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绝望之际得法 闯过病业关

更新: 2021年09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九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把我修炼以来师父对我的点化,我在自己层次上的修炼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绝望中得法

二零一九年的夏天,我得了很严重的腹泻,并伴随着高烧。我在县医院住了九天,输液仍不见好转。后来,我转到了市人民医院治疗,住院十五天,仍查不出病因。并且我的病情更加严重,便血、发烧、一直高烧不停。

家人托关系、走后门,把我转到了北京友谊医院治疗。在北京住院两个星期,仍然没有查出病因。后来,医生给我做了骨髓穿刺后,说我得的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疑难病。医院的治疗方案治愈率在百分之零点几,而且花费巨大。在住院期间,已经把我家的积蓄花光,家里又四处借钱给我治疗。

终于有一天,主治大夫查房时,当着我和我家人的面说:“你这个病不用治了,治也治不好,白花钱。也别在这浪费我们的病床了,回家养着去吧,顶多能活三个月。”

之前,家人一直对我隐瞒着病情。当医生说出“你不用治疗了,治也治不好”时,我吓懵了。我当时真的很恨这位医生,认为他特别狂气。他告诉我们,也不用找其它医院的医生治疗了。他说:“我治不了的病,别人更治不了。”

我和家人都绝望了。我的父母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家人、亲朋好友都很伤心的哭。后来家人决定把我转到我们县中心医院,靠医院养着。我父亲说:“死在医院,总比死在家里安心些。”

我刚回到县中心医院的第二天,亲朋好友都来看我。也就在这一天,我的婶婶给我送来了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转法轮》及《转法轮(卷二)》大法书。

早在我在市医院住院时,我的婶婶来看望我,她就让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并给了我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当时我的婶婶泪流满面,说:“我咋连我身边的亲人都没救。”她很懊悔、很自责。当时,我也流泪了。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家和婶婶家有一些矛盾。当时婶婶说的这些话,使我彻底放下了对她的怨,而是很感激她。第二天,我就转去了北京。在北京住院期间,我一直记着婶婶给我说的“九字真言”,一直诚心默念。

在北京住院期间,有一次我大出血。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浑身发冷,想睡觉。医生也吓坏了,紧急给我输血,我才慢慢的缓了过来。当时,我心里一直在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念了多少遍。现在回头想想,这次大出血是要取我的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回到县中心医院之后,我得法了。那时,我心中一直被法轮大法牵动着。没得法前,在北京的时候,我就想要看师父的大法书。我给婶婶打电话,让家人把大法书捎来。家人觉的是在北京,没敢给我捎。

得法后,我在医院里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几天后,我把师父的九讲法全部听完了,我感觉大法太好了。听完一遍之后,我自己的人生观都改变了,我豁然开朗。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

在此之前,自从我住院起,(从市人民医院起)医生就让我禁食。我的体重从九十多斤一直降到六十多斤,瘦的皮包骨,整个人都脱像了。

听师父讲法的一个星期后,我能喝点稀饭了。后来,婶婶告诉我说:“你学《转法轮》吧。”我就开始看书。《转法轮》第一讲没看完,我的身体又有了反应:原本十几天没有便血的症状,又开始了,象是病又复发了似的。

医生又让我禁食,我当时心里也不稳了,法也不学了,也不听法了。我当时不知道这是各种干扰造成的我学不進去法。我的身体又开始虚弱起来,一天比一天严重,我自己都有想转院的想法。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天左右。

我每天便血,医生就给我输血。我又增加了肝肾功能衰竭的症状,眼睛看人都在晃。我每天打着各种针,有一种针是促進白细胞生长的,因为我的白细胞低,所以每天打一针。医生说,这就象打仗一样,正常的白细胞是成熟后,再去抵抗病毒。而我体内的白细胞太低,就只能把不成熟的白细胞补充上,前去打仗。其实这样,更伤害身体。我说:“别打了,这样根本不行。”

我当时情绪非常糟,不想见人;每天就闭着眼,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怕光,大白天拉着窗帘;家人陪护我,我也不让他们说话,每天都特别烦。

