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下肢瘫痪 大连吕开利再遭非法批捕

更新: 2021年09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被迫害下肢瘫痪的法轮功学员吕开利于六月二十日被沙河口区国保指使马栏子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抢劫,七月八日被沙河口检察院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批捕,现在被构陷到甘井子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袁志伟检察官(负责案子起诉还是不起诉,就是否送法院)13840906966、0411-86572014。

现在五十七岁的吕开利坚持按照真、善、忍法轮大法修心向善,七次被绑架迫害,累计遭十三年半冤狱,期间遭受“死人床”、“吊铐”、150万伏警棍电击等种种酷刑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因参与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曾被辽阳法院诬判十年重刑,不堪盘锦监狱的残酷折磨,从劳动车间楼顶跳下(编注:这完全是中共迫害造成的,但是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请法轮功学员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下肢瘫痪,马尾神经损伤,大小便失禁。出狱后,通过炼功,能依靠单拐走路,但马尾神经损伤、二便失禁还没有恢复。

'图1:吕开利出狱后照片'
图1:吕开利出狱后照片

'图2~3:出狱时下肢皮肤都是坏死的,呈黑色的'
图2~3:出狱时下肢皮肤都是坏死的,呈黑色的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沙河口区马栏子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闯进吕开利家中将他绑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炼功用播放器等私人物品。他们对门上的对联“真诚善良忍为上,重德行善福临门”拍照,警察对吕开利说:“你贴对联,宣传法轮功。”警察欲以此为借口,构陷吕开利,并且副所长王云驰还想找邻居作证他家门上贴对联,让邻居做坏事,被邻居拒绝。两天后警察扯走了门上的对联福字。

吕开利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拘留所五天,六月二十五日派出所警察又将他劫回到派出所,家属要人他们不放。六月二十六日,他们把吕开利送大连姚家看守所,因为他大小便失禁,看守所的人拒收,派出所警察又跟对方说了什么,就强行把他收下了。看守所的人说他大小便怎么办,警察说我们给送尿不湿。后来警察给家属打电话要尿不湿,家属送到派出所,但是吕开利都一直没有收到。家属到派出所去找,要求放人,警察不让进大厅,还说,你找也没有用,是上面叫抓的。

七月八日,吕开利被沙河口区检察院非法批捕,现在已经构陷到甘井子检察院。

酷暑难耐的夏日,在环境恶劣的看守所里,吕开利只能每天垫毛巾,因为他不能正常行走,处境异常艰难。

吕开利,男,原辽宁省大连起重集团技术信息部工程师,一九八七年毕业于东北理工大学。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任办公室主任,连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优秀技术人员;在业务上他还努力钻研,数篇论文获奖,有的发表在《起重机》杂志上。在家庭中,孝敬老人,是个好丈夫、好女婿。

在经历十年冤狱迫害回来后,吕开利因为身体状况不能外出工作,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他就在家中辅导几个小学生英语。考虑到学生家长经济状况不太好,他就收很低的费用,却给孩子们很用心地上课。教书育人过程中,吕开利按照“真善忍”作为指导,对孩子特别耐心。

看到孩子们英语基础很差,就不怕费力从基础抓起,为了使孩子增强对英语的学习兴趣,他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教学方法,收集各种教学材料,利用孩子喜闻乐见的动画、歌曲、游戏的方式使孩子在快乐学习中爱上了英语,提高了成绩。有两个孩子成为各自班级英语尖子,在考试中都考了第一名。

有一个孩子厌学,经常遭到父亲的责骂。有一天这个孩子来到他家,为了表示不愿意补习,当家长刚刚离去就对老师破口大骂,吕开利一点也不生气,耐心地开导她,孩子的爸爸在门外听到了孩子的无理叫骂,就忍不住敲开门进屋要打孩子,被吕开利拦住,他劝孩子爸爸先回去。等孩子情绪稳定了,他就耐心地引导孩子,给她讲道理,让孩子体会父母的辛苦、不易和父母、老师对她的期望。渐渐的孩子改变了厌学的状况,能够认真的学习了。后来家长提起这事,都很感动。

