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师父的弟子 就要兑现誓约

更新: 2021年09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作为修炼人,在大法中洗礼着、纯净着、升华着,就不能跟常人一样了,就得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修炼这么多年,我觉的自己真的是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现在做事能为别人着想,按照师尊的教诲做人、做事,做任何事都用大法来衡量,遇事能先找自己、先看自己,做到真修、实修。

师父讲:“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

我是修炼人就应该这样。在做好三件事上更要努力做好,修好自己、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人。

师父讲:“作为学员,要助师正法,只能怎样圆容好师父要的,才是你该做的”[2]。

所以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里说说自己修炼中的部份经历和感悟。

师尊带我走另外空间回家

先说说修炼中一次难忘的奇特经历。那是在二零一零年的春天,一天晚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因为我走出去很远,大街上人很多,那时邪恶还很疯狂,人群熙熙攘攘,警车嚎叫着穿梭在大街上。当面送真相资料不好送,走了很长时间也没送出去几本。我是晚上七点多出去的,当时我心生一念:我走另外的空间。

我继续往前走,走了好一会儿,看见对面街很静,那条街还没有路灯,我想这条街好送,我就走了过去给各个门市送了几本大法真相小册子,继续往前走,往前送。走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后就听不见警车的嚎叫声了,人也少了,我也没多想,只想送真相,因为是晚上,我发现自己不能辨别方向了,心想如果走远了就打车回家。可是我越走人越少,看见街道两边有一排排的汽车,看见有一对青年男女在路边走过,当时我就是不想说话,看见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小女孩進了一个高大的月亮门。他们進去了我还往前走,在一家门前有三四个小孩在玩耍,看见在街道半空开过去两辆大翻斗车,嘎嘎啦啦的响,在路边有烤肉的,我看那个烤串的烤箱很特别,烤箱的一头有一个烟囱是方的,和我平时看的都不一样,我和那人搭话:还没烤呢?她没回头回我话说:这不刚出来嘛。她是一头黄色卷发,我只看她的背影没看见她的脸。

这时我看见路边有铁栅栏,有两所房子却是忽隐忽现的,这时我心中疑惑,不对呀?我不能往前走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今天做到这为止吧?我明天再做吧,我要回家。因为师父讲过:“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因为两个时空的概念不一样,在另外空间里看,你的思维构成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够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确的思想都放弃掉。”[1]当我跟师尊说完之后,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私家轿车,我走了过去问司机走不走?他让我等一下。这时从车的副驾驶座位上下来一位身着西装的高高大大的人,司机说:“上来吧,等他一会儿。”

我坐在后边座位上,一会儿看见那个高大的人也上车了,可我就是看不清他的相貌。坐在车上心里特别踏实,车子开动了,我就听见车像是在水里走,有水的哗哗声,我心想这春天怎么有这么大的水呀?走了一会儿车子拐了个弯儿,这时我才看见街上的人群在路灯下显的很清楚。

我到家了,车子停下来我下了车。刚刚站起身就听见身后“呜”的一声,我立即回头,愣住了:哪有什么车呀,连个车影都没有!

这件事我能跟谁说呀,谁能相信哪?但是它切切实实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啊!这里不是说我修的如何,恰恰相反,正说明我修的不好太差劲让师尊操心!是师尊的慈悲、是师尊的浩荡洪恩保护着我这个差劲的弟子。

至今,每当想起此事就忍不住落泪。这件事激励着我,在这些年的修炼中勇猛精進。

跟着师父走永远不回头

二零二零年疫情很严重,从大年十五我们地区就开始封城,各小区的大门全部关闭,里不出、外不進,后来就规定:每家两天只出去一个人购物,两小时之内必须回来,否则不再放人出去。这一封城给讲真相救人带来极大的困难,这两个小时就得利用好。以前讲真相可以面对面和别人搭话,现在你和人打招呼,吓的人家躲出去老远,根本就不敢和你说话。