有一天,婶婶又来看我。妈妈把我的情况说给了她,她听后,着急的说:“怎么不学法了?这还得了!还想转院?这念头都不对,这都是旧势力的干扰。”妈妈让婶婶开导我。婶婶对我说:“一定要好好学法、听法,不然会很危险的。”婶婶开导了我一番。说来也奇怪,当时别人说话我听着就烦,可是婶婶说的话,我句句都想听。

自此以后,我又拿起《转法轮》开始认真的学了起来。当晚,我还做了一个梦:师父在我的病床边上,把我的肠子清洗干净之后,又放回到了我的肚子里。我当时就想:“我好了,师父把我的肠子修复好了。”

第二天,我没有便血;连着三天,我都没有便血。第四天,医生让我喝一点小米油。妈妈用勺子喂了我两勺,第一次只能喝两勺,而且一点一点的喂。第一天,我大概就喝了六小勺米油。观察了一天,我挺好。后来连续的几天,慢慢开始增加小米油的量。

我当时对家人说:“我学大法,我的病好了,是大法师父救了我。”我和家人又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后来我一吃药就吐,不吃就不吐,而且吃了药也不管用。我索性就不吃药了,家人开始不同意。后来观察我一吃药就吐,也就不叫我吃了,我也不叫医生给我打针了,也慢慢减少了输液。我每天可以正常吃饭了,直到在医院住了四个月,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我妈妈看到我的这个经历,也开始修炼大法了,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也非常感激婶婶把这么好的一部大法传给我们。

自从我和妈妈学法后,我们和婶婶之间的矛盾就化解了。如果不得法,我想我们之间的矛盾一辈子也解不开。现在,我和婶婶亲如母女。我婶婶只有一个儿子,我真诚的跟婶婶说:“您以后又多了一个女儿,一个您没生、没养,就会孝敬您的大女儿。”我真心把婶婶当作和我妈妈一样亲的妈妈。我想如果我不修炼,我绝对做不到,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闯过病业关

我出院回家后,每天大量学法。后来,我又请了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等。慢慢的,我开始炼功了。我身体康复的很快,饭量也大增。两个月后,我恢复了正常的体重。

可是在即将过年期间,我肚子又疼了一段时间。当时我不会在法上悟,硬扛着,每天就是学法,也挺过来了。过完年,我的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差点掉成了秃子。我当时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很快,我的头发开始更新,长出了新的黑黑的头发。

二零二零年二月份的一天,我自生病后八个月以来,第一次来了例假,我特别开心。因为身体彻底好了,才会来例假。我来例假期间容易拉肚子,这次也拉肚子,我只顾高兴了,没在意。在例假来了四到五天、基本快没有的时候,一天中午吃过饭,我拉肚子,突然拉了红色的血便。我当时吓了一跳:“怎么又拉血?”我心里开始不安。

过了一会儿,我回到床上,开始学《转法轮》。我把心放平静,想想自己误在了哪里?我学到第六讲时,看到师父说:“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从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1]

我恍然大悟。用法对照自己,我是生出了欢喜心、害怕心。这不是我要去的两颗心吗?来例假,我生出了欢喜心;后来便血,我又出了害怕心。我悟到这两颗心都不应该有,我赶快正念清除掉这些心。第二天,我就好了。我非常感谢师尊对我的点化,让我的心性、层次又提高了。

之后,我的右手臂内侧长了一个类似脓疮的小疙瘩,外面的皮肤红肿,不能碰;有点痒,还不敢挠,一挠就特别疼。在这期间,我一拉肚子,这个脓疮的红肿就消下去一点;大便如果正常,它就会肿胀。这个症状持续了四、五个月,我当时也没悟到是咋回事。

十月份的一天,我开始肚子疼,拉肚子,严重的腹泻了一个星期左右。拉肚子好了之后,我也有力气了。这时,我才发现臂上的小脓包竟然不见了。皮肤平了,就是颜色有点深,一点也不疼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通过这件事,我又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这让我更進一步的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决心。

