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市刘荣品在江苏遭受三年半冤狱折磨

更新: 2021年09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刘荣品,被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受尽了折磨,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从苏州监狱期满回到家中。

现年六十二岁的刘荣品,在这三年半的时间里,被绑架、非法抄家、判刑;经历了拘留所、看守所、监狱的迫害;被电击、穿约束衣、坐带包的小板凳、蹲马步、超负荷的体罚、饿刑、牙刷把硌手指、夹子夹腿、用铁丝扎、抹辣椒水、群殴等。刘荣品曾一度被折磨的脱了相,只剩下两只眼睛突出出来;两腿两脚都浮肿,鞋都穿不进去,生命到了极限。

刘荣品在没修炼大法时曾患有胃病、风湿、关节炎等。他每一个手指关节都疼,早上起来就吐,喝啤酒都不行,西瓜也不能吃,头也是一天迷迷糊糊的。炼功后,这些病都不知不觉的好了。他修炼前工厂有啥,家里就有啥,如铁管子、暖气片等;学大法后他不再这样做了,道德品质在不断提升。

后来,刘荣品去了女儿所在的城市江苏省苏州市,为了那里的百姓能明真相得救度,刘荣品在苏州市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以下是刘荣品被迫害的经历。

一、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刘荣品在江苏省苏州市一个小区发资料,被蹲坑的苏州市相成区太平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当时就对他进行搜身,刘荣品说你们凭什么抓人、搜身?他们看到他身上还有几份法轮功资料,问这是哪来的?警察把刘荣品拉回他的住所,翻包找钥匙,找了两遍也没找到,就找开锁的想强行把刘荣品租住的房门打开,结果也没打开,最后硬是破坏性的把门撬开,抄走了电脑、U盘、打印机。刘荣品让警察拿出清单,他们就写了一个清单。后来,警察让刘荣品先走,随后,他们就把清单也拿走了。刘荣品被绑架、非法关押到苏州市拘留所。

二、所谓“取保候审”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苏州市相成区太平派出所,要给刘荣品办理取保候审,因到期了,检察院对刘荣品的案子拒收,理由是没有证据。刘荣品本人不同意办理取保候审,要讨一个公道,让派出所给他说清楚,凭什么说抓就抓?派出所又给刘荣品的女儿打电话,让她去派出所办理了所谓“取保候审”。

半个月后,刘荣品回到了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原来居住的房子。因取保候审期间,刘荣品没在苏州,派出所曾三次邮信函让他回去,找不到本人,就把纸条贴在他家门上或放在小卖店。刘荣品对他们这种绑架是不承认、认可的,刘荣品不配合他们。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苏州来了三个警察,找到绥化市北林区先锋派出所,让当地警察配合抓人。先锋派出所警察敲刘荣品家的门,欺骗说是检查房照的,刘荣品一开门,闯进三个没着装的,当时也没说是派出所的人,就一前一后的把刘荣品劫持到车上,拉到先锋派出所。苏州三个警察正在派出所等着。

刘荣品问警察为什么抓人?他们说违反取保候审制度。刘荣品说绑架和取保候审我都不承认的。刘荣品被绑架到先锋派出所呆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苏州警察就把他拉到哈尔滨西站,坐高铁到苏州,关到指定的租用的一个民房。

三、警察、检察院合谋构陷

以前是因为证据不足,监视居住,现在派出所要把这个案子做大,刘荣品每天都由两人陪着,一天换三班,每天得有九人三班倒。

结果也没问出来什么,警察在苏州某小区八号楼发现的传单,与刘荣品家抄出的打印机打出的样式对不上号,只有他身上搜的几份能对上;抄走的U盘里,除了照片什么都没有;电脑里也什么都没有;打印机刚买了七天;还有一包纸质牙签,他们当双面胶,也当作证据,硬是凑材料,又一次把刘荣品的案子递交到检察院立案。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所谓的逮捕令下来了,刘荣品被非法转入苏州第二看守所。

四、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刘荣品被苏州市吴江区法院非法开庭,到场的寥寥几人:一个法官,一个检察官,两个陪审员,一个书记员,还有送刘荣品到庭的派出所三、四个警察。庭里没有一个外人,都是公检法自己的人。只是在要结束之前,法官叫“证人”进来。刘荣品一看是自己的女儿。刘荣品质问法官:都完事了,才叫证人进来?为什么之前不让她进来,我女儿应作为旁听开始就坐在这里。刘荣品的女儿进来之后也没说啥,整个庭审她也是一句话都没听见就结束了,只是让她走了一个过场。

