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名利中走出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我是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年我大学毕业。大学里,我学的是土木专业,当年人们称土木系为“小清华”,毕业后分配到一个令人羡慕的单位,至今,已工作二十多年。这二十余年的工作经历魔炼着我的心性,展现着修炼人境界的升华。

吃苦修心 踏实工作

毕业后,我在单位里是最年轻的,但还是先到工地实习半年,再回单位上班,所有的工作都是从最简单、最基础、最繁重的干起。那时我虽修炼不久,但我始终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按《转法轮》里说的去做。

工地实习期满后,到单位上班,单位办公室主任私底下告诉我,说单位领导出于私情,悄悄把我的大学生分配(事业)编制给了另外一个同事,也是刚从学校毕业的,我的工资不是由财政拨付,而是单位想办法解决了。

我听了,心里难过极了,那意味着我变成临时工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我强忍住内心的痛苦,没有找单位,就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听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硬是放下对单位领导和那位同事的偏见,未曾与他们争执计较。

师父说:“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当然也不是绝对的。”[1]谁都想不到,没过多久,上级单位知道了情况,竟然破天荒的为我再次分配了一个编制,要知道当时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多少年后,单位领导还为此事向我和我父母道了歉。

正式上班后,每到冬季,单位领导就派我连续负责三五百人的培训工作。来自全国各地的教师及全省各地培训人员的吃住行、接待安排、培训报名、上课考试、最后发证,所有的工作事无巨细、里里外外全由我一个人干。

当时年轻,还没有成家,每年冬天三个多月的时间,我就想把真、善、忍实践到工作中去,与教师学员同吃同住,把东西南北的学员当家人对待,遇到问题不嫌麻烦,帮他们解决,与他们结善缘,从早到晚,高高兴兴、踏踏实实的工作,遇到多大的困难,都想办法自己解决,没有让单位领导为培训班的事操过心,工作再苦再累也从无怨言。单位领导每到培训班上来,看到我的精神面貌和工作表现,都称赞不已,年终考核,我的优秀票很多。就这样,五六年的时间,我默默培训了好几千人,一下子成了系统内闻名的最年轻的“班主任老师”。

执著名利 积蓄从有到无

没几年,我成了单位的业务骨干,出差检查就成了常态,一个月至少得出差十多天。由于下属单位惧怕我们单位的职权,检查中“送礼”便成了家常便饭。每次出差,住在当地最高级的酒店,出行坐着最牛气的越野车,吃的全是“大餐海味”,检查无论到哪儿,那就象众星捧月一样,众人簇拥着你,真可谓“风光无限”。每次出差就象猎人打猎一样,个个儿都是“满载而归”,一次检查下来,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再后来甚至更多,加上各种土特产,各类礼品,那个“大丰收”啊!

我总算明白了,难怪毕业时大家都“羡慕”这个单位。渐渐的,我逢差必出,出差半途有事回来,办完事都还要去的,就想多“挣”点钱啊。检查出问题越多,人家越害怕,找你的人就越多。几年下来,我自己有了些积蓄(都是出差时人送的),就放在家里,由母亲保管。

二零一零年,母亲一次出门,遇见人给她算卦,那人说,家里人有灾祸。母亲回到家,把我交她保管的所有现金和她的自己金银首饰等全部装在皮箱里,拿出去,让那人给家人“冲灾”,不知啥时候,那人的同伙调换了母亲的皮箱,拿钱跑了。

等我出差回来,母亲告诉我事情的经过,我简直气懵了,那是我好几年没日没夜出差“挣”回来的,就这下给母亲整没了!再后来,我把钱都存在银行里,办了个折子。二零一二年,为了孝敬老人,我把存折给了父亲,让他急用了,有个钱花。不想,父亲拿这些钱投资了个“高利润”产品,一年后,商家拿钱逃跑,血本无归。

至此,我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全都没了,那个心痛啊……钱没了,我才想起自己是修炼人了!这些事情的发生绝不是偶然的,是冲着我的人心来的!这么多年,在求名求利的追逐中,我走得太远太远了,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回想自己,哪象修炼人的样儿啊,同常人一样,求名求利,给大法抹黑,修的太差劲儿了!

慢慢的,通过学法,找到了执著心,我不再为钱没了而感到那么痛苦了,我决定要从名利中走出来!

