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有责任揭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

更新: 2021年09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李慧容综合报道)“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峰会”(World Summit on Combating and Preventing Forced Organ Harvesting)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第四场——“媒体篇峰会”,讨论主流媒体对活摘器官犯罪的沉默和自我审查的问题,来自欧、美、亚三大洲的新闻界资深人士,共同谴责中共反人类罪行,呼唤新闻从业者履行使命与责任,“尊重事实,制止邪恶”。

由“医生反对活摘器官组织”(DAFOH)、欧洲“CAP信仰自由组织”(CAP Freedom of Conscience)、日本“移植旅游考量会(TTRA)”、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KAEOT)”及“台湾国际器官关怀协会(TAICOT)”联合举行的“世界反活摘峰会”媒体篇峰会,意大利记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台湾传媒学者张锦华、法国经济学家暨资深记者莫里斯·杜瓦安(Maurice Droin)、日本记者Hataru Nomura、古巴记者佐伊·凡德斯(Zoé Valdés)作为特邀嘉宾在会议上发言。

法国经济学家暨资深记者:人类急需找寻真相

法国资深记者莫里斯·杜瓦安(Maurice Droin)指出,中共犯下的“活摘器官”的罪行是反人类罪,但是西方的主流媒体在此问题上却保持沉默,这是迫于中共经济的利诱、中共的渗透以及中共战狼外交的施压。

'图1:法国资深记者莫里斯·杜瓦安(Maurice Droin)'
图1:法国资深记者莫里斯·杜瓦安(Maurice Droin)

杜瓦安举例,联合国十二名独立人权专家六月公布“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报告,联合国调查员已证实中共从无辜者身上活摘器官之调查结果,而这些遇害人犯下的唯一罪行就是与共产独裁政权的理念不同,这调查文件是调查员在艰难情况下取得的资料,长时间调查后公布的官方报导,却在法新社自我审查后无法发表。

杜瓦安谴责,中共邪党犯下严重的侵犯人权罪行,却操纵主流媒体,导致国际社会无法了解这些事情的严重程度,也无法制止这种恶行。他因此告诫记者们,要讲述真相,不要去隐瞒罪恶。

杜瓦安还说:“中共多年来一直藉由宣传(propaganda)渗透西方媒体,不只付钱买文章,更发展出一种被称为‘大外宣’的策略或外交策略。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很多医生、民选官员和政策制定者,被媒体呈现的中共假相所迷惑,且常因得到好处或礼物,而对于中共严重的人权罪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假装没有看见。”

杜瓦安因此敦促人们重视类似于新唐人和大纪元这样的独立媒体,他说:“因为他们没有臣服于中共”,并找寻真相,以捍卫人类的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因为“只有了解真相,才会意识到人权的重要性。”

《寒冬》杂志主任:好记者滋养灵魂 坏记者助纣为虐

关注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国际杂志《寒冬》(Bitter Winter)主任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说,中共系统地毁灭所有的宗教和信仰体系,并通过迫害、镇压和非法监禁、心理和肉体酷刑迫害、羞辱甚至肉体杀害消灭信仰者。“中共活摘无辜民众器官的罪行已经持续了数十年,‘活摘器官’罪行杀害的主要是法轮功学员,有的受害者遭到强摘酷刑杀害时还是活的,中共将活摘的器官在黑市上出售获取暴利,受害者中还包括维吾尔族人、藏族人和基督徒。”

'图2:《寒冬》(Bitter Winter)主任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图2:《寒冬》(Bitter Winter)主任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他继而表示,中共在这种交易中隐瞒着很多罪恶真相,甚至还派出中共官员在国际座谈会上作证来掩盖这令人发指的罪行。他以中共污蔑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为例,解释中共通常采用两种手法,一是不惜一切代价否认事实,对敢说出真相的人扣帽‘骗子’标签;二是由于证据的数量和质量,导致中共无法再掩盖时,中共会(为其罪行)编造一个‘合理的理由’,或扭曲事实、制造假新闻,以改变人们对这种罪行的认知,用以掩人耳目,同时防止国际社会干预其非法行径。”

他批评现在有些记者的报导在有意帮助中共助纣为虐,对中国的禁忌胁迫屈服的记者不是好记者。他说:“很多情况下,有些记者反复重复中共的谎言,推波助澜了中共对无辜民众的骚扰、酷刑迫害并造成了无辜民众的死亡。”还有一些记者怕被找麻烦,不加质疑地拿着中共官方的报导就用,虽然很多记者也知道,中共声称中国用于移植的器官都是自愿捐赠,但是中国捐赠器官数量与其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对不上号。