其实教学工作对这样一个残疾人来说是很辛苦的,后来他身体状况有些吃不消,妻子就劝他不教课了,就在学期考试结束后停止了教学。孩子和家长几次来找他,希望他能继续教课,因为他们都舍不得离开这样的好老师。当听到开利老师被抓走了,家长都非常不理解,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抓他。

吕开利在家里孝敬老人,这几年他看到岳母家由阳台改成的厨房狭小不堪,就主动跟妻子商量要帮助家里改装厨房。今年四月份,吕开利夫妻在自己经济不宽裕的情况下,花了将近六千块钱,把老人家厨房破旧的铝合金阳台改换成了断桥铝阳台,使厨房变得宽敞明亮了,让老人生活更加舒心。

遭十三年半冤狱迫害经历

(一)七次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吕开利坚定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曾七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教养、一次非法判十年重刑,现在又被非法构陷。

吕开利在十三年半的非法囚禁中,经历了人们难以想象的二十多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由一个健康的人变成了仅能靠双拐吃力挪动的残疾人。

1、物品被劫 反遭拘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单位领导多次找吕开利谈话,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在遭到拒绝后,吕开利被撤销了科技信息室主任的任命,并宣布对他实行“联保”,就是被单位层层看管了起来。

一九九九年十月,吕开利放在单位活动室(午休时他在那炼功)里的法轮功书籍和录音带被公司公安处人员劫走,他前去索要,被公司党委副书记张锡斌指派公安处人员将吕开利绑架到大连市沙河口区南沙派出所,被关在铁笼子里一天一夜。

2、合法炼功 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大年初一上午,吕开利象往年一样到大连星海广场参加集体炼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结果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几十个警察绑架,与近七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进了大连市戒毒所。戒毒所里没有一个戒毒人员,这里变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吕开利被关押了二十天,妻子在被勒索两千元的所谓伙食费后将他接回。

3、依法上访 非法教养 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为了不影响工作,吕开利利用休息日,揣着一封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上访信,走上了到北京的上访之路。四月五日上午,在中办国办信访局门口,他被几个便衣拦截,在得知他要到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后,他们把他绑架到了北京华丰宾馆的一个房间(后来得知这里是大连公安专门为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而长期租用的地方)。四月六日,吕开利与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用大客车拉回大连,关进了大连市戒毒所。

五月三十日,吕开利与其他十名男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关押迫害。同车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还有多名女法轮功学员。吕开利被非法教养一年。由于吕开利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加期教养半年。后来被从马三家教养院转到大连教养院,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释放。

在吕开利上访后,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大连大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违反《合同法》和《劳动法》,以吕开利进京上访为借口,在不通知他本人和家属的情况下擅自将他开除,并以文件形式向公司各部门做了通报。

4、回家十天 再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吕开利与妻子在一法轮功学员家被大连市国保大队、中山分局及桃源派出所邢姓等警察绑架,关进大连市看守所。吕开利绝食抵制绑架迫害,被关禁闭室一个多月。在看守所的两个月间,他始终被戴着手铐、脚镣,手铐与脚镣用很短的铁链连着,躺不下,站不起,并被长期野蛮灌食。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吕开利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八大队非法劳教两年。

5、派出所走脱 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日,吕开利的妻子在去找工作的路上被大连国保大队两个警察当街绑架。吕开利傍晚回家时被正在屋里翻箱倒柜的几个便衣人绑架到大连市甘井子区兴华街派出所,并被抢走了家中的贵重物品:法轮功书籍、铜佛像、两个索尼随身听、两个电子书、一部爱立信手机、一部诺基亚手机、一千七百多元现金等。在派出所,吕开利遭到两个警察殴打,当他质问葛姓副所长身为警察为什么违法打人时,副所长竟说:“我没看见”。第二天早晨五点左右,吕开利从派出所走脱,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6、插播真相 重刑迫害

