀军在迫害中离世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孙秀军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被非法抄家绑架,多次体检不合格,三天后放了。警察为了推卸责任,要求孙秀军必须离开大连。孙秀军由他大哥接回黑龙江老家,于七月十九日离世,年仅五十岁。

'孙秀军'
孙秀军

二零二一年六月初,大连市公安局出动警察,对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施绑架、抄家。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六月二日晚六点左右,孙秀军在家中被大连市甘井子区国保伙同机场派出所警察非法入室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个人物品被抄走。

多次体检时,孙秀军的身体严重不合格,已于六月五日被以监视居住的强制形式回到家中,但派出所警察强制他离开大连。孙秀军由他大哥接回黑龙江老家才一个半月,于七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孙秀军,男,一九七一年五月十四日出生,他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迫害。

他曾被大连市金州区站前派出所非法拦截抓捕,被关押期间遭到警察的殴打,头被打破流血。

曾遭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警察抓捕,关押期间,他被警察扒光衣服,泼冷水、冻,电棍电,拳打脚踢,之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大连教养院被非法关押期间,孙秀军曾被管教人员用电棍电、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

六、孙丕进遭绑架次日死亡 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二零二一年年六月十八日在自家田里干农活时,遭蒙阴县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

中共六一零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却不让家属验尸。家人看到孙丕进一个眼球没了,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当时现场有六一零人员和警察几十人,恐吓家属。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不许上访,不许接触法轮功学员、说出真相,连赔偿费都不许说。不法之徒显然是在掩盖罪行。

一周后(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蒙阴当局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

孙丕进的妻子于在花也是法轮功学员,曾遭中共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含冤离世。他们的女儿孙玉娇现在仍然被中共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七、李建设在河南驻马店市看守所离世 背部、胳膊和脖子等处肿胀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驻马店市驿城分局国保大队长王鹏云带领多人,将居住在驻马店市雪松路纱厂家属院的法轮功学员李建设绑架到市看守所。

同一天,王鹏云等人又将住在市中华路西园宾馆家属院的法轮功学员高长云(女)绑架到市看守所。

七月二日,李建设的家人被通知,李建设已经被送到医院的重症抢救室了,李建设的家人看到李建设的背部、胳膊和脖子等处肿胀,症状很严重。七月六日,李建设在医院被迫害致死。

现高长云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八、山东潍坊市初立文含冤离世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初立文,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年前腊月二十八被非法判八年,后因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被释放回家,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初立文
初立文

在初立文的身体被迫害很严重的情况下,峡山国保伙同太保庄派出所,多次骚扰初立文与儿子初庆华。初立文父子为躲避再遭迫害,有家不能归。

初立文,家住潍坊市峡山区(原昌邑市)太保庄街道太保庄村。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全身多种疾病一扫而光,身体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初立文希望乡亲们也受益,弘扬法轮大法,成为昌邑法轮功辅导站义务站长。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初立文一家人遭残酷迫害。初立文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一年(二十天后保外就医)、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八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儿子初庆华也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非法判刑三年。

九、山东清官潍坊市委政法委官员姜国波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三十九次 最后含冤离世

山东省潍坊市副县级清官、法轮功学员姜国波,因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先后被绑架十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判刑五年;曾遭到警棍电击、锁铁椅子、铐躺龙床、坐老虎凳、灌剧毒物、灌辣椒水等七十七种刑罚摧残;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达三十九次,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姜国波生前诉述说:“我在看守所遭到了一般人想象不到的酷刑摧残,让我体验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被灌剧毒物;被灌浓烈的辣椒汁,致使肺吐绿脓;锁缚‘十字架’二十个昼夜;被用3x3公分的细窄木棱横棍生生地将后背三根脊背骨硌断;右眼一度失明;小便解不出要插导尿管;二十六天没解大便;体重在二十多天内陡减了九十多斤;我被折磨得昏死过去无数次。”

姜国波,男,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山东威海人,大学毕业,原是潍坊市委政法委官员,副县级级别,公认的清廉正直的清官。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患有“肝硬化晚期”、亚癌症“肺病”(家族遗传,几位亲人因此病离世),看遍名医,吃过无数苦药,无济于事,这时身患各种疾病的他痛苦不堪。一九九五年六月,姜国波修炼法轮大法后喜获新生,身体康复,乙肝病毒都消失不见了。

姜国波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他发自内心的呼喊:“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姜国波常说:“最让我感到万分幸运的是,对人生目标迷茫的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自此,他那惨淡无光、前途无望的人生豁然间洞天大开,变得生机盎然、透彻明亮。

然而,姜国波遭中共无数次的酷刑、药物迫害,含冤离世。

十、黑龙江桦南县常秀华被监视居住一年多 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桦南县法轮功学员常秀华女士,被桦南县公安局国保人员监视居住、骚扰长达一年零四个月,生活不得安宁,病情恶化,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三岁。

'常秀华在病榻中'
常秀华在病榻中

十一、吉林市马英遭迫害离世 丈夫仍关冤狱

吉林市龙潭区54岁的法轮功学员马英,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多年来被中共恶党人员骚扰、绑架、非法拘留。

'马英'
马英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一大早,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派出所八个警察,非法闯入马英家中,野蛮绑架了马英与丈夫张勇,并抄家抢劫。二零二一年,丈夫张勇被枉判三年入狱,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马英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取保候审。回家后,马英多次遭警察骚扰,警察还到家别门撬锁想强行入室,马英的精神压力很大,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没能等到丈夫冤狱期满回家,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十二、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郭琪被迫害离世

郭琪
郭琪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郭琪与妻子孙彩艳不断的遭受骚扰、威胁、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在大连劳教所,郭琪被扒光衣服用棍子抽打、多根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一度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从二零二零年四月下旬开始,大连市沙河口区幸福派出所、南沙街道、后山社区人员多次电话、上门骚扰郭琪及家属。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五日,郭琪的身体承受到了极限,所有脏器衰竭,脓肿血中毒,休克,到医院抢救无效,不幸离世,终年五十一岁,撇下四十九岁的妻子、二十岁的女儿、十二岁的儿子、八十岁的母亲、岳母。

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各级司法机关明目张胆的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警察抓捕、入室抢劫、勒索钱财;检察官捏造罪证、罪名构陷;法官枉法犯罪,执法犯法。在中共持续迫害善良的政策下,仅二零二一年七、八月份,就报道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遭受不同程度的各种形式的迫害,有的在明慧网上已经报道,有的仍然被掩盖着。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和更好的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被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统计数据:下载(16.1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