2021年的春天,我又一次过病业关,这真是一次生死关。

此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不精進了,学法、炼功都跟不上,懈怠了,我还想找个工作。修炼变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法很少学,功也很少炼,正念也很少发。家里有农活,我有时也帮着干点。空闲时,我就玩手机。

有一天,我感到肚子疼,不舒服,不想吃饭。肚子又胀、又堵,还疼,伴随着发烧的症状。当时我也没多想,只是觉着又要过关了,认为是个小关难。

后来,我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还认为是自己的小难,持续疼了三天左右。一天早晨,我便血,便了很多。当时我有点害怕,给婶婶打电话说了情况。婶婶立刻来我家,我们向内找,最近心性哪里出问题了?当时也没找到。

我们大约学了一个小时的法。我又开始便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我在床上躺着,学法也学不了了。婶婶说:“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们明天再学。”婶婶走后,我就睡觉了。到了晚上,我还做了晚饭,强喝了一碗小米粥。丈夫不知道我的情况,吃完饭,他就值班去了。

后来妈妈来了,我给妈妈说了今天便血的事,妈妈叮嘱我要好好学法。妈妈给我加了正念,她没有害怕的样子,后来我叫妈妈回家了。

晚上九点左右,我开始呕吐,吐了一些小米粥。又便了很多血,路都走不了了。我头昏眼花,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我心里害怕了,开始不稳了。因为自己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我就给妈妈打电话,说:“我不舒服,您来陪陪我吧。”因第二天是清明节,我父亲不想让妈妈来,说不好。我们又不敢给我父亲说明我的情况,就说我呕吐的厉害,让妈妈照顾我一个晚上。

我父亲害怕了,本来他就担心我的身体,他也跟着我妈一起来了我家。父亲刚好看到垃圾桶里有呕吐物,就害怕了,让我去拿药,去打针。我父亲又给我丈夫打电话,让他回来照顾我。妈妈比我父亲来的早,看到了我的便血,吓的也不敢说什么。清理好后,父亲才赶到我家,幸好没让他看到。现在想想,都是师父的安排。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晨五点天刚亮,我坐起来要下床。妈妈问我:“干什么呀?”我说:“我要炼功。”我就下床,在床边上站着炼第一套功法。刚炼两分钟,就得躺在床上歇一会儿,然后下来再接着炼。就这样平时十分钟的第一套动功,我炼了半个小时;三套动功,我炼了两个小时左右。妈妈看我正念很足,放心的走了。

随后,我就开始学法。早饭只喝了点米油;中午同样;到了晚上,还是喝了点米油;然后我就躺下睡觉了。第二天白天,我只炼了一、三、四、五套功法。因第二套抱轮时间长,我不想炼。

我躺下后,就觉的肚子胀胀的,不舒服。我心想:“这是不是让我炼功呢?”我心一横,决定下床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就这样,我坚持炼完了第二套功法。炼完后,我感觉肚子不胀了。这真是象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奇迹般的好了,再一次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我悟到,在关难中,如果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就能闯过来。放下生死,就能闯过来。师父设的关,都是根据弟子的心性设的,师父相信弟子能行,弟子也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一定能行!

每当过关时,我就想起师父说的:“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的法激励着我前行。

这次过关,我悟到了是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落下了,懈怠了。我记住了这次教训,今后要好好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自从得法以后,我的身心改变很大,我心地善良了,宽容了,不再与人计较了。教育孩子时,也用大法的法理去教育。我的大女儿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小女儿也很喜欢听师父的讲法;姐妹俩也有时和我一起炼功。大女儿的身体反应很大,我告诉她:“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姐妹俩很尊敬师父,经常到师父的法像前跪拜师父。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我丈夫很认同大法,非常支持我修炼。

我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今后我唯有学好法,用自己的经历向人们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救度更多的世人。

以上是自己修炼过关的一些经历。我要和同修们共同提高,放下各种人心与对名利情的执著,在大法中修好自己,返本归真,跟随师父回家。

我是新学员,修炼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