放淡名利 人生快乐、富有

从二零一一年起,我在业务岗位上主持工作,这对常人来说,可是个“油水”很大的岗位!经历了失钱的大跟头,我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事事处处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再给大法抹黑。那以后,不管啥样的出差,我不再去争着出了,非得我去的,遇到人家送钱的,我就好言劝说,让人家把钱收走。有时不知啥时候资料袋里被装上了“信封”,回到单位里我就把“信封”交给单位纪检。

我的大学同学也大都在这个系统不同的部门工作,有些工程单位的人为了找我办事,或是因我检查工作不收礼,就托我好多同学给我送高级化妆品,送名贵包包、送钱等等。不管送啥,我先向同学讲明真相,告诉他们我信仰法轮大法。如果是钱,我就让同学把钱送回去;如果是礼物,我就问同学要个地址。外地或本地距离远的,我就真诚的写个回信放在礼物里邮寄回去;本地熟悉的,我就再买些东西亲自把礼物还给对方。有时手机里突然就多了上千元话费,我就打电话查明来源,与对方善意沟通,到手机营业厅给对方回打过去相同数额的话费,再把话费凭证当面交给对方。

由于我工作敬业,业务能力强,出差检查总结做的用心精彩,过程中,即使发现问题,也常常为被检对方着想,待人和善,不刁难,不收钱,很多项目的人检查过后都很受感动。有些项目人还到单位来看我给我带些当地土特产,有些人从项目上给我寄些他们老家的好吃的,还有人从很远的南方邮寄鲜果过来。对这些情况,我都自己花钱买些营养品或本地特产,再给他们邮寄过去。虽然有时价格不能对等,但也算表达自己的谢意。

在这个岗位上,除了外出检查,还有很多的业务往来和工作,多数业务往来都是单位把预算的总费用打给对方,等到业务结算时,再给对方财务个费用明细。单位领导经常会让部门多做些项目明细,为的是多支取些费用,用于本单位职工的工作补助等等,剩下的费用就由部门负责人自己掌握了。我守住心性,不贪不占,每项业务都一笔一笔的做好费用明细,每一笔费用支出我都保留票据和签字清单,有时数额较大,我就让丈夫帮忙核对整理,为自己保留一本“良心”帐。

二零一八年,新领导上任,经前任领导同意,我把部门七、八年间业务往来结余的现金从银行卡上全部取出来,连同利息明细交给了单位纪检。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了一个修炼人的轻松与快乐!我的心感到那么的明亮,那么的清澈,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二零二零年,单位改革重组,同事们劝我去找领导挑个好部门,我想就听师父的话,一切顺其自然。我离开了工作二十多年熟悉的业务岗位,被调到了新的业务部门,新部门虽是重要部室,却没人愿意去,因为那项工作很多人觉的责任大、事情多。

没过多久,新部门第一次检查任务,就派了我的差。但检查过程中,每个受检单位依旧一个不落的见缝插针送“信封”,说是大家检查“辛苦”了。每到给我时,我就面带笑容把“信封”努力还给对方,并表示他们才是最辛苦的,我个人有信仰,不能收礼。其中一个单位的领导看到这个情况,就把我拉到僻静的办公室,双手合掌低身致谢,说:“我是这单位的书记,我们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这么多年,我遇到过两个不收礼的人,一个是某某单位纪检的,一个就是你。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理解。”

这次检查任务,我是小组组长,说真话,我对新业务不懂,同事们知道这个情况,大家都在看着我。尽管这样,我还是想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给修炼人丢脸。于是就在检查的几天时间里,虚心的向小组内熟悉业务的同事请教,边学习边检查。

检查结束后,第二天,要用PPT通报反馈,我就在夜里两点多起床,整理熟悉PPT(PPT是同事帮忙做的),一张片子一张片子的看,有不懂的就半夜给丈夫(他对这项业务多少有些了解)打电话请教,记不住的,就用小纸片记下来。

第二天,开反馈会,安排我反馈我们组的检查情况,内心多少有些紧张,我一遍一遍记念小纸片上的要点,近半小时的反馈结束后,小组的同事向我投来了认可的目光,同行的专家也说我还行,我知道自己过了“这一关”。

检查回去后,一次和同事去看单位刚刚调研离岗的老领导,聊天中她说:“听说你那次出差检查反馈的挺好, 我就知道你在哪儿都没问题!”其实我心里知道,四、五十岁的人了哪能学啥都那么快,就是因为我还把自己当个修炼人,想把事情做好,师父就一直在帮着我!

因为换了新的岗位,有过去行业部门的老同行来看我,说:“我就想来看看你,你那次在哪哪检查,你走了以后,我们老总就给你竖大拇指……”还有个专家同行给我发短信,问我是不是调离原来的岗位了?我说:“噢。”他问我:“为啥?你要是调离某某处这对某某人民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啊……在我心目中,你永远都是伟大的……”他的话语夸张而玩笑,但我知道他是真诚的,是想表达对我的尊重。

我因修炼大法而得到世人的尊重,要说伟大,那是大法师父伟大!大法伟大!

结束语

我修炼法轮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随着心性的提高,逐渐的在工作中放淡了名利,不与人计较也不与人去争抢,家人对我由一开始的不理解,逐步到现在的认同与支持。有时,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也放下人心,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结果都处理的很好。

他们偶尔还会感叹我在工作中失去了很多常人想要的东西。师父说:“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2]我虽然失去了这些常人觉的很好的东西,可是我真正的感受到修炼人的轻松与快乐!我感觉我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大富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