吕开利因在电视频道上插播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被辽宁省辽阳县法院秘密开庭,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名诬判他十年重刑。

(二)三年半关押 惨遭两个教养院的迫害

第一次教养的被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五月三十日,吕开利与其他十名男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关押迫害。

马三家教养院男队一、三、五、七大队是旱田,种玉米;二、四、六、八大队是水田,种水稻。他们被强迫从事高强度的奴工劳动:间苗、锄地、施肥、撒药,在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劳动,酷暑难当,干活都是小跑着干,慢了就会招来警察和劳教头的拳脚和棍棒,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被逼迫出工,晚上天黑才收工,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奴工迫害,雨天也不休息。在这里被打伤、打残是常有的事。与吕开利同去的法轮功学员孙立文出工第一天就累得呕吐不止,不能进食。法轮功学员杨传军也曾因劳累过度而昏厥在玉米地里。奴役如此劳累,而吃的又是又硬又脏的窝头,盐水煮菜叶,仅有几片菜叶的汤里不见一滴油。

后来,所有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的男法轮功学员都被集中到新收解除大队,共有三十多人。新收解除大队施行迫害的人有:大队长兼教导员张健,副大队长徐飞,狱警图玉鹏,还有一个刚工作的小警察。他们对坚定信仰者施以在烈日下长时间罚站军姿、烈日下曝晒、拳打脚踢、电棍电击,长时间骑坐木楞,屁股硌烂了,木楞卡进肉里。吕开利受这种迫害二十多天。后来就绝食抗议迫害,遭长期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男法轮功学员都被转到户口所在地教养院继续迫害,吕开利与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了大连教养院。

一到大连教养院八大队(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刚放下行李,一群警察就扑了过来,楼内地上洒上水,将他们扒光了衣服,摁倒在地,双手铐在背后,身上架一个直背木椅,一个肥胖的警察坐在上面,几个警察用十几根各式电棍疯狂施暴,专门电击敏感部位:头、颈、耳、嘴、手心、脚心、腋窝、膝盖、腿内侧甚至生殖器。而这一切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逼迫他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原则,进而与他们一样颠倒正邪的去诽谤法轮功。

而后吕开利被转到三大队被迫从事拣豆奴工劳动,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释放。

第二次被教养的迫害经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吕开利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八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吕开利拒绝奴工劳动,两年中教养院一直对他进行严管迫害,经常被铐在“死人床”上,就是头戴上拳击帽,身下只铺四块甚至三块半尺左右宽的床板,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侧,有时也把双脚镣在脚下床头上,昼夜躺在上面。有时将双手或单手铐在床头,人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

二零零二年七月,吕开利绝食抗议迫害。一天,八大队副大队长景殿科在值夜班时间拿着两根电棍电击他的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当时他已绝食二十多天,双手铐在床的两侧,身体非常虚弱。

有一次,景殿科指使劳教人员将吕开利扒光衣服,摁倒在地,两手铐在背后。景殿科亲自动手,在他的身上、腿上、小腹等部位写上污秽的文字,对他进行人格侮辱。

在吕开利绝食期间,景殿科、宋恒岳等人多次对他施以灌烈性白酒迫害。当时他已绝食多日,被铐在死人床上,肠胃空空,身体非常虚弱。他们边灌边说:“废了你的功。”

有段时间,他们把他吊铐在二层床的上铺,也就是两手分别铐在两张二层床的上层,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二点,连续吊铐了二十多天。一次,在他们的授意下,劳教人员高永平在这种情况下,用床板猛砍吕开利的双腿,逼他放弃绝食。

