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大庆市原公安局长曹力伟的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9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二一年七月份,值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二十二年之际,37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五眼联盟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和欧盟的23个国家等,递交了又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其中原黑龙江省大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曹力伟就在此次递交的名单之中。

黑龙江省大庆市是中国大陆法轮功遭受迫害的最为严重城市之一。截至二零一九年底已确认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70人。曹力伟自二零零四年六月至二零一五年二月任大庆公安局长期间,积极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致使该地区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多名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

二零零五年,时任大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曹力伟在讲话中污蔑法轮功,提出“坚决打击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并声称当地公安工作“有效防止了各类非法宗教形成组织和气候”。

二零零五年九月,曹力伟指挥公安局约两百人警力,几乎在二十三日早同一时间内,在全市范围大规模绑架法轮功修炼群众、非法抄家。警方绑架、抄家时不出示证件、不表明身份、不做任何说明、不留下任何凭证,抄家时除电脑、打印机外,金银首饰、现金等亦遭抢劫。这次大抓捕中至少27名学员遭绑架,包括多位妇女和老人,其中6人被直接非法送入劳教所。法轮功学员李业泉被送入劳教所时,劳教所不敢收,曹力伟亲自打电话给劳教所要求必须收下。就这样在没有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把李业泉非法劳教2年,导致李业泉在劳教所惨遭灌食迫害,食管被插烂,多次昏死,多次被灌白酒、被向嘴里吐痰等等折磨。

二零零七年一月,大庆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阮殿龙在全市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总结了二零零六年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成果”:二零零六年公安机关先后开展了多个专项行动,出动警力900多人次,绑架了39人。

二零零七年初,在大庆市政法委安排部署下,要求公安开展三个行动:一是“净网”,公安、安全部门严厉打击法轮功网上活动。二是“斩首”,建立秘密力量,放线经营,深挖法轮功,严惩首要分子。三是“抓现行”,公安和国安采取化装侦察、守候、巡逻盘查等多种侦察措施,狠狠打击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六日,曹力伟指使大庆公安警察,公开绑架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并疯狂抄家掠夺财物。被绑架的学员包括:陈庆利、陆桂兰、燕骄辉、刘波、曹风琴(70岁)、尹桂容(68岁)、杨金风、梁亚辉、洪兰英、胡桂、何秀英、施宝生、李春英、李桂香、李卉、仁秀平、周文彦、陈棋、赵淑坤、姜湃(仅2个月即在看守所被虐杀)、刘艳霞等。

二零零七年,大庆市共发生多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抓捕、抄家、迫害案例,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六月末到七月上旬奥火传到大庆前夕,大庆各区县警察以奥运稳定为名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根据明慧网已披露的部份迫害事实,至少43人被绑架。多人被非法关押、面临非法劳教、判刑。大庆市高喜江,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遭七、八个警察强行绑架毒打、关押,致使精神失常。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中午,大庆市杜蒙县法轮功学员刘福彬、崔汝慧、杨海峡及亲属等9人被绑架、非法抄家。二十几个警察将刘福彬,刘福彬的妻子李淑春、未满16周岁的女儿刘瑞、弟媳赵明静、不炼功的弟弟刘福泽、一家5口人绑架,抄走刘福泽屋里的电脑,打印机,现金等私人财产价值数万元。刘瑞于次日放回,放回时孩子额头全是水泡,说是被警察抓人使用“特制”辣椒水所致。

二零一三年,大庆警察继续集体绑架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三年一至六月至少30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关押、抄家;至少3名学员被劫持进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晚,大庆第十采油厂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被抄家。被绑架法轮功学员是:郭树岩、王彦明、雷清秀、宣双、宋瑞香、王艳茹、马丽丽。王彦明、马丽丽被酷刑折磨,强迫坐了一夜铁椅子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程金芝、张春艳、李俊英、王文英、张晶、季文波和一位郭姓人士共7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其中两位已是年近70岁的老太太。警察掠走的财物包括大、小型彩色激光机六台、胶装机等设备、多台电脑、多套法轮功书籍、大量资料及耗材。

据不完全统计,在曹力伟任大庆公安局长期间,至少14名法轮功学员在被大庆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绑架之后被迫害致死。他们是杨玉华、张洪权、许基善、崔淑萍、王成元、王洪德、郑延生、于庆林、李志、张忠、周述海 、姜湃、鲁继贵、蔡晓燕。仅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二零零七年八月的2年之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120人以上,被劳教10多人,被判刑达10人以上。曹力伟作为大庆市公安局长,需要对其任职期间,该范围内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严重罪行负主要责任。

以下收集的是这个期间的严重迫害案例:

案例一:杨玉华被强制野蛮灌食致死

二零零五年四月,大庆市中学教师杨玉华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五月十二日杨玉华被野蛮灌食虐杀。在看守所期间,杨玉华绝食抗议要求释放。被恶警们强制黑天白天长时间坐铁凳子,并采取野蛮灌食、毒打等方法进行迫害。每次灌食的时候,狱医用灌食的管子在她的鼻子里来回的数次插入、拔出。杨玉华曾把恶警们折磨她的胃管咬断了七根。最后一次灌食时,杨玉华已经被折磨得非常虚弱,没有一点挣扎的能力。就是这样恶警们还找来四、五个刑事犯来按住她不让动,灌食灌了一上午才灌完。等把杨玉华抬回监室人已经不行了。生命垂危之际才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离世,年仅46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案例二:姜湃在大庆市看守所被野蛮虐杀

姜湃,女,30岁,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在单位门口被绑架。在市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被警察酷刑迫害致咯血并伴有昏迷。六月二十六日,姜湃身体极度虚弱,昏迷不醒,被送入医院抢救。在医院核磁共振检查时,警察还动手打她,拽她的头发。次日,在姜湃完全昏迷不醒48小时抢救无效的情况下,家人去要求放人未成功,被告知“要走法律程序”。当天深夜1时左右,姜湃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姜湃离世后,据一个警察透露:“姜湃被抓后,经过三次“冲锋”(就是灌芥末油)使她喘不过气,鼻涕一把泪一把,让她说什么她就得说什么!”

说明:灌芥末油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对身体伤害极大。三、四个人将人强制不能动弹之后,强行戴上浸满非常呛人、辛辣气味的芥末油口罩,令人胸闷异常,感觉要窒息一样,喘不上气来,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然后捂住;或头上罩上抹了芥末油的塑料袋,封口直到窒息,不断重复。

案例三:刘生两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遭受严重摧残离世

刘生,女,53岁。二零零六年七月,七、八个警察破窗闯入刘生住宅将其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仅一个月,刘生就被折磨致吐血,不能进食,一个月后被释放,从此流离失所。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刘生再次被警察绑架。刘生被多名恶警拳打脚踢,打致吐血,当场休克。刘生醒来后,又被继续殴打,以致全身青肿。家属当晚去看人,恶警怕其不法行为曝光,不让见。第二天,刘生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途中被警察打耳光,左耳被打致失聪。在劳教所,恶警不允许刘生上厕所,导致刘生留下了腹部剧烈疼痛症。后劳教所拒收,3天后叫家人接人。这时刘生身体已经被摧残的不成样子,回家后一直不能进食,不停的呕吐,骨瘦如柴。2个月后,刘生于九月十一日离世,时年53岁。

案例四:刘莹在大庆公安局遭受长达三十多个小时酷刑

刘莹,女,38岁。二零零七年八月正在工作的刘莹被骗出工作区,在一个僻静之处遭绑架,被拉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地下刑讯室。

地下刑讯室没有窗户,刘莹被强迫锁在铁椅子里不让动弹。到中午时分,一个恶警用皮鞋底子对着刘莹头部一阵毒打,一边狠打,一边叫嚣:叫你做好人!一直打累才停止。晚上,三男一女恶警揪住她头发往后一仰,用蘸满芥末油的大口罩捂住口、鼻,芥末油辛辣的刺激味,呛得刘莹一阵呛咳,恶警们反复往口罩上倒芥末油,反复捂口、鼻。半夜,换了一个粗大的针管子,抽了一大管子芥末油,直接对着鼻孔使劲的灌,刘莹整个胸腔灼痛难忍,痛彻肺腑,心肺抽搐,眼睛无法睁开,精神几乎崩溃,生不如死。刘莹昏迷过去了,恶警们就用凉水往她身上、头上浇,醒来之后再灌,灌完芥末油再灌水,就这样反复折磨,刘莹多次昏迷,多次被用凉水浇醒,醒来之后还用烟头熏。就这样折磨了整整一宿,头发被拽下了一堆,惨不忍睹。

一天一夜的折磨使刘莹全身脱水,刘莹仍被锁进铁椅子里,由专人看管不让睡觉。恶警还多次把法轮功师父法像往刘莹的身下塞,强迫她坐师父法像,对她进行精神侮辱。刘莹后来吃啥吐啥,起不了床,恶警把刘莹拉到医院体检,由于怕担责任,叫刘莹的丈夫把奄奄一息的她背回家。

案例五:鲁继贵两次被绑架后,在流离失所迫害中离世

鲁继贵,男,58岁,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被劫持到大庆市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几天后于二月十八日再被绑架。在两次被非法关押期间,鲁继贵绝食绝水,遭到野蛮灌食。狱警说:“整死你就当整死个臭虫”。在看守所被强制灌食时,因食道没有水分,狱警拿胶管使劲往里插。还让几个犯人按着鲁继贵的身体、头部,不让其动,每次灌食都使其痛苦万分。三月七日鲁继贵被送往龙凤五医院检查身体。在体检过程中,寻机走脱,从此流离失所,近两年有家不能回。终因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加生活在极度困难之中,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离世。

曹力伟个人信息:
曹力伟,Liwei Cao,男,汉族,一九五六年七月生,黑龙江嘉荫人。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大庆市公安局局长、党组书记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零零七年二月-大庆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零一五年二月-大庆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
二零一五年二月-大庆市政协主席,不再担任大庆市副市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