这怎么办呢?哎,换个方式吧!上超市买东西,遇到的人,有的也害怕。无论救人有多难都不能松懈。后来上超市还得扫码、验身份证,否则不让進去,我就找容易進的或小超市,一天也讲不了几个人。

农历二月十五那天出去讲真相回来,因为院里平台上全是冰,冰上是一层刚刚下的雪,很滑。我提着米和菜,走到离单元门不远处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身体向前倾、胳膊向外、右胸右臂着地。我的胳膊当时就不会动了。我马上想:我没事,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保护,没事儿。我爬起来回到家,可是我的胳膊和右侧胸很疼。我想,这是邪恶的迫害,因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救人没有错,下午我就炼功,但是我的右臂抬不起来,于是我就用左手把右手拽起来,很疼,我就坚持着,实在疼的受不了了,我就在心里求师父:求师父加持弟子,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它不让我救人不让我炼功办不到,同时背着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一连七天。晚上睡觉胸闷的透不过气来,用手一摸右胸比左胸高出好多,而且右胸还很烫,胳膊怎么放都疼、难受,难以入睡。我向内找,我哪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呢?我既不执著钱、也不执著色,对于亲情也看淡了,怎么被迫害的这样了哪?啊!我找到了,我还有怨恨心。有的时候这个心还时常往出返:怨丈夫不支持我修炼,做事不帮我还拆我的台,那些年警察来我家骚扰他把警察放進屋来也不告诉我,让警察把我的大法书、炼功用的录音机都抄走了,又拘留我十五天……我也知道修炼人不能有怨恨心,我也在去这个人心,就是去的不干净,还怨女儿心里没有我,不惦记我……哎,这些心往出返,返出来我就发正念去掉它,但是过一段时间它又出来了,去不干净,这么不争气,真是惭愧。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没修好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有师父管,邪恶不配迫害我,想用这种形式阻挡我修炼,办不到!。

我每天炼功都没落,当时虽然胳膊疼做的不到位,但都坚持炼完。抱轮,胳膊疼的颤抖站不稳,我发出一念:邪恶,你阻挡不了我修炼的路,我连死都不怕还怕疼吗?你忘想用这种形式把我拽下去,你让我疼,我让你疼,我不疼。那几天心脏也反应出病业状态,前后胸透心疼,脊背也疼,心跳加快非常难受,但是我不承认它,师父讲:“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1]我照常出去救人,身体越来越好。

世人认同师父和大法

一次在一个大商场看见一老人很朴实。当他听明白了之后,说:“我今年九十一岁了,没上过学。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盼着李大师早点儿回国呀!早点儿回来吧!”我含着眼泪对他说:“老大哥,你能说出这话我谢谢您!您是好人,一定会得到福报的。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吧!”他说他记住了。这样的人也很多。

当然人与人不一样。这些年讲真相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的人不理解,说这么大岁数在家看看电视、歇歇多好,扯这个干啥,不听我讲;还有的人说些难听的话,有的人态度会很不好。每到这时同修就对我说:“别往心里去啊!”我倒不是怨他,他不明真相我不怪他,是我的真相没讲透,可惜的是他不听大法弟子讲啊!唉,这样的人和事,我就把它当作一阵风吧。

每天走在街上讲真相救人,给有缘人机会,我从不觉的苦和累,越走越轻松,因为我们是在兑现自己的历史使命救人。师父讲:“开天辟地没有宇宙正法的洪大天象;开天辟地也没有过大法弟子。师父开创了这个辉煌,给你们领入了这个历史时刻。你们修好自己,尽情的在救度众生中展现你们自己、做的更好吧!”[3]“希望在最后过程中,大法弟子尽量的多救人、做的更好,使自己的威德更加伟大。这方面大家不要放松,要做的更好。”[4]

我能成为师尊的弟子是多么的荣幸!我是师父亿万弟子中的一员,得到伟大的师父的慈悲救度,我就要兑现我的誓约:做好三件事,惟愿师尊笑。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精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