(三)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十年

为了让亿万民众免受毒害,为了让从事迫害者停止犯罪,为了中华民族的道德重建,为了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拥有选择自己信仰的自由,法轮功学员在没有任何公开渠道可以表达意愿(合法上访都被劳教、判刑)的情况下,采取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这场迫害的真相是无私无畏的大善之举,是在真正的维护着国家宪法和法律的实施,是在维护着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宪法赋予公民拥有知情权、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发行自由、结社自由、集会游行示威自由)。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等在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九评共产党》一个半小时。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被以陈欣为首的中共大连国安国保便衣警察暴力绑架。便衣闯进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租住的房子,挥起棍子劈头盖脸就打。吕开利被秘密转移到辽阳市看守所,期间遭受辽阳市国保大队长刘勇等以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的“辽阳四大恶人”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吕开利被辽阳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非法关押在营口监狱二大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吕开利被从营口监狱转到盘锦监狱。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吕开利被转押至锦州监狱,在监狱医院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当时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张伟,杨春玲,朱本富,孙敬美等先后被迫害致死。

(四)九死一生的被迫害经历

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盘锦监狱五监区狱警从犯人口中得知吕开利有电子书,四月六日上午九点,盘锦监狱五监区教导员李峰把吕开利叫到大队“教育室”,以监狱狱侦科王景林和原五监区狱警大队长王建军为首的恶警,把他摁坐在地上,两腿弯曲并拢,用一根扁担从他两腿弯下穿过,将两小臂别在扁担下面,再将双手铐在膝盖前面,使他动弹不得,用多根150万伏电棍电击吕开利,一直迫害到十一点多钟。

然后又将浑身是伤的吕开利关进监狱禁闭室(小号)。在禁闭室吕开利被残酷迫害十五天,手、胳膊、身上到处是电棍伤痕和镣铐伤痕。期间,伙食上进行克扣,只允许吕开利每天吃猪饲料一般的玉米面发糕。吕开利绝食,五月四日、六日、七日恶警管凤春每天下午一点钟左右电击吕开利。

二零一零年六月初,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一小时。六月末,吕开利绝食抗议奴役劳动和虐待。新任狱警大队长管凤春和管教科长王辉及狱警秦飞在大队教育室用电棍电刑吕开利,从下午一点直电到四点,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为了剥夺信仰 盘锦监狱对吕开利进行非人的酷刑折磨。盘锦监狱五监区六月份刚到任的副监区长(负责管教工作)管凤春逼迫吕开利“转化”,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拒绝后,管凤春指使犯人在监区教育室给他扒下衣服,铐上背铐,用五根裤腰带把他捆绑在椅子上。管凤春亲自动手,用早已备好的多根高压电棍电击吕开利的头部及全身,断断续续达四五个小时,还扬言:“我有的是时间,可以陪你玩一年,电得你满操场爬,叫你干啥你干啥。你怎么办?”吕开利说:“那我只有一死。”他说:“你吓唬我呀?”

七月九日至七月十三日,管凤春连续迫害折磨吕开利五天,每天电击长达四、五个小时,身体上到处伤痕累累。致使他颈部和胸前有大面积电棍电击伤痕,当有人问起时,五监区五队队长刘文振却狡辩说:“他自己挠的。”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盘锦监狱五监区大队长管凤春,从中午十一点开始用电棍残酷迫害吕开利,逼迫其“转化”放弃信仰,遭到拒绝,一直迫害了四个小时。

八月三十日晨,在这种酷刑的折磨下,精神与肉体达到了承受的极限,为了抵制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吕开利从劳动车间楼顶跳下,当时腰椎和骨盆,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伤,尾椎神经损伤、下肢瘫痪、神志不清,记忆力明显下降,生活不能自理。他只能用双拳支撑挪动身体,手指关节皮肤磨成了厚厚的茧子,大小便失禁,自己连床都上不去,境况非常艰难。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罪行,将他隔离在病监,封锁消息,阻止家属见面达十四个月之久。当吕开利家属听到消息后,多次找到监狱,狱方却一直隐瞒实情,并非法阻止家属会见。

