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密市大牟家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近期,山东高密市公安和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村主任刘洪平与另一个村干部到大牟家镇76岁郭秀英、80岁刘林聚与赵玉梅夫妇、74岁马俊生、73岁王树春、64岁赵发福等多位法轮功学员家进行不同程度的骚扰。

1、76岁老人郭秀英被骚扰

山东高密市大牟家镇西刘家庄法轮功学员郭秀英,女,76岁,一九九九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无病一身轻。恶人曾经多次骚扰她,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她因不识字,也没及时曝光。一次,不知哪里的警察来要资料。郭秀英说:“没有,我不识字。”第二天警察又来骚扰,郭秀英不在家。又有一次,警察来恐吓污蔑郭秀英说:“你聚堆(意思是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二零二零年黄历七月十七日,警察又来要郭秀英的电话号码,要给她照相。郭秀英说:“没有,你这个饭可不好吃(意思是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可不好做。)。”二零二一年农历三月初十又来骚扰,要电话号码,偷着给郭秀英照相。

2、80岁的刘林聚和妻子被多次骚扰

山东高密市大牟家镇西刘家庄法轮功学员刘林聚(80岁)、赵玉梅夫妇被多次骚扰。二零零六年春因村干部恶意举报,刘林聚被高密市公安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公安逼迫他签放弃修炼,背叛大法的所谓“三书”。后来,高密市公安和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又多次来骚扰,到处乱翻,要他们夫妇的电话号码,并偷偷照相。村主任刘洪平与另一个村干部到刘林聚家逼迫他们签所谓“三书”。

3、74岁马俊生多次被高密公安骚扰

山东高密市大牟家镇西刘家庄法轮功学员马俊生,女,74岁。二零零六年被本村干部恶意举报,在五月一日前被高密市公安局两个警察绑架。当时经过大牟家镇派出所,姓门的警察扯下马俊生的头巾,强迫给她照了相。晚上用车把马俊生拉到高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1天。期间,马俊生戴着手铐被非法提审一次,警察逼问资料哪来的,马俊生不告诉他们,只讲了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和修炼后的身心变化。

警察敲诈勒索了马俊生家人七千元钱,在马俊生从看守所回家时,警察逼迫马俊生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马俊生拒绝了。马俊生的女儿担心如果不签,警察不让马俊生回家,就替她签了。同年,马俊生到安家庄毛巾厂打工。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两次到安家庄去企图绑架马俊生,都没有得逞。

后来也记不清派出所人员来骚扰多少次,高密公安人员来过多少次。其中有两次警察恐吓家人说马俊生修炼法轮功会影响孙子上大学、当兵等,挑拨家人给马俊生施加压力。大牟家镇派出所姓门的警察来过多次,到处乱翻。过年前打着禁止放鞭炮的幌子也到处乱翻。

有一年,给民办教师办补贴费,马俊生相关材料基本办好。派出所警察让她交一张不修炼法轮功并污蔑法轮功的复印件,马俊生坚定的说:“我宁可不要这每月200元钱,也不能污蔑大法。”一次,村主任刘洪平领着另一位村干部到马俊生家逼她签背叛大法和师父的所谓“三书”。马俊生说:“我又没做错事,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不签。”马俊生老伴在压力下替她签了。

又有一次,村主任刘洪平来骗马俊生老俩口说:“明天用车拉着你们老俩口到高密去一趟,签个字就回来。”马俊生一听知道他们是想绑架自己去洗脑班,就说不去拒绝了。第二天刘洪平又来叫去,马俊生说:“我做什么坏事了?凭什么向它去保证?”

刘洪平又领着高密公安人员来骚扰,马俊生质问他:“刘洪平,我做啥坏事了?”刘洪平害怕马俊生讲真相,赶紧说:“不用你说了。”最后要了马俊生老伴的电话号码,并偷着给马俊生照像。二零二零年黄历七月十七日,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来要马俊生的电话号码,并偷着照像。

二零二一年农历三月初十,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又来骚扰,马俊生请他们进屋他们不进,又要电话号码又偷着照像,马俊生说:“什么材料也别上报,为了你们好。”实际骚扰次数还要多。

4、王树春修大法受益,警察来骚扰

山东高密大牟家镇西刘家庄法轮功学员王树春,男,73岁,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肾炎康复。二零零七年王树春被本村干部恶告,被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一间屋内。到中午吃饭时间,就一个警察在门口,王树春就正念走了出去,出去后不远,好几个警察在王树春后面找,也没有看见他。二零一零年,大队书记和王树春儿子一起把他劫持到高密,逼他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他们拿了纸说签上名字就行。

二零二零年,村长和一个警察来骚扰,只问了姓名就走了。二零二一年春来了两个警察骚扰。王树春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说:“来看看你。”一个警察拿着手机好像给王树春照相,王树春对另一个欲开口胡说的警察说:“青年,你可别胡说。”他们没再说别的就走了。

5、法轮功学员赵发福、李美云遭迫害

山东高密大牟家镇郇李家村法轮功学员赵发福,男,64岁。修炼前,赵发福身体有严重的类风湿病,两条腿的股骨头全坏死,靠两条拐棍走路,天天吃药还是疼痛难忍。修炼大法后不用吃药,只用一条拐棍就能走路,还能给儿子带孩子,做饭,也能干力所能及的活,赵发福非常感恩师父。

有一次,赵发福让儿子夜间帮他发救人的真相资料,被鸡场的人恶告,赵发福和儿子被绑架到大牟家镇派出所,因为腿脚不便,赵发福被放回家,他儿子被非法拘留15天。

有一天,本村书记吴山奎领着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把赵发福与法轮功学员李美云绑架,姓门的警察把赵发福拉出去在太阳底下曝晒。赵发福因腿的原因被放回,当时警察逼他签放弃修炼,背叛大法的所谓“三书”,赵发福拒绝了,他女儿被迫代签。李美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有一次,大牟家派出所警察又来绑架赵发福,赵发福未修炼的儿子上前阻止他们,警察再一次把他们父子俩一起绑架。几个警察把赵发福拖上车,抬着他到医院查体,他们的恶行把医生都吓坏了,躲到一边。赵发福的儿子被非法拘留20天。

由于被骚扰的次数太多,有许多记不清时间了。有两次,警察半夜进门骚扰,乱翻。还有一次,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开窗入室,抢走录音机和师父的讲法带,电脑等等。还有一次,大牟家镇派出所警察抢走三本《转法轮》

每当举办类似奥运会等大型国际活动或者邪党开会的时候,警察都会来骚扰,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