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闯病业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我得法二十多年了,一个人在农村独修,遇到问题只靠自己悟,所以走的跟头把式的。但不管怎么难,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我闯过来了。下面,我就与同修交流我三次闯病业关的经历,以证实大法和师父洪大的慈悲。

一、烧得像火炭 醒来即正常

修炼前我身体没有什么病,连感冒都很少有。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在一个“药篓子”的老板店里打工,他的一身病修大法后好了,人也精神了,这让我很折服,在他的介绍下,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清楚记得,老板听了法轮功师父的三天讲法课后,出现“消业”症状,那天中午,天很热,他躺在床上,却捂着一床棉被,闭着眼睛,呻吟不停。我让他去医院,他摇头。他岳母已得法,坐在床边说:“这是好事,师父管你了!”我被他们的表现搞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再后来的几天,老板便血严重,可是身体却越来越好。这些,当我拜读《转法轮》后,豁然开朗,原来这叫“消业”,书中都谈到了。那一刻,无神论思想在我心里崩塌了。回想我自己读书那么多,村里人叫我“先生”,却无法破译这种现象,而大法中却说的一清二楚,大法真是超常啊!是天书。

我入门后,没有出现严重的“消业”状态,心想:我可能只是来“同化大法”的吧?其实这是一种侥幸心理,那时我不会向内找,但我就是相信师父,决定这辈子就修这个大法了。

为什么回忆这段经历呢?因为老板的修炼过程给我留下的印象深刻,无形中成了我的“榜样”,以至几年中对我影响很大。这是学人不学法。我认为自己年轻,病业跟自己无关,以至于看明慧网交流病业内容时,把同修出现的病业状态当作是“别人的问题”,没有详细看同修在法上的有关这方面的交流,自己没有碰到的问题就不想看。后来才悟到,这是我修炼中的漏。

有一天,我突然半夜发烧,很厉害,身体从里到外像火炭一样烫人,骨头都疼。妻子见我这样,也慌神了,让我吃药,我闭着眼睛摇头拒绝,告诉她这是“消业”,没事的。她不信,催我去医院,我说:“你别管,明早上就好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真好了,啥事没有,我起早做早饭,正常上班。

那时候,因为独修,还不懂遇事向内找,没有分析事情出现的原因?就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闯过了这一关。

二、头疼欲裂,一念顿消

修炼是不等人的,心性关过不好,身上业总得消。由于我不懂得向内找,每遇到心性关就过不好,身体马上就会出现消业状态。结果让我在身体上还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第二次消业对我考验很大,真是到了极限——半夜时,忽然被头疼疼醒了,越来越重,我爬起来发正念,可整个大脑象裂开似的,头上身上都是汗。这时发正念已经发不了了,手和身子好像都不听使唤了,我跪在炕上,心里念“法轮大法好”,我感到我的声音在发抖,似乎死亡向我逼近。

那时我就想,就是死也不上医院。可是又想:我不能死呀,死了怎么修?怎么救人?我在心里拼命的喊:“师父,救我!”约半个小时光景,我感觉像栗子扔到火堆里,耳朵发出“吱……吱……”的叫声,紧接着就是“嘭”的一声爆裂声。我想,是不是我天耳通了?炸响后,两耳很长时间耳鸣,头不那么疼了,我迷迷糊糊的倒下睡着了。一觉醒来,正常了!

以上两次消业,就是凭着自己信师信法走过来的,我体会到一点,病业中的状态就是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有师在有法在,心里就有底,就不用怕 ,啥事都不会有的。

三、向内找 心性提高病业消

修炼是有阶段性的,也是有层次之分的,如果说当初我是凭着对大法的正念闯过病业关的话,那么,随着修炼的成熟,我对自己出现的状态也有了较清醒的认识——修炼就是向内找,遇到问题时,看看自己修炼上哪方面有漏?是否是长期停滞在一个层次上?因为自然是不存在的,啥事出现都是有原因的。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1]

两年前,我出现“痔疮”这种病业,时好时坏,严重时便血。家人发现后又逼我去医院。这时正好见到一个外地同修,他提醒我:向内找,发正念解体干扰。可我找的很费劲:色欲、攀比、妒嫉、物欲、怨恨、名利、争斗、怕心……好像都有点,但都不突出,由于没找到根,问题就没解决。师父又让同修点化我:“你的问题拖的时间太长!”

什么问题呢?找来找去,我想没有什么大问题呀,可是小问题我修得咋样呢?人心是不分大小的,想到的那些不突出的人心虽说不是一棵棵树,但也是一片一片的草,这么多人心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实修不够,修炼哪有那么多大事啊,都小步也得快跑!一思一念都是人神之分,小事修没了,大事就少;小事不修,大事就找上门来。师父说:“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2]

其实,大事小事的后面,不都是一个个人心吗?这样看,我的那些所谓“小事”也不小啊!比如:我是慢性子,妻子是急性子,于是就常有矛盾。矛盾中我对妻子的行为又不服,修炼人嘛,不服也不顶,就在心里憋着,表面平静可心里抵触和怨恨;对孩子也看不惯,认为他懒,不会干活,也不学着干,没上進心,不是用善心启发教育孩子,总之,没有用正确态度对待家人和眼前的事。

我虽然是独修,但我坚信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肯定能走过去的。我身体上的病业状态不管闯过去还是没闯过去的,我坚信一点:把心放下,努力做好三件事,一切交给师父,心如磐石,什么都是假相。

真神,就在我的心性提高后,那些“病业”好像一下离我都很遥远了,连个“木头渣”都不是。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