为了维护合法权利,家属聘请律师介入。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见到了饱受折磨的吕开利,此时,距离他坠楼已十四个月了。吕开利是被犯人背出来的,脸色蜡黄,下肢根本不能动,身上带着导尿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极其虚弱,十多分钟会见谈话就已经支持不住。

看到昔日健康开朗的丈夫被迫害成这样,妻子痛哭失声。家属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政处长张凯、狱警大队长张云龙和狱警科长秦飞掩盖吕开利被酷刑迫害的事实,说他“自伤自残,不能办保外(就医)”。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盘锦监狱不通知家属,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辽宁省各地。当天下午,吕开利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至锦州监狱,吕开利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医院继续迫害,吕开利生命垂危,被送入锦州监狱医院重症室。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吕开利从盘锦监狱转押锦州监狱。在锦州监狱关押的三年半时间里,监狱无理的剥夺了吕开利的接见、通话、通信权利,家人虽经多方努力要求见他,却屡遭锦州监狱无理拒绝,家人求告无门。家人对吕开利的状况无从了解,牵肠担心,以泪洗面。直到吕开利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被释放,才与家人才相见。出狱时,吕开利架着双拐,带着导尿袋,只能一点点挪动,而且下肢皮肤都是坏死的,呈黑色的,失去了正常生活和工作能力。

(五)中共迫害 家庭饱经魔难

吕开利父亲早逝,在他多次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母亲因思念儿子和担惊受怕而悲苦离世,吕开利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在吕开利被盘锦监狱酷刑迫害瘫痪后,吕开利的老岳父曾经历两次直肠癌手术的老人承受不住这一切,癌病复发,住进医院做了第三次手术。长期无理的迫害,病痛的折磨,使这个饱经魔难的家庭陷入极其痛苦的境地。

妻子孙燕,原大连石化公司幼儿园高级教师,因工作出色多次被评为石化公司青年标兵、先进工作者,获多项幼教专业方面的褒奖。因坚持信仰,曾在大连市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及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

吕开利只因为他要做一个有信仰、道德高尚的人,却由一个健康的人被迫害成残疾人,现在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恶劣的环境里,他没有拐杖,行走困难,大小便失禁,每天只能靠垫毛巾艰难度日,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现在吕开利家中有两位八十岁的老人,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妹妹。吕开利在家时,他们有一个完整的家,现在,吕开利无辜受难,身陷囹圄,处境危险,全家人度日如年。好人被抓捕,天理不容啊!

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拉拢中共高级干部协助他迫害法轮功,用的是“利诱”,给他们本不应该得到的权力、地位,纵容他们贪腐来诱惑他们;而他对中下层直至最基层的公检法人员及政府人员,包括街道、居委会、单位,使用的则是“威逼”,用他们正常工作中本应得到的工资、奖金、职位等等作为筹码来逼迫他们去迫害好人,让他们在维持正常生计还是维护道德良知之间做出选择。这是赤裸裸的流氓行径。可悲的是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和各级人员,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而做出迫害好人的事。当年吕开利原单位的党委副书记张锡斌,正年富力强,前途无量,因在单位里积极推行迫害政策,于二零零二年大连“五·七”空难中遭报,尸首无存。盘锦监狱主导迫害的监狱长宋万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曾一直违法阻挡吕开利家人和律师探视他的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他在其它监狱任职期间也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五年年底在家中地下室畏罪自杀……

但无论他们是被欺骗、被利诱,还是被威逼,只要参与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那都是有报应的。二十二年来,上至主导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等等,下至曾诬告或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平民百姓,无论是在政府、军队、公检法司还是在其它组织行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的恶报层出不穷,这些人当年曾为了一己私利参与迫害,最终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神目如电,洞察秋毫。那些迫害了佛法正信的人,无论他在天涯海角,都终究逃脱不了上苍天理和人间法律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