在非法庭审中,刘荣品问法官:开庭为什么不公示?法官回答说公示了。问在哪公示了?法官说在外面大屏幕上公示的。刘荣品说外面屏幕都是黑的,怎么公示的。法官说是坏了的,又说网上都有。整个回答都是在托辞和搪塞。

在非法庭审中,检察官念公诉材料,刘荣品说我记不住,拿来我看看。法官说那是公诉人的知识产权。刘荣品说我没听清,你再念一遍。公诉人不念。刘荣品说,你问问在场的谁听清了,让你再念一遍或拿来我自己看都行。法官说不行。

刘荣品在庭中为自己辩护,说法轮功是佛法,是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弘传一百多个国家……法官和公诉人都制止,说法轮功的事不能说。刘荣品说:你们在审法轮功的案子,关于法轮功的事又不让说,那你们就缺席审判吧,我就走。法官不让刘荣品走。刘荣品据理力争的说,你们不能缺席审判,那我就得说法轮功的事。

刘荣品自我辩护说法轮功是佛家大法,公诉人蹦起来,叫道:不能说。叫一个法警过来制止刘荣品说下去。刘荣品说你是法官吗?你能审,光你们说不让我说,不让我辩护,我就退席。刘荣品接着说,法官和公诉人不断的打断他,不让他说,打断好几回,法官说,你再说锤子落下就结束了。

刘荣品说:法轮功不是邪教,你们可以上网查一查,国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国家新闻出版署柳斌杰签署发布的50号令,第99项、第100项,废止了对法轮功出版物的有关禁令。这一规定说明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说明拥有法轮功书籍也是合法的,宣传法轮大法好和散发法轮功宣传品也都是合法的。

这时,他们都不作声了,都很惊讶。接着,法官宣布休庭,到后面商量去了。

法官回到法庭后,宣布:判刘荣品三年半,罚金4000元。让刘荣品签字,刘荣品不签。刘荣品回到苏州看守所后,接着上诉到苏州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最后裁定:不予理睬,维持原判。

五、苏州监狱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刘荣品被送到苏州监狱。先送到入狱监区,在那里呆二个月,让学所谓“监规”之类的。

1、体罚

后来刘荣品到一级管控监区。在那里刘荣品遭到体罚。每天训练跑步、蹲马步,超负荷的体罚。不能跑步的,或跑瘸的,包夹就拖拽让蹲着,一蹲好几个小时。刘荣品腿瘸二十多天,就让他蹲着,半个小时可以换一下腿,蹲的那只腿还用两个小夹子夹着。

在测量血压时,刘荣品被测出血压高达180,监狱强迫吃降压药,不吃不行。每次都排队强迫吃药,吃完再张嘴检查,看咽没咽下去。后来,再测量血压140时,刘荣品说不吃药了。包夹说,吃了这种药就不能停了,一直到出狱前都强迫他吃药。

2、毒打

一次,跑步训练,包夹问刘荣品,如果领导来了,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什么罪进来的?你怎么回答?刘荣品说:我没罪。包夹就打他,刘荣品被打得一边脸都肿了,包夹说脸不对称,接着又打那边脸。包夹又问刘荣品你什么罪进来的?刘荣品说:我没罪,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包夹就把刘荣品拖到小屋(专门打人的地方,摄像头照不到),说给他校正。三、四个人一起上,狠狠地打,把刘荣品按在地上,有掰手的,有掰胳膊的,有掰腿的,还有一个一百七八十斤的人在刘荣品身上压,折磨他半个多小时,让他感到全身疼痛难忍。

3、电击

警察为了转化,用电棍电刘荣品,问:你有没有罪?回答说:没有罪。警察说:没罪怎么进来呢?刘荣品说,法轮功是佛法,是被冤枉的。警察强迫他认罪,刘荣品就是不认罪。这时就上来四个人,架住他的胳膊和腿,把他按倒在地上,恶警就用电棍打刘荣品的脚心。……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4、硌手指

警察看他不转化,就加大力度迫害。恶人把三个牙刷把分别放在刘荣品的各个手指缝中,然后用力捏,顿时刘荣品的骨头象折了一样,非常痛苦,虽然没有外伤,但痛苦的程度是难以想象的。

5、压脚趾

包夹为了让刘荣品转化,用一个塑料凳,三个腿着地,一个腿压放在刘荣品的脚大拇趾上,同时还上去一个膀大腰圆的包夹坐在上面压,刘荣品的大姆脚趾顿时瘀血,全黑了,脚趾盖也要脱落还没完全脱落,还有一点点连着,痛苦万分。