他说:“记者并非侦探,但他们在工作中他们可以从事一些调查的工作;记者不是信仰导师,但是他们正当的工作能够有助于滋养读者灵魂,或为读者提供某种指引;也不要当一位说教的记者,但是好的记者至少可以防止自己和读者的灵魂遭到谎言的毒害。”

作为新闻界业界人士,他建议抱着善意的专业记者建立一个网路资源库,来收集并存放他们找到的关于“活摘器官”罪行调查的报导和信息。他敦促记者们公开讨论这些信息的可信度,并质疑中共回应的可信度。他说:“此举将可以为防止中共对无辜者的杀戮做出贡献。”

古巴记者:必须立刻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野蛮行径

旅居法国的古巴记者暨电影导演佐伊·凡德斯(Zoé Valdés)表示,“中共对异议人士,例如政治犯或遭中共迫害信仰人进行活摘器官的行为是一种野蛮的酷刑,也是共产党的典型行为,这种行为必须被立刻制止。”

'图3:古巴记者暨电影导演佐伊·凡德斯(Zoé Valdés)'
图3:古巴记者暨电影导演佐伊·凡德斯(Zoé Valdés)

她指出共产党犯下了各种令人义愤填膺、破坏性的反人类罪行。然而中共试图为其共产理念正名,其反人类罪行却被忽视或遗忘。巴尔德斯敦促,“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记者,都应该谴责并发声要求中共立刻停止这种没有人性的行为。”

她以中共犯下的“活摘器官”罪行为例,表示主流媒体不是在谴责邪恶,而是在为邪恶辩护。她说:“联合国的专家声称他们得到了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可信度的报告,这种罪行极其隐蔽,然而很多媒体在报导此消息时却会补上一句‘中共否认’这种说法,中共当然会否认,而且还禁止任何人进入中国调查;还有的媒体帮助中共打圆场,说中共在二零一七年就停止‘活摘’罪行,事实上,中共暂停了一段时间后又再活摘良心犯的器官,并在国际黑市上挣了一大笔钱。”

她批评当今的媒体没有可信度、不再有新闻自由;没有谴责邪恶的权力、不能深入调查事实真相,而是去抄袭、去混淆事实,去抹杀事实,去消音。最后她再度指出,“活摘器官是共产党反人类的野蛮酷刑,但一些主流媒体不仅不加谴责,却配合掩盖甚至辩解,形同共产党的盟友。”

台大教授:媒体责任 报导事实真相 制止中共迫害

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在讲演中表示,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依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这是独立人民法庭——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在英国伦敦的宣判结果。

'图4: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
图4: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

张锦华说,该法庭表示,调查人员询问了中国的医院有关移植病人的事件,他们曾被告知某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近年来,法轮功修炼者成为被活摘器官的源头。法庭称,在一份新报告中,医院可以让捐助者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按需求”摘取器官。该报告声称中共犯了反人类罪,尽管北京一再否认关于活摘器官的指控。

张锦华又说,除了调查结论:这是“有指示性地” 群体灭绝,动机或出于利润外,法庭也称,维吾尔族穆斯林、藏传佛教等少数民族可能遭受过类似待遇。这无疑是一个值得媒体关注的重大人权事件,令人惊讶的是,世界各大主流报纸的报导似乎很少。

另一个案例是今年(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四日,联合国十二位独立人权专家联合声明,对于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维族、藏族、穆斯林和基督徒等少数群体,遭到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感到极度震惊(extremely alarmed)。同样,主流媒体的报导很少,在台湾只有中央社日内瓦外电报导,标题却用“联合国专家称中国强摘少数族群器官 北京驳斥”。

她说:“这个标题似乎提供了双方的平衡报导。然而,这是一个欺骗性的平衡,因为让人们认为十二名联合国人权专家的声明似乎具有争议性,缺乏确凿的证据。这种让读者相信中共活摘器官仍是未经证实的指控,实际上,媒体是在掩盖真相,让中共继续对许多无辜的人进行骇人听闻的屠杀。”

张锦华表示,问题不仅仅出在记者或媒体本身。许多中国专家和学者认为,中共一直想要利用金钱交换权力控制全世界,这种模式运用在商业技术、娱乐业、出版业、学术界和媒体在内的所有领域。因此,任何与中国市场有联系的媒体公司都受到中共的控制,以维持或期望获得更多的利润。

她因此敦促人们支持独立敢言、坚守职业道德的媒体——《新唐人》和《大纪元》。她说:“历史的教训告知我们,严重的人权犯罪应该得到媒体高度关注报导,揭露真相,以便早日结束犯罪。”

张锦华最后强调,当人类器官被当商品销售,人类不可坐视不管。“我们不能忘记承诺制止中共罪行的誓言,这是所有自由世界媒体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