6、夹子夹腿

强力转化时,包夹还用四个大夹子夹腿来折磨刘荣品。刘荣品一只腿的小腿肚子上,并排夹着四个大夹子(不是直板夹子,是圆头夹子),直接夹在肉上,夹子夹的很深,同时还让刘荣品这只腿蹲着,再让自己身体的重量把夹子使劲往肉里扎,整个腿象刀扎一样,肉都被夹烂了,血肉模糊。接着再换另一个腿夹,再夹的血肉模糊。有时看他还行,再上去一个人(一百四五十斤)压他,包夹站在边上,不让他倒下。一整一下午,这样的迫害有二、三次。过一年之后,腿的颜色都没变过来。

7、饿刑

因为刘荣品不转化,吃饭时给的量非常少,只是让他维持最低生命。早上是粥,中午和晚上都是一小块条状蒸的米饭(饼干大小),每顿不到一两,故意不让吃饱;萝卜干咸菜给三、四条,水也只让喝一口。只有当水都快喝不进去时,才让多喝两口。平时想喝都不行,要多喝就骂人。刘荣品一入狱时,就听包夹说:七天以后,我让你啥样……;半个月以后让你啥样……;一个月让你啥样……;要不了两个月,就让你瘦到什么什么程度;二个月以后就给你送精神病院。

8、穿约束衣

刘荣品没转化,包夹让他穿约束衣一个多月,他身体支撑不住送医院住了两个月,回来又让他穿约束衣。约束衣是雨衣的面料不透气,身体束缚的很紧,穿时双手还得后背,晚上也不让脱。监室三个人一个褥子,每人给30公分的地方,只能侧身睡,头都得朝向外边。刘荣品穿着约束衣,侧身5分钟胳膊就酸痛,骨头节也痛,一晚上也不能翻身,手、胳膊都不能动,全身酸麻,极其痛苦。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示意图:约束衣

从晚上11 点到早上5点,是让刘荣品睡觉的时间,但每半个小时,还得叫醒一下,用包夹的话说,就是看死没死,其实就是干扰睡眠。

9、铁丝扎

包夹用辣椒水往刘荣品的脸上抹,用铁丝做针,往他身上扎。包夹让刘荣品写诬蔑大法的五书,写好了还得签字,还得念出来,录下来,还问是不是自己写的?有没有人逼你写?

10、坐小板凳

包夹让刘荣品坐小板凳,特制的板凳,凳面有很多小包,很硌人。坐小板凳时,双腿间给夹上纸板,两腋下也夹着纸板,目的是不让动,一动纸板就掉下来,就得挨打。刘荣品把屁股都坐烂了,一层一层的掉皮,茧子都坐出来了,再掉皮,再坐出茧子。

11、精神侮辱

除此肉体迫害之外,还有政治与精神迫害。每天晚上七点,强迫看新闻联播;每周有一天,全天学习习近平思想及讲话或共产邪党的东西;每个月要写6-8个政治作业(学习心得体会);一年写一次或两次决心书、感恩书;有几天专门让他看“自焚”等诬蔑大法的光碟。

刘荣品由于吃不饱饭,造成营养不良,加上每天睡眠不足,超负荷体罚及各种酷刑折磨,使得他精神恍惚,脑袋昏昏沉沉的。两个月的时候,刘荣品又黑又瘦,严重贫血;人已脱像了,脸部只有两只眼睛突出出来;两腿两脚浮肿,鞋都穿不进去了。监狱要把刘荣品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当时精神病院来人,对刘荣品进行检查,在问话的过程中,看他逻辑还行,就没把他带走,刘荣品逃过一劫。后来把他送到监狱医院,住院两个月。应验了包夹说的七天什么样、半个月什么样、一个月什么样,二个月什么样。这一切都说明他们是有计划、有步骤的迫害,而且是明目张胆、毫无廉耻和罪恶感的迫害。

刘荣品在经历了三年半的迫害后,九死一生,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刘荣品从苏州监狱期满回到家中。他去社保局办理退休工资,说他二零一九年社保没交上。他打流水账单才发现,刘荣品的妹妹给他交社保金的银行卡,二零一九年被江苏省苏州市吴中法院从中提走4000元,致使当年社保没交上,在经济受到影响和迫害。

刘荣品的女儿在苏州的一个公司上班,也多次被派出所、法院骚扰,影响了业务,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为了避免骚扰,他女儿把房子也卖了,说再也不跟家里联系了,走之前给刘荣品的弟弟一万元钱,让其转给出狱的爸爸,现在谁都不知道她上哪去了。

刘荣品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个缩影,有的可能比这更残酷,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愿更多的人明真相,看清邪党的真实面目,不要被其所蛊惑,请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在天灭中共大审判来临之际,用你们